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張菊英被非法關押在三江女子看守所

Print

【圓明網】貴陽市65歲的法輪功學員張菊英女士2020年1月30日在太慈橋附近講真相救人,被惡人誣告遭綁架,目前被非法關押在貴陽三江女子看守所。

同日,貴陽市太慈橋派出所和貴陽市南明分局惡警對張菊英家進行非法抄家。

張菊英,貴陽市發電廠退休職工,以前疾病纏身,心髒病、美尼爾氏綜合癥、頸椎骨質增生、貧血、坐骨神經痛、十二指腸全部潰瘍、咽喉炎、鼻子細血管外露、長期流鼻血,長期神經衰弱等疾病,西醫、中醫看遍,各種偏方也看了,都看不好。丈夫說她︰一部爛單車所有零件都響,就鈴鐺不響。1993年她修煉了法輪大法,所有疾病不藥而愈。

1999年10月底,張菊英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因此而遭到南明區公安局的屢屢迫害,她曾兩次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白雲區看守所、南明區看守所);兩次被非法勞教,累計五年半;兩次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累計七個多月),經歷了九死一生的痛苦折磨。

在勞教所她因抵制迫害而絕食,被野蠻灌食,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張菊英回憶被強制灌食時的情景︰她們把我送到醫務室,兩個護衛隊的男子強制按住我的頭,另外十幾個人圍著我,有的按肩膀、有的按手臂、按雙手、按雙腿、雙腳,就這麼多人,死死的按住我不能動。他們強行給我灌食,采用極其痛苦的鼻飼,把管子插入鼻孔,塞進胃里,我不配合,他們把我綁在床上灌。開始每星期灌食一次,後來就是每天灌食,有時一天還要灌兩次。他們為了方便,兩次灌食之間,管子一直插在鼻孔里,等第二次灌食完後,才拔灌食的管子。為了固定灌食的管子,他們在我臉上貼滿了膠布,時間一長,臉腫脹,鼻子扯著臉鑽心痛。就這樣我被強行灌食一個月左右,後來灌不進食物了,他們就改為輸液,輸液也輸不進了。生命垂危。

在勞教所,因為要求煉功,張菊英被關三次禁閉,每次禁閉一個月。禁閉室里什麼都沒有,連窗戶都沒有。只有一個廁所蹲位。牆上長著白毛。里面又臭又髒。夏天蚊子成群。叮得人無法忍受。沒有床,地上也不能睡。牆上有三個透氣孔,門上有兩個孔︰上面是監視孔,下面是送飯孔,飯就從下面孔里送進來。外面有包夾全天24小時監守,兩個小時換一班。張菊英說她在里面站一會走一會。煉功可保持體力。包夾看見,告訴獄警把我的手腳綁起來,綁得很緊,坐不了,睡不下。血脈不通,手腳發烏。我用頭去撞牆, 、 、 不知撞多少次,包夾報告獄警,獄警斥問為什麼?我說反正都要死了。她一看確實不行了,才松綁。三次禁閉,二次在禁閉室里沒有睡過覺。另一次讓她睡在一床又臭又髒,什麼味道都有的被褥上。

2014年4月21日下午,張菊英被貴陽市北京路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狠勁把她拽上警車,甩在車上,導致她右肋骨受傷,胸部重重撞到車椅子上,鑽心疼痛,以致不能行走。她仍被劫持到洗腦班非法關押三個多月。

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是天賦人權,也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公檢法作為國家的司法機關,是用來懲惡揚善,打擊真正的犯罪者的,而不是當權者隨心所欲迫害好人的工具。“文革”已過去數十年,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假“法律”之名,制造冤假錯案,踐踏信仰自由與基本人權、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的悲劇還在上演著,生活在這樣得社會不可悲嗎?為什麼還要推波助瀾呢?!

常言道︰“寧攪千江水,不擾道人心。”迫害修煉者的罪行不僅僅是局限在人間法律的制裁,更有天理報應的嚴懲。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強權暴政從來沒有一個成功過的,所有殘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沒有一個善終的。


相關責任人︰
1、貴陽市公安局南明公安分局
地址︰貴陽市南明區沙沖北路2號
鄭國慶︰南明區政府黨組成員、黨委書記、局長,電話︰0851-85509399
劉冬紅︰黨委副書記、政委,電話︰0851-85527232
夏發平︰常務副局長,電話︰0851-85527797
文強︰分局黨委委員、副政委,電話︰0851-85525455
周兵︰分局黨委委員、紀委書記,電話︰0851-85517369
劉志強︰副局長,電話︰0851-85509700

2、太慈橋派出所
地址︰貴陽市南明區青山路8號
派出所辦公電話︰0851-85114798
郭理智,警號︰007695,職務︰所長,電話︰13985165878
劉頌,警號︰007699,職務︰教導員,電話︰13985576999
衛寧,警號︰007598,職務︰副所長,電話︰18984110516
牟敏,警號︰005294,職務︰副所長,電話︰18985007856
李虎,警號︰009928,職務︰刑偵中隊長,電話︰13511936800
羅君,警號︰035352,職務︰巡邏中隊長,電話︰13595176122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