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善良人 三兄弟含冤去世

Print

【圓明網】明慧網三月二十二日報導,河南省洛陽市洛寧縣東宋鄉陳家三兄弟︰老大陳躍民、老二陳少民、老四陳孝民,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提升道德、做好人,他們三人相繼被中共警察綁架構陷而迫害離世,現在家里還有七十多歲老母親和老三相依為命。陳孝民遭鄭州市新密監獄迫害致骨瘦如柴,于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含冤去世,年僅五十一歲。

陳孝民曾經在河南省勞教三所遭受酷刑,被警察賈子剛、劉天勛、徐水旺三人親自“上繩”折磨,用電棒電擊全身。“上繩”刑罰極其殘酷,是拿細尼龍繩將人用特殊的方法捆綁,把兩手反背捆起來,往上拉得能挨住脖子,繩子緊得勒到了肉里,一動也不能動。一次半小時,不斷地緊繩子,半小時後松開,緊接著再綁,綁一次為上一繩。此酷刑可導致繩子深勒進肉,致使雙手失去知覺,難以恢復。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與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讓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家庭歷經了無盡的痛苦。歷經漫漫二十年,中共迫害未曾停歇。據不完全統計,僅二零一九年一至十一月份,就有683人遭非法判刑,89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陳少民三兄弟的遭遇是千萬名法輪功學員的縮影,讓世人看到了中共滅絕人性的邪惡本質。

其實,像陳孝民慘遭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在中共蓄意封鎖與造假宣傳下,難以形容的滔天罪惡仍被掩蓋和隱藏著。明慧網同一日另篇報導,遼寧省遼陽市遼陽縣法輪功學員于飛,被沈陽監獄迫害得無法說話、不能行走,家屬要求保外就醫,監獄人員向家屬勒索錢財,因家人無力支付,于飛被非法關押五年半後,監獄不得已才將不能自理的于飛放回家。于飛出獄後,巨大的身心創傷再沒能恢復,生活不能自理十幾年,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離世。

對于身處自由世界的多數人而言,警察濫施酷刑、拒絕保外就醫而堅不放人,都是泯滅人性的罪惡。警察應當懲奸除惡、濟弱扶傾,反而加害善良民眾,罔顧基本人權。其實,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嚴峻程度,遠不止于此。

例如,吉林省公主嶺新生監獄長期使用電刑加“約束帶”,殘忍迫害法輪功學員,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手段極其殘忍。獄警先用電棍電刑,再上“約束帶”︰一寸寬的帶子,將兩腿雙盤綁上,再將兩只手反背身後,向頭的方向拉至極限,將綁兩手的帶子從肩頭拉過來把四肢和上身捆綁成一體,頭扣在兩腿前面朝地,一動不動,呼吸極其困難,晝夜不松綁。舒蘭市法輪功學員徐洪玉即遭受這樣的折磨,有些學員更受酷刑長達八、九個月。

公主嶺監獄至少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梁振興、馬佔芳、蔡福臣、王恩慧、張輝等;更多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致傷、致殘。馬佔芳被劫持到公主嶺市新生監獄僅短短幾個月的時間,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被迫害致死。蔡福臣在公主嶺監獄受盡殘酷迫害,獄警經常將他“關小號”,多根電棍電擊他的頭部、生殖器等敏感部位,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迫害致死。

中共與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系統實施、廣泛分布且長期持續的罪惡。一樁樁血淚交織的酷刑事件中,犯下惡行的警察固然罪無可赦,但在幕後操控、縱容、默許、包庇和獎勵的中共才是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在過去七千多個日子里,無數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即使遭受各種酷刑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仍秉持大善大忍的精神,以和平、理性、寬容的方式抵制這場毫無人性的迫害,喚醒世人的良知善念。他們堅守“真、善、忍”的理念與持續不懈的反迫害,不顧自身生命安全飽受威脅,仍義無反顧的傳播真相,只為了曝光中共欺世的彌天謊言和迫害罪行,讓芸芸眾生免遭紅魔毒害。

迫害雖然還繼續著,黎明曙光已在眼前。古人雲︰“寧動千江水,勿擾道人心”。因果分明,無論罪魁禍首或幫凶惡徒都難逃罪責。企盼更多的世人能發揮良知,站在正義與善良的一方,加入反迫害的行列,讓這場殘酷的迫害早日結束,使“真、善、忍”這一普世價值在神州大地重現。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