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身體溫熱時 被中共毀“尸”滅跡

Print

【圓明網】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一年來,一直施行著元凶江澤民制定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酷刑折磨致死、藥物摧殘致死、活體摘取器官,都是常用的肉體上消滅的方式。

為了鼓勵和掩蓋罪惡,江氏還配套制定了“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惡政策,所以,全國很多地方都發生了警察將被迫害奄奄一息的法輪功學員直接拉去殯儀館,強行火化的事件。

從明慧網披露的諸多事件中看到,一些法輪功學員被火化時,身上還有余溫,也即是說人還是活的,警察就迫不及待地將他們毀“尸”滅跡了。

年僅二十八歲的李梅

法輪功學員李梅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被安徽女子勞教所迫害致死,那時她還只有二十八歲。她被一大群警察拖到殯儀館強行火化時,家屬發現她的身體還是熱的。家屬哭泣吶喊,卻被警察強行帶離。

李梅

就在兩天前,一直不被允許探視的家屬突然被當局拉到解放軍105醫院急診科,去看望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李梅。在層層警察的嚴密監視下,每個家屬都被雙手架著,單獨進去探視。說是探視,其實只是遠遠地望一眼,就被帶出了。家屬看到,李梅臉部浮腫,七竅流血,脖子被白紗布纏繞,脖子以下被蓋住。家屬沒能多看一眼,就被帶離了醫院。

二月一日下午,省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政法委、公安局、勞教所、街道的一大群人再次把李梅的家人叫去,說李梅在105醫院。家屬上了車,車卻開到了殯儀館。受騙的家人這才知道李梅“死亡” 的消息。這群人不許家人拍照、攝像、錄音,並說骨灰要放在勞教所里。

這時李梅的“遺體”已經在數九寒冬里停放了十五個小時,姐姐去給她換衣服,卻意外發現,李梅身上還是熱的,頓時驚呼︰“人還沒死,身上還熱,怎麼能火化?!”親屬們也悲憤地質問公安︰“難道現在連活人也火化嗎?你們自己摸摸。”女警一臉不信地伸手去摸,結果象觸電一樣縮了回去,驚恐得聲音都發顫了︰“真是熱的!”說著,都躲進一間屋里不出來了。

家屬發現李梅的下巴有一道兩寸多長的裂口,縫傷口的線還沒拆,已經干巴了;肚子上有好幾個煙頭大的傷痕。在場的人都流下淚來,有的泣不成聲。哭泣聲中,有人低沉地喊道︰“天理昭昭!天理昭昭!”

李梅的父親質問道︰“李梅的身體還是熱的!活生生的人你們不搶救,卻把她送到殯儀館來,你們良心何在?”這些官員和警察卻只是竊笑,不作應答。難抑悲憤的老人流淚吶喊︰“你們和當年日本人殺中國人、強奸中國婦女時在旁邊看熱鬧的中國人有何區別!”

家人們只被允許草草地看了李梅一眼,就被警察強行帶離。不久,李梅的姐姐李軍被殺害滅口。

重慶退休稅務干部江錫清

江錫清是重慶江津區稅務退休干部,因修煉法輪功于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被國安綁架,之後被劫持到重慶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該所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嚴管迫害,威逼放棄信仰,施以酷刑折磨。

江錫清和妻子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家人去勞教所見江錫清,那時六十六歲身體健康的江錫清還好好的,誰知不到二十四小時,家人突然接到勞教所電話,稱江錫清突發“心肌梗塞”,已死亡。

在江錫清老人被放到殯儀館的冰櫃里七個多小時後,子女們被警察帶去告別遺體,卻突然發現老人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都還是熱的!于是他們對現場的警察驚呼道︰“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沒死!”兒女們想為父親做人工呼吸,但被在場的勞教所警察一行二十多人強行把他們拖出凍庫大門,隨後老人被活活火化了。

北京市億嘉律師事務所張凱律師和北京市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李春富律師,受江錫清兒子江洪賓委托,為其父被迫害致死一事提供法律服務。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下午,兩位律師在委托人家里了解案情時,被重慶市江津區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區公安局江津分局及油溪派出所警察等二十多人非法拘禁,吊銬毆打審訊達五小時以上。

從披露出來的重慶西山坪勞教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非人迫害手段來看,人們幾乎都不用再問下面的問題︰警察為什麼要強行火化活人?為什麼不讓律師參與?警察到底想掩蓋什麼?

活人火化,這草菅人命的暴行,這遠遠超出人性底線的罪惡,靠著元凶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和中共邪惡機制的配套作用,就這樣在中共治下的中國、在光天化日之下,赫然發生著。參與者有各級政府官員和各層公安警察,勢力之大,百姓比之如螻蟻,所以這罪行幾乎遇不到任何阻力地在全國很多地方相繼發生。明慧網上還有大量案例。

襄樊法輪功學員劉偉珊算是死里逃生的一個。二零零二年,劉偉珊被武漢女子監獄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六年一月,劉偉珊被秘密轉移到襄陽市航宇系統364航空醫院進行所謂的“治療”。在這期間,襄陽市“六一零”人員及364航空醫院黨委書記樊智勇下令把劉偉珊拉到殯儀館火化,不料被殯儀館人員發現人還活著,心髒還在跳動,拒絕火化,劉偉珊這才免于被活活燒死。

淮安法輪功學員張正剛的遭遇可謂慘烈。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他在淮安看守所慘遭非法毒打,造成頭部重傷昏迷,被送進淮安市第一人民醫院搶救。醫生救治完,在張正剛還有心跳、血壓的時候,突然闖進四、五十名公安,將醫院的走廊、病房戒嚴,強令醫生拔掉氧氣和掛水,並給張正剛注射了一針藥物。然後,數名警察一擁而上,推開家屬,搶走張正剛,將他強行送去了火葬場。年僅三十六歲的張正剛就這樣被活活火化了。

當人們在反思納粹的焚尸爐為什麼能躲過文明世界的目光悄然運轉的時候,能否想到,事隔半個多世紀,另一個相似的邪惡會在地球上的某一個地方再度興起,重新開啟對人類文明的嘲諷之旅?應該說,這是一場更無底線的邪惡,因為它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實施搶人、焚燒活人的罪惡,連躲避都省去了。

中共虐殺法輪功學員的手段中,還有一、兩百種酷刑和活摘器官,每一樣都是對人類文明的踐踏、嘲諷和敗壞。

當二十年來,人們對這個邪惡視而不見,並且為了各自的利益與之把酒言歡做著各種交易的時候,是否想到自己正是在與魔鬼共舞,做著邪魔的幫凶?

是的,中共就是這個惡魔,是全世界都來拋棄中共的時候了,只有拋棄中共,才能重建世界文明的秩序,才能找回做人的尊嚴,才能重新踏上人類文明之旅。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