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師命 疫中救人

Print

【圓明網】由于中共刻意隱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最終導致武漢肺炎在中國國內全面爆發,並危害全球,無可奈何之下中共才不得不對外宣布“武漢肺炎”是人傳人的,為保證北京領導們的安全,中共隨即宣布武漢封城,除早先逃出武漢的五百萬市民外,剩下的900萬武漢人毫無思想準備就被中共封死在里面了。

封城後出去救人

封城後造成市民心理上極大恐慌,我家中的丈夫和兒子都很緊張,不許我出門,我當然不能同意,我還要出去救人呢!

開始幾天只封城,小區還沒封,我就每天早上利用出去買菜的時候講真相。第一天出去沒戴口罩,超市不讓我門,我就站在門外等有緣人,一會兒看見街上又來了一個沒戴口罩的,還抽煙,我趕緊迎上去,說︰“大姐,你膽子夠大,現在鬧肺炎還敢抽煙哪?”她說︰“我患肺癌,我怕什麼?我都化療三年了,也沒治好。”我說︰“我告訴你一個方法能治好你的肺癌,就是每天誠念佛家九字真言︰‘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告訴她,我嫂子的晚期胃癌就是這樣念好的。當時我嫂子因晚期胃癌已經被大醫院判了死刑,說最多只能活三個月。嫂子听了我的話,誠心念這個九字真言,又活了十四年。每年去體檢再也沒有發現癌細胞。今年我嫂子已經八十三歲了,還活著呢!

大姐听了很高興,又看到了生命的希望!我又告訴她,真正得救得退出中共邪黨的無神論組織黨、團、隊,廢除以前向惡黨發過的毒誓,這樣神佛才會保佑你。神佛怎麼會保護不信他們的人呢!大姐听了很高興,同意退出入過的團、隊。分手後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心中無比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回家後兒子就要求我不要出去亂跑,說他為了照顧我們才留在武漢的,不然就回外地上班去了,你還到處跑,一點也不注意全家安全。丈夫也在一旁火上加油,說︰“你媽見人就往上湊,和別人說她那一套東西。”兒子說,現在是非常時期,要與人保持距離,最少保持兩米左右。我想︰兩米遠還講什麼真相呀,听也听不見呀!但體諒到他們的恐懼心情就什麼也沒說。想想他們也夠可憐的,每天思想高度緊張,當地新聞播的都是武漢疫情擴散、死人無數、新增病例不斷增加、病床不夠等消息,市民根本看不到生的希望,每天伴隨他們的都是死亡憂慮、恐懼。于是我找了一個相框,把“九字真言”寫在上面︰“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難來時命能保!”然後擺在門廳的出口處,出門一抬頭就能看見,並告訴家人︰“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你倆早已退出邪黨組織,所以武漢肺炎與我們家沒有關系,瘟疫是長眼楮的。明朝末年清軍攻打明軍,明軍將士大面積染上瘟疫,清軍一個也沒有,連向清軍投降的明軍也不得瘟疫。所以你倆不用擔心害怕。

第二天我就符合常人狀態,出門帶上了口罩。一出大門就看見一男子走得飛快,追不上他,就發了一念︰“定住他!”果然他就停住了,掏出手紙站那擦鼻涕。我心里謝謝師父,趕緊跑幾步上前搭話︰“大哥,你好!鬧肺炎還敢出來跑步呀?”他說︰“沒事,我不怕。”我說︰“是的,好人不用怕,瘟疫都是淘汰壞人的,淘汰不信神,褻瀆神佛的人。”並開始給他講邪黨殺人歷史。

我剛講了幾句,他馬上說︰“我什麼都知道,我是大隊的共產黨書記,但我沒害過人,一生憑自己的良心做事。”我勸他退黨,他卻說不用,心里明白就行了。我說,你以前在邪黨的黨旗下發過毒誓要為它奮斗一生,寧可為它犧牲生命。那個毒誓是要應驗的,人忘天不忘,一定要退出邪黨組織才能抹去那個毒誓保平安。現在是非常時期,我給你起個化名退了吧。他說︰“那就謝謝你了!”他又和我聊了一會兒,約好以後再見面才分手。

小區被封後

幾天後疫情加劇,政府開始封小區了,小區只開一個門,幾個保安把守,不許任何人出入。于是我改為早上在院子里散步,尋找機會救人。

一天踫到一個清潔工在掃地,她見到我很害怕,躲得遠遠的。我說︰“你別怕,我告訴你一個佛家保命口訣,只要誠念就不會得肺炎。你看過《西游記》吧?那個孫悟空被如來佛用一張符壓在五行山下五百年,說明佛家的符威力巨大,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書嘛。”她一听很高興,好象有了救命藥方,趕緊讓我教她,我告訴她每天誠念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就會保佑她,並給她辦了“三退”。她一個勁的合十感謝我,說︰“你一定會長命百歲的!”我說︰“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師父叫我們救人的。”

一天早上散步時踫到一個老鄉,在海關工作,他說他一身病,現在也看不了,醫院只看肺炎病人,其它都不管。他在家里實在憋不住了,下來透透氣。一問他還當過兵入過黨,妻子在派出所工作。和他講邪黨殺人歷史,他說他就是三十八軍的,“六四”時開裝甲車到天安門廣場鎮壓學生。我告訴他三十八軍徐軍長如何抗命,不去天安門鎮壓學生,被判刑五年並撤掉軍長軍職。他趕緊說︰“大姐別亂講,要注意安全。”我說大姐告訴你一個保命訣,每天誠念肺炎病毒就不敢找你能保命。另外你入中共,發過毒誓,要把命獻給邪黨,你得退出才能保命,他勉強同意退出中共,但他中毒較深,要多次講才能破除他對邪黨的錯誤認識。

院子里人煙稀少,除了保安只有一兩個人,大家都躲在家里不敢出來,生怕感染病毒。年前我托同修買了一個外地電話卡,準備在家里打電話救人。第一通電話是打給我丈夫的三姐,他們在外地和兒子媳婦住一起,我問她那里情況怎麼樣,她說已經半個月沒出門了,每天只敢在家里呆著,或在頂樓涼台上轉悠。于是我就告訴她每天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能保平安,同時讓她和姐夫退出邪黨組織,抹去毒誓,她說行,我退出團、隊。我說姐夫也得表態退黨,否則不算數。就听電話那邊三姐對著姐夫喊︰“快說行!”只听電話那邊傳來三姐夫洪亮的聲音“行!”用了全身的力氣在喊。我想那是他得救後明白的一面在喊,千萬年的等待啊。

我又先後給丈夫在外地的其他三個姐姐和大嫂打了電話,告訴她們誠念九字真言可保命,她們都很感謝並認真的拿筆記下九字真言那九個字,除大姐家外都辦了“三退”。

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小組同修也和我積極配合。我正擔心話費用完後怎麼辦呢,一天突然接到一匿名電話,問我還要不要買肉,我一听是買卡同修打來的,很激動,趕緊回答︰“要啊!要啊!”同修的鄰居是賣卡的,可隨時充值買卡。雖然我和同修由于封城封區不能見面,仍可整體配合救世人,感謝師尊巧妙安排。我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期間救人過程中,也感到來自另外空間的邪惡干擾,讓我渾身痛,躺下就起不來,不能翻身,只能一個姿勢躺著,好象每個關節都痛。我就是不承認它,全盤否定,我想再難也難不過獄中同修,實在受不了就喊師父,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救人,決不放松。

現已入三月份,據臨床醫生披露實情︰瘟疫病毒仍在傳播並未消失,但中共邪黨為了復工又開始欺騙百姓,中共各地方為顯示自己的政績,逐漸將本地武漢肺炎數字硬性歸零,將“武漢肺炎”列為普通流行肺炎,完全不顧新冠病毒再次爆發的危險。中共一貫草菅人命,所以咱老百姓要記住血的教訓,大難中要牢牢記住︰當今世上只有法輪大法在救人,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黨無神論組織就能保命,簡單而有效。

願天下百姓在即將到來的大難中都能做出明智選擇,留下自己寶貴的生命。弟子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慈悲苦度,叩拜師尊!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