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信仰被迫輟學 童雪升遭受酷刑迫害

Print

【圓明網】童雪升,男,三明市清流縣人,因為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年來遭受中共迫害,被迫中斷了學業,在儒江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在閩西監獄遭受各種酷刑迫害。童雪升被迫害中,家人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一九九七年九月,在集美輕工業學校讀書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身心變化巨大,二十多年了,沒有吃過一粒藥。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以前,童雪升愛生氣、講粗話、講髒話、講假話等許多不好的習氣,修煉後都改了,心胸寬廣了,心地善良了,對生活充滿了信心。一九九八年九月份至二零零零年三月份,童雪升在天津輕工業學院上學。

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被迫中斷學業

風雲突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法輪功受到江澤民集團的瘋狂迫害。公園有警察把守,誰去公園煉功,就把誰綁架。九月份開學後,學院老師、領導也開始找學生們談話,強迫學生們放棄修煉,並要學生寫不煉功的保證,否則,就不讓上學。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童雪升听說很多法輪功學員都去北京上訪,想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當時童雪升想︰“這麼好的功法,被人誤解,真是不應該,肯定是政府弄錯了,我也要去說句公道話。”到了北京,童雪升听說很多法輪功學員去了天安門,童雪升也想去天安門看看。

一到天安門,童雪升就看到很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有的法輪功學員因為打橫幅被綁架,有的因為打坐煉功被綁架。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警察打倒在地後,被警察連拖帶拽的拉上警車。在童雪升不遠處,有一個法輪功學員的橫幅被警察搶了,童雪升看到後,就跑過去,想把橫幅搶回來。剛踫到橫幅,突然上來幾個警察,用警棍往童雪升身上亂打一通,把童雪升打倒在地後,就拖上了警車。童雪升被拉到天安門派出所,派出所里關押了很多法輪功學員,得知都是來北京上訪的。

後來,童雪升被學院來人接回,把童雪升非法關在一間房子里,不讓上學。後又把童雪升送回了原來的中專學校——廈門市杏林區集美輕工業學校,因為童雪升是從該所中專去讀大專的,屬于自學考試類的。

回到中專學校,學校還是不讓童雪升上學,把童雪升關在一間房里,讓老師、班主任來做童雪升的“轉化”,說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就不讓童雪升上學。

童雪升選擇了修煉大法,學校保衛科和杏林區“六一零”人員就合謀把童雪升非法拘留十五天,說是讓童雪升進拘留所反省。

在拘留所里,警察跟童雪升談話,說只要童雪升“悔過”,還可以回學校上學。童雪升跟拘留所的警察講︰“我們煉法輪功沒有錯,是政府弄錯了,我們上訪就是為了想說句公道話,證實法輪大法是清白的。”

由于童雪升不悔過,堅持修煉法輪功,學校就不讓童雪升上學了,把童雪升送回了老家,交給了當地的派出所,由當地派出所監視童雪升的行蹤。

剛到家,整個村的人都知道了。那時大專學生還不是很多,特別是農村要培養一個大專學生很不容易,整個村的人都為童雪升感到可惜。由于迫害剛開始不久,受電視謊言毒害的人多,大多數村民都不理解童雪升的行為。童雪升的父母不修煉,也是難以理解童雪升。父母覺的十幾年的辛苦培養成為泡影,傷心至極。

當地鎮派出所和縣“六一零”人員受上級指使,三天兩頭由村干部帶著來童雪升家騷擾,逼迫童雪升放棄修煉法輪功。有時童雪升在地里干農活,就被告之有人來找了,叫童雪升回家,嚴重干擾了童雪升家的生活。

童雪升堅定了要再次上訪的心,決定外出打工掙路費上訪。第一次出門打工,由于大專沒畢業(差幾個月畢業),沒經驗、沒技術、沒學歷,找工作真是很難。童雪升身上又沒有多少錢,為了生活,只能做點臨時工作,或到工地上去做苦工。童雪升外出打工,當地“六一零”就通過各種方式到處找童雪升。每發現童雪升在哪打工,就跟童雪升打工的領導講,叫他們監視童雪升。

二零零一年一月,童雪升再次來到北京天安門,訴說自己的心聲。童雪升剛打出橫幅“法輪大法好”不到一分鐘,就被幾個警察和便衣搶去,並被警察用警棍打倒在地後抬上警車,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因為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多,北京關押人的地方關不下了,沒說地址的法輪功學員全部被送去東北三省。童雪升看到有好幾輛大客車上,全部都是法輪功學員。

在盤錦市看守所遭迫害

童雪升被送到了遼寧省盤錦市看守所。一到看守所,就把法輪功學員分開,每一個人被關在一個號房。號房由牢頭管理,牢頭受看守所警察指使,叫牢頭迫害誰就迫害誰,牢頭大多都是重刑犯(殺人犯)。

一到號房,牢頭就指使犯人給童雪升沖冷水,童雪升全身衣服被脫光,被一瓢一瓢的沖冷水,從頭沖到腳,那時東北零下幾十度,凍的童雪升渾身發抖。沖完後,坐那不準動。除了吃飯、睡覺、上廁所,一天到晚坐著,稍微動一下,過來就是一腳。當時童雪升的胸口被牢頭踢了一下,氣都出不來,好半天才緩過來。吃飯一頓只給一個玉米饃和一碗玉米湯,難以下咽。睡覺沒有位置,只能側著睡。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非法提審時,警察拿著一根帶鐵釘的木棍,問︰“說不說從哪里來的?”不說就打。通過暴力、誘騙等方式使法輪功學員說出從哪里來的,說出後,就通知當地的“六一零”劫回。

在清流縣看守所遭迫害

童雪升被劫持回當地後,被關進了清流縣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吃的菜還不如豬吃的。縣“六一零”人員來提審時,說不放棄修煉煉法輪功就送勞教。童雪升跟他們說︰“公民有上訪、信仰的自由,我沒有違反法律,只是想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說句公道話。”

由于童雪升不放棄信仰,縣“六一零”受上面指使,把童雪升送省勞教所(儒江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在儒江勞教所被迫害一年

勞教所更是邪惡至極,成立了“專管隊”,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由五、六個警察組成。警察在省勞教局的指使和壓力下,為了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迫害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童雪升剛進去,就被面壁,從早上起床一直面壁站著,到晚上睡覺。每個法輪功學員都由兩個包夾看管,一個號房一個到兩個法輪功學員,相互之間不許說話。每隔一段時間就來轉化一次,每一次七~十五天,每次“轉化”迫害都升級。

童雪升進勞教所沒幾天,中國年剛過完,他們就開始迫害升級了。前二天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後面每天只睡兩個小時。整天站著面壁,不讓動,動一下,包夾就打,童雪升的腳、腿、手、全身都腫起來了。一個星期後,開始一個一個問法輪功學員轉化不轉化?不轉化的,就拉到早已準備好的密室用電棍電。童雪升也被拉到密室用電棍電,電完之後,整個人好象傻了一樣,好長時間,才能恢復過來。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法輪功學員被打是經常的事,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小號,有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被送到精神病醫院灌食,當精神病對待。在勞教所被警察迫害死好幾個法輪功學員。警察一次次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們還是一次次的、毫無怨恨的跟警察講真相。那些毫無人性的警察說︰“打你、電你,也沒人知道。你去告也沒用,把你打死算自殺。”

後來警察發現暴力達不到“轉化”目的,就用假經文誘騙,或叫邪悟的人做“轉化”,一時蒙騙了不少法輪功學員。當被蒙騙的法輪功學員清醒後,發現做了不該做的事時,真是懊悔的生不如死。

勞教所還強迫法輪功學員每天出操,不出操的就被兩個警察拉去用電棍電。還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看完之後寫體會,不寫就打或不讓睡覺或上刑等。還經常給法輪功學員抽血,後來才得知可能是配血型,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去販賣。

被監視、騷擾

從勞教所出來後,當地“六一零”人員仍然一直在監視童雪升的行蹤,童雪升到哪里打工,“六一零”都想盡辦法打听。家里人不告訴他們,就找親戚、朋友、同學問童雪升的行蹤。

二零零三年中國年過完不久,剛好是“兩會”期間,童雪升回了一次家,當地縣“六一零”人員和鎮派出所勾結,又把童雪升綁架了。童雪升被關在鎮里的一個小房間里,二十四小時叫人守著,不讓童雪升出去。非法關了十五天,“兩會”開完,才讓童雪升回家。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童雪升在廣東省梅州市打工期間,一次因在公園里看書,被一不明真相的巡邏人員看到,童雪升被綁架到派出所盤問,關了一天一夜,後由當地派出所接回。外出打工受到嚴重干擾。家里父母也因童雪升一次次遭受綁架、被迫害,精神壓力極大。

遭閩西監獄迫害四年

二零零五年九月,童雪升因講真相再次被“六一零”人員綁架。幾個“六一零”闖進出租屋,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亂翻一通,搶走了電腦,把童雪升綁架到一個賓館里,童雪升雙手被銬在一張椅子上,除了上廁所外,二十四小時不讓動。童雪升絕食一個星期後,把童雪升送到清流縣看守所。後被清流縣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龍岩市閩西監獄遭受迫害。

閩西監獄關的都是重刑犯,全省死緩、無期、十幾年徒刑的犯人都往這里送。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也往這里送,被當作重刑犯來對待。

剛一進監獄的入監隊,童雪升就听說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因拒絕認罪、不出操,被監獄警察用手銬把雙手吊在窗戶上,吊了一個星期。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因絕食一百多天,瘦的不行,跟原來判若兩人,只剩下皮包骨了。

監獄抽調了幾個利益心重、一心想往上爬、善惡不分的警察來專管“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童雪升被關在一個封閉的號房里,以前是其他服刑人員住的。兩邊窗戶用報紙糊住,不讓看到外面,外面也看不到里。童雪升一只手二十四小時被銬在鐵架床的鐵管上或桌腳上,睡覺時也銬著,不“轉化”就不解開手銬。有時是兩只手成大字形被銬在窗戶上。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一個號房住四個人,另外三個是被洗腦邪悟的猶大,看著童雪升,同時又想“轉化”童雪升。童雪升不听猶大講時,猶大們就放污蔑法輪功的錄像。采用恐嚇、誘惑、暴力、洗腦等手段想迫使童雪升放棄修煉。

兩個月後,監獄警察看童雪升還不“轉化”,就把童雪升送到嚴管隊。嚴管隊就是獄中獄。通過警察指使,由犯人迫害犯人,迫害死了不少人。人死了,就說是自殺或病亡。整個監獄所有不服管理和違規的服刑人員都往那里送。

在嚴管隊,童雪升整天在操場上,不是站就是坐著,而且還要一動不動,稍微動一下,就被打;看到警察要面朝牆壁;大熱天出汗多,喝水也被限制;晚上蚊子多的沒辦法睡覺。被打是經常的事,被警察指使的犯人為了減刑、為了一點小便宜,可以隨便找個理由打人。有一次,童雪升也不知道啥原因,就遭到一頓暴打。拳頭、巴掌象雨點一樣落在身上,一抬頭又被打,直到犯人打累了才停手。再強壯的人,只要進了嚴管隊都會留下一身內傷。

一個月後,又把童雪升送回入監隊,不久又把童雪升禁閉起來,想迫使童雪升轉化。童雪升的身心受到嚴重摧殘。

殘酷迫害 家人承受痛苦

二零零九年九月童雪升從監獄回家後,當地“六一零”還暗地里一直非法監視著童雪升,時不時的打听童雪升在哪打工。

童雪升被非法關押期間,家人承受了很大的壓力。童雪升的哥哥也因為講真相,被非法勞教兩年。童雪升的奶奶得知兩個孫子被綁架後,想念、擔心孫子,一病不起。臨終前,也沒見上孫子們一面。童雪升的父母曾經以童雪升兩兄弟為驕傲,而兩個兒子遭受中共迫害後,除了承受內心的苦難,還要承受親朋好友的指指點點和諷刺挖苦。童雪升的父母經常以淚洗面。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