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征平被迫害致死七年 家人仍然疑問重重

Print

【圓明網】四川省西昌市60歲的法輪功學員方征平被非法判刑七年,2013年4月1日在雲南省第一監獄突然離世。方征平入監時身體很健康。從他的所謂“生病”到死亡到火化,家屬都沒有見到過方征平。監獄方提供的方征平生前視頻顯示方征平死亡前一直在喊︰“不打我,不打我”。

方征平生前照片

從1999年7月到2013年4月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的十四年中,方征平有近三分之二的日子被中共關在獄中。他最終沒能活著走出黑獄,期間所遭受的折磨,是外界難以想象的。據悉,當方征平的噩耗傳來,他那早已哭干雙眼的八旬老母親,無聲的趴在了桌子上……

當時正在四川省女子監獄服刑的妻子程冬蘭(程冬蘭在2010年因為講法輪功真相被非法判刑十年)向雲南省檢察院等部門投訴,希望調查方征平的死亡真相。有關部門的表現讓程冬蘭確信方征平是被虐待過。

2013年,雲南省第一監獄派人到四川省女子監獄告知正在服刑的程冬蘭,她的丈夫方征平已經在2013年4月1日“因病死亡”。此前監獄拒絕程冬蘭要求見方征平最後一面的請求。他們提供給程冬蘭的視頻上,清清楚楚的看到方征平在生命結束前,反復念叨著︰“不打我,不打我”。為此,程冬蘭在失去自由的環境下,向雲南省檢察院等部門寫信反映情況。

2016年元月5日,雲南省昆明市檢察院的兩位檢察官到監獄對程冬蘭反映的方征平2013年4月1日在雲南省第一監獄反復念叨著“不打我,不打我”中結束寶貴的生命一事調查回復,一堆厚厚的材料,程冬蘭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看,也沒有條件去一一核實,為尊重他們的勞動,程冬蘭簽了字,但是如今程冬蘭還有許多的疑問︰

監獄方、法醫、檢察院、方征平身邊的人都一致否認方征平生前受到過虐待,前後矛盾︰

(一)監獄方說方征平因病死亡的同時提供方征平在生命結束之前還在反復念叨著“不打我,不打我”的視頻。

(二)法醫鑒定“方征平身上無傷,因病死亡”與“不打我,不打我”相矛盾,到底誰提供的情況是真實的?

(三)檢察官對方征平喊出的“不打我,不打我”辯解是方征平身邊的人壓住方征平的手,試問一個沒有受到過虐待的人怎麼會在別人壓住自己的手時,本能的喊出“不打我,不打我”呢?很顯然這是長期受到虐待的人條件反射,顯而易見方征平死前受到過虐待。

(四)所謂方征平身邊的人“證詞”︰方征平不認罪,不轉化,生前在監獄“沒有”受到過虐待,試問方征平喊出的“不打我,不打我”怎麼解釋,身邊人(孔祥貴)的證詞的真實性值得懷疑。

如果沒有虐待過方征平,為什麼?

(一)2013年3月22日,方征平病危住院,曾經轉過多家醫院救治,近10天時間才死亡,獄方有足夠時間通知父母見面臨死亡的兒子最後一面。

(二)家屬從所謂的生病到死亡都沒有見過方征平,有疑問是正常的。監獄方本該給方征平全身錄像,證明監獄沒有虐待過方征平,在家屬提出疑問時反而用方征平沒有穿衣褲為由搪塞家屬,沒有穿衣褲不正好具備錄像條件嗎?怎麼反而變成托詞?請問沒有穿衣褲的原因何在?四川省女子監獄一服刑人員生病住院,監獄通知家屬多次到醫院探望,服刑人員死後還要脫光衣褲照相。

(三)家屬不簽字就強行火化,為什麼如此迫不及待?

(四)為什麼在程冬蘭沒有簽字的情況下,卻接到雲南省第一監獄的︰“已按程序火化”的通知,如果不是接到雲南省第一監獄的通知,程冬蘭絕不會寫委托書讓程冬蘭的兒子到監獄去拿骨灰,因為程冬蘭丈夫死亡疑問多多。奇怪的是,程冬蘭兒子親眼見到“已按程序火化”的方征平,再次火化。

試想︰1、不讓家屬見方征平。2、法醫已做鑒定。3、存放費用又高。再說方征平只是一個普通的服刑人員,存放那麼長時間,花那麼多錢的意義何在?第二次火化的視頻程冬蘭看過,根本不是程冬蘭丈夫。很顯然程冬蘭兒子領走的也不是程冬蘭丈夫的骨灰。第二次火化的方征平到底是誰?他來自何方?

監獄方對方征平在結束生命前喊出的“不打我,不打我”狡辯的是不打針,這個理由太牽強。

檢察官的偏向調查︰(一)沒有通知父母,是因為已經通知方征平的妻子,請問方征平的妻子仍在獄中沒有自由,怎麼不通知方征平的父母,這不是在為監獄推卸責任嗎?(二)不承認方征平第一次火化的事,難道雲南省第一監獄通知的“方征平已按程序火化”就不是證據?

檢察官們心不正的偏向調查使程冬蘭明白,他們不是用他們的言行體現司法公平公正,而是維護雲南省第一監獄的名譽,但程冬蘭堅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程冬蘭更堅信方征平身邊有人,有良心發現的一天,那才是最真實的。

有人可能想,監獄這麼蠢,把虐待證據直接給家屬,其實不然,他們是在向方征平家屬示威,他們無視生命,用老百姓的話說,就是不把老百姓打上眼,足以證明他們的囂張。

程冬蘭無法接受,領回不是自己親人的骨灰和剝奪家屬見方征平的權利。親人在死亡前那種恐懼、無奈、無助、悲慘、淒涼的“不打我,不打我”過程中承受的痛苦就象刀一樣刮割程冬蘭的心,這就是程冬蘭苦苦尋求方征平死亡真相的主要原因。

2015年中國官方公布,從2015年1月1日開始,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供體來源。因程冬蘭丈夫入監時身體很健康。從他們的所謂生病到死亡到火化,家屬都沒有見到過方征平,背後隱藏的是什麼?程冬蘭懷疑丈夫的器官被利用。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