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講真相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在中共二十年的邪惡迫害中,我和妻子、女兒經歷了血與火的魔煉,歷經六次抄家、一次勞教、兩次判刑,而且一直是被中共當局重點監控的對象。長期以來,非法組織“六一零”的主任、國保隊長、派出所警察、司法所、社區、單位、各級官員等各種人員經常上門騷擾。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鼓掌)包括那些最壞的,否則在這個時候就不可能有當人的機會。歷史是他們走過來的,是他們自己選擇的。最可惡的是舊勢力,它們敢利用邪惡隨意殺戮我的人,因為人不屬于它們。師父的心里裝著的是所有的人。”[1]

所以即使他們對我們如此迫害,我們仍把上門者都當是與大法有緣的人,是來听真相希望得救的人。我們始終懷著善念對待一切上門者,使不少有緣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從而在善與惡的選擇中擺放了自己的位置。

給省領導講真相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大法弟子的邪惡迫害不久,省官員在有關人員陪同下來做我和妻子的“轉化”,在近兩個小時的談話中,由于我抱著向他們講清法輪功真相這一念,在師父的加持下,整個過程中,他們除了提問都是在听我講。

省領導問︰“你是一個大學畢業生,是一個領導,而且又是一個醫生,為什麼會相信法輪功?”我說︰是啊!我原來自認為是一個徹底的唯物主義者,很相信科學,但是不可能不得病。我在部隊時患了類風濕性關節炎,在部隊大醫院治不好;來到地方醫院也治不好;拜訪中醫名醫,中藥、草藥、單方、驗方、秘方、針灸都治不好,練氣功也沒有效。二十多年了幾乎年年住院,啥用沒有還越治越重︰關節變形、紅腫,天陰下雨,冬春氣候變化,是我最難熬的日子,我成了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不能摸涼水的“廢人”,才四十多歲的人就被疾病折磨的不成人樣,面黃肌瘦,173cm的個子,體重還不到六十公斤,有一次來單位辦事的警察還差點把我當成“吸毒者”。

在我對人生感到無望時,偶然間我看到了李洪志老師的著作《轉法輪》,當我連夜看完後,神奇的事就出現了︰每天凌晨四點腰和關節都要準時痛的事沒有了。很快我的類風濕性關節炎就徹底好了,真正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讀《轉法輪》三天後,我這個每天抽兩、三包煙的“煙鬼”,妻子曾經多次用“離婚”威脅逼我戒酒的“酒鬼”,徹底戒掉了煙和酒。親戚、同事、朋友們都為我的變化感到驚訝!從此妻子逢人便講︰“大法救了我的丈夫,挽救了我的家庭。”而我最大的收獲是明白了人生命的真諦,我對造成自己冤屈的單位的某些人的怨恨得以化解。總之《轉法輪》中所講的我都感受到、看到、體會到了。

後來我女兒也由于修煉了法輪功,外傷性癲癇頭痛徹底痊愈,從此再也沒有復發。我為女兒擔憂的心病也沒有了。我還親眼看到了我們煉功點有許多患肺癌、皮膚癌、乳腺癌、紅斑狼瘡、慢性腎功能衰竭……很多是在生命垂危之時煉了法輪功而獲得新生。我是一名醫生,這些在醫學上都無法徹底治愈的疾病,修煉法輪功卻能得愈,這說明法輪功是一種超常的科學。

法輪功修煉的是“真、善、忍”,要求修煉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努力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我們修煉法輪功後,家庭關系更加和睦,真正感受到人生的幸福和快樂!我真不明白,法輪功修煉“真、善、忍”,教人做好人,又能強身健體,這種對社會,對民眾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江澤民為什麼要打壓呢?!

省領導勸說︰“你也是個領導,是共產黨員,現在上面不讓煉,就不要煉了。”我說︰我不是共產黨員了,我已經自動退黨了。過去我曾經也發過誓,要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但是我現在發現共產黨說話出爾反爾,過去反對的,現在卻提倡,過去提倡的現在又反對,過去罵國民黨搞獨裁,現在江澤民一句話,把上億修煉人推向政府對立面;反右是共產黨搞的,後來說擴大化;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發動的,後來說是什麼“十年浩劫”;堂堂的一個國家主席劉少奇一夜之間就成了“叛徒、內奸、工賊”,後來又成了“無產階級革命家”。就說我親身經歷的吧,我所在過的部隊參加過兩次戰役︰一次是所謂“平息反革命暴亂”,一次對越作戰。前者揭批“四人幫”時被平反,昔日的暴民成了良民,鎮壓反革命暴亂的立功部隊成了鎮壓群眾的“四人幫”的須須根;對越作戰時我所在部隊官兵犧牲上百人打下來的山頭,後來又還給了越南,成為越南的領土,等等等等這類例子數不勝數!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你能說清?就說法輪功,以前政府說好,媒體大量報道好,中共七個常委夫人都煉,七個常委都看過《轉法輪》,人大委員長喬石經過調查給中央報告說︰“法輪功于國于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可是現在江澤民一句話,就把上億做好人的民眾推向了對立面來打壓。這種做法對嗎?合法嗎?

我說︰要我放棄也可以,答應我兩個條件︰一、今後我患了病,所有醫藥費你負責給我報銷;二、幫我解決人世間的所有煩惱和生老病死的問題。他回答說︰你的問題我不能解決。我說︰共產黨解決不了的問題,法輪功能解決,我為什麼不煉呢?!

這位領導最後說︰你認為好,那就好好在家煉吧!

給看守的人員講真相

二零零零年,政府怕我們到北京上訪,“六一零”人員、國保警察指使單位派人來我家看守我們,他們三班倒,坐在客廳看守,夜班坐在樓道口的一輛警車中看守。除了上街買菜有人跟隨去,其它時間不得離開家門。

因為都是一個單位的,又曾經是我的下屬,他們一個勁的解釋︰他們也沒有辦法,不是自願來干這種事的,他們要工作,要養家糊口等等。我對他們說︰我能理解你們,你們也是不情願的,但是,你們應該明白你們的行為是違法的。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什麼錯?我修煉法輪功前後的變化你們都清楚;醫院里的法輪功修煉者是些什麼樣的人你們也都清楚;中共這麼些年所作所為你們都知道;文化大革命的教訓你們還記得,所以我希望你們自己去思考,去辨別是非,不要人雲亦雲,跟著做一些既傷害別人又傷害自己的事。這個非常時期,我們能在一起本來都是有緣,我希望是一段善緣,對你們的生命是有益的。

由于我們不斷給他們講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他們心里都明白,所以有的來一兩次就推脫有事不來了,看守人員換了一撥又一撥,其實我清楚這是師父安排來听真相的。在整個看守期間,我們盡可能給他們提供方便,他們也從不為難我們,也從不管我們所做的任何事,睜只眼,閉只眼,有的還稍稍對我說︰你們要走,隨時都可以走。所以在我們被看守在家里的四十五天中,同修可以隨時來家和我們一起學法,切磋交流,傳遞資料。後來中國年放長假又要把我們看守在家里時,因為誰也不願再干缺德事,所以派誰誰不來,最後單位書記只好親自帶著用高薪從外邊請來的人來看守。在後來一次被看守中,我和妻子很順利的從家中走脫。上邊“六一零”要單位派人到北京堵截,單位也以經費有限而拒絕。

給各方官員講真相

二零一零年我被非法判刑刑滿回到家中。第二天,國保、派出所警察、社區、綜治辦官員一行十多人帶上東西來家看望我表示“關心”。綜治辦主任說︰“今天我們來看望你,按規定想和你落實有關‘矯治’問題。”當我听到“矯治”兩字時,就打斷他的話說︰“什麼‘矯治’?我由于信仰真、善、忍被冤枉勞教、判刑坐牢,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有什麼錯?你們還要‘矯治’我,你們想把我改變成什麼樣的人?”其中一位說,他們沒有說我是壞人,他們都知道我是好人,這是上邊的規定。

我接話說︰我是好人為何要把我送去坐牢?就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個好人,我的電話被監听、出門被跟蹤,三番五次被抄家、被抓、勞教、判刑,《轉法輪》是我從新華書店買的,不交出去就來家搶;所謂“敏感日”單位單憑“上級指令”就隨便將我們看守在家中;我和妻子去反映公安和單位違法行為,卻被以“擾亂社會治安”關押一個月,回來後又被單位非法看守長達半年;我被單位先後非法看守了二百八十三天,我們辭職離家自謀生活,又被公安“通緝”;被抓後,就因為不“轉化”一家人被判勞教,在勞教所因為不“轉化”我又被延期四個月;回來後單位又說︰上邊“六一零”不同意我的退休申請,我給單位黨委寫信指出他們的違法行為,黨委書記把我的信交到“六一零”,為此一家人又遭牢獄之災,失去了工作等等等等,所有這些行為,都是對我的嚴重迫害都是違反中國憲法的!我都是六十多歲的人了,現在你們又到家里來搞什麼“矯治”!你們沒完沒了還要到什麼時候?你們想一想,你們還有沒有一點理智?

听了我的敘述,大概他們的良心受到震動,誰也沒有再講什麼,我看到那個社區女副書記在抹眼淚。最後他們只說了一句︰“好好休息!”一行人就走了。

臨走時派出所警察說︰你不到派出所按指紋辦手續,你就不能落戶,也就辦不成新的身份證。我說︰辦不辦有什麼關系,沒有戶口我也是個中國人,而且我還是個大法弟子呢!半年後派出所警察打來電話說︰“局領導講了,你的情況特殊,破例給你辦落戶手續和新一代身份證。”

于是我在沒有任何附加條件的情況下順利的辦理了落戶手續和新一代身份證。

給國保隊長講真相

二零一二年新年剛過,一天早上國保隊長和一名警察突然登門,我問他們又來干啥?國保隊長說︰省里通知,你們法輪功要為某某開追悼會,有大的行動。我立即說︰完全是造謠。逢年過節、敏感日子都說法輪功搞什麼行動,興師動眾,有過嗎?打壓法輪功就是靠造謠、欺騙發動起來的,現在又靠造謠、欺騙來維持這場迫害。共產黨有幾百萬全副武裝的軍隊,卻害怕一群手無寸鐵的修煉人。你們天天都上明慧網,應該知道,大法弟子在做救人的事情,按真善忍做好人,其它我們還能干啥?再說法輪功開什麼追悼會,開追悼會是常人中的事,法輪功學員去世,單位或親人開個追悼會,親朋好友,包括法輪功學員中的朋友參加悼念也符合人情人理,很正常,無可非議,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不要動不動就搞得如臨大敵,你們是自己嚇自己。你們得好好想想了,和一群修煉人對立,對你們、對你們的家人是不好的。“人在做,天在看”,“善惡有報”的理你們該清楚了。

于是他們一個勁的解釋,抓法輪功都是上邊的命令,除了上邊指令外,他們沒有單獨抓過法輪功學員,派出所抓的,沒有在網上的,很多都馬上放了。

這次交談後,追悼會那天,我所在區國保警察沒有公開到法輪功學員家門口攔截,其它地區國保都在一些學員家門口攔截,攔截中還發生了許多警察違法的事。

給社區主任講真相

二零一九年“四‧二五”前一天,社區副主任打電話來說︰要來給我家掛“光榮之家”的牌子。我說︰掛個牌子又不能當飯吃,現在主要是解決生活問題。他說他們到我家再談。因為這位副主任來了幾次只簡單的講過真相,還沒有給他講“三退”的事。第二天,這位副主任和派出所的警察一起來了。我知道他們是因為“四‧二五”維穩來的,我只是沒有挑明而已。我主要和他們談了當前中國國內和國外的形勢,趁勢我對那位副主任談了“三退”的事,我說︰你把你入過的那個黨、團、隊退了吧,老天懲治中共時,不要跟著中共當殉葬品。旁邊的那個警察(他很早就“三退”了)也從中插話說︰你還是退了吧。他笑了笑,沒有吱聲,由于他們急著走,最後沒有明確態度。

“五‧一三”法輪大法日和師父華誕日,他們又到我家來了。當我一開門,見他們提著一袋水果,一見面就說不好意思,今天是你們李大師的生日,上級領導要我們來看看你。我說︰“如果看我,沒有什麼可看的,請回吧!如果是來為大法師父祝壽,我歡迎!”

當我請他們在客廳坐下給他們倒茶後,我再次嚴肅的對他們說︰如果看我,你們就請回吧!如果為大法師父祝壽,就坐下聊聊。

我剛好從網上知道中共把中美貿易談判破裂的罪名強加給美國,我就對社區副主任說︰“中共又在欺騙中國人,明明是中共撕毀協議,卻強加給美國。”剛說完,那副主任說︰“其實我們老百姓都知道是中共撕毀協議,中共的罪惡我們都清楚。”

于是我們就中共在歷史上的惡行行了討論。通過這些交談,我知道其實現在人人都盼中共快倒。我順勢又對他說︰那天給你講退黨的事,因為你沒有表態,這不行的,你還是要表個態才行。于是他答應退出共產黨及加入過的其它組織,同時說了一聲“謝謝!”他又對我說︰“我們也不想來打擾你,是上邊布置下來的,沒辦法,這是工作。”我說︰“我能理解你們,你們也要理解我們。在中國工作很難自己選擇的。但是,良知是可以選擇的,好壞是出自人的一念。”他說︰“是,是!你知道的,我們可沒有做對不住法輪功的事啊!”

這麼多年與“六一零”人員、警察、社區人員打交道,我認為大多數人本質上都是好的,還是有善念的,他們也都是為法而來的生命。所以,我們不能把他們拒之門外,不能都把他們視為惡警、惡人、惡徒,我們應該要用善念對待他們,用慈悲之心救度他們。這才是大法弟子應有的胸懷。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