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同修之間的“互相幫助”

Print

【圓明網】

我九九年之前得法,得法後感覺同修比家人還親,但是在二十多年的迫害中,由于經歷了太多,在日漸成熟後,靜下心來看問題,感覺那個“親”也是一種情。仔細回味總結,發現同修在交往之中,有時不注意會偏離正軌,摻了很多常人中的東西,變的不純。

一、生活中的不必要接觸

有的同修把生活和工作中的事情也搞到同修之間來了。如某昔日同修賣淨水器,在和很多同修接觸中也順便推廣自己的產品,同修之間出于信任,樂于購買。雖然該學員給同修安裝不掙錢,只收成本,這一點在當今社會固然難得。但是,也不純淨。大法弟子之間就是三件事,如果不是同修一部大法,在社會上我們誰也不認識誰,我們既然是法緣,那就不應該把社會上事摻來。後來該學員遭到迫害,從黑窩出來後放棄了修煉。

有的學員生活中的事,也熱衷于找相關專業的同修給解決,比如家里安個門窗,家用電器壞了等等,覺得找同修做放心,收費低,甚至于免費。對利益的看重等執著心浪費了同修的時間,也失去了因此能救度世人的機會。大法弟子的時間和資金都屬于大法資源,這樣做屬不屬于在佔用大法資源?

有的學員組織關系好的一些同修聚餐,本身有安全隱患不說,這里面牽扯的執著心也很多。

二、沒意義的捐款

我自己有個打印機,一直在家里做點資料,本來我工資比較高,不缺錢,所以也沒什麼負擔。但是,我遇見過幾次“捐款”,有一位老阿姨同修,她家也是個資料點,她做的量很大,來往的同修很多,很多同修給她捐錢。有一次,她拿出兩千元讓我做資料用,我反復解釋我自己收入不菲,不需要資助。怎奈她太熱情,我這個人耳根子軟,不好意思強硬拒絕,就收下了。結果後來破了幾次財,才悟道不能要,就趕快給退了回去。另外一次,是幫某同修做了幾本書,該同修自己干個體,挺有錢的,他非得塞給我三百元,我看他太熱情,不好意思推脫,只好把他的“捐款”算在買機器里。直到後來師父夢中點悟,才後悔收這個錢,趕緊給退了回去。

還有一次,遇見某協調人,她說有同修捐給他六百元,她收入高,用不著,想給我,我拒絕。她又讓我送給其他同修,結果我找了一圈,去了好幾個同修家,人家都不缺錢,無奈我又抽空給退了回去。後來又有一次是三千元捐款,她讓我用或者轉贈其他同修做資料,我拒絕了。

對于這類事情,我覺得有必要探討一下。其實家庭資料點花不了多少錢,現在很多地區同修都不差這點錢,當然可能有個別困難的地區,那就另論。如果某個同修想捐款的話,一定得溝通明白,看看有沒有人需要,否則你做的這個事有什麼意義呢?還不如多學點法,出去救幾個人。

三、過多過頻的協調

本地某同修甲在營救親人同修的過程中,得到了幾位熱心同修的幫助,但是同修甲卻因此遇到了一些麻煩,也產生了很多困惑。原因是這些同修把自己認為好的辦法,包括從明慧文章中學到的一些經驗,向同修甲“推廣”。同修甲感覺心里亂糟糟的,她心里並不想那樣去做,但還是在這些同修的“鼓勵”下去做了一些事,由于不是發自內心的,所以遭受了一些損失。其中一位熱心同修又去鼓勵她增強正念,挽回損失,可是她自己做不到,于是該同修每天都去“勸”她,搞的她壓力很大,大哭了幾次,因為她感覺要做到同修要求的高度實在是太難了。而且該同修說起來沒完,她攆才會走。

我遇見同修甲後,我建議甲不用有那些壓力,我認為師父不會強為我們做自己沒能力做的事,每個人得走自己的路,不能听別人的。同修甲和我溝通後感覺心情很放松、敞亮。和甲分開後,我感覺同修之間的幫助,也要掌握個度。每個同修都有自己的路,我們與其交流,或者提供一些必要的幫助是應該的,但是過份的象老師教學生一樣的“幫助”可能適得其反,而且也不宜過頻過多。

四、越俎代庖,搞大資料點

前幾年,我在某地農村遇見一位同修,他一直走的很穩,修煉上也很精。後來得知他協調當地很多學員,給大家提供資料。我在他家里看到很多耗材,他每次做一種資料,不管是台歷還是真相幣,數量都很大。我當時提醒他為什麼不遍地開花,為什麼你還給外地的學員送資料?他理由很充足,說當地多數學員都沒文化,他不做誰做?不過我看到他做的量太大,真為他捏一把汗。但是看到他很多年一直穩穩當當的,也就不好再反駁。後來,該同修被邪惡綁架,並重判。

我們很多大法弟子在越俎代庖,搞大資料點的時候,很多人都是在重復這一類的說辭。這類同修的付出精神令人敬佩,但是你被綁架後,周圍的學員依靠誰?這樣的問題明慧網的交流文章里提醒了不知多少次,我們卻以各種“理由”掩蓋著。在大陸的這種迫害形勢下,遍地開花才是最好的做法。同修之間的互相幫助,不是大包大攬啊。

以上是我這些年看到的一些同修之間的問題,不說出來心里不踏實。有時讀到明慧文章中的那些迫害案例,我常常在想,這類教訓不知有多少次了。為什麼十幾年前的錯誤,到現在還會犯?二十年前迫害剛發生的時候,我們可以說自己不成熟,沒遇見過這樣的事,可是二十年過去了,中共邪黨的那些招法都領教過了,無意義的干擾與迫害為什麼不能降到零?其實只要靜心想一想,不好大喜功,不搞轟轟烈烈,平靜低調,實實在在的去救人,不求數量,細水長流,穩扎穩打,一步一個腳印,干擾就會很少很少。

我們都知道我們是來人世間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之間不要情,也不要那些不純淨的“幫助”,也不要扎堆聊天解悶。理性的做好自己,同時理性的去幫助別人,修好自己,在救人發揮實效,那樣才不負來人間走一回。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