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昕被迫害致死 父含冤離世、母遭關押

Print

【圓明網】南昌市法輪功學員一家三口遭受迫害︰兒子王昕2001年7月1日被迫害致死;父親王多郁遭多次摧殘,2015年3月16日含冤離世;母親袁鳳梅多次遭非法關押,現在孤獨度日。

王昕

◆兒子被野蠻灌食致死

兒子王昕,出生于1973年8月29日,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迫害開始後,1999年8月曾去北京上訪,被北京警察非法拘禁在北京香山。南昌市西湖公安分局筷子巷派出所警察到我家敲詐2000元“路費”後,去北京將王昕綁架回南昌。

1999年9月,王昕在江西吉安法輪功學員家中被警察綁架回南昌,後被關押在江西省少管所(青少年勞教所)迫害。管教人員使用暴力手段強制“轉化”王昕,慘無人道使用多種酷刑折磨他︰腳踩頭部、頭朝下懸空倒吊……王昕被迫采取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管教人員對王昕采取野蠻、殘忍的方式進行灌食,導致王昕氣絕身亡。

中共酷刑示意圖︰“倒掛”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少管所為了推脫、掩蓋將王昕直接迫害致死的罪責,于2001年7月1日晚上通知王昕的父母前往少管所探視王昕。7月2日上午,父母在少管所見到王昕時,王昕一只手耷拉下來,已氣息全無。父母驚見慘狀、傷心欲絕。當時在王昕父母的強烈抗議和譴責下,少管所假意進行搶救、插氧氣管輸氧氣。拖延了一個多小時後,才由120救護車將已經氣息全無的王昕送到江西醫院,當時急診科的醫生診斷王昕早已死亡,並且斥問︰“為什麼前兩天不送來?沒救了才送來?!”

當年,王昕年輕的生命才剛剛走過二十八個春秋,他的慘死使父母無法承受白發人送黑發人的巨大痛苦。少管所懼怕王昕被迫害致死的罪惡曝光,由少管所所長吳海全與一位名叫歐陽的女獄警到王昕家中,逼迫王昕的父親王多郁簽字領取“困難補助費”3000元,這筆所謂的困難補助費,表面是對王昕家人的安撫費,實則是封口費,不想讓少管所迫害死王昕的罪惡向社會各界曝光。

◆父親遭多次摧殘離世

父親王多郁,1941年出生,南昌市糧食局退休工人。2000年去北京上訪,被南昌市西湖公安分局筷子巷派出所警察綁架回南昌,在南昌市第二看守所關押一個多月,此後筷子巷派出所警察多次到家中抄家。

2008年奧運會期間,筷子巷派出所警察又一次非法抄家,並將王多郁再次綁架到南昌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

2014年10月,王多郁外出粘貼法輪功真相不干膠時,再次被筷子巷派出所警察綁架並關押一天,家中的法輪功師父法像、多本法輪功書籍、一台電腦被抄走。

兒子的慘死、自己與妻子的多次被綁架、抄家、騷擾、恐嚇,長期的巨大身心打擊和摧殘,使王多郁于2015年3月16日含冤離世。

◆母親承受多次關押 孤獨度日

母親袁鳳梅,1941年出生,南昌市糧儲運發展公司的退休職工,家住南昌市西湖區塘塍上27號。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前患有心髒病、神經衰弱、半身不遂等疾病。煉功後身體健康,道德升華。

袁鳳梅于1999年10月12日去北京上訪,被筷子巷派出所警察綁架回南昌,後由家人擔保回家。10月25日再次去北京上訪,被關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迫害一個月。接著和丈夫王多郁被單位(南昌市糧食局)關押約一個月後,又被劫持到南昌市警校洗腦班迫害三個月左右。

2009年,袁鳳梅在法輪功學員家閱讀法輪功書籍時,被南昌市筷子巷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關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兩個多月。從看守所回來後,南昌市糧食局指派十二人在她家門口設崗,每逢節假日、“敏感日”,二十四小時對她家實施監控,隨時進入她家查看、騷擾,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2011年。

如今,近八十歲的袁鳳梅孤獨一人生活,她一家三口僅僅只是為了有一個健康的身體,為了做一個按“真善忍”標準修煉的好人,就使她痛失兒子與丈夫兩個鮮活的生命。她一家三口的悲慘遭遇就是江澤民犯罪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鐵證!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