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七台河市岳淑菊遭受的迫害

Print

【圓明網】岳淑菊,今年五十六歲,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婦女。通過修煉法輪功,她身體健康,身心受益,家庭和睦。但是,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集團發動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以來,岳淑菊和家人遭受了極大的傷害。

一、正當上訪,警察利用職權亂抓人、打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岳淑菊和幾位法輪功學員到省政府去上訪,到了那里看到一排排的武警來回走動,戒備森嚴。凡是去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見到就抓,強行拖上車,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拉到廢棄的體育館。岳淑菊和幾位法輪功學員被拉到一個屋子里,屋子里已經有很多人,廣播里播放謾罵、誣陷師父、誣陷大法的謊言。事後才知道,當時已經有內部通知,要播放誹謗大法的新聞。後來岳淑菊和幾位法輪功學員又被關到一所學校里,那里繼續播放誹謗大法和師父的謊言廣播。

回到家後,派出所不斷到岳淑菊家騷擾,造成岳淑菊家生活的困擾。警察還威脅岳淑菊,不讓岳淑菊去北京,說要去就把岳淑菊抓起來。

二、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合法上訪卻被非法勞教三年

一九九九年十月末,岳淑菊去了北京信訪辦,想對政府說一句︰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我們通過修煉大法都受益了,不要誣蔑大法、侮辱我們的師尊,並希望政府能給法輪功學員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剛到信訪辦門前,岳淑菊就被一堆人圍住,都是各地的警察和地方人員。岳淑菊被七台河駐京辦事處的人抓到七台河駐京辦事處,被非法關押在地下室,那里已經關押了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一進屋岳淑菊就被搜身,身上的錢和值錢之物都被搜走了。兩人被帶一副手銬,有的法輪功學員還被用繩子把兩只手反綁到背後,很難受,有的法輪功學員還被警察非法毆打。

第二天,七台河警察和地方人員,給岳淑菊和其他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兩人帶一副手銬,非法押送回七台河。還強迫法輪功學員們舉牌照相。岳淑菊身上的五百塊錢被一女警察強行搜走,岳淑菊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警察逼問岳淑菊誰讓去的北京?誰給拿的錢?

在看守所,吃的窩窩頭咬不動,那窩窩頭根本就不是人吃的,是牲口吃的苞米面做的。菜湯看不到油和菜,湯里還有泥。就這樣的伙食,一天還交17元的伙食費。晚上有一個叫寇應龍(音)的警察念誹謗大法和師父的報紙,還侮辱師父、謾罵大法和大法弟子。

看守所的房子是新蓋的,里面潮濕,牆上還往下滲水,被褥下面都是濕的。一天晚上7點多,法輪功學員們在那坐著,幾個警察進屋就打,說她們煉功。還強迫念監規,警察王振傳打岳淑菊胸部、背部好幾拳,用皮鞋踢了好幾腳,把岳淑菊打倒在地,岳淑菊勉強站起來,又把岳淑菊打倒,後來岳淑菊都站不住了,前胸後背疼了很長時間(後王因刑事犯逃跑下崗(失業)了)。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五天,派出所又把岳淑菊劫持到派出所,要岳淑菊放棄修煉,誣蔑師父、誣陷大法,不按他們說的做就不讓回家。晚上岳淑菊的親人都去了派出所,兩個孩子哭的很傷心,特別是小女兒,哭的都要抽過去了,從那以後心髒就不好。孩子小,正是需要父母的關懷和教育的年齡。誰都知道回家好,岳淑菊也想回家。但是師父給岳淑菊淨化了身體和心靈,讓岳淑菊有一個和睦的家庭,使岳淑菊懂得了做人的道理,岳淑菊怎能昧著良心去誣陷給予岳淑菊一切的師尊。就這樣,岳淑菊再一次被派出所又以“擾亂社會治安”莫須有的罪名關進了看守所。非法延期關押兩個多月之後,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九日,岳淑菊被非法勞教三年,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遭受迫害。

三、在勞教所遭受殘酷迫害,強行勞動、強制洗腦

在勞教所,吃的是發霉的白面饅頭,吃的嗓子疼的很難受,還吃雞飼料蒸的窩窩頭,菜湯沒有油,就在蒸鍋水里放幾根凍蘿卜條。吃的人身體發腫,大便也排不出來。衛生條件極差,幾個月洗不了澡。每天被強行奴役勞動十二個多小時,有時完不成規定的任務,晚上十點多還在干,勞教所警察還罵。挑小豆,岳淑菊的手都被磨出血了。挑完後,一百斤一袋子的小豆,還要扛到車上去,扛完一袋子小豆,心髒難受的就象要掉下來。

吃飯沒有水洗手,上完廁所也沒有水洗手就吃飯,上廁所就給幾分鐘。由于吃窩窩頭又沒有油,排便排不出去,時間長一點,警察就罵,罵的髒話不堪入耳,有時還挨罰。

一天早晨法輪功學員煉功,來了一幫男警察,進屋就拳打腳踢。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被警察踢的差一點就死過去了,憋的很難受,氣上不來。罰法輪功學員們在水泥地坐了好幾個小時。

勞教所經常強迫法輪功學員坐小板凳,一動不動坐著,經常讓走操,走得腰酸背疼。這就是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

勞教所強迫法輪功學員听警察講誣陷大法、誣陷師父的謊話,強迫看誹謗大法、誹謗師父的錄像和電視,強迫听廣播。

二零零零年八月,岳淑菊接到孩子的信,說她丈夫也被抓了,關了一個多月,還不讓孩子們見。家里沒有錢,孩子們以後該怎麼辦?岳淑菊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兩個孩子小,大的十二歲,小女兒十歲,孩子的爺爺奶奶都不在世了,孩子的姥姥、姥爺遠在四川,兩個孩子小,沒人照顧。岳淑菊被非法關押前,孩子從來沒離開過岳淑菊,現在岳淑菊夫妻都被非法關押,孩子們該怎麼生活呀?母親心疼孩子的心用語言是表達不出來的。岳淑菊信仰真、善、忍,想做好人有什麼錯?

就在岳淑菊心力交瘁難受的時候,勞教所把岳淑菊關進小號。小號就是在屋里吃、屋里拉,不讓出屋、不讓見人。天天給灌輸誹謗大法、誹謗師父的謊言。還來些被“轉化”的人來灌輸邪悟的理。警察穆正娟為了轉化名額,掐岳淑菊的脖子,岳淑菊難受的喘不上氣,穆正娟還罵岳淑菊不管孩子。日夜不停,不許睡覺,致使大腦混沉不清醒,最後神智不清。在這樣的高壓威逼迫害下,岳淑菊被洗腦,當時岳淑菊感覺自己的良心都沒有了,真是生不如死。

四、用騷擾、監視、經濟迫害等手段迫害

回家後,街道不法人員經常上門騷擾、監視。二零零一年八月,岳淑菊忙完生意剛要給上學的孩子做飯,新城派出所警察孫某某、薛某某等好幾個警察闖進岳淑菊家,把岳淑菊非法強行拖上去車,綁架到派出所。兩個小孩中午回到家沒吃上飯,天黑了才放岳淑菊回家。

岳淑菊的丈夫因修煉法輪大法,兩次被非法勞教。岳淑菊沒工作,全家人的生活沒有依靠。外地有兩位朋友,也是法輪功學員來看岳淑菊,想幫幫岳淑菊。進岳淑菊家門不到五分鐘,派出所孫某某、薛某某、王凡等好幾個警察闖進屋,強行把岳淑菊和兩個朋友綁架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把岳淑菊和她們分開。直到天黑才放岳淑菊回家。警察王凡還威脅岳淑菊,不讓她通知那兩位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後來听說那兩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這樣致使關心岳淑菊家生活的好心人不敢登門,岳淑菊家的生活一度非常艱難。這就是江氏集團的“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的邪惡迫害手段。

五、再度受到騷擾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晚上九點左右,派出所警察龐英貴、寇應龍、藜紅等好幾個人非法闖進屋,綁架了岳淑菊的丈夫,把屋子也亂翻了一遍。一小時後,派出所寇應龍、藜紅在家里沒有大人的情況下,又非法進屋抄家。幾天後,七台河為了湊夠上級給定的勞教人數(法輪功學員),岳淑菊的丈夫又一次被七台河公安局非法勞教三年。一家人的生活再度面臨危機。

二零零二年,派出所龐英貴和一個開車司機,強迫岳淑菊按黑手印、簽字,岳淑菊拒按拒簽,並告訴他︰你們把我丈夫綁架了,還非法勞教三年,我們一家人的生活沒有了依靠,兩個孩子還上學,吃飯都很難,你們還來騷擾。再說黑手印是犯了法的人才按的,我沒犯法,你們走吧!他們臨走時,司機惡狠狠地說︰你不按,晚上我就來抓你!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八點左右,自稱是市局的四個警察進門綁架走岳淑菊的丈夫。不到二十分鐘,畢樹慶、陳舉等十多個警察非法闖進屋,在屋里亂翻一通,搶走了岳淑菊家的一部手機、一部小靈通、一個電子書、一個接收機,還有四十多元錢。岳淑菊的丈夫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五十四天。

岳淑菊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三年;岳淑菊的丈夫因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三年。那時兩個孩子都小,正是需要父母關心、照顧的年齡。父母就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而被非法關押,不能在身邊照顧他們,給孩子幼小的心靈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