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青年學員俱樂部︰要做真修弟子

Print

【圓明網】加拿大多倫多法輪功青年學員俱樂部(Practitioner Youth Club)成立于二零一七年四月,他們每個星期都有一次集體學法交流,在二零二零年新年之際,他們給師父拜年,恭祝師父新年快樂!同時還舉辦了一次整天的學法交流活動。他們表示要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做一個真修弟子,在新的一年里更精。

多倫多青年學員俱樂部由年齡十三歲以上的中學生、大學生和在職工作者組成,成員全部是法輪功修煉者。有的是從小跟隨父母修煉,也有的是到海外以後開始修煉,還有的曾因為受中共當局的謊言宣傳欺騙,對法輪功有誤解,之後通過了解真相,開始修煉法輪功;有的是觀看了神韻後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們在新年來臨之際交流了一些修煉體會。

加拿大多倫多法輪功青年學員俱樂部成員在二零二零新年之際恭祝師父新年快樂!

修去安逸心 堅持晨煉

青年法輪功學員Rina

Rina是一名在讀的大學本科生,她二零零六年與母親一起在海外開始修煉法輪功。

Rina交流了自己是怎樣克服安逸心,並每天早上堅持晨煉的︰

在大學的前兩年,我的生活作息漸漸變得和周圍常人同學、朋友一樣,晚上熬夜會熬到很晚,早上如果沒有早課就不起床,一天天下來覺得並沒有做多少事情,可是時間總是不夠用,好象必須復習的課本和作業都還沒看完,又擠不出時間來學法煉功,長期下去成了一種惡性循環。

我也覺得這樣下去不對勁兒,但總下不了決心改。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和家人同修交流中,得知現在大部份同修都會早起晨煉,有人甚至一天只睡三、四個小時。我听後覺得很震動,但是心里想︰等到我畢業以後就參與進來。同修說︰不應該一拖再拖,師父讓我們“修煉如初”[1]。

我決心開始做些改變。以前我安排晚上煉功,後來發現晚上的時間很不穩定,有時要復習和做作業,有時會有室友在旁邊,有時自己犯懶就不想煉了。我覺得應該改成早上煉功,于是晚上提前了半個小時睡覺,但是第二天睜眼的時候又是該上課的時間了。第二次我提前一小時睡覺,並且定了三個鬧鈴,但是隔天早上鬧鈴響的時候困得根本就睜不開眼,覺得渾身都沒力氣,好像熬了一個通宵一樣。心里很著急,可是又不明白怎麼回事。

過了一周多,我和同修交流,同修問我是不是在堅持晨煉。我覺得很不好意思,說︰“別說晨煉了,我現在每天起的更晚了,都沒法保證煉功。”同修听完很嚴肅的和我交流,讓我多學法、發正念。我們一起學了《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我加大了發正念的力度,在早上要起床的時候,當腦子里冒出不高興、不舒服、覺得起早了上課會困的念頭時,我都盡量否定它們,告訴自己早起煉功是一件讓人身心愉悅的事。同時我盡量睡覺的時間提前,不再因為自己高興就熬夜,並且每天保證學法和背法,和同修們一起在網上學法。這樣,我現在基本都能早上煉完功,覺得比以前有精力,不會容易犯困了,而且每天保證五套功法都煉全。我希望我以後能和其他同修一樣參加全球大法弟子統一的晨煉。

修去抱怨心 前途無限好

青年法輪功學員Jackie

Jackie是一名在讀研究生,在沒有開始修煉之前居住在法輪功學員的家里,經學員的介紹觀看了神韻演出,並于二零一三年開始正式走入修煉。

他交流了在學習過程中怎樣去掉自己的怨恨心︰剛開始在大學讀研時,我對周圍的環境都不怎麼適應,甚至有不屑和抵制的情緒,覺得自己不該屬于這里。可理性上覺得既然都來了,肯定有安排吧?一天在學法時,我這才意識到讀研只是表面,在這里用研究生的身份修煉,並與眾生結緣,才是來這里的目的。所以,我開始嘗試接受現在的環境,並且利用自己可以當助教教學生的機會跟他們交流對真善忍的理解,並向他們講真相。漸漸的,學生們都喜歡上課了,學習也很有積極性。

研究生的第一年做了很多次實驗,有許多失敗的經歷,這很大的打擊了我的信心。教授希望我在研究中有成果,可一年了還沒有進展,便非常著急,對我態度也漸漸強硬起來,經常當眾批評我。剛開始會覺得是去我的面子心之類的,所以還能把握住,可多次這樣對待我,讓我感覺自己很委屈,覺得自己做了很多努力,可就是沒有進展,能怎麼辦呢?這種委屈影響我的情緒,逐漸生出了怨恨心,有許多負面想法。

不過理性上想︰“自己的能力不夠,不要怨別人。”就努力抑制著。另一方面,當教授把給我的任務交給別人時,別人也做不出來,教授的態度不但不怎麼強硬了,反而說︰“那好吧,不用再花時間了。”這讓我心生不平,這種事情出現了幾次,負面情緒積累越來越厚,讓我很難解脫出來。理性上雖然認識到了自己有怨恨心作祟,也有妒嫉心在搗鬼。想發正念擺脫這個狀態,可長期處于這個狀態,我很苦惱。

這時候有同修在我耳邊聊到了密勒日巴的故事,感慨密勒日巴的經歷。我回到家里開始讀。密勒日巴的師父讓他修房子拆房子然後再修再拆,往復多次,還對密勒日巴又打又罵。密勒日巴卻不生一絲怨恨,反而一直悔恨自己罪業深重。這十分觸動我。教授對我的態度和取消研究課題,還真有些類似密勒日巴的經歷呢。他不生惡念反而反省自己,我卻在心里憤憤不平,還覺得自己沒啥問題。真是太不應該了。想到修煉中出現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也都有師尊的慈悲安排,我應該堅定的去這些不好的心,以後不要再怨自己的教授了。課題取消了,也會有新的課題給我吧,不必垂頭喪氣了。

第二個星期,教授果然給了我一個新課題,讓我去試試。這個過程當然還有些曲折,過些日子,我得到的結果還不錯。于是在組會上交流了成果。教授對我說︰“你的這個反應還剛開始,結果還不錯,沒有人做過這樣的反應,你應該感到興奮呀。”我點頭表示感謝。心里想著︰“這一關算是過去了,謝謝師尊給我的安排和點悟。”

放下越多的自我 生出更大的慈悲

大學畢業後在多倫多一家大銀行工作的青年學員Vic 從小就和家人同修一起修煉,但是,自從中共開始瘋狂打壓,以及在大陸時目睹母親被綁架之後放棄了修煉,後來出國大學畢業工作後,于二零一七年Vic又重新走入了修煉,並且開始參與神韻的推廣工作。

她說︰“前一段時間在明慧網上看到一篇交流文章《淺悟配合》,在如何修去自我的方面讓我很受啟發。雖然自己在這一方面還有很多要修的,但是我深深的體會到,隨著一步步的修煉,似乎所有的執著心向根源里找都牽連著這個‘私’。這個‘私’好像是一個根,滋養著自己很多的執著。‘私心’淡了,所有其它的執著心也跟著淡了,甚至沒有了。一點一點,一層一層去除‘私’的過程就是修去自我、找回真我的過程。放下越多的自我,就生出更大的慈悲,這兩者也沒有先後,此消彼長,是相輔相成的。”

她談到了師父是怎樣幫助她修去這顆自我的執著心︰

十一月份的時候我去一個神韻票點賣票。當天我準時到了,但是和我一起值班的同修A還沒有到。還好另一位同修B很早就在票點了。

同修B跟我講起,第一次和我合作的時候,對我的意見非常大。因為那個時候,我說了一句不是很在法上的話,同修B認為我說的完全是錯的。她說︰“當時內心非常的生氣,但是沒有發作,憋在了心里,想以後有神韻的事情絕對不會找你做!”

听到這里,我很震驚,我還從來不知道同修B對我有這麼大意見,我也很久沒有听到這麼嚴厲的批評了。那一刻我心里很難受,感覺眼淚都在眼眶里打轉轉了,但是緊接著下一刻,就覺得自己無限的慚愧,發自內心想把自己擺的很低很低,要無條件的接受同修的批評。

後來同修A遲到了整整一小時,一直連聲道歉。我自己心里明白,這次同修遲到是師父的安排,要不然我也听不到前面的批評了。同修之間如果產生了間隔,在另外空間可能就是很不好的物質,直接阻擋著眾生得救。正在這時,我收到了郵件,我工作的那棟樓批準了神韻票點的申請,一月份我們可以去那里賣票了。這封郵件我已經等了一周了,在這個時候收到,真是師父的巧妙安排和鼓勵。

Vic說︰“其實把自己擺低是一種很美妙的感受,沒有了‘私心’,你不會去妒嫉別人。發自內心的為別人考慮時,才能有一顆純淨的想要救他人的心,這顆心比什麼都珍貴,這也是大法弟子的真我真願。把自己擺低了,境界卻提升了,境界提升了,法也會賦予你更大的智慧,從而把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做的更好。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責任重大,我希望能借自己近期的一點修煉體悟,帶給其他同修啟發,在修煉上大家共同提高,救度眾生的事我們自然會更主動的去做,做得更好。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學法入心很重要

青年法輪功學員Robert

讀大學三年級的Robert 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已得法修煉,他自己正式走入大法修煉是在二零一七年年底。他針對自己在上路開車時出現的心性考驗、所出現的執著心進行了交流︰

近幾個月來,我遇到了多次開車時的心性考驗,由于有時學法不入心,導致這個關過的時間比較久。通過這次考驗,暴露出了自己許多隱藏很深的不好的心,從中我悟到︰學法入心很重要。

我開車已經兩年多了,之前偶爾會遇到不遵守規則的人,心里雖然有很多不快,但是心里還有一念“我是修煉人,不和這些常人去爭去斗”,有了這個想法之後會稍微好一些,慢慢心里可以平靜下來了。但是之後發生的一些事就很觸及心靈。一次,在高速路上堵車了,我莫名其妙多次被同一個人逼到急剎車。當時心氣的怦怦跳,甚至腦子中出現許多不好的想法,還好我在理性上控制住了自己。等不堵車了,那個人也不見了,我心里就後悔的不得了,覺得自己做的太差了,當天一整天心里都不舒服,消沉。當從法上去想這個問題時,我卻只停留在沒有做到“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沒有縱深的去想︰為什麼連著幾次都會發生在我身上。

在之後的學法中,我了解到了去一個執著心沒有那麼容易,師父幫我把執著心暴露出來了,我卻一直沒有想正面的去掉它,都在找別人的問題,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修煉人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連續出現這方面的考驗,就是讓我盡快的去掉這個心啊。之後每天學完法都在向內找,想辦法把這個路怒癥的執著心的根挖出來,我找到了爭斗心,看不上他人的心,不符合自己觀點氣的不行等各種心。

隨著一點一點學法的深入,正念的加強以及有這個願望要去掉這個路怒癥,明顯的感覺到師父幫我拿掉了很多。在發現並去掉很多這個路怒癥的執著心後,雖然還是會遇到一些人亂開車,心里還是會有波動,但是沒有之前的憤憤不平了。我知道這個執著心也是一層一層的,過一段時間之後考驗還會反復。

我還悟到一點︰形式上學法,和學進去法有很大的差別,前者只是走形式,而後者是用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就像保持一個祥和的心態,听著挺容易做到,其實並非如此,特別是年輕大法弟子,要看在刺激到心靈的矛盾發生時,能不能做到不動心。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