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文︰歐洲與中國的對峙

曾視習近平為全球問題盟友的國家現在抵制北京的威權主義
 
Print

【圓明網】(明慧記者翻譯)據《華爾街日報》二月二十八日報道,就在三年前,在瑞士達沃斯全球精英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贊揚多邊主義、自由貿易和應對氣候變化的美德的同時,就歐洲的敏感議題老練地做了安撫。

對許多歐洲人而言,中國的獨裁領導人短暫地似乎比唐納德‧川普總統更具吸引力。川普總統此後將美國從《巴黎氣候條約》中撤出,貶低了歐盟並質疑北約的價值。習近平野心勃勃的“一帶一路”項目也使歐洲政客們垂涎于中國數百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投資。

然而,面對中國作為超級大國的崛起並試圖駕馭新的國際秩序,這種新秩序越來越受到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競爭的影響,歐洲對中國獨裁者的痴迷日漸衰落。中國(中共)當局在武漢冠狀病毒疫情爆發的初期采取不公開的處理方式,進一步削弱了中國的吸引力。武漢冠狀病毒在本周成為意大利的公共衛生突發事件,並威脅到其它歐洲經濟體。

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的黨國日益壓制國內的批評,現在正試圖遏制包括歐洲在內的國外公眾的批評。近幾個月來,中共這些大手筆的嘗試影響甚至是霸凌公眾輿論,在歐洲國家引起了強烈反響,人們開始關注于中國(中共)制度與西方民主國家的根本區別。

為德國政府和議會提供咨詢服務的智囊團——德國國際和安全事務研究所所長沃爾克‧珀斯(Volker Perthes)表示︰“中國正試圖將其統治模式輸出到包括歐洲在內的整個世界。”“歐洲正開始清醒過來,與中國打交道,不僅是作為客戶、市場和大工廠,而且是作為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的參與者,在許多方面無疑是合作伙伴,但也是競爭對手和挑戰者,包括對我們的價值觀的挑戰。”

民意調查顯示,去年在歐盟大部分地區,對中國的積極看法縮水了很多。在新近與北京出現這種冷淡關系的幾個歐洲國家之一的瑞典,最近情況變得非常糟糕,以至于三個主要政黨要求驅逐中國駐斯德哥爾摩大使桂從右,理由是他對瑞典官員、媒體和人權組織的公開威脅。

瑞典前駐北京大使拉斯‧弗雷登(Lars Freden)表示︰“一些瑞典企業現在必須考慮瑞典的公眾輿論︰‘為什麼在中國這樣可怕的國家、地區開展業務?’這是很新的(看法)。”

與此同時,隨著中國自身經濟的放緩,歐洲期待的“一帶一路”帶來的資金大體上未能實現。這種麻煩早在采取嚴格措施遏制冠狀病毒之前就已經開始。拉脫維亞外交大臣埃德加斯‧林凱維克斯(Edgars Rinkevics)說︰“浪漫的樂觀主義時代已經結束。”“四年前,它只涉及經濟、貿易,一帶一路和更多投資。現在它變得更加平衡。”

歐盟大國的一位部長在外交上沒有那麼大聲疾呼。他說︰“坦率地說,我們沒有理由屈服于中國。”“他們沒有給我們任何幫助。”

當然,中國對歐洲經濟仍然至關重要,並在歐洲大陸上擁有影響力。據歐盟統計數據,2018年,雙邊貿易額為6040億歐元(合6650億美元),其中歐盟對中國的貿易赤字達1850億歐元(合2030億美元)。中國公司已在歐洲關鍵基礎設施方面進行了大量投資,例如希臘的主要港口Pireaus和葡萄牙的電力公司,並控制了標志性的歐洲制造商,例如瑞典的沃爾沃汽車和意大利的倍耐力。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11月參觀了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口,宣布了中國計劃在該港口投資10億美元,以促進中國向歐洲的出口。

盡管如此,去年3月,歐盟委員會首次將中國定義為“促進其它治理模式的系統性競爭對手”——這與以往主要通過有利可圖的貿易機會來看待中國的方針有所不同。歐洲領導人正在努力在習近平與27名歐盟領導人將于9月在德國萊比錫舉行峰會之前,達成共同立場。

在與美國發生深刻分歧之際,歐洲突然意識到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以及北京方面對其民主價值觀的威脅。川普在歐洲國家雖然不受歡迎,部分原因是他威脅要發動貿易戰。然而,在國內,川普遏制中國(中共)的願望得到了兩黨的支持,這意味著,無論川普是否在11月贏得第二個任期,歐洲要求站隊的壓力幾乎肯定會繼續。

“我們現在有兩個主要擔憂。我們還是美國的盟友嗎?中國的專制主義轉向又將走向何方?”法國前總理讓-皮埃爾‧拉法蘭表示,他為馬克龍總統提供非正式建議。“我們緊迫面臨的是,我們需要變得足夠強大,以至于我們不會變成一個被美國和中國球拍打的乒乓球。”

至少到目前為止,中國的欺凌態度似乎是事與願違。

盡管歐洲領導人至少在原則上同意,歐洲對這一挑戰的最佳應對措施是提高自身的國防、技術、工業和外交能力,但對于實現這一目標的最佳策略,存在兩種主要思想流派。

一種是,不管歐盟與川普先生之間有許多分歧,跨大西洋的關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歐洲應該堅定地站在美國的立場。拉脫維亞的林克維維奇斯說︰“美國不能單槍匹馬與中國打交道,歐洲不能單槍匹馬與中國打交道。”“如果從價值觀的角度來看,從戰略的角度來看,即使不是一個容易的伙伴,美國也應該是我們解決這些問題的第一伙伴。”

但是,對于其他歐洲領導人來說,這種方法植根于一廂情願。他們認為,美國已經開始在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的領導下脫離歐洲,而且歐盟的利益與華盛頓的利益日益矛盾。這意味著歐洲應該遠離戰斗,繼續前進。

法國總統馬克龍堅持這一觀點,堅持要求歐洲加強“戰略自主權”,並主張與俄羅斯重新接觸以限制中國的力量。這種想法反映了一個重大轉變,在俄羅斯2014年入侵烏克蘭後,從將俄羅斯視為歐洲最大的安全威脅,到意識到中國在經濟、政治甚至軍事上對歐盟都成為更為嚴峻的挑戰。

中國在吉布提的軍事基地出人意料的迅速擴張(吉布提曾經是非洲之角的法國殖民地)使中國能夠在歐洲自己的鄰里投射力量。對于法國來說,這一點在2017年7月就很清楚了,當時中國軍艦在地中海的航行短時超過了法國海軍。

中國官員在與歐洲人會晤時堅持說,北京的意圖不過是良性的。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二月份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說︰“當今世界需要中歐之間的團結與合作。” “中歐合作變得更加重要,特別是在當今世界上,某個主要國家放棄了國際合作並奉行單邊主義。中國始終認為,對于中國和歐盟,我們的共識領域勝于分歧。”

但是,這種保證受到越來越多的懷疑,部分原因是中國政府代表采取了新的行為方式。在歐洲,這些天來,公眾對諸如新疆維吾爾族人的遭遇,香港抗議或中國當局最初對武漢冠狀病毒的處理不當等問題的討論,經常引起中國外交官憤怒的公共干預。從斯德哥爾摩到布拉格再到羅馬,中國的信息是︰保持安靜,否則您的經濟將遭受損失。

在捷克共和國,針對布拉格市長計劃與台灣加強合作,中國取消了原定于去年秋天舉行的布拉格愛樂樂團(在中國)14個城市的巡回演出,並阻止了該市其它幾家文化機構的後續訪問。

盡管中國(中共)頻繁的威脅,北京停止采取嚴厲的經濟制裁措施,部分原因是對任何一個歐盟國家采取這樣的措施都可能引起整個歐盟的報復。

中國的壓力,使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對電信巨頭華為的相對溫和態度遭到了來自自己政黨的反對。

至少到目前為止,中國的新欺凌方式似乎事與願違。在當前對北京最為重要的問題上,即︰是否允許華為電信巨頭在建立歐洲5G網絡方面發揮重要作用。美國正在努力游說,以將華為的廉價設備排除在歐洲網絡之外。國務卿邁克‧龐培在慕尼黑說︰“華為和其它由(中共)國家支持的中國公司是中國情報人員的特洛伊木馬。”

華為堅稱自己獨立于中共,去年對法國研究人員提起訴訟。然而,與此同時,如果歐洲5G網絡不用華為,中國駐柏林大使則發出了針對德國汽車業的隱含威脅。

中國的這種壓力,使得默克爾總理對華為采取相對溫和的態度遭到來自自己的基民盟黨內的反對。本月發表的代表基民盟黨立場的一篇文章呼吁限制外國的“不可信”供貨商參與5G,政府和反對派立法者的跨黨派聯盟現在希望禁止象華為這樣的公司進入德國的5G系統。關于5G的最終立法仍在起草中。

“這可以告訴您另一個國家的官方代表是否敢于干涉議會的立法程序,”德國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負責人諾伯特‧羅特根(Norbert Rottgen)說,他即將接任默克爾女士在基民盟黨的掌舵職位。“這要求我們發出強烈的信號,表示我們要做出自己的決定。”

在法國,最大的移動運營商Orange已于1月宣布將不再使用華為設備。

在去年3月成為第一個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的西方大國的意大利,對中國的情緒也有所惡化,部分原因是北京方面進行了類似的欺凌嘗試。十一月,少數意大利議員決定與香港示威者領袖黃Jo(Joshua Wong)舉行電視會議。中國駐羅馬大使館將該計劃指責為“支持暴力和犯罪”的“嚴重失誤和不負責任的行為”。

(中共)破壞議會活動的企圖促使所有主要政黨以及意大利外交部譴責中國(中共)的干預。幾天後,意大利國會下議院一致通過了一項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決議。

在歐洲,瑞典對中國的反彈最為強烈。但是,據皮尤統計,去年,對中國持好態度的人數在法國下降了8個百分點,降至33%,在荷蘭下降了11個百分點,降至36%,在德國下降了5個百分點至34%。在瑞典,中國的有利評級從前一年的42%下降至2019年的25%。

瑞典與中國之間的麻煩始于2015年,當時中國出生的瑞典公民桂敏海在泰國旅行中失蹤了。桂先生曾經是香港的一家出版商,他寫了有關習近平的家族中涉嫌腐敗以及北京其它被視為禁忌話題的文章,從而激怒了中國(中共)當局。

瑞典官員說,桂先生被中國特工綁架。北京說,該出版商自願向中國警察自首,以接受2003年酒後駕駛導致一名年輕女子死亡的案件的審判,兩年後獲釋後,桂先生又因“非法提供國家秘密和情報”而被捕。

去年11月,當瑞典筆會(PEN Center)通過授予桂敏海享有聲望的
圖科爾斯基(Tucholsky)文學獎(通常由該國文化部長頒發)以引起人們關注桂敏海的困境時,這場爭議變成了危機。這項決定引起了中國駐斯德哥爾摩大使桂從右的劇烈反應,桂從右的爆發使他在該國家喻戶曉。他警告說︰如果瑞典官員參加授獎典禮,“正常的交流與合作將受到嚴重的阻礙。”“瑞典的一些人在傷害了中國人的感情之後不應該感到放松。”

瑞典政府無視警告,文化部長還是在頒獎儀式上授予獎品,儀式上有一張空椅子留給被監禁的出版商桂先生。周二,中國寧波市一家法院表示,桂先生已被判處十年徒刑。

瑞典筆會中心主席杰斯珀‧本格森(Jesper Bengtsson)表示,這種越來越不寬容和充滿自負的爭吵,讓新中國為所有西方民主國家提供了一個清醒的教訓。班格森說︰“我們一直以來都在談論傳播民主和普遍價值觀念,以及我們如何能夠從實力上影響中國等國家的變革。”“我們現在意識到,我們不一定是這里的強者。世界上已經發生了權力轉移。”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