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廣東深圳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簡述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九年,深圳市法輪功學員持續遭到中共迫害,五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一位法輪功學員被深圳邊檢非法扣押後,遭大連法院冤判;遭非法判刑者年齡最大的七十四歲,刑期最長的八年。至少十五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其中十一人遭非法起訴,一人遭非法庭審。二零一九年,還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騷擾。

以上消息基本來自明慧網,因中共信息封鎖,以上統計從人數和程度上都只是冰山一角。

一、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1、法輪功學員楊波遭冤判八年 被劫持到韶關北江監獄

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深圳法輪功學員楊波、肖穎夫婦在家中,遭深圳南山區國保和高新派出所警察暴力綁架並非法抄家,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遭深圳南山區法院非法庭審。二零一九年秋冬間,楊波被冤判八年,他上訴後,二審維持原判。十二月十四日左右,楊波被劫持到韶關北江監獄。楊波的妻子肖穎則遭冤判兩年,已到期回家。

楊波在深圳南山看守所期間,遭數次“轉化”迫害,韶關北江監獄也以他不“轉化”為由拒絕家屬探視。

2、法輪功學員傅秀芳被冤判三年三個月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在深圳蓮花北地鐵站出口,潮汕籍法輪功學員傅秀芳被便衣警察綁架,後被非法搜家,被抄走真相服務器和法輪大法書籍等。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傅秀芳被深圳南山區法院非法庭審。二零一九年秋冬間,傅秀芳被冤判三年三個月後上訴,二審維持原判。傅秀芳可能已被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迫害。

3、法輪功學員張可輝和劉佩欽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深圳市南山區法院非法宣判︰七十四歲的張可輝老人被非法判刑三年三個月;六十七歲的劉佩欽老人被非法判刑一年零七個月,劉佩欽十二月二十九日到期回家。二人已上訴。

張可輝和劉佩欽,先後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三十日被福田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五個多月後被構陷到南山區檢察院,檢察院曾兩次退偵。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兩位老人被第二次非法庭審。然而在非法開庭前,深圳市南山區公檢法人員又上演了一出鬧劇︰綁架旁听者。劉佩欽的女兒與一朋友被劫持至南山區高新派出所,直至七點庭審結束,兩人才獲釋。

張可輝是湖南衡陽人,約七十三歲,老伴兒去世後來深圳與打工的兒子相依為命。出事時警察闖入母子倆的住處,幾個警察掐住張可輝老人的脖子,按住她強行銬上手銬。一警察還用手槍指著張可輝的兒子恐嚇︰不許動,動就打死你!

張可輝被重判的所謂依據,是二零一六年對她拘留十日的行政處罰,但證據材料指明張可輝並沒有實際受到過行政處罰,當天回家。還有其它違法判決證據。

劉佩欽是湖北人,六十六歲,于二零一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來深圳僅一周。在得知張可輝被綁架後,于次日去天安派出所問情況,結果也遭綁架。隨後十多個警察闖到劉佩欽女兒的住所,劉的女兒拒絕開門,警察遂撬開房門,毆打、綁架劉的女兒。在派出所,劉佩欽母女遭疲勞審訊至凌晨三點,劉的女兒才得以獲釋。

4、澳洲居民、法輪功學員尹森被劫持、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澳洲居民、法輪功學員尹森女士回遼寧大連探親,在深圳機場被深圳邊檢非法扣押,臨時拘留。二月十三日,她被大連國保劫持回大連看守所,當月即被非法批捕,後被大連沙河口區法院非法開庭,七月被非法判一年。九月中旬,被劫入遼寧女子監獄迫害。

二、法輪功學員豆君被撤訴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六日,深圳法輪功學員豆君的所謂案子被撤訴。同日上午,被剝奪近兩年自由的豆君,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深圳南山區看守所的大門。

深圳市南山區檢察院《不起訴決定書》上寫道(大意)︰經過幾次退偵,補充偵查,南山區檢察院認為,深圳南山區公安分局認定的豆君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決定對豆君不起訴。深圳市南山區法院也出示了《刑事裁定書》,準許南山區檢察院撤回該起訴。

時年六十五歲的豆君,原籍甘肅蘭州,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被深圳南山公安非法抓捕。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楊波、肖穎、豆君被同堂非法庭審。

三、被非法庭審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九年,遭綁架的深圳法輪功學員至少十五人,其中四人已回家,其他十一人均遭檢察院非法起訴,一人遭非法庭審,至少五人被構陷到法院。

1、易偉軍等四名法輪功學員面臨非法庭審(可能已被開庭)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下午,深圳南山區法輪功學員五人被綁架。易偉軍、和昭含、周小倩以及藍姓學員(可能叫藍海萍)、孫姓學員在易偉軍、和昭含夫婦家中學法時,被招商派出所警察集體綁架。他們遭非法抄家後,被關押在深圳南山區看守所。孫姓學員已回家,其他四位學員面臨非法庭審。

2、史佩苓遭非法庭審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六日,史佩苓在南山區法院遭非法庭審。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史佩苓在家中被綁架並抄家,電腦、大法書籍等私人物品被搶走。深圳福田區國保警察指揮梅林派出所和景田派出所警察協同作惡。當年七月她被構陷到深圳南山區檢察院。因構陷證據不足曾退偵。十月份她遭非法起訴。

史佩苓原籍在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曾患嚴重的心髒病和眩暈癥,修煉法輪功後疾病不翼而飛,醫保卡里積累了很多錢,一位親戚想用,史佩苓拒絕說︰“我不生病,為國家省了錢,但不能不誠實的讓別人花。”

四、遭綁架、構陷的部分法輪功學員

1、董大媽與劉韶(紹)珍遭綁架

深圳市福田區下梅林兩位七旬老人董大媽(四川籍)與劉韶(紹)珍(江西籍),都是來深圳市幫助女兒帶孩子的,兩人在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晚上去超市買東西時,向兩個超市員工講述法輪大法好,被員工誣告,後被梅林派出所抄家、綁架。董大媽因嚴重的高血壓被釋放回家。劉韶珍被關押三十七天後被釋放。

2、吳銳、李瑞華、謝萬猛遭綁架並非法起訴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深圳法輪功學員吳銳、李瑞華被羅湖警察闖入家中綁架,同時被綁架的還有謝萬猛。十一月二十九日,三人均遭深圳鹽田區檢察院非法起訴。三人現被非法關押在深圳鹽田區看守所。

吳銳,男,在深圳工作,老家江西;李瑞華,女,原在北京工作,老家內蒙,剛剛結婚來深圳;謝萬猛,湖北隨州人,三十五歲。

3、管怡博被綁架並被起訴、構陷到法院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法輪功學員管怡博上班途中,在竹子林地鐵站被福田區公交派出所警察綁架,據說他被便衣警察跟蹤多日。六月一日,管怡博被劫持到深圳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七月九日,南山檢察院對他下了非法逮捕令。八月二十九日,其卷宗被送到南山檢察院,管怡博已被非法起訴構陷到法院。九月十六日管怡博被劫持到南山看守所非法關押。

管怡博,男,四十九歲,因身體不好走入大法修煉,身心得到很大改善,愛發脾氣的毛病改了,人變得平和、寬容。他曾被原籍當地洗腦迫害。來深圳後,在單位他工作認真負責,在家里他是頂梁柱,有年邁的父母和未成年的兒女要養活,他被迫害給妻子和家人帶來巨大經濟和精神壓力。

4、閆湘麗在家中被跨省綁架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深圳法輪功學員閆湘麗在家中被綁架帶走。這是一宗跨省綁架,綁架人員是河南省馬店市公安局雪松派出所一幫警察。她被非法拘留十天。

5、田碧清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福田區園東社區工作站站長胡向上和何小麗兩次電話騷擾田碧清,第二次聯合沙頭角派出所上家里騷擾,給她和家人帶來很大的困擾。她出于善心給兩位社區人員講真相,遭惡告,被通心嶺派出所警察綁架。當時她丈夫剛動手術,無人照顧。十月三日,田碧清被南山檢察院非法批捕。疫情期間所謂案情進展到哪一步,不得而知。

時年六十八歲的田碧清退休前任深圳某大型國企審計師,修煉後身體健康,近七十歲的人看上去只有五十來歲。她遵循“真、善、忍”,工作認真負責,多次獲評年度優秀員工,即使在迫害最嚴重的那兩年,年度優秀員工的榮譽大家都選給她。她善良祥和,真誠關心別人,因堅持信仰屢遭迫害。

6、羅植尹被綁架並非法起訴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深圳法輪功學員羅植尹在單位遭深圳福田區華強北派出所警察騷擾,當晚在住所被綁架,九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梅林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被非法起訴到南山檢察院,並劫持到南山區看守所羈押,被南山區檢察院非法起訴,曾被兩次退偵。

警察懷疑羅植尹粘貼真相資料,但視頻並未拍到所謂證據,華強北派出所警察隊長夏羽及手下采用刑訊逼供,把羅植尹摁倒在胯下,打耳光、戴黑頭套,恐嚇他。羅植尹是一位二十多歲的潮汕籍法輪功學員,單純善良,一度有些崩潰,後理智正念回升,堅稱自己修煉大法無罪。其姐為羅植尹請了律師,家屬經常去華強北派出所講理要人。她們的善良和堅持感動了警察,警察沒那麼凶了。

五、遭騷擾的部分法輪功學員

眾所周知,中共經常“敏感”,尤其二零一九年所謂“十月一日”七十周年前後,從四月就開始脅迫警察和街道人員瘋狂騷擾法輪功學員, 絕大多數的深圳法輪功學員,包括外地來深圳暫住的學員都被以各種形式騷擾,只是很多人沒有上網曝光。如寶安區就發生多起電話騷擾、跟蹤、拍照,非法搜查法輪功學員家等迫害事件。

舉例如下︰

1、高淑華被跟蹤騷擾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寶安區新安街道工作人員吳智博約談法輪功學員高淑華和王利林,未果,當晚,高淑華家人和車輛出入都有人跟蹤,經詢問是新安街道的工作人員。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中秋節)到十月八日,寶安區新安街道,安樂工作站,新樂派出所在物業配合下,二十四小時三班倒跟蹤高淑華及其家人和車輛出入。每次換班期間對準人、車拍照。

二、深圳英語培訓教師王利林被騷擾近半年。法輪功學員王利林租住寶安區新安街道洪浪社區工作站雲濤大廈,多次被非法跟蹤騷擾,拍照,闖入搜查,問詢等等,王的培訓中心被迫強制退租,損失數千元。

2、韓雪嬌被騷擾

黑龍江籍法輪功學員韓雪嬌是個善良純真、做事為著別人想的年輕女孩,二零一八年底開始,龍華區民治街道主任關偉雄多次找其談話,要其放棄信仰寫“四書”。四月二十四日,民治街道辦與民新派出所警察又電話恐嚇、威脅韓雪嬌,不寫 “四書”,就要繼續干擾她的正常生活與工作,甚至更嚴重。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韓雪嬌發現單位門口有派出所的人盯著她,後單位樓下幾輛車接應,跟蹤者至少十人。龍華派出所警察找韓雪嬌的領導,脅迫迫害她,領導表示很有壓力。

當晚派出所警察向韓雪嬌原住處的房東拿鑰匙,強行開門、非法侵入住宅,原住址的住戶當晚不在家。房東受龍華區民治街道辦的及派出所警察脅迫。讓原住處的人月底馬上搬家,自從四月十八日開始,原住址晚上經常被人騷擾,敲門。

九月十四日上午九點,韓雪嬌去外地,在深圳機場過安檢時被攔截,被劫持到某派出所非法審問、搜身,後被釋放。韓雪嬌被迫離開深圳。

參與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人不但害人,更是害己,如今若及時醒悟,還有將功抵罪的機會;如不能及時醒悟,等待自己的將是隨邪黨而亡的結局。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