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記者︰要區分中國人與中共,該受譴責的對象是中共

Print

【圓明網】《寒冬》雜志主任、意大利記者馬可‧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3月26日在意大利自由黨報“Rete Liberale”上發文稱,“不要稱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要稱中共病毒(CCP virus)”。他督促人們要區分中國人與中共,該受譴責的對象是中共。

他表示,中國老百姓與病毒起源無關,實際上承受著病毒和中共所施加的雙重痛苦。

全文道出整個中國目前正飽受中共極權專制體制的凌辱,萊斯賓蒂說,中共政權是一個極權主義政權,非法拘留,酷刑和殺害……中國共產黨政權有計劃地侵犯人權,壓制自由,侵犯良心,迫害宗教和騷擾少數族裔群體。

中國共產黨捏造虛假新聞迷惑人

萊斯賓蒂說,北京政府捏造虛假新聞來迷惑人。中國的統治體制是由一個政黨──中國共產黨(或中共)領導的極權主義政權。這是一個不存在自由與民主的政權。如果中國公民敢于站起來面對該政權或僅僅提出問題,他們將受到迫害,酷刑和被殺害。

就連中共自豪的共產主義政權也是一個假新聞產業。萊斯賓蒂提到,很多組織、倡導團體和媒體如《寒冬》、《亞洲新聞》(AsiaNews)、《大紀元》和“中國解密”(China Uncensored)等,都在為該政權每天散布的謊言提供強有力的解毒劑。

他表示,在中國,所有宗教都受到迫害,包括天主教徒、佛教徒、道教徒、法輪功等學員。當該政權沒有足夠的實力來嚴厲鎮壓他們時,它會滲透和控制他們,並強行介入。

中共使用高科技的控制方法,面部識別系統,無處不在的監控攝像頭,DNA分析,禁止或限制的行動自由以及使用指紋進入禮拜場所,這就是中國的日常生活。

他說,總部位于倫敦的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China Tribunal)于去年6月發布了一項有罪判決︰判決“中共及其強摘器官行徑有罪”。

面對這些違法行為,3月4日,由兩黨組成的美國參議員團體呼吁國際奧委會將2022年冬季奧運會遷出中國。

中共的瞞報和拖延導致疫情全球擴散

萊斯賓蒂近日在《寒冬》上發表的一篇文章稱,科學家們仍在為病毒的起源爭論不休,但關鍵的一點不能忽視︰正是中共的瞞報和拖延才導致了全世界疫情的失控。

他在“Rete Liberale”也同樣提出了這一點。他說,在武漢爆發的病毒,中共政權充滿謊言,延誤警告病毒的危險和傳播性,壓制那些試圖及時拉響警報的人,利用這次病毒的傳染性為掩蓋繼續迫害和侵犯人權,試圖掩蓋武漢兩個實驗室內發生的事情,這些實驗室在秘密進行各種病毒研究工作。

“中國(共)的所作所為足以讓那些長眼楮的人看得見。令人不安的是,沒有人要求中國(共),這個在人權和散播虛假信息方面有著惡劣記錄的國家,明確解釋(武漢的)兩個研究中心的情況,其中一個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到300米,而另一個僅有12公里遠。”萊斯賓蒂說。

廣州華南理工大學的肖波濤博士與武漢科技大學的肖雷博士(Dr. Lei Xiao音譯)2月份在科學論文分享網站Research Gate上發表一篇有關病毒源頭可能性的論文,加劇了外界對武漢兩個實驗室的質疑。但這篇論文上傳數日後卻消失了。

萊斯賓蒂說,這並非首次發生中共不喜歡的內容被消失的事件。“我們並不是說那些實驗室制造了這種病毒,因為我們不知道……但是,中國(共)為什麼不解釋在這些實驗室中發生了什麼呢? 為什麼這兩位學者的研究被從Research Gate中刪除?”

中共對世界造成巨大損失 應被起訴

萊斯賓蒂表示,意大利成了飽受中共病毒折磨的西方國家,其人民為此付出了慘痛的生命代價。而今天,意大利又成為中共政權投放大量宣傳的地方。盡管意大利收到了一些口罩,但值得注意的是,只有在意大利同意購買和支付醫療呼吸機後,才得到這些口罩。

中共甚至還宣稱,病毒的起源可能在美國,甚至可能在意大利。

意大利馬里奧內格里藥理研究所主任雷穆齊(Giuseppe Remuzzi)向意大利媒體“Il Foglio”表示︰“毫無疑問,這病毒是中國的。這次事件是大學教科書級別的例子,顯示出科學資料可以如何因為宣傳目的而被操弄。”

萊斯賓蒂表示,中國的醫療機構不能被信任,在國際法律下,中共因對世界造成的巨大損失應該被起訴。
中國老百姓與病毒起源無關 應將病毒稱為“中共病毒”。

由于上述所有這些原因,萊斯賓蒂認為,應把冠狀病毒稱為“中共病毒”而不是“中國病毒”。他說,中國老百姓實際上與病毒的起源毫無關系。中國人既遭受冠狀病毒(就像我們一樣)所帶來的痛苦,也遭受中共帶來的痛苦。

萊斯賓蒂提到了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希?羅金(Josh Rogin)于3月19日發表的一篇文章的觀點。文章稱,針對目前的瘟疫,不要指責中國人民,而應指責中共。羅金強調,要把中國人民和中共區分開來。中國人民也是中共的受害者,他並提醒西方決不能幫助和慫恿中共煽動美國的內部分裂和散布虛假信息。

“我們需將談論中國人民的方式與談論中共的方式分開。”羅金說。

他揭示,“我們都必須具體地指責中共的行為。正是中共在病毒爆發後隱瞞了數周,壓制了醫生(言論)、監禁了記者、阻礙了科學(研究)——最引人注目的是,關閉了第一個公開發布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基因組序列的上海實驗室。”

羅金在文中贊賞中國人民在抗疫中的表現,他說,中國人民是這個故事中的英雄。中國醫生、研究人員和記者冒著生命危險,甚至面對死亡對抗病毒和警告世界。但中國人也是中共嚴厲措施的受害者,中共這些措施造成了巨大的額外痛苦。

萊斯賓蒂最後再次引述《華郵》報導說︰“讓我們停止說‘中國病毒’,讓我們叫它‘中共病毒’,這樣更準確,只會冒犯到那些該擁有這一稱號的人。”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發起了這一活動。讓我們叫它‘共產主義病毒’,撒謊和殺人的‘中國共產黨病毒’。”。

轉自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4/1/n11996335.htm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