2019年遼寧省91名法輪功學員遭誣判

Print

【圓明網】據明慧網資料統計︰二零一九年一至十二月,遼寧省有9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年齡最大者81歲,刑期最長者達八年,共被勒索罰金二十二萬七千元;至少有445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年齡最大者83歲;有12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離世。由于中共信息封鎖,有些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消息不能及時得以曝光。

一、在迫害中離世的法輪功學員

案例一、入獄第十四天,錦州市李艷秋被摧殘致死

李艷秋女士,原錦州市凌西賓館的退休職工,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被錦州太和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被劫持到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李艷秋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看守所強制灌食。

李艷秋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上午,身體極度虛弱的李艷秋被錦州市太和區法院在看守所秘密非法開庭;後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李艷秋被劫入遼寧省女子監獄“矯治監區”,即第十二監區。這個監區多年來一直使用高壓洗腦和酷刑折磨的手段來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迫使她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為了抵制強制“轉化”迫害,李艷秋絕食抗議;她被弄到監獄醫院被強制灌食。當時,身體非常虛弱的李艷秋與家人有了唯一的一次會見,她靠著物體的支撐(類似輪椅)才能移步。家屬提出“保外就醫”被監獄拒絕。幾天後,李艷秋被扒光衣服,關到 “小號”迫害。

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入獄第十四天,李艷秋被摧殘致死,年僅52歲。

案例二、丹東鳳城市赫榮珍被非法關押三十四天,回家五天離世

赫榮珍女士,家住丹東鳳城市劉家河鎮。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七日,赫榮珍在鳳城市通遠堡鎮林家台村發真相台歷時,遭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通遠堡鎮派出所張中華等綁架;當晚,她被劫持到丹東市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

在看守所,赫榮珍出現身體不適,被輸液十天左右。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赫榮珍被“取保候審”回家,一月十六日凌晨離世。

案例三、多次遭迫害,錦州市邵明罡在迫害中離世

邵明罡先生,錦州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邵明罡被錦州市“610”和錦州市凌河區公安分局綁架;血壓高達240毫米汞柱的邵明罡被強行劫持到錦州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邵明罡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錦州市凌河區法院在看守所對邵明罡非法開庭;三月二十八日,邵明罡被枉判六年;之後,邵明罡被劫入沈陽東陵監獄繼續迫害。

在東陵監獄二監區,邵明罡被迫害的血壓居高不下,行動困難,每天昏睡,大小便失禁。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至五日,邵明罡大口吐血,監獄沒有采取任何救治辦法;其他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見狀向監區提出並抗議。一月五日晚,邵明罡吐血後被送到監獄醫院,獄醫僅測了血壓和做了心電圖,沒采取任何治療措施;一月二十九日晚,邵明罡被押回監區,晚間上廁所時,跌倒在地;二月二日,邵明罡在車間再次跌倒,三日早晨出工時,邵明罡坐在輪椅上,輪椅被犯人推翻,人和車扣翻在地;進到車間後,邵明罡又跌倒,被攙扶起來;下午邵明罡又跌坐在廁所里,問怎麼跌倒的自己都不知道。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邵明罡被“保外就醫”的手續費盡周折終于辦理完畢;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邵明罡回到家中。回家後,邵明罡通過修煉法輪功,身體逐漸好轉,自己能夠短距離行走,頭腦清醒,語言表達接近正常,食量正常。

二零一八年下半年至一九年一月十五日,沈陽東陵監獄、錦州市政法委、司法局、街道等部門一幫人員多次到邵明罡家來騷擾、恐嚇,並說邵明罡是裝病,逼迫家屬帶邵明罡到醫院開檢查證明,將結果給監獄,否則把人抓走。家屬還頻繁接到他們的騷擾、恐嚇電話。

在不斷的騷擾、恐嚇下,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的邵明罡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二歲。

案例四、癱瘓臥床被誣“破壞法律實施”判刑一年半,營口市談銀珍在迫害中離世

談銀珍女士,營口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原營口市西市區、西市場派出所所長李成金為首,副所長王學利、片警吳立仁、王一震等人先後三次到談銀珍打工單位實施綁架、非法關押、非法審訊;之後,西市場派出所警察、西市場街道主任不斷到談銀珍家騷擾。

談銀珍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晚八點,談銀珍被得勝派出所所長曲毅、張寶乾等警察綁架、抄家,二百多元錢也被張寶乾搶走;談銀珍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後,又被劫持到撫順洗腦班迫害了十七天才回家。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十點左右,營口市公安局的統一行動,七、八個人闖到談銀珍家中實施綁架、抄家;談銀珍被綁架到五台子派出所;下午四點來鐘,西市區國保隊長蔣明夫、五台子派出所警察把嚴重高血壓的談銀珍(血壓︰210毫米汞柱/130毫米汞柱)劫持到看守所,看守所拒收;談銀珍被放回家。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警察欲構陷談銀珍,她被迫流離失所。

長期的迫害,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的談銀珍生活不能自理、吃飯都需要喂、一側身體失去知覺,盡管如此,西市區法院于二零一七年十月還以破壞法律實施罪,非法判66歲的她一年半徒刑(監外執行)。即使這樣,西市區國保大隊,及她家所在街道派出所還用電話長期監控、騷擾她,逼迫她放棄修煉(其實她早已不是修煉狀態了)。後來,談銀珍被家人送進養老院照護了幾個月。

二零一八年,談銀珍又被接回到了新家,吃喝拉撒都靠丈夫護理;但她所在的新社區還對她騷擾,要她簽字;當她丈夫讓進來的人看到她時,想讓她簽字的人嚇得扭頭就走。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談銀珍含冤離世,終年68歲。

案例五、曾遭五年冤獄摧殘,大連市黃桂英在迫害中離世

黃桂英女士,原大連市白雲小學教師。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黃桂英被大連市莊河蓉花山派出所警察綁架到大連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後被非法判勞教一年,關押在臭名昭著的遼寧馬三家教養院女所三大隊,被拽到東崗(刑房)三次上抻刑,受盡酷刑折磨。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九日傍晚,黃桂英被大連市中山區桃源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被劫持到大連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六日被中山區法院非法庭審,被枉判四年;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被劫入遼寧省女子監獄。

在“矯治監區”,黃桂英被獄警和犯人施用各種手段迫害。如︰夏天五十五天不準洗漱、不準沾一點水;兩宿一天不準上廁所;不準有手紙,也不準借,大便後只能用褲頭擦;不給飯吃,餓得在垃圾袋里揀吃的,瘦得皮包骨一樣;每天早上從六點罰站到晚上十點,雙腿高度腫脹,一按一個坑;被扇嘴巴子;冬天從脖領子往身上倒冷水,睡光禿禿的床板,不給被蓋,往睡覺的床上倒水;還往飯里下藥等等等等。

二零一七年九月,黃桂英出獄後,丈夫又下崗(失業),生活無經濟來源。她多次向學校、教育局提出要求正常辦理退休無果。

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的黃桂英含冤離世,終年57歲。

案例六、被枉判十一年重刑,朝陽市李翠華在迫害中離世

李翠華女士,朝陽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前她身患多種疾病,修煉法輪功後獲得健康,無病一身輕,家庭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李翠華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遭到中共邪黨人員抄家、罰款、綁架,不定時來家騷擾、威脅家人。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李翠華被朝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趙立極伙同光明警務大隊李廣文等警察綁架,被枉判十一年重刑,被劫入遼寧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一四年十月從監獄傳出李翠華被摧殘成“重度昏迷”;之後監獄以“保外就醫”形式把她推給了家人,自此李翠華生活一直不能自理。

在經歷近五年的病痛折磨後,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李翠華含冤離世,終年64歲。

李翠華離世前照片

案例七、大連市周玉葉被摧殘致精神失常,含冤離世

周玉葉女士,大連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周玉葉進京上訪請願被非法關押;二零零一年三月,她被當地派出所綁架,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一年五月底,周玉葉再被綁架、強制失蹤,後被劫到遼寧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迫害。

在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周玉葉在精神、肉體上被殘酷摧殘。二零一二年三月,周玉葉出勞教所後,遭殘酷摧殘的陰影始終無法擺脫,精神失常。

精神失常的周玉葉把自己鎖在屋里,不吃不喝。二零一九年,周玉葉含冤離世,年50歲左右。

案例八、一年兩次被警察抄家、搶劫,大連市八旬老人孫玉英含冤離世

孫玉英女士,80多歲,家住大連市沙河口區西山村53樓17號門3樓。一年內兩次遭沙河口區國保大隊及派出所警察抄家、搶劫,大法資料等私人物品被搶走,一萬元現金也被大連市公安局警察搶走,就連老人六千來元的助听器也被搶走,老人一氣之下于二零一九年八月含冤離世。

三年前,孫玉英老人也曾遭警察綁架、抄家。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五點左右,孫玉英老人正在睡夢中,十多個穿著便衣的人破門而入,將老人強行帶到沙河口區公安分局,非法拘留了十二個多小時,期間問她做了多少資料,讓她簽什麼字,老人沒簽;當天下午五點多被送回,老人回到家中,發現自己的全套大法書和大法師父法像、法輪圖、一台電腦、二台打印機及許多真相資料等都被警察搶走。

案例九、曾遭七年冤獄摧殘,大連市朱本富含冤離世

朱本富先生,在部隊工作十多年的緊張工作中得了多種疾病︰十二指腸的球部潰瘍、心髒病、胃病、風濕痛;經部隊和地方醫院及采用偏方多次醫治無好轉,回地方工作。修煉法輪功不長時間,各種疾病全好了。

朱本富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朱本富一家人二十年來遭中共邪黨人員慘烈的迫害。朱本富和妻子孫敬美同時被非法判刑七年,均遭非人的酷刑折磨。朱本富在監獄被迫害的滿頭白發,身上都長出來黑斑,出獄後,胸前還時常難受伴隨咳嗽等癥狀,並不斷地被騷擾等迫害,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妻子孫敬美從監獄回家後不時惡心嘔吐,進食困難,已于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大連法輪功學員呂開利等在遼寧省遼陽縣有線電視成功插播《九評共產黨》一個半小時。在中共邪黨前政法委頭目羅干直接授意下,大連法輪功學員張偉、楊本亮、呂開利、楊春玲、趙雪、曹玉珍(曹玉枝)、朱本富、孫敬美等先後被綁架。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九日,朱本富被大連國保一幫警察綁架,隨身帶的皮包內一萬七千元現金被搶走,當天劫持到姚家看守所迫害;一月二十三日被轉送遼陽看守所繼續迫害。

在看守所,朱本富被打的全身是傷,胃被打出血,出血過多,整天昏迷不醒,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擔責任,送往遼陽二零一醫院搶救。之後朱本富、孫敬美、楊春玲被誣判七年,曹玉珍(曹玉枝)被誣判九年,呂開利、張偉被誣判十年,楊本亮被誣判十一年。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朱本富被劫入營口監獄迫害。朱本富堅持信仰,拒不“轉化”,被關進營口監獄最殘忍的集訓大隊,一進集訓隊,教育科長周亮問他還煉吧,朱本富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煉!”周亮破口大罵,立即叫來四個犯人,把朱本富拖到刑房,綁在鐵椅子上三天三宿,折磨、毒打;十二月天氣寒冷,把朱本富身穿的衣服被扒光,打開窗戶凍,拳打胸口腳踢小腿;朱本富被折磨得死去活來。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朱本富等十二位法輪功學員被從營口監獄劫持到本溪監獄繼續迫害。三大隊獄警副大隊長趙冶明指使七、八個犯人對朱本富拳打腳踢,十分鐘後,朱本富全身是傷;過了一個星期,趙冶明又指使十二個重犯把朱本富拖到一樓圖書館里,扒掉他身穿的外衣,強迫他坐水泥地上,十二個人分三組,每組四人,輪流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每天凌晨十二至兩點,有三個專職打手,王卓、杜新、付才輪流打朱本富,一個打累了另一個上。開始用裝滿水的大雪碧瓶往頭上打,一連砸幾十下,傷內不傷外;用三個手指頭摳兩個眼珠子,穿著旅游鞋跺胸口,用旅游鞋的兩個後跟跺兩條腿;把針夾在筷子里露出大約一厘米往頭頂、手背、手指尖扎;用打火機燒脖子、前胸。三天三宿,朱本富被摧殘的兩條腿被跺得十多天不能行走,不能蹲下,大小便全都站著。

幾年的迫害導致朱本富滿頭的白發,身上都長出了黑斑;二零一三年,朱本富出獄後胸前還時常難受。

二零一九年,年滿60周歲的朱本富去辦理退休手續,被告知因為判刑檔案被清空,十七年的軍齡和十四年的工齡全都“作廢”,不予發放退休金。二零一九年八月份,當地凌水派出所和街道再次上門騷擾朱本富。

多重的打擊,加上在監獄被毒打的內傷,在短短的兩個月時間里朱本富的身體健康狀態每況愈下,以至于到醫院檢查被告知身體多種器官出現衰竭。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中午,朱本富在大連鐵路醫院含冤離世,留下年邁的父母和兩個可憐的姑娘。

案例十、遭冤獄十二年摧殘,大連市張偉含冤離世

大連市法輪功學員張偉先生,一九九九年九月依法到北京上訪,被綁架,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日被大連市公安局中山分局迫害,關在大連市看守所二十六天。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六日又因在外煉功被大連市公安局迫害、非法關押于大連市看守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張偉因到大連市星海廣場正常煉功被大連市公安局關在戒毒所迫害二十天,又被強行轉至大連市看守所,被非法勞教後,先後被劫持送大連市教養院、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繼續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日,張偉去吉林省正常辦事,又被吉林省松原市公安局綁架,被劫持到松原看守所非法關押,同年八月五日又被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張偉與兩位法輪功學員外出辦事時被大連市國家安全局非法秘密綁架,十月二十二日被秘密轉移到遼陽市看守所。在遼陽市看守所,張偉絕食抵制無理迫害,幾度陷入昏迷被搶救,生命垂危。家屬去公安局要人,遭拒絕,警察說,國家安全局、遼寧省公安廳一號發的指令,拒絕放人,就是死在監獄也不讓放人。

張偉被遼陽縣法院誣判十年,二零零六年五月被劫持到營口監獄。在營口監獄,張偉被迫害的無力行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張偉被秘密轉到盤錦監獄。在盤錦監獄,張偉不放棄信仰,被關監獄禁閉室迫害。

在盤錦監獄,張偉被迫害的身體極度虛弱,骨瘦如柴,雙臂不能抬起和運動,十個手指的第一指節竟是黑紫色。張偉染上了肺結核。

二零一二年七月,張偉被秘密轉移至沈陽東陵監獄,非法關押在監獄醫院傳染病單間。此時的張偉身體極度虛弱,肺部出現嚴重空洞,呼吸困難,還被監獄強制“轉化”迫害。二零一二年九、十月間,張偉被秘密轉移至鐵嶺監獄醫院。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張偉冤獄期滿回家時,已經被迫害得患有重度肺結核,呼吸困難,身體極度虛弱。

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下午,歷經四年身心痛苦的煎熬,張偉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二歲。

案例十一、大連市劉俊玲含冤離世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晚,大連市法輪功學員劉俊玲女士在家中被大連市甘井子區分局小平島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家中大法書、大法師父法像、筆記本電腦、打印機、手機等物品被抄走,隨後被劫持到大連看守所迫害;期間,又被劫持到洗腦班,遭強制“轉化”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劉俊玲被甘井子區法院枉判三年。劉俊玲不服非法判決,向大連市中級法院提出上訴,但仍被維持原判。

長期的非法關押迫害導致劉俊玲身體每況愈下,乳腺出現腫塊、逐漸增大。二零一六年四月,劉俊玲被劫往遼寧省女子監獄,體檢查出患乳腺癌,被監獄拒收。

劉俊玲病情逐漸加重,辦案部門仍拒絕本人及家屬要求放人的申請,依舊把她被非法關押在大連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身患重病的劉俊玲才被“取保”回家。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劉俊玲含冤離世,年僅47歲。

案例十二、被警察毆打致雙耳失聰,大連莊河市84歲鄭德財在迫害中離世

鄭德財先生,家住大連莊河市光明山鎮小營村下窯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二零零零年,鄭德財進京為法輪功鳴冤,被警察毆打致雙耳失聰。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五日晚上,鄭德財在路上被大鄭派出所蹲坑警察綁架,後被劫持到莊河看守所非法關押;二零一零年七月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半,非法關押在大連監獄。

二零一七年九月四日,八十二歲的鄭德財老人被光明山派出所警察綁架,當晚七點被劫持至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三十七天後,身體出現不適,被“取保候審”回家。

二零一八年三月九日,莊河市檢察院人員到鄭德財家中所謂“了解情況”;三月十四日,莊河市法院打電話給鄭德財老人家人,叫鄭德財到法院去;三月二十七日,莊河市光明山派出所辦案警察朱文文開警車到鄭德財家門口,要鄭德財到法院簽字,寫“不煉的保證”,要是煉,就判刑;四月十二日,鄭德財老人被莊河市法院非法庭審,後被秘密非法判刑一年六個月;六月十四日被莊河看守所劫入遼南新入監監獄;八月六日又被劫入大連監獄;九月十三日,家屬去探監,被告知不“轉化”不讓見。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鄭德財老人出獄回家,身體被迫害嚴重,腿基本不能走路,吃飯困難,並伴有厭食癥狀。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鄭德財老人含冤離世,終年84歲。

二、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九年一至十二月,遼寧省有9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年齡最大者81歲,刑期最長者達八年,被勒索罰金共二十二萬七千元;其中包括一名澳大利亞籍法輪功學員。

表1︰2019年1-12月遼寧省各地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人數分布表

城市 判刑人數 城市 判刑人數 城市 判刑人數
大連市 20 朝陽市 5 海城市 2
撫順市 16 葫蘆島市 5 盤錦市 2
沈陽市 13 阜新市 4 鞍山市 2
錦州市 9 本溪市 4 鐵嶺市 1
丹東市 5 營口市 3

表2︰2019年1-12月遼寧省各地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概況統計

姓名 年齡 城市 綁架日期 法院 非法判決日期 非法刑期 法庭非法罰金
李鋼 76歲 大連市 2018.03.22 一審被沙河口區法院誣判七年;大連市中級法院二審最終判決三年六個月。 不詳 三年六個月
廖杰 50歲 大連市 2018.08.02 莊河市法院 不詳 四年
于春香 大連市 2018.04.24 西崗區法院 2019.02.22 四年
王素綿 70歲 大連市 2018.05.24 旅順區法院 2019.06.21 三年
周鴻旭 47歲 大連市 2018.06.15 沙河口區法院 2019.04.25 三年六個月 一萬元
陳桂榮 50歲 大連市 2018.07.29 瓦房店市法院 不詳 三年
陳利榮 49歲 大連市 2018.07.29 瓦房店市法院 不詳 二年
王永生 大連市 2018.07.29 瓦房店市法院 不詳 不詳
張亞麗 67歲 大連市 2018.08.10 不詳 不詳 三年六個月
朱偉君 61歲 大連市 2018.08.22 沙河口區法院 2019.06.28 四年 一萬元
王釗 大連市 2018.08.28 金州區法院 不詳 三年
楊麗華 大連市 2018.08.28 金州區法院 不詳 三年七個月
許麗 大連市 2018.10.28 高新園區法院 2019.06下旬 四年
程玉榮 71歲 大連市 2018.11.12 甘井子區法院 不詳 四年
宋學存 69歲 大連市 2018.11.12 沙河口區法院 2019.12 八年
蔣連香 66歲 大連市 2018.11.12 西崗區法院 不詳 三年六個月
宋淑春 70歲 大連市 2018.11.12 沙河口區法院 2019.12.1回到家中。 判三年緩四年
宋彩屏 70多歲 大連市 不詳 不詳 2019.12. 不詳
尹森 65歲 大連市 2019.02.04 沙河口區法院 2019.07 一年
李劍美 59歲 大連市 2019.07.02 沙河口區法院 不詳 一年六個月
徐桂榮 撫順市 2016.07.22 不詳 2019.10 四年
洪淑雲 81歲 撫順市 2017.09.20 望花區法院 2019.06.25 二年 五千元
丁國柱 撫順市 2018.06.21 撫順市中級法院 2019.08 三年三個月 五千元
王海超 撫順市 2018.06.21 撫順市中級法院 2019.08 三年 三千元
張傳文 撫順市 2018.06.21 撫順市中級法院 2019.08 三年 二千元
徐俊英 撫順市 2018.06.21 撫順市中級法院 2019.08 三年 二千元
楊秀芳 撫順市 2018.06.21 撫順市中級法院 2019.08 三年 一千元
甦敏 撫順市 2018.11.01 順城區法院 2019.07.23 一年 五千元
高桂蘭 67歲 撫順市 2018.11.13 清原縣法院 不詳 三年六個月
黃克芹 55歲 撫順市 2019.04.25 東洲區法院 不詳 一年 四千元
吳麗賢 62歲 撫順市 2019.07.26 不詳 不詳 四年
賈秀花 58歲 撫順市 2019.04.19 東洲區法院 2019.10.31 九個月 三千元
王維菊 撫順市 2019.04.19 東洲區法院 2019.10.31 八個月 三千元
張麗娟 撫順市 2019.04.18 望花區法院 不詳 一年
賈乃芝 70歲 撫順市 2019.04.18 東洲區法院 2019.12.23 五年 二萬元
鄧惠中 71歲 撫順市 2019.05.10 望花區法院 2019.12 一年
尚曉雲 沈陽市 2018.02 不詳 不詳 三年
田麗麗 沈陽市 2018.08.23 沈河區法院 2019.07.30 一年六個月 一萬元
陳敏 沈陽市 2018.09.04 遼中區法院 不詳 四年
沈忠勤 64歲 沈陽市 2018.09.12 沈北新區法院 2019.02.27 三年六個月
蘭麗華 48歲 沈陽市 2018.11.06 甦家屯區法院 2019.05.06 三年十個月
閆守禮 70歲 沈陽市 2018.11.12 康平縣法院 不詳 一年六個月 五千元
胡林 46歲 沈陽市 2019.05.23 法庫縣法院 2019.06.20 二年
單琴淑 沈陽市 2018.12.18 甦家屯區法院 不詳 一年六個月
高敬群 沈陽市 2018.10.12 沈河區法院 不詳 四年
楊亞杰 71歲 沈陽市 2019.04.22 不詳 不詳 二年 二千元
牟樂 沈陽市 2019.07.10 和平區法院 2019.12 四年 二萬元
趙吉元 65歲 沈陽市 2019.07.10 和平區法院 2019.12 七年六個月
劉元勝 沈陽市 2019.07.02 沈河區法院 2019.12 六年
徐桂賢 60多歲 錦州市 2018.07.19 凌河區法院 不詳 四年
鄧慧玲 錦州市 2018.08.23 太和區法院 不詳 三年
華艷茹 錦州市 2018.11.01 濱海新區法院 2019.04.24 二年
李艷秋 52歲 錦州市 2018.12.14 太和區法院 2019.01.21 五年
周玉禎 錦州市 2019.04 古塔區法院 2019.07 四年
武秀蘭 74歲 錦州市 2019.07.05 凌河區法院 不詳 三年
劉文環 錦州市 2019.08.07 太和區法院 不詳 一年六個月
馮麗霞 錦州市 2019.08.07 太和區法院 不詳 一年六個月
韋福珍 錦州市 2019.08.21 太和區法院 不詳 一年六個月
萬桂榮 丹東市 2019.06.27 振安區法院 2019.11.04 二年
張明 60多歲 丹東市 2018.06.29 振安區法院 2019.03.27 一年 二千元
李全臣 丹東市 2018.06.29 振安區法院 2019.03.27 三年 五千元
邵長華 丹東市 2018.08.17 振安區法院 2019.05.30 三年六個月
莫雅琴 73歲 丹東市 2018.12.11 振安區法院 2019.03.28 一年
姜維珍 朝陽市 2017.06.27 龍城區法院 不詳 六年 一萬元
趙長福 48歲 朝陽市 2018.08.22 凌源市法院 不詳 四年六個月
王孝芝 72歲 朝陽市 2018.05.10 龍城區法院 不詳 五年
李振洋 朝陽市 2018.08.22 龍城區法院 不詳 四年
張曉艷 朝陽市 2019.02.15 朝陽縣法院 不詳 三年 五千元
趙紅梅 葫蘆島市 2018.11.26 興城市法院 2019.06.24 二年 一萬元
胡紹偉 葫蘆島市 2019.03.24 朝陽縣法院 2019.09.16 五年 一萬元
劉穎 葫蘆島市 2019.03.24 朝陽縣法院 2019.09.16 五年 一萬元
張東清 葫蘆島市 2019.03.24 朝陽縣法院 2019.09.16 五年 一萬元
沈文伶 葫蘆島市 2019.03.28 建昌縣法院 不詳 一年六個月
王敏 阜新市 2017.06.30 不詳 不詳 三年
張艷輝 43歲 阜新市 2017.06.30 不詳 不詳 三年
杜桂芝 阜新市 2018.10.14 細河區法院 不詳 三年
張玉紅 阜新市 2018.11.07 太平區法院 2019.07 四年
于貴香 50多歲 本溪市 2018.08.28 桓仁縣法院 不詳 二年 二萬元
耿淑芬 71歲 本溪市 2019.06.25 不詳 不詳 一年六個月
周玉蘭 66歲 本溪市 2019.07.08 桓仁縣法院 2019.11.21 八個月
張秀英 64歲 本溪市 2019.11.21 桓仁縣法院 不詳 四年
梅書豐 營口市 2019.05.08 大石橋市法院 不詳 一年 一萬元
陳桂蓮 營口市 2019.05.08 大石橋市法院 不詳 一年 一萬元
郭金榮 營口市 2019.08.01 蓋州市法院 2019.09.21 三年六個月
王宏柱 43歲 海城市 2018.08.22 立山區法院 2019.07.23 三年六個月 五千元
王秀芹 海城市 2018.09.24 遼陽縣法院 2019.05.16 三年六個月 一萬元
滕蓮香 60多歲 盤錦市 2017.08.15 不詳 不詳 二年
葛玲仁 75歲 盤錦市 2018.04.24 興隆台區法院 不詳 九個月
赫克清 70多歲 鞍山市 2018.11.10 立山區法院 不詳 二年
許慧 鞍山市 2018.11.16 立山區法院 2019.08.20 一年六個月
王春杰 鐵嶺市 2018.09.08 不詳 不詳 六個月
共計︰有九十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被勒索罰金共二十二萬七千元。

部份迫害案例

案例一、主動讓好地的好人李振洋被朝陽市龍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李振洋先生是朝陽市八里堡村出了名的老實人,自從信仰真、善、忍後,心地更加善良,當年村上分地時他默默的把好地讓給了別人,自己要了一塊誰都不願種已長滿了雜草的邊角地(村里干部都知道這事)。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朝陽市法輪功學員李振洋先生被光明分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朝陽市看守所。光明分局牛猛等人將李振洋構陷到雙塔區檢察院非法批捕;又從雙塔區檢察院轉回光明分局所謂偵查後,再將李振洋的冤案轉到龍城區檢察院,十二月二十八日,龍城區檢察院胡超等人將構陷李振洋的材料遞交到了龍城區法院刑庭。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午,李振洋被龍城區法院非法開庭。龍城區法院法警給李振洋這樣一心向善的好人戴上了重刑犯戴的腳鐐手銬,中間還連著短鏈子,使李振洋無法直身行走。

龍城區法院法官劉明鏑等人在明知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的情況下,枉判李振洋四年刑。

案例二、81歲洪淑雲被撫順市區望花區法院非法判兩年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撫順市望花區法院人員到81歲法輪功學員洪淑雲女士家,對老人非法判刑兩年,勒索罰金五千元錢。當日,洪淑雲老人被送撫順南溝看守所,到那檢查完了身體,又回家。來人說,他們第二天領洪淑雲到撫順二院去檢查身體,欲繼續迫害。

案例三、50歲華艷茹被錦州市濱海新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

華艷茹女士,50歲,家住錦州市濱海新區杏山鄉安子山村,七年前丈夫離世後,毅然擔起了照顧公公婆婆的擔子。她一邊打工供兒子讀書,一邊協助公婆干農活,同時孝敬自己年邁的父母。二零一八年,在外地工作的兒子,定下婚期,準備回家舉辦婚禮。

正當華艷茹為兒子準備結婚忙里忙外時,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下午三點鐘左右,錦州市濱海新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頭目李剛領著警察,開著警車到華艷茹的工作單位將她綁架,隨後又非法抄了她的家;當晚華艷茹被劫持到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

據說華艷茹已被警察監控很久,濱海新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就選在這個時候下手的。鄉親們都氣憤了︰中共的警察做事太損了,無冤無仇的怎麼這樣禍害人家!鄉親們見她家庭出現如此變故,有兩百人簽名按手印證明華艷茹是好人。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三日,華艷茹被濱海新區檢察院非法批捕,十二月末被構陷到濱海新區法院;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被濱海新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六月二日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案例四、65歲尹森(從澳大利亞回國探親)被大連市沙河口區法院非法判刑一年

尹森女士,65歲,原住遼寧省大連市沙河口區錦繡小區,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多次遭受迫害。二零一六年三月流離異域到澳大利亞,同年得到澳大利亞政府的人道保護。

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回國探親,在深圳海關被非法扣押,在深圳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天後,又被大連國保劫回大連看守所非法關押;七月被大連市沙河口區法院枉判一年;九月中旬被劫入遼寧女子監獄非法關押。

案例五、65歲趙吉元被沈陽市和平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半

趙吉元先生,65歲,原沈陽市第四建築工程公司職工。一九九八年七月,趙吉元被診斷患胃癌晚期,進食困難,就連喝水都會引起嘔吐,身體消瘦,體重只有八十來斤。十二月的一天,他听了一盤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听完後奇跡般的可以吃東西了,第二天一早就可以掃院子,並能正常上班了。

患了絕癥的趙吉元一夜之間變成了健康人,從此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他高興的逢人就說︰“大法救了我的命!”家人、同事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趙吉元先後兩次進京為法輪功鳴冤,而遭中共綁架。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被劫回,被非法關押在沈陽市龍山教養院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被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七日,趙吉元掛條幅、發真相資料被大東區珠林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和平區法院枉判七年,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被劫入沈陽第二監獄迫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冤獄期滿被放回家。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借口“七十年大慶”維穩,沈陽市政法委統一部署、沈陽市出動多個警察綁架了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七月十日晚六點左右,趙吉元、李秀杰夫婦被沈陽市和平區國保警察跨區綁架,家中電腦、打印機、法輪大法書籍等私人物品被搶走。李秀杰被劫持到沈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八月二日被放回家;趙吉元現被劫持到沈陽市和平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並遭毒打。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上午九點三十分,趙吉元被沈陽市和平區法院非法庭審,趙吉元的兒子也來到了法庭旁听。在非法庭審過程中,趙吉元對非法指控、欲加之罪,不認罪、不簽字。法官庭後讓趙吉元的兒子勸父認罪,並揚言“認罪判三年,不認罪判七年到十年。”趙吉元被枉判七年半。

案例六、69歲宋學存被大連市沙河口區法院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大連市政法委防範辦(610)與大連市國保大隊及中山區公安分局相互勾結,采用監听、監視、跟蹤等手段,綁架了二十三位法輪功學員。他們是︰宋淑春、宋學存、陳國艷、陳國麗、陳國華、孫明佳、孫玉芝、王緒鳳、徐彥霞、蔣連香、黨麗、劉麗華、張敏、徐彥玲、程玉榮、陳躍榮、曹麗梅、張克鑫、劉姓男法輪功學員、王俊英、鄒秀顏及郭姓法輪功學員和孫自立。當天晚七點左右,69歲宋學存女士在家中被大連市沙河口區黑石礁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

其中八位學員宋淑春、宋學存、徐彥霞、蔣連香、程玉榮、陳躍榮、王俊英、張克鑫被非法批捕、構陷。二零一九年五月,宋學存、張克鑫、宋淑春被構陷到沙河口區法院。蔣連香被西崗法院枉判三年三個月,程玉榮被甘井子區法院枉判四年。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蔣連香、程玉榮被劫入遼寧女子監獄。宋淑春被沙河口區法院判三年緩四年,宋學存被沙河口區法院枉判八年。

案例七、70歲賈乃芝被撫順市東洲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賈乃芝女士,70歲,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九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她身患絕癥——大面積肌肉萎縮。得法修煉後生命得以延續。在中共邪黨對法輪功逾二十年的迫害中,賈乃芝堅持修煉法輪功,八次被綁架,兩次被非法判刑,累計刑期多達十二年。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夜間十一點,賈乃芝與79歲的趙玉蘭剛走出家門,被守在家門口蹲坑的兩個警察綁架、抄家。隨後,來三輛警車,將兩位老人綁架到新撫派出所。賈乃芝問警察︰“你們是哪的?”警察回答說刑警隊的。兩位老人被分別提審後,第二天晚上被劫持到撫順市看守所。第九天,趙玉蘭老人被釋放,賈乃芝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撫順東洲區法院在撫順市看守所對賈乃芝非法開庭。賈乃芝五年,勒索罰金兩萬元。

三、被綁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九年一至十二月,遼寧省至少有445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年齡最大者83歲;31人被非法判刑(二人被監外執行),一人被關精神病院,一人被關洗腦班,190人已回家。

表3︰2019年1~12月遼寧省各地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人數分布表

城市 綁架人數 非法判刑 其它 已回家 關押
沈陽市 87 5 40 47
撫順市 68 7 29 39
大連市 57 3 27 30
丹東市 41 1 21 20
錦州市 38 5 2人被監外執行 24 12
朝陽市 35 1 21 14
遼陽市 22 4 18
葫蘆島市 21 4 1人被精神病院、1人被洗腦班 1 18
鐵嶺市 20 10 10
本溪市 14 3 4 10
盤錦市 12 5 7
阜新市 10 1 9
營口市 10 3 3 7
鞍山市 8 8
海城市 2 2
合計 445 31 4 190 251

結語

事實上,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抓、被起訴、被庭審。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也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

無論以任何名義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采取懲治都是違法犯罪行為,這些傷天害理的罪行,一定會受到追訴、嚴懲,接受歷史的審判。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使二萬多參與迫害的惡人遭惡報,明慧網報道《迫害法輪佛法 遼寧各地惡人遭惡報概述》,二十年來,遼寧省參與迫害法輪佛法而遭惡報的人數︰遭惡報總數為1804人;禍及家人總數為303人,二者之和為2107人。其中惡報死亡總人數695人,患惡疾的惡報人數為209人,禍及的家人死亡人數為153人,三者之和為1057人;公安系統惡報總人數為673人。

中共這個西來幽靈,一直血雨腥風,運動不斷,自暴力篡權以來,殺地主、殺資本家、殺中共自己隊伍中還有良知的人、殺知識分子、殺學生,殺的都是精英,中國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遭受迫害,傳統的儒釋道文化、珍貴的歷史文物都被毀掉,空氣、水等自然環境被毀壞,現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把人們心中的道德、是非徹底破壞、顛倒,假、惡、斗橫行中華大地。所有中國人都是這場無理迫害的受害者。希望有關部門、有關人員選擇善良,盡快從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操縱中解脫出來,抵制邪惡的指使,給子孫後代開創一個公平、正義的生活環境。

現在天滅中共,中共已經是窮途末路,與中共為伍繼續作惡只能是死路一條。只有退出中共惡黨組織,停止迫害,真心悔過,才能保命,保平安!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