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政府對中共大為惱火 歐洲對中共更加反感

Print

【圓明網】中共因隱瞞疫情,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全球泛濫。目前,中共又企圖轉移病毒來源,並且帶有政治目的地輸出防疫物資及派出醫療隊,令歐美國家對中共反感加劇,“中共病毒”的說法則不斷被外界認可。

除美國外,英國近期也不斷涌現批評中共的聲音。

3月29日,英國內閣大臣邁克爾?戈夫(Michael Gove)在英國BBC的安德魯?馬爾(Andrew Marr)節目中,批評中共方面的報告沒有清楚地說明病毒疫情的規模、性質和傳染性,致使英國對疫情應對不足。

3月28日,《星期日郵報》報導說,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政治盟友透露,中共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的表現將最終促使英國重新考慮英中關系。一名位高權重的內閣大臣說︰“我們不能袖手旁觀,放任中共因為想要隱瞞(疫情)而毀了世界經濟,然後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該報援引三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英國官員的話,其中一人說,疫情過後,要跟中共通過外交途徑解決。第二位官員說,“當然,現在的重中之重是應對這場危機,但每個人都知道,疫情結束後,就要跟中共清算。”
第三位則說,英國政府的“憤怒達到最高點”。 還有官員說,“如果中共不改變做法,中共將真正地成為‘惡棍國家’(Pariah State,被排斥的、被蔑視的國家)。”

科學顧問警告約翰遜說,中共官方公布感染的統計數字可能“被低估了15至40倍”。

目前,英國政界高層成為感染這次中共病毒的“重災區”。71歲的查爾斯王儲、首相約翰遜和衛生大臣馬修?漢考克先後感染武漢肺炎。

另外,習近平與歐洲各國首腦通話時,其親疏有別的方式也引發議論。

3月24日,習近平給英國首相約翰遜、法國總統馬克龍、埃及總統塞西打電話,討論抗疫事宜。但香港《明報》刊發評論指,習近平對法國的評價最高,對埃及的態度最熱情,但對英國最“輕描淡寫”。

評論指,習致電馬克龍時,特別提到兩人最近3次通話,強調雙方“高度互信以及中法關系的高水平”等;習致電塞西時,強調中埃間“深厚友誼和兩國全面戰略伙伴關系的高水平”;而致電約翰遜時,習僅輕描淡寫地表示相信“英國人民一定能夠戰勝疫情”。評論由此得出結論,看來約翰遜並未向中共提出任何求助。

歐洲對中共更加反感

隨著歐洲疫情不斷惡化,中共開始以各種方式,尤其是以醫護用品、醫療隊作為外交手段,企圖掩蓋其此前因隱瞞疫情而造成的惡劣形象。而中共所表現出的一些強烈政治企圖,加重了歐洲對中共反感。

近期,習近平致電許多歐洲國家領導人時,唯獨漏掉了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甦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

《南華早報》3月27日報導指,這讓歐盟意識到,中共願意跟歐洲單個國家接觸而不願接觸歐盟,目的不言自明,就是挖歐盟牆角。這促使更多的歐盟官員在講話中把中共稱為歐盟的“系統競爭對手”。

地位等同歐盟外交部長的歐盟對外行動署負責人博瑞爾(Josep Borrell)3月23日就北京的“口罩外交”向歐盟成員國發出警告說,歐洲“必須意識到(疫情危機中)還存在地緣政治因素”。在“慷慨政治”後面,就是影響力的爭奪。

《南華早報》報導援引波蘭國際事務研究所專家錫赫尼克(Marcin Przychodniak)說,受到中共援助的國家,特別是中歐和東歐國家,對中共援助背後的政治和經濟動機感到不安。

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甦拉?馮德萊恩對中共高調援助歐洲的行為持謹慎態度,她稱這種援助是“相互的”。因為在武漢疫情爆發後,歐盟也給中國大陸提供了類似的援助。

德國總理默克爾3月17日也對媒體說,對于中方提供的援助,是一種回報。但馮德萊恩和默克爾的話,並沒有出現在國內官媒的報導中。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歐盟-中國關系專家安德魯?斯莫爾表示,歐盟對中共的最初好感已經消失。因為中共政府近期確實加強了將疫情政治化、宣傳以及散布純粹的虛假信息。

“中共病毒”的說法共識擴大

隨著歐美對中共的反感加劇,把這次來源于武漢的“新冠病毒”稱為是“中共病毒”,這個共識在西方進一步擴大。

3月26日,意大利《自由黨報》報導說,不要叫中國病毒,叫中共病毒(Don’t call it a Chinese virus. Call it the CCP VIRUS),並且這句話在標題上凸顯。

3月19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希?羅金(Josh Rogin)刊文指,針對目前的瘟疫,不要指責中國人民,而應指責中共。他強調,要把中國人民和中共區分開來,“讓我們把病毒稱為中共病毒(CCP virus)。”

3月27日,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印太事務研究員邁克爾?索伯利克(Michael Sobolik)刊文指,雖然“中國病毒”這句話準確無誤,卻無法區分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中國人不是這場危機的煽動者,而是共產自私自利應對危機的第一受害者。

索伯利克提醒美國領導人,必須清楚這是一個關鍵差別,這是受害者和施害者之別。中國共產黨縱了火,然而,它“撲嚕撲嚕”身上的灰燼,搖身一變成了“救世主”。因此,美國人要齊稱其黨為︰“縱火犯”。

3月19日,台灣《自由時報》刊發評論文章指,其實川普一再說“中國病毒”並沒有錯,但更精確的說法應是“中共病毒”則更貼切,又富意義!況且這種“五星病毒”(由《經濟學人》給以冠名),已成了全球公敵,眾矢之的。

3月19日, 台灣《上報》也刊發評論文章說,不稱“中國病毒”,改稱“中共病毒”。文章指,如果能把“中國病毒”改成“中共病毒”,一方面可以明確真正的責任,另一方面可以把廣大中國人和中共區分開來,可以有效減少外國民眾的誤解。

3月20日,民眾發起一項“讓我們開始叫新型冠狀病毒為中共病毒”白宮請願書。截至3月31日,已有29,598人參與了請願,要求將病毒稱為“中共病毒”。

選摘自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3/31/n11992059.htm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