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一起修心的經歷

Print

【圓明網】我是大學生,二十多歲。去年六月初,因學法和現在的女朋友(也是二十多歲)認識接緣,之後兩人偶爾談一些修煉上的體會,互相給了一些啟發,她覺得我有些東西認識的好,我覺得她悟性好、修煉認真,因此大約半年後我提出跟她交往,她同意了。

本來我想,倆人在一起之後矛盾會變少,因為關系更一步了,互相也會感受到對方的無私。可結果並不是想的那樣,由于執著心在,矛盾反而增多了,隔一段時間出現一次,一方會因為小事而著急生氣,有時表現的還很激烈;也有的人心是兩人以前都認識到了、也總結了的,但並沒有一次去干淨。

其實多年修煉,我早就走過了輕易被別人所動的狀態,不論外界因素表現的再激烈,我內心通常都是平靜的;她也講,現在沒人能讓她那麼生氣,有時也不知道為啥就急了。師父暴露出我們兩人的執著和問題,讓我們去掉它。我向內找,自己的不足之處有利益之心、鑽牛角尖、不能被人說,和色欲心。

一、 修去利益之心

我家庭條件一般,小時候家里窮,三人住在爸媽單位分配的一間屋子,連象樣的家具都沒有,桌子都是我爸從外面撿來的。我爸撿東西和佔小便宜影響了我。在學校看到別人丟的或扔掉的東西,比如文具,掛繩或者小飾品等,我可能就撿了。當她知道我床邊的小掛件是在地上撿的之後,說我不應該拿別人的東西,我說那是別人拋棄的東西,撿了也無所謂啊。她說那也不好,常人誰想拿就拿,修煉人就要高標準。我說,買新的不得花錢嗎?我還撿了很多東西用,說著把帽子、筆、小刀等給她看,並說怎麼得到的。她失望的說,“最初對你印象很好,今天才發現你有這麼強的利益之心。”

我反問自己,你有利益之心嗎?節儉是對的,但不一定沒有執著心。我想到自己撿到帽子時的高興,掛在牆上看著都滿足,確實有利益心;有時連教室里同學丟的筆都拿;還有的東西撿來沒用過,自己存著佔著,這貪心還小嗎?其實什麼便宜也得不到,都是用自己的德換的,失去了珍貴的德怎麼長功?如果因此傷害到別人,還會造業呢,這不是人為給自己增難嗎?實際賠多了。

後來有一次,我在浴室洗完澡,一出門看到地上別人掉的浴巾,看看旁邊沒人,猶豫了一下,撿起來了,邊走邊瞅,走了不到十米,覺得很不對勁,立刻掉頭返回,徑直走到屋里,把浴巾放到了桌子上,等人家來取吧。

後來我學法時,學到師父講的,“心性是什麼?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物質);包括忍;包括悟;包括舍,舍去常人中的各種欲望、各種執著心;還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許多方面的東西。”(《轉法輪》)恍然大悟,心性包括舍啊!心性包括了舍,可不包括得啊!從那以後,我想得到點什麼的心就放下了,而且在物質上真的能做到舍了,舍去了佔小便宜的習慣,把所有撿的別人丟的東西一個個全都放回。

二、修去鑽牛角尖的思維方式

現在大學老師講課都是用PPT投影,考試也是按PPT上講過的內容出題的,我為了便于復習,想買個平板,知道她有個不用的iPad,就說,“你借給我用iPad吧,我不要你的,學習不用了就還給你,省點錢。”結果她非常不平衡,說,“你什麼都不給我買,還要我的iPad,五千多買的東西,憑什麼給你?”說什麼也不借。

我想你不借就不借吧,我讓我媽買個不太貴的。可是又想,你是我女朋友,我們應當是親密無間的,況且你現在又不用,借我用用不是個問題,你不借,說明我們不親近、有隔閡,男女朋友之間不應該這樣。後來幾次跟她交流這件事,她卻越說越倔,就不借給我,借給別人也不借給我,說在一起就是為了佔她便宜嗎?我說我的利益之心已經去掉了,是為了節儉,我家庭情況不很好,換作我會借給你的,到底為什麼不借給我……兩人爭執不下,我急了,說她有病,說的很難听。她說想回到當初好的關系,我難過的說,“什麼關系啊!”兩人不歡而散。

我當然知道,自己語氣太差,回去靜下心來反思,我在思維上太狹窄了,只看一點,遇到問題自覺不自覺的就鑽到牛角尖里,把自己封閉了起來。其實,即便她不對,我也應該先修自己的胸懷、慈悲和理解寬容,修煉人有的執著是慢慢去的,層次也是慢慢提高的,今天一下子都去掉今天就是佛了,那是不現實的,只要她是真修的、對自己是真心的就好,終究會做好的。

我一會兒想通了,要跟她道歉,她竟然也想通了,非常溫柔的說她錯了,她發現她有隱藏很深的妒嫉心和利益之心,是以前沒意識到的,之所以不借就是因為妒嫉心,她要去掉這些心,並同意把平板借給我。

三、修去不能被人說、不能被人踫的心

有一天早上她叫我學法,我沒听見,睡過了。醒來一看手機,她給我發了很多消極的話,說我耽誤她做事,還把我拉黑了。我給她打電話說,我們應該互相幫助,叫一次沒叫醒就再叫,不要拉黑。她也知道不對,說加回來吧,我心里有點過不去,說不加,誰知道你什麼時候再拉黑我,加了有什麼意義等等,其實這個時候就已經是不能被人踫了,明顯感到自己的爭斗心。我對自己說,放下心,加吧。

還有一次我跟她說,語氣不善會造業的,我是修煉人要守德,不能造業給別人德。她說,“你還是只考慮你自己。”我一下子很難受,我明明不是這樣,只是說這個理,怎麼亂講,甚至想分手,誰也別看見誰算了,馬上又明白過來,不是自己有人心才難受的嗎?一句話就受不了了,這怎麼能行?這不是讓我修的嗎?修自己吧。

我想到了師父說,“大家知道啊,修煉人嘛,總講那麼一句話︰你有那個心哪,你的心才會動;你沒有那個心哪,象風吹過一樣,你根本就沒感覺。有人說你要殺人放火,你听了之後太有意思了,(師笑)這怎麼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當回事,因為你沒有那心,這話動不了你。沒有那心,踫不著你。你的心動了,就說明你有!你的心里確實很不平,就說明這個東西還不小。(鼓掌)那不該修嗎?”(《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師父這麼多年講的法,我記的很多,而且在不斷的記和背,記的越多用的越多。我的體會是,過關時要想起來師父講的,冷靜下來,理智了關就過的好。

四、修去色欲心

色欲心最怕的是保留,對于修煉人,內心深處保留一點都是災難。開始我覺得在一起了,想多看看她,她很害羞,扭扭捏捏的經常這不行那不行,我開始還有點不樂意。後來她說,師父對她管的很嚴,每次我們說了不該說的話、做了不該做的事,她晚上或第二天馬上身體就出狀況,非常靈。我向內找,這難道是偶然的嗎?不應該想想嗎?是不是師父不讓我們那樣做呢?是!

我警醒了,看到了自己掩蓋和保留色欲心的實質,自欺欺人;同時敏銳的意識到任由其發展下去的可怕後果——不只害了我,也可能把她拽下去,害了她。在常人中誰沒有情呢?修煉過程中,一個人沒修好還可以再修,如果干擾了救人的事,那罪就嚴重了;如果使別的弟子最後圓滿不了,後果就更加嚴重了,可能導致自己也無法圓滿。我立刻在思想中發出清醒的一念︰堅決清除一切色欲之心,一點不留。此後我在這方面堅決杜絕不好的行為和話題,在思想中也不想,舊勢力也沒空可鑽了。

師父說︰“在歷史上或在高層空間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欲望、色這個東西很主要的,所以我們真得把這些東西看淡。”“作為一個煉功人就是應該這樣的。”(《轉法輪》)我體悟到,修煉人是向神發展的,師父給我們講的法,都是真正高層次上的東西,這是我們應當用心和關注的;而常人色的東西是層次極低的,都是修煉人要盡量避免、不接觸也不想的,大法弟子比一般修煉人要求更高,更應該心正,嚴格要求自己。

結語

我看到,很多時候自己講話著急、心里急,並不是不為別人著想,而是在常人中養成的極端的思維習慣,把自己陷在了牛角尖里,往前頂著,擋住了我的真性,看不到廣闊的天地。走極端、語氣不善也是黨文化的體現。現在我們有不同意見時,我靜下心來,想想“真、善、忍”三個字,想想師父講的“退一步海闊天空”(《轉法輪》),就知道正確狀態是什麼,就知道具體事應該怎麼對待。

我認為,青年大法弟子之間談對象不是不可以(二十歲以下可能不好),將來也可以結婚,有法在就能走正。關鍵是在修煉上到什麼時候都不能放松,切不可給執著心、色欲心找借口,自己騙自己,否則可能造成兩人痛悔的結局。

她現在每天有時間就會跟我學法,在保證每天的學法上給了我有力的支持。我們也經歷了很多摩擦,心性也都提高了很多。在我們平時的交往中,如果矛盾出現時,只要兩人都向內找,馬上就化解;而只有一方向內找就解決不了,還會被魔利用破壞,這是教訓。我跟她說,我們是真修的,我相信師父和大法,因而相信我們都能修好、辨別是非,希望我們保持正念穩定的狀態,在學法和修煉上互相促。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