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從根本上去執著

Print

【圓明網】如何從根本上去執著,修煉人都有各自的認識,這里交流一下個人在這方面的一點體悟。

一般情況下,一個不好的狀態或矛盾出現了,真正實修的修煉人都會靜下來先向內找,找到自己是哪個執著心放不下引起的,在法上認識上來了,不好的狀態也就平服過去了。但往往也伴有一個現象,就是此起彼伏,過不了多久,又有另一個差不多的狀況出現了,那就再找再去。大家都是這樣磕磕踫踫修過來的。

打個比方,這很像草坪割草,春夏來時,每兩個星期就得割一回,因為要的就是那個綠油油景色,所以也只能這樣。可是,如果是要徹底的除去草,那就得把地翻了,蓋上一層石子,其實這也不行,過一兩年,那個草照樣會破石而出,最後連成一片,甚至把那個石子面都蓋住。為什麼?因為缺了一個重要環節沒做,就是在地被翻開後,必須在土層上面先鋪一層黑色塑料布,之後再鋪上石子,道理很簡單,草需要陽光才能生長,塑料布阻斷了陽光,所以草仔無論如何也長不出來了。

如果把草比作執著,初期修煉或如割草,割得很勤,執著心不會失控,作為景觀來講也很好看。但是到後期,修煉的成熟期,那就得從根本上除盡草。鋪一層塑料布,這樣的做法,看上去和割草工具沒有任何關連,但卻能從根本上解決草再生這個難題。那怎麼才能自然聯系上這樣的根本方法呢?首先就得放下過去得心應手的割的觀念,就要迫使自己拓展對于草的認識,也就是要更深入的認識它,研究它生長的要素,最後切斷那些要素之一,草也就再也長不出來了。如果我們的思維僅固守在割草的認識範圍,當有人和你談起塑料布怎樣怎樣時,你會覺得那是天方夜譚,這也是個人所悟所定,不可強求。

回到去執著心話題,同樣是要最後從根本上去除的,那就需要對去執著心有更深入的認識,而最關鍵的則首先要有一個想深入認識的心態,一個開放一點的心境。

如果我們放大視野來看執著心,個人體悟執著心顯然是為人身量身定制的,是構成人身的一個重要部分,人的肉身唯有執著心的存在並發揮作用,高層生命才能控制人類社會的總體發展,所以執著心沒有什麼好不好的概念,是人這一層低層生命的特征而已。但修煉人為什麼要去執著?為了返本歸真。為什麼要返本歸真?因為我們是高層次來的生命。為什麼高層次的生命要來到低層次?因為要同化大法和助師正法。那為什麼要同化法?因為宇宙正在更新與淨化,所有舊宇宙的生命要同化法才能過度到新宇宙去。這些大家都能從法上回答的一系列的追問,就直接的把個人去執著和宇宙更新連在了一起,有點像把割草除草最後和一塊看似不相干的大大的塑料布連系上,是不是有些故弄玄虛,其實一點都不是。但倘若是習慣了割草的思維,不願意再深一步的突破舊有的觀念,就會覺得有些夸張了。說白了,修煉上各類觀念的阻隔,也就構成了不同的修煉層次,這也是規律。

其實,想一想我們熟悉的向內找,法中知道,人體是一個小宇宙,向內很深入時,不就必然觸及人體這個小宇宙了嗎,這個宇宙在微觀上和更多更大的無數宇宙都聯系著。從大法修煉人的角度看,所有這些宇宙的根本所在是什麼?就是都處于被宇宙大法更新淨化的特殊歷史時期,也就是正法過渡時期。那麼這其中所發生的一切事物,無一例外的都是圍繞宇宙更新這一核心而設計而安排。那麼宇宙更新的安排需要,這麼大的事,肯定遠遠超出了修煉人想不想或要不要的範疇。也就是說,你行,就被法就留下,不行,就被法淘汰,從大穹更新的廣度看這就是規律,沒有任何人情可言。而且,在這樣的正法過渡時期,也是舊宇宙要滅的時期,必然不可能有什麼真正意義上的好事可享。換而言,不到最後進入新宇宙,生命都處于更新與淘汰的動態被選擇中。

這樣看大法修煉人對于根本上去執著,是帶有使命的生命順應宇宙正法安排的表現,是必須走過來的唯一途徑。同時也應清楚明白的認識到,那是無條件可講的,只可修不可求,因為涉及到修煉的最終成果是屬于新宇宙的,不會在過渡的時空里存現。所以說,把個體的修煉去執著,在認識上提升到宇宙更新的巨大安排之要求,不求任何回饋,不期任何可見成果,逐漸的從虛到實的認識到其中的嚴肅性,就像我們對古語“順天而昌,逆天而亡”那樣實實在在的認識感受,扎扎實實緊隨正法進程,最後迎來進入新宇的生命輝煌與永恆不滅,這或許是一種比較成熟的修煉心境。

個人體悟,唯有常常拓展修煉的思維,體悟師尊關于天地宇宙大穹的諸多講法,對修煉的實質與根本加深認識,修煉過程中就能逐漸減少受肉身感受的左右,使依附于肉身的執著心失去折騰的市場,生命由從提升法上認識上來的強大主意識主導。這里的主意識強不僅僅表現在對法的堅定,對修煉的堅定,還有更多的是對法的理解與體悟。在修煉中當生命真正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時,那種堅定可以說是和外在因素或干擾毫無關聯的一種在法上的同化狀態。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