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虎林市馬翠芝遭三年冤獄迫害

Print

【圓明網】黑龍江虎林市法輪功學員馬翠芝、毛淑芬、馬桂珍2017年2月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非法判刑,2018年8月28日被送往哈爾濱女子監獄繼續非法關押。下面是今年58歲的馬翠芝女士訴述她遭三年迫害的經過︰

我叫馬翠芝,我和兩個同修在2017年2月23日因在小區發放真相資料,被迎春林業派出所綁架,非法關押在當地林業拘留所。幾天後,我們三人又被送到佳木斯看守所。剛到那我什麼都沒有,同修給我吃的、用的;外邊的同修還給我們往里存錢、買衣服等,讓我特別感動。這些事也讓所里的其他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她們都說法輪功真好,心真齊,很多人從不了解法輪功到了解法輪功。

邪黨法院對我們非法開庭時,同修大老遠開車來看我,給了我很大的鼓勵。我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給我智慧。在法庭上我講了大法的美好,把要說的都說了,有力的證實了大法。法官也沒再說不讓我們煉功,只是說以後別再發資料了。邪黨法庭還是非法判我三年刑,我們上訴後,他們還是按原判執行。這時我在佳木斯看守所已關押一年半了。

2018年8月28日,我們被送往哈爾濱女子監獄,我被分到8監區11組,另兩個同修被分到12組和13組。獄警把我接到監區後,把我單獨關在庫房里,由轉化組的兩個犯人來看管我,讓我坐在一個小塑料凳上,放洗腦光盤給我看,一直到晚上9點才讓我回寢室。第二天早上5點半到庫房“學習”。吃飯也在那里吃,上廁所、洗澡都得她們安排。頭幾天還可以,過幾天一看我不轉化就又打又罵,坐小凳一動不讓動。有次她們生氣就一腳把我踹到地上,還說要讓我坐在地上,一會又讓我坐在小凳上,她們用腿頂撞我後腰,肩向後扳,不準我閉眼楮,必須看放的光盤,不準我說話,只有她們說。有時上來好幾個犯人,連踢帶踹,又打又罵,往我身上寫字。還把寫好的東西讓我按手印,我不按就叫來4個犯人強行的在那上面按。迫害的我血壓升高,她們就強迫我吃藥。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看我不轉化,獄警又換了兩個犯人看管我,讓我坐在小凳上一動不動,動就踹我。從早上5點多一直到晚上9點多。我不吃飯,她們就說我絕食,給我灌食。我要上廁所,她們不讓我去,拿來我的臉盆讓我用,沒辦法我只能往盆里解,也不讓倒。又逼迫我寫“四書”,我不寫,她們就把尿倒在我頭上,弄的我身上、地上都是。三天都沒讓我洗漱,就讓我這樣吃飯。這樣強行轉化,我就更不能答應她們了。她倆只好退出,又讓以前的那兩個犯人來管我。

這回邪惡換了手段。其中一個犯人看我遭的迫害就哭了,勸我就寫了(四書)吧,別遭這個罪了。她把已轉化學員的“四書”給我看,上面簡單的寫了幾句話。我也不想寫,她們就不斷的勸我。後來我缺了正念,想應付過去,就按照我的想法寫了所謂的“四書”。她們看了說不行,說得把”法輪功”三個字寫上。我不寫,她們就沒完沒了的勸,我無奈只好寫上,才讓我回寢室。

我回寢室的第二天,她們又安排我寫“作業”。我一看都是針對法輪功的內容,要求背下來,等610的來考試,答對了才能過關,而且還得有一次面試才算完事。她們嚇唬我說,不寫,到你出獄時也不讓你回家,610的接去上所謂“學習班”,還是這些題,不寫還給你送回監獄。我不寫,她們就又打又罵,還不讓組里的人看電視。要過八月節了,組里的人求我,讓她們過節能看上電視。寫完後自己心里很難過,我覺的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弟子對我的幫助。我很怕610的來“考試”,身體狀況就不好了,血壓又高了,她們就看著讓我吃藥。有一天,正趕上大兵來清間,組長拿藥讓我吃,怕大兵翻出來扣她們的分。她們每月100分,要扣分就減不了刑了,我沒多想就把藥吃了。大兵清間把我們安排到走廊,面對牆壁站著。我就感到頭很暈,眼冒金星就暈過去了。等我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地上,組里的人在按我的人中,不一會我又暈過去了。再醒來,她們把我扶上床躺下。一量血壓,高壓90,低壓60。她們也嚇壞了,趕緊給我喝紅糖水,我慢慢的緩過來。

第二天,610的就來給我考試來了。我說我不考,她們非得叫我考,我就將計就計,不按邪惡安排的答。在寫題時,我就按照我事先想好的解答方法,快速的完成。寫完後交給獄警,她看了一眼說,你看你寫的對嗎?我說,我本來也不想寫,是她們逼我寫的。獄警說,你是沒轉化的,你拿回去吧。我就走出辦公室,回到了寢室。

轉化組那幾個犯人知道我考試沒通過,把我整到水房準備迫害我。我當時認識有限,就對她們說,你們打死我好了,迫害法輪功是有報應的,你們不都看到過嗎?她們就沒動我。表面是她們知道我昨天暈過去,身體一直很虛弱,她們怕出事就沒敢動我。回寢室後,她們又讓我坐在小塑料凳上,又讓我每天反復看洗腦光盤的內容。組里11人,就讓她們看著我,不能隨便走動。有時她們罵我、治我,我守住心性,有時我跟她們講講真相。她們對我好點,她們還沒什麼事,她們只要一罵我,就會出很多麻煩事。犯心髒病的就好幾個,她們也知道有報應,就不再動我了。我在11組6個月,每天都是早上5點半坐到晚上9點才讓我上床休息。

後來又把我分到16組,這是個大組,有22個人。加我有5個大法弟子,都是沒轉化的。同修之間不能說話,每人有2到3個包夾看著,不再對我們做轉化,只是讓我們呆著。組長一有不順心的事,就會罵我們、罰我們。有三個同修不順從她們,她們就打同修、罰坐、罰站、不讓睡覺,白天晚上一直站著。同修們盡量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經常幫她們干活,幾個月後才對我們好起來,認為我們煉法輪功的人也都挺好的。我在16組9個月,我離刑期還剩三個月時,幾個同修就被分開了。

我和一個同修被分到了18組。這組的服刑人員對大法弟子很好,有些人一直在幫助大法弟子,在生活上給予照顧。我們為她們選擇了美好未來而高興。我們也在不斷的改變自己不正的觀念,善待她們。對曾經對我們行惡的人,修去對她們的怨恨心,使環境有了很大的改善。獄警對我們的態度也改變了,也沒有再找我的麻煩。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