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鄲被迫害致死、精神失常的法輪功學員

Print

【圓明網】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秉承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的指示,邯鄲地區各級政法委、六一零及公、檢、法、司部門動用了一百多種酷刑,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慘絕人寰的群體虐殺。中共對邯鄲法輪功學員除多種酷刑迫害外,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機構惡徒明目張膽地給法輪功學員打毒針,用暴力手段強迫學員服、食大量不明藥物,對法輪功學員身心進行嚴酷的摧殘、折磨和惡毒的虐殺。中共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對懷孕的女法輪功學員實施墮胎,將胎兒用藥物虐殺。

本次統計的是(不完全統計),20年來,邯鄲被中共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法輪功學員共計26人,其中16 人被迫害致死;兩人九死一生,但已被迫害成為真正的精神病人,現在仍被關押在精神病院;一人遭墮胎;一人情況不明;下面列舉部份案例。

一、被中共官員強行打毒針、強逼食服不明藥物致瘋致死

案例1、打毒針造成肌肉萎縮、呼吸困難,盧兆峰英年早逝

盧兆峰

盧兆峰,男,時年30多歲,是河北邯鄲大名縣 頭鄉劉莊村的法輪功學員。2001年農歷9月被關押在邯鄲勞教所迫害,10多天後又被轉送到河北保定高陽勞教所非法關押,于2002年6月30日被迫害致死。

1999年4月25日盧兆峰到北京向中央領導人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1999年7月19日至2000年農歷2月初六,大名縣公安局為控制盧兆峰外出而將其綁架,曾分別關押在派出所、本縣看守所和河南南樂縣看守所。

2001年8月28日上午,大名縣公安局10幾輛警車,幾十名惡警將盧兆峰從家里綁架並抄家,搶走電腦、復印機、電視機、手機、真相資料等物品。後被非法勞教,關押在邯鄲勞教所迫害。在勞教所二隊隊長李海明的授意下,獄警給盧兆峰戴上頭盔,用穿著皮鞋的腳踢他,橡膠棒打,不讓他睡覺。盧兆峰被折磨12天後,又被轉押到河北保定高陽勞教所非法關押迫害。高陽勞教所的獄警們為了逼他放棄修煉,對他進行了更加慘無人道的迫害毒打,挨凍,恐嚇︰“你再不轉化,就將你活埋。”

盧兆峰被勞教所打毒針迫害,造成雙腿脹痛、抽筋、肌肉萎縮、呼吸困難,身體狀況急劇下降。在被迫害致奄奄一息時,勞教所怕擔責任,才趕緊讓家人把盧兆峰拉回了家。

邯鄲市610主任曹志霞(女)得知盧兆峰回家消息後,就帶著她的情人高飛(邯大司機,轉化法輪功學員手段最殘暴的所外地痞)和勞教所宣教處處長高金利一起竄到盧兆峰家進行要挾、恐嚇,並對盧兆峰說︰“你活不到過年”。盧兆峰被迫害得身體已經虛弱到了極點,他強打精神對邪惡說︰“處長,看你說的這是啥話呀,你別這樣說。”

曹志霞、高金利和高飛對打毒針的毒效心里是很清楚的,正象一獄警對在押人員所說的︰“你們知道什麼樣的人員才叫辦保外就醫嗎?除了花了大把錢的,就是五髒六腑都衰竭了,就知道你已經活不成了,為了不讓你死在勞教所,才讓你回家的,所以你就是回去了,也活不了幾天。”真的是這樣,盧兆峰真的沒熬到過年,二十天後,盧兆峰溘然辭世。凌晨五點,紅光籠罩半個天空,山河變色,出殯的那一刻,忽降大雨,天地為他嗚咽悲歌。

案例2、強行打毒針、強逼吃不明藥物導致死亡

吳瑞祥

吳瑞祥,男,時年50多歲,河北蠡縣法輪功學員。2012年4月,吳瑞祥被非法關押在邯鄲勞教所二大隊,地痞流氓高飛公開叫囂︰“部隊就是殺人的,勞教所就是打人的!”“你轉化也得轉化!不轉化也得轉化!你不轉化,就把勞教所里所有的刑具——老虎凳、上繩、開飛機等等,都給你來一遍,看你轉化不轉化!”

酷刑演示︰老虎凳

吳瑞祥抵制轉化被關在了“專管隊”,成了邯鄲勞教所惡警們重點迫害的對像。惡警高飛等指使犯人輪流看著他,罰站、體罰大鍋,一天24個小時不讓他睡覺,強迫他保持身體正直的坐在低矮的塑料小板凳上,侮辱他,謾罵他,恐嚇他,強行給他洗腦。惡警們長時間不讓他洗澡、不讓他換衣服,阻止不讓家人探視。

惡警還拿冒著火光的電棍威脅吳瑞祥,逼他寫“悔過書”,他不寫,惡警們就把他們寫好的東西強迫吳瑞祥按手印。吳瑞祥不配合,惡警們就把他按倒在地上,一個惡警還把他的手按在電插座上電他。

邯鄲勞教所對吳瑞祥實施藥物迫害,強行打毒針、強逼他吃不明真相藥十幾天,使吳瑞祥身體急劇惡化、越來越糟,甚至呼吸困難、目光呆滯、反應遲緩,生命垂危。勞教所一看吳瑞祥病情發展很快、非常嚴重,因怕擔責任,就一天打好幾次電話催促家人趕緊去接人。

到底勞教所讓吳瑞祥吃的是什麼不明藥物,打的是什麼針,家人至今還不清楚。2013年1月18日,吳瑞祥在家含冤離世。

案例3、中共打毒針藥物害人 趙申興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最終含冤離世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趙申興,男,年齡未知,武安市種植蘑菇的能手,法輪功學員。他曾經三次被中共非法勞教迫害,在武安看守所、邯鄲市勞教所他受到多種酷刑摧殘,牙齒被惡警打掉,被惡警強行注射和食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長時間的摧殘,最終導致趙申興精神失常。

2004年黃歷4月20左右,武安國保警察張利華等人再次闖入趙申興家中實施綁架,9月份將他劫持到邯鄲市勞教所迫害。勞教所外地痞高飛、惡警邢延生繼續殘害趙申興。他們將趙的兩只胳膊拉成一字形,把兩只手分別銬在兩張上下鋪的床架上。然後一群幫凶用電棍電、用橡膠棒暴打,打了很久,之後又對趙申興肆意折磨。其中有一個幫凶郭飛(磁縣)都把木棍打斷了。

2008年7月13日,武安市城關派出所惡警將趙申興從家中再次抓走,武安市公安局副局長兼城關派出所所長侯向前非法將趙申興送邯鄲勞教所勞教3年。到邯鄲勞教所後因精神失常嚴重被保外就醫。因連年遭迫害,于2011年11月20日,趙申興在家中含冤離世。

案例4、注射損害中樞神經藥物,導致精神失常 後含冤離世

李章林,男,44歲,邯鄲市郊區彭家寨鄉下莊村法輪功學員。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原本身體患有不能醫治的血液病,學法煉功後痊愈,自己種大棚菜。

1999年10月份,李章林去北京上訪被惡警關押在邯鄲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惡警們對李章林進行毆打、電棍電,並且注射損害神經的藥物,導致李章林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

回家後,李章林誰也不認識,經常出現幻覺,看到許多可怕的東西,並總說害怕,不吃也不喝,身體骨瘦如柴。他妻子將他送到精神病院治療,稍有好轉,但還是經常發作。2002年秋天,在李章林精神病態極不穩定的情況下,再次被彭家寨派出所王春堂等人綁架到邯鄲市“610洗腦班”迫害。直接迫害責任人是邯鄲勞教所惡警邢延生、高飛。李章林在610洗腦班遭酷刑摧殘,在病情極其嚴重時才放他回家。回家後李章林不認識人,大腦一時清醒一時糊涂,經常出現幻覺,精神煩躁不安,並且以前曾得過的舊病肝腹水復發,于2005年6月30日去世。

案例5、中共大量藥物迫害雖未致死,但被迫害成為真正的精神病人,現仍被關在精神病院。

楊寶春被迫害被截肢後的照片

楊寶春,男,邯鄲市錦航絨布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時年僅30歲。楊寶春被凍腳,再熱水燙腳,造成腳腿嚴重潰爛,截肢後又打毒針藥物迫害成了真正的精神病人。

邯鄲市精神病院

2000年楊寶春被非法勞教,期間因堅持法輪功信仰和堅持煉功,多次被勞教所惡警毒打、體罰,不讓睡覺。2000年的冬天,邯鄲勞教所惡警薛沛軍以楊寶春堅持煉功為由,把他的棉鞋扔到房上,讓他光著腳站在雪地上凍,回屋後惡警有意用很熱的水給他燙腳,使楊寶春的腳凍傷加上燙傷,很快嚴重潰爛化膿。後來潰爛面積越來越大,惡警才把他送到邯鄲紡織局醫院救治,終因傷勢蔓延危及到生命,楊寶春被迫截去右腿,從而造成終身殘疾。

邯鄲勞教所惡警為了推卸責任,造謠說楊寶春已經“神經”了。截肢不到半月,楊寶春的傷口還沒拆線,邯鄲勞教所直接把他送到安康精神病院(在肥鄉縣境內)迫害,為了讓楊寶春真正成為一個 “精神病人”,院長王玉賓伙同護士馮永彩,常常把一種無名藥物偷偷放在飯里。楊寶春食用後,一直流口水,說話口齒不清,舌頭發硬,渾身無力。

在剛到安康精神病院時,楊寶春意識還非常清楚,不願呆在精神病院遭人暗算,多次想逃離這個人間地獄,惡醫們就派人24小時盯著楊春寶。只要看見他在外面就硬拖回屋,致使楊寶春的臀部磨出血痂,這伙壞人還多次對他電擊和毒打。時間一長,這些中共暴徒達到了目的︰楊寶春精神上真的出現了問題。

2009年1月20日,家人把楊寶春從永康精神病院接回家中,發現他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精神失常的人,楊寶春的家人帶著極大的痛苦和無奈,不得已,只好將楊寶春送入精神病院,現在楊寶春仍關在精神病院。

案例6、中共藥物迫害,劉勇被迫害成為真正精神病人,現仍被關押在精神病院

劉勇,男,時年30歲,原是邯鄲市邯鋼集團職工,在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他曾因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被非法勞教。在邯鄲市勞教所,劉勇遭到惡警的暴力洗腦和酷刑迫害。回家後不久,他的母親由于受中共謊言的煽動、欺騙,仇視法輪功,就配合邯鋼集團把精神正常、健康的兒子送進保定精神病院,進行所謂的“治療”,那時劉勇才30歲、風華正茂,這一呆就是12年。2013年河北保定第六醫院(精神病醫院)醫護人員在觀察法輪功學員劉勇12年後得出結論︰“劉勇根本沒有精神病,身體一直很好,每天也就是打坐煉功,還幫助別的病人,是一個很好的人,是得到全醫院公認的好人。” 2013年7月13日,劉勇——這位被中共劫持在保定精神病醫院迫害長達12年的法輪功學員,憑借著對“真善忍”的堅定信仰,終于走出了牢籠。保定精神病醫院韓主任和救護車司機親自將劉勇送回河北邯鄲鋼鐵總公司。然而,劉勇剛剛回來才兩個月,就再次被受邪黨謊言毒害的母親和妹妹落井下石,再次送到精神病院迫害,至今下落不明。

案例7-8、妻子遭打罵、羞辱、打毒針灌不明藥物摧殘;丈夫陳振宇被謀害致死,家庭被搶劫勒索近50萬元

雞澤縣公安局長馬金獻和縣政法委書記楊芹芳知道法輪功學員陳振宇夫婦家里很有錢(孩子有在銀行上班的、有經商的),他們就陰謀策劃制定抓捕方案︰即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陳振宇夫婦,同時進行抄家搜刮錢財。

2005 年正月15日夜間11點鐘,雞澤縣公安局長馬金獻帶領政保股長陳淑萍、黃辰善等10多人闖入陳振宇家,將法輪功學員陳振宇夫婦和不修煉的兒子、兒媳婦共5口人綁架,抄家,搶劫現金36萬;兩台打印機和幾部電腦(有孩子們工作和學習用的電腦)紙張、資料和大法書籍。陳振宇家是個大家族,他們有4個兒子4個兒媳,孩子們的錢財物都在自家里放著。當時在家的是二兒子、二兒媳、四兒子和陳振宇夫婦。惡警們對不修煉的兒子們拳打腳踢,把家里所有的錢和值錢的財物搶劫一空。3個不修煉的孩子也被非法關押,敲詐勒索近6萬才放孩子回家。

陳振宇的妻子被非法關押在雞澤縣看守所,惡警們給陳振宇的妻子打毒針、灌不明藥物、打罵,正月寒冬天氣,一個60多歲的老太太被扒光衣服羞辱,往身上倒結了冰的冷水。中共警察竟卑鄙到如此地步。非法關押摧殘迫害了半個月,勒索5、6萬元才放她回家。

法輪功學員陳振宇被非法關押迫害後,又被馬金獻、楊芹芳密謀非法勞教一年,又送邯鄲勞教所繼續迫害。陳振宇在勞教所遭受殘酷摧殘、非人的折磨,回來後身體極度虛弱,但公安局長馬金獻、政法委書記楊芹芳並沒有放松對陳振宇的迫害,仍經常不斷的闖進陳振宇家騷擾恐嚇,陳振宇生活在極度恐怖惡劣的環境中,大腦受到嚴重刺激。致使陳振宇精神極度恐慌、神情呆滯、少言寡語,于2014年含冤離世。

整個迫害中連勒索帶搶劫的現金達近50萬元,什麼單據都沒有給;其它貴重物品都被劫光,詳情待查。一個溫馨和睦的大家族,就因為老倆口修煉法輪功被馬金獻、楊芹芳害得家破人亡、七零八落;一個富裕的大家族(5個家庭)被他們搜刮得一貧如洗。

案例9、中共官員陰毒,兩次打毒針害人

馬玉林是保定人,是在監獄得法的法輪功學員。在監獄,中共惡人因用各種手段迫害轉化不了的馬玉林,就將馬玉林和邯鄲勞教所轉化不了的邯鄲法輪功學員魏永對調。勞教所、監獄惡人對外地學員的迫害都是毫無顧忌的往死里整,魏永就是被保定監獄迫害致死的。馬玉林在邯鄲勞教所被惡徒們殘酷迫害。

2001年年底,邯鄲勞教所成立專管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行洗腦。馬玉林絕食抗議迫害,專管隊指導員王志明、惡警邢燕生、高飛、高金利就對他強行野蠻灌食,馬玉林不配合,高金利這伙惡徒們就用鉗子把馬玉林兩側牙齒全部拔光。高金利還和其他惡警和獄醫兩次把馬玉林捆綁住,曾兩次給他注射破壞腦神經的物,妄圖將法輪功學員馬玉林置于死地,後來馬玉林情況如何就得不到消息了。

二、中共官員無人性,藥物殺死沒有出生的胎兒

在任何一個正常社會,法律上都會對婦女(孕婦)、兒童保護。在正常的社會中,有誰听到過針對孕婦、兒童的暴行?可是在中共眼里什麼都不是。邪黨對女性法輪功學員實施綁架、迫害或強行墮胎,是反人類的罪行,是在侮辱人類文明的天性。

邯鄲市法輪功學員武俊芬, 2008年7月到娘家看望病危的父親,卻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到看守所。當時她懷有4個多月的身孕,看守所不收留。派出所警察就伙同計生辦不法人員,強行把武俊芬拉到醫院墮胎,把她手和腳銬上,強行灌藥,打催胎針。墮胎後四天,惡警再次將武俊芬劫持到看守所。10天後,又將她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武俊芳在獄中想到這些淚流滿面,獄警劉亞敏就對她毒打,並將她銬在床上使她動彈不得,造成她身體極度虛弱。武俊芬被非法勞教兩年期滿後又被中共當局無理加期22天。

三、多種酷刑摧殘 高壓迫害致精神失常 致死

案例1、勞教所多種酷刑摧殘致精神失常 齊建朝含冤離世

齊建朝,男,時年30多 歲,邯鄲永年縣人,畢業于河北大學,在保定中興(田野)汽車公司工作。2000年4月12日下午,在永年縣公安局局長王保世、政保股股長陳聚山等惡警的陰謀策劃下,齊建朝被永年縣公安局小龍馬鄉派出所人員從家中綁架、劫持到保定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受到各種酷刑折磨,如上繩、蹲小號、坐飛機、背寶劍、吊銬、毒打、用煙頭燙(胸口留有碗口那麼大的煙頭燙的傷疤),他的一只手的大拇指被吊銬得已經失去知覺而殘廢,齊建朝的右手大拇指致殘,身上、胳膊上傷痕累累。身體被迫害得極度虛弱,反應遲緩、目光呆滯,最後導致精神恍惚失常,于2004年7月29日含冤去世。

酷刑演示︰上繩、吊銬

案例2、中共高壓摧殘 丈夫精神失常 妻子舊病復發含冤離世

張秀英,女,45歲,邯鄲市曲周縣南里岳鄉小王莊村人。以前患有心髒病、經常氣短,經多次長時間治療,不見好轉;1997年正月初八開始修煉法輪功,時間不長身體就跟正常人一樣了,從此什麼累活她也能干。1999年7.20後,張秀英多次遭到中共不法官員、警察經常綁架關押、敲詐勒索,不讓孩子上學。她丈夫受不了中共的打壓迫害,導致精神失常,從此她的家庭生活變得越發困難。張秀英舊病復發,于2006年12月5日含冤離開人世。

案例3、供電局職工被勞教所迫害成重度精神病 最終離世

柴和平,女,58歲左右,原是邯鄲市供電局法輪功學員。1999年10月份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被惡警押回關押在邯鄲市第二看守所。2001年柴和平再次去北京上訪,又被非法關押在邯鄲市第二看守所數日,後被非法勞教1年,劫持到石家莊市省女子勞教所,受到殘酷迫害,成了身患精神重病的人,于2008年3月含冤離世。

案例4、中共監獄多種酷刑迫害致夏文仲精神失常含冤離世

夏文仲,男,五十八歲,河北邯鄲市成安縣人。2002年8月31日參加該縣召開的大型法會時被縣公安綁架,遭到以成安縣公安局政保股楊士花為首的幾名惡警的毒打和電刑,致使夏文仲血壓升高,導致腦血栓病癥,後又被判刑四年,在大名監獄、唐山冀東監獄受到殘酷折磨。在高壓下曾寫過保證書,有過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後來聲明作廢),後在家人的營救下于新年前回到家中,回家後發現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不能自理,沒過幾日于2005年3月14日含冤去世。

案例5、中共高壓迫害,王書廷精神失常含冤離世

王書廷,男,在邯鄲市沙果園廠工作,家住邯鄲地區邱縣丘城鎮西街村。修煉之前患腦血栓無法治愈,修煉後疾病痊愈。在1999年7月之後,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邱城鎮派出所听說他們一家煉法輪功,經常到他們家騷擾,所長萬善欣逼迫他們罵大法、罵師父,並于2001年7月24日非法抄家,把大法書全部抄走,把王書廷騙到派出所後直接送到縣拘留所。2001年10月24又把他的愛人孟秀芹騙到縣拘留所,由四個邪惡之徒強行抓住她的手往不知道是寫了什麼的紙上按了手印,然後又把她拘留兩天後,非法罰款1000元放回。

王書廷在2001年11月24日被非法罰款1000元後放出,迫害四個月,回家後鎮派出所惡警經常到家騷擾,恐嚇,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身心上的巨大打擊、迫害導致王書廷精神失常,神智不清,生活不能自理,于2003年12月24日死于縣二院。

案例6、一家人被迫害,婆婆遭兒媳辱罵,身無分文的姜秀婷含冤離世

姜秀婷,邯鄲地區館陶縣河寨鄉五村人。在修煉前一身病,還患有胃下垂,下垂十公分不能直腰,1998年學法後疾病康復。99年江澤民集團迫害大法開始後,一家人都被迫害。兒子、女兒去北京上訪,被當地不法人員帶回,兒子被非法送邯鄲勞教所勞教一年,女兒在大名被非法拘留半月。不孝兒媳非常邪惡,在家人遭受邪惡迫害期間,不管婆婆吃、住,還經常羞辱謾罵,趕她離家出走、嫁人。

姜秀婷老人被迫害得精神恍惚、精神失常,象叫花子一樣身無分文和無落足之地,于2001年7月18日含冤離世。她兒子勞教釋放後,于2002年5月18日又被綁架,據悉是被非法判刑。

案例7、程會忠被折磨精神失常 含冤去世

程會忠,男,69歲,成安縣法輪功學員。2002年8月31日,在參加法會時被惡警綁架、迫害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惡警敲詐勒索家人錢後才放人,程會忠出獄後不久,于2003年2月1日含冤去世。

程會忠,成安縣北鄉義鄉北二村人,生前曾擔任村干部近30年,為人正直,工作任勞任怨,愛幫助窮人,是村上公認的好人。1997年下半年他患偏癱, 口吐白沫,語言不清,行走困難,生活不能自理,經多方治療,效果不明顯。1998年正月初六他喜得大法。修煉半年後,身體基本康復,說話也正常了,不僅能騎自行車,還經常下地干活。大法的神奇超常吸引老伴吳秀廷也走入修煉,從此這對古稀老人比學比修,其樂融融,生命在晚年得到真福。

1999年7.20後,江氏流氓集團開始對法輪功瘋狂迫害,程會忠與老伴不被謠言所惑,不畏高壓強權,堅信師父和大法不動搖。2002年8月31日,他與老伴一同參加北鄉義鄉丁莊法輪功學員交流會。期間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誣告。當天,成安縣公安局長李志德為首的大批惡警將法會包圍,惡警將參加法會的68名學員全部綁架,對學員拳打腳踢,扇耳光,學員身上的錢全部被惡警搜走,一個個被推上警車,分別被關到漳河店鎮、道東堡鄉、辛義鄉等派出所等處審訊和毒打。程會忠和老伴與其他學員都關進成安縣看守所,程會忠被警醫注射不明藥物,身體出現偏癱癥狀。9月15日從看守所放回家後,當時他已神志不清,不能說話,吃飯困難,生活不能自理,後來兒子見老父親身體已實在不行了,托人找關系並被勒索3000元才讓老母親回家。

吳秀廷從看守所回家一個月後,2003年2月1日大年初一,在這個本應舉家團圓,歡度新年的日子,程會忠老人卻告別親人含冤離世。

案例8、被中共迫害成精神病人的張秀玲含冤離世

張秀玲,女,年齡未知,家住邯鄲市邯山區滏東某家屬院。曾經多次進京上訪,向上級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遭到中共多次被非法抓捕、關押迫害。公安惡警的殘酷折磨虐待,使張秀玲成了一個真正的精神病人。于2001年7月被迫害致死。

案例9、李秀珍,女,六十四歲,河北省邯鄲市國棉四廠職工,因修煉法輪功,家中多次遭惡人騷擾恐嚇,導致精神失常,于二零零三年正月十五離開人世。

四、其他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聶書霞被石家莊勞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聶書霞,女,年齡未知,邯鄲市復興區法輪功學員。2000年聶書霞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復興區分局長譚鐵臣非法勞教,在石家莊勞教所聶書霞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聶書霞回家後,仍不斷遭到派出所騷擾。2003年上半年,她又被郝村派出所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趙美華被石家莊勞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趙美華,女,邯鄲法輪功學員。2000年11月,趙美華再次被彭家寨派出所警察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後被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四大隊遭勞教迫害。2001年大年初9至16,在石家莊市女子勞教所四大隊的保管室里,趙美華雙手被手銬固定到窗戶上從早上起床站到晚上熄燈,警察劉秀敏指使勞教人員魏榮打開窗戶冷凍,當時外面下著鵝毛大雪,晚上睡覺雙手銬在床上,連續7天7夜,一次又一次被關進禁閉室,雙手雙腳被繩子捆住懸在空中吊起(記不清多長時間),迫害致神志不清、精神恍惚、失常,渾身無力生活不能自理,直到2002年4月5日保外就醫。

2019年12月4日晚九點,趙美華因惡人舉報,又被惡警從家中綁架,現已被非法起訴。

◎法輪功學員安金紅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雞澤縣法輪功學員安金紅因修煉法輪功,被惡警多次毒打、熬鷹、被迫害致精神失常。2000 年2月,安金紅因進京上訪,沒到信訪辦就被雞澤縣公安抓回,非法關押近3個月,勒索5000元。

安金紅被雞澤縣公安局長馬金獻、副局長郝永光、政保股長陳淑萍、黃辰善,非法關押到雞澤縣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惡警裴付海伙同其他教官,逼迫安金紅放棄修煉寫三書,不放棄就對安金紅進行毒打,多人對安金紅拳打腳踢,毒打對安金紅來說就成了他們的家常便飯,迫害3個月,毒打次數都數不清了,直到把安金紅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向家人勒索5000元才被釋放。回家後除了邪惡經常到家騷擾、要挾、恐嚇外,惡警還多次向家人施壓,因此安金紅遭到家人的打罵。

◎曹志紅,女,成安縣北鄉義村人。2002年8月31日參加法會時遭非法抓捕,被關押在本縣看守所迫害,後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現在情況不清。

◎劉秀芹,女,70歲,臨漳縣城東關村人。她曾經被綁架兩次,非法判刑兩次(一次6個月一次是1年)。受了各種酷刑,打臉、戴手銬腳鐐、強行灌食、逼吃不明藥物(毀心髒損害嚴重)、逼寫四書,還讓做勞務工,搞的身體又腫又疼。

◎趙鐵鋒被中共酷刑迫害精神失常

中共邪黨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史無前例、慘絕人寰,貫穿著中國各行各業,各社會階層和城市鄉村,其迫害面積之廣、之深、之慘烈、之邪惡,超過人類歷史上的任何邪惡政權的暴行。為摧殘虐殺法輪功學員的肉體和意志,中共使用了思想迫害、精神藥物、毒打、刑具、體罰、灌食、電擊、超負荷勞役、虐待、性摧殘、活摘器官等滅絕政策和手段。

人類不是中共邪黨及其爪牙逞凶的樂園。那些為了個人利益而被中共操控和利用的人,助紂為虐,必將隨著中共邪黨的解體全面遭到清算。天要滅中共,大疫肆虐,在這歷史巨變的重要關頭,希望那些參與迫害的人,停止迫害,抓緊將功贖罪的機會,為自己和家人留條生路!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