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國”緣何冤獄一位弱女子?

Print

【圓明網】二零零四年,留學于英國的女碩士時寧遙,在英國嘈雜的街道上,看到了一個畫面︰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安詳的打坐。她不解,是什麼樣的人、又是怎樣的心態和動機讓她能在如此繁華的世界中這麼平靜的坐在這里?回到學校後,她查閱了關于法輪功的一些資料,得知原來在國外司空見慣的一個信仰,在自己的國家竟被人視為異類而遭受打壓。而自己在閱讀完所有法輪功書籍後,被“真、善、忍”的慈悲感召力所折服,為自己的人生打開了全新的一扇門。

同樣的法輪功,在不同的國度卻受到完全不同的對待。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她想︰在國外,人們很容易有機會得知真相,而那些國內深受蒙蔽的人怎麼辦?她毅然的決定畢業後回國。

單純善良的人想象不到洪流的凶險。可能由于時寧遙在國外短時間內接觸過一些法輪功學員,她想象不到,就這麼簡單的舉動,自己已經被盯上了,所以一回國,就遭到了公安和國安的審查。時寧遙被家人接回家後,迎面而來的是媽媽的大耳光。媽媽愛女心切,不想讓自己的獨生女立于風口浪尖之上,以切斷經濟來源為要挾,希望她能放棄信仰。然而家人這種不了解、也不敢了解法輪功的深入骨髓的恐懼,讓時寧遙簡單純善的心不理解,為什麼听听法輪功真相,都讓人害怕呢?

之後,時寧遙,由一個讓人艷羨的英國留學生,流落到最慘的時候,口袋里只有300元,再租不到便宜的房子,就只能露宿街頭了……誰也不會想到,她那瘦弱的身軀里住著一個剛強而獨立的靈魂。之後,時寧遙邊打工邊盡自己所能,讓人們能了解真正的法輪功。

二零零九年的時候,遼寧省大連開發區國保一夜之間非法抓捕了多位法輪功學員,包括她。當晚審訊到深夜,審訊他的人和周圍的警察都睡著了,她也又累又嚇得睡著了,似乎有人背後拍了她一下,驚醒後,周圍沒有人,手銬卻很自然的脫落了,就這樣,她神奇地走出了公安局的大門。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不需要身份證的旅店,時寧遙想在網上發個信息,剛打開QQ空間,結果等她出門後回來的時候,發現警車已經停在了旅店門前,才知道原來國內的網絡是能用來跟蹤定位的,她很幸運,又神奇地逃過了一次非法抓捕。

就這麼一個簡單的弱女子,在社會中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隨時都面臨著被抓的危險。期間她有多次機會離開這個威脅到生存權利的國家,到更安全的國度里去過安穩日子,二零一四年至二零一五年她曾經去非洲工作過,但是那種希望他人能了解法輪功真相的純真願望,讓她還是最終選擇回國。

盡管經歷著非人所能想象的處境和艱難,但是在法輪功真、善、忍法理的指引下,時寧遙身心卻在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原來那個自私冷漠的獨生女,變的象個溫暖的小姐姐主動的幫人,做飯、打掃房間。工作中,面對同事非議,她總不計前嫌真誠地說︰“請你幫幫我吧,把我那份收入都給你,好不好啊?”她離職後,她的同事真誠地想念她︰“小時多真誠啊,這種人太難找了。”

她本家境優越,卻從來沒有富家子弟的傲慢,在斷了家里的經濟來源,靠自己打工掙得不足萬元的收入,她竟然開心地說︰“我太有錢了!”對于媽媽曾經的不理解,她也沒有半點埋怨,象個乖乖女一樣盡一切所能的陪伴媽媽,牽著手遛彎;暖心的她還經常給家里的親戚們準備一些精心的禮物,在她的眼里,似乎沒有名利和怨恨在這個世間。

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又一次厄運降臨到時寧遙身上,大連開發區警察再一次非法抓捕了她,時寧遙被當局誣判五年,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如此險惡的誣陷強加于一個守善、與世無爭的女子身上︰一個軍警司大權在握的邪黨當局為何置手無寸鐵的弱女子于這般地步?是害怕她真的憑一己之力就能“顛覆國家政權”呢?還是害怕人們通過她而了解法輪功真相?這背後又隱藏了什麼?

試問當局者︰幾十年來對法輪功的迫害和一邊倒的欺騙民眾,視其為洪水,視弱女子為猛獸,把自己捆綁在江氏罪惡集團里,將恐懼根植于他人心中,以求得政權的短暫穩定,是真正的“強國”、“厲害國”?還是連听听一個弱女子的聲音都恐懼、謊言被揭穿的虛弱?

人在俗世,鬧中自安寧;念在方外,出塵可稱遙,謹以此文獻給身陷囹圄的純真善良的女孩時寧遙,祝福她早日平安走出冤獄!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