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媒體︰讓我們脫離中共!

Print

【圓明網】意大利自2020年2月底出現中共病毒感染的個案,截至3月28日,意大利已有92,472人感染,12,384人死亡,是歐洲疫情的重災區。意大利媒體稱之為共和國歷史上最危險的時刻。

針對中共宣稱的大陸感染病例和死亡總人數,意大利媒體時間(tempi)的文章指出,“如何相信北京的數字呢?”中國有多少“張先生”呢?“讓我們脫離中共!”

“沒有報告也沒有提供保護 犯下危害人類罪”

意大利媒體阿典尼克羅斯(Adnkronos)3月26日報道,聯盟的參議員和領導人馬特奧‧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說,如果中國政府早就知道(疫情但隱瞞真相),它沒有報告也沒有提供保護,那就是危害人類的罪行。”

前一段時間,中共海外操作下出現大量感謝中共支援抗疫、中共來拯救歐洲人的歪曲報道。孔戴總理(Conte)表示︰“那些感染了世界的人不能成為救世主!”

中共未申報的案例是“定時炸彈”

中共宣稱中國疫情迅速得到控制並且“零確診”,這些數據引起國際社會廣泛質疑。

意大利媒體大西洋(Atlantico)3月24日報道說,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世衛組織)的說法,無論是否出現癥狀,都應披露和計數所有陽性檢測結果,但自去年2月7日以來,中共已自行決定不記錄無癥狀的案例,這本身就使總體情況復雜化了,即使其它每個國家都遵守國際共同的測試規則。

文章說,中國未申報的案例數量尤其重要,因為它們可能代表著難以識別的感染媒介,未申報的案例也意味著在隔離和整個防疫方面有不可想象的後果。在最嚴重的感染爆發中仍存在未申報的病例,這將代表一枚定時炸彈,可以隨時通過重新激活感染鏈來使其爆炸,這在中國內部和國際上將是一場不可想象的災難。

從12月到3月,中國移動電話線路的用戶數量急劇減少︰僅3個月內有2100萬人“放棄”他們的移動電話。在中國,移動電話是國家不可能放棄的控制工具,以至于通常情況下,線路的關閉表示用戶已死亡。即使不能歸為同一原因,也有可能在許多情況下恰恰是死亡,這與冠狀病毒在高峰時期的危害是重合的︰“如果只有10%的數字是死亡,受害者總數將達到200萬。”


“全世界陷入困境 罪魁禍首是中共”

意大利媒體時間(tempi)3月11日報道說,全世界(因為中共病毒疫情)陷入困境,罪魁禍首是中共。

文章指出,中國政府在壓制上的威權是如此有效,以至于它使該病毒不受干擾的傳播了至少兩個月。

意大利(以及法國,德國和許多其它國家)中招了,那是因為12月初中國“沒有”在武漢居民中發現類似于SARS嚴重的呼吸系統綜合癥。這一切歸功于中國的專制制度。

文章發出質疑︰為什麼盡管武漢的醫院已經人滿為患,而且幾天都沒有空位,卻沒有報紙發出警報?為什麼武漢市長直到1月23日才發表講話,(之前)允許所有居民自由離開武漢,並感染整個中國,進而感染全球各國?很簡單︰因為中國的專制制度阻止了新聞和地方信息的傳播。如果中國成為民主國家,將避免多少此類案件?

“世衛組織和媒體都贊揚中國的檢疫系統,但他們並沒有自問︰為什麼在3月6日星期五,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在武漢檢查時,數百人從鐵架封鎖的陽台上望出去。有人大喊︰‘假的,假的,當局撒謊。’”

從一帶一路到中共病毒 誰在意大利啟動中共操縱?

意大利媒體螞蟻雜志(formiche)網站3月份發表文章說,意大利共和國歷史上最大的危機之一,天真的意大利政府負擔不起。如今,媒體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責任更好地做出報道。

文章批評,意大利權威的國家報紙報道以及政治人物的推特,不加批判地重新啟動了北京在意大利的操縱。“經過兩周的時間,中共政府從瘟疫大流行的中心轉變為事件之外仁慈而無害的旁觀者。”中共正幸災樂禍地為別人慷概提供仿制“武漢模式”、“援助”、專門知識和指示。

政府多數黨五星運動(Movimento Cinque Stelle)在其社交媒體發了題為“友誼和團結互惠”的帖子,並附上“中國制造”的貨物的詳細信息和編號,起到了為中國站台的作用。之後相關人員又澄清說,這些貨物是意大利“購買”的,而不是接受“贈送”。

中國駐意大利大使館在Facebook上的帖子非常成功,他們同一條新聞但標題是︰“中國已準備盡一份力量,表達對意大利的感謝”。此帖到目前為止跟有13,000多個評論,導致不少天真的意大利民眾被中共欺騙,被煽動情緒留言感謝中共政府。

“中共媒體繼續在與意大利的團結運動中花費心思,意大利被描述為一個在中國的幫助下可以擺脫疫情困境的國家。中共的英文代言人《環球時報》在推特上對五星黨人士,意大利衛生部副部長皮爾保羅‧西萊里(Pierpaolo Sileri)進行了視頻采訪。標題是︰“謝謝中國,與我們分享預防疫經驗”,副標題是︰“衛生部副部長皮爾保羅‧西萊里贊揚中國在與Covid-19的斗爭中樹立了榜樣。” 西萊里在采訪中承諾,會按照中共提供的防疫指示照做,“我們會在日常工作中應用” 。

文章揭露,鋪設“紅地毯”的人中,還包括經濟部前副部長米歇爾‧格拉西(Michele Geraci)。格拉西推文說,北京運送的物資是毛派和“一帶一路”的成果。

“讓我們脫離中共!”

海外媒體報道,25歲的張貝拉在家鄉武漢看著親人們一個接一個地被冠狀病毒感染。首先是她的祖母,然後是她的祖父和母親,接下來是她和弟弟。這家人曾經求助,但床位極度短缺,醫院無法收容他們。2月1日,貝拉‧張的祖父在家中去世。她50歲的父親是家里唯一沒有被感染的人。

令張貝拉的母親憤怒的不僅僅是政府對疫情反應遲緩,還有基本尊嚴遭到漠視。她說,貝拉‧張的祖父去世後,他“像死豬死狗一樣”被運走,他們仍然不知道他的骨灰在哪里,也沒有時間考慮葬禮安排。

意大利媒體時間(tempi)的文章指出,“在中國有多少人像張貝拉(Zhang Bella)的祖父一樣,在武漢生病,徒勞地尋找醫院的一席之地,盡管表現出Covid-19(中共病毒)的所有癥狀但沒有被檢疫治療。他被當局迅速隔離並遺棄,孤獨的死在家里的床上。張先生立即被火化,而其死因並不被記錄為該病毒。世衛組織稱贊共產主義政府,因為在中國冠狀病毒的死亡率僅為3.8%,而在意大利已經接近5%。但是如何相信北京的數字呢?中國有多少這樣的張先生呢?”

“在江甦省漣水市,當地一家人被當局用鐵棍封門困住家中。門上掛著一塊標語︰“一個從武漢回來的人住在這所房子里,禁止接觸!”這家人坦承,如果不是鄰居出于憐憫從陽台上丟下食物,他們都會餓死。“熱心”的中共官員在中國各地采用了類似的強制隔離方法。有多少家庭因為沒有漣水市那家人的運氣而死掉了?我們無從知道,但是面對類似的過激行為,如何贊揚具有中國特色的隔離?”

“如果目的是為了披露真實情況,……那麼填充我們網絡的‘鍵盤獅子’們就不應大肆贊揚中國政府。”

“意大利政府必須改善應對緊急情況的措施,停止發出混亂的指示。”

“如果我們真的要參照中國防疫模式,那就看看韓國的疫情現狀吧。”

“讓我們脫離中共!”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