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年輕媽媽︰德國不能與中共為伍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星期一是德國聖靈降臨日(Pfingsten)。柏林法輪功學員在柏林東部的特雷普托公園(Treptow Park)連續三天舉辦信息日活動,展現法輪大法修煉的美好,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因中共疫情的影響,德國民眾在家中悶了幾個月,今天終于可以三五成群的逛公園、做戶外運動,盡情享受大自然的美好。法輪功學員的信息日活動從周六到周一,幾乎每天都有人停下來對介紹功法的大橫幅拍照,觀看學員煉功動作,甚至原地模仿起來。

攝影師︰“我會回來找你們的”

自由攝影師瑞內(Rene)大約是在五年前第一次知道法輪功的。當時他閱讀了許多關于法輪功的資料,自己嘗試著煉過幾次動作,很明顯感覺到身體上發熱。但另一方面,他感到法輪功對學煉之人的道德水準有一定的要求,覺得做起來難,就放下了。

前不久,他又開始尋找能讓人修煉提升的功法。五月三十日這天他騎車進特雷普托公園時看到法輪功學員的橫幅,馬上掉過頭來回到信息台和學員搭話。他告訴學員︰“我們現在的人太注重外在的東西,過于關注摸得著看得見的東西,而忘記真正的平和平靜是來自于一個人的內心。”他相信“修煉可以讓一個人找到真正的自我,不會因外界客觀環境的變化而變得不安”。

他和法輪功學員關于修煉交談了很久,全神貫注的聆听學員談自己的體會。

然而活摘器官這個事情今天瑞內還是第一次知道。他說,“盡管眼下在世界各地發生了發生著那麼多的事情,有那麼多的壞消息,讓人多少變得有點麻木,但是我還是非常想了解在中國的這個活摘人體器官牟利是怎麼一回事情。” 真真假假的信息也非常的多,他剛剛詳細地問了學員很多問題。“我相信這的確在發生,這個事情絕對不能再繼續下去,必須做一些事情制止這種罪行”,所以才簽的字。

他不認為發生在中國的迫害離德國有多遠。他說,“你們在這里出現,那這個事情(中共的罪行)就是到了我們的眼前。”“而且你們在這里真的不是為了圖什麼,跟一些募捐款的團體完全不一樣。你們是讓別人實實在在的了解事實,做出正確的判斷,發出支持的聲音,沒有別的。”

他跟法輪功學員聊了很久,感嘆道︰“眼下發生了那麼多事情,滿世界充斥各種真假信息,要分辨出什麼是好,跟什麼是壞的,真的不太容易。”告別時,他伸出手要跟學員握手,還說︰“今天遇到你們真高興,我會再來找你們的。”

德國更不能與極權為伍

年輕媽媽克里斯汀娜(Christiane)是柏林人。她帶著女兒和友人經過信息點,和法輪功學員聊了一會兒,馬上簽了字,她有一個朋友在中國生活,從朋友那里已經听說了不少中共集權迫害民眾的例子。她說︰“我是一個助教,我在工作中直接與人接觸,自然的我把人看得非常重要。今天我第一次听說器官活摘的事情,我很悲傷,因為這些人(法輪功學員)手無寸鐵,無法保護自己。我真的希望這個狀況盡快改變。”

“德國也有很糟糕的歷史(指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所以我們更不應該跟這樣中共一個極權政府關系密切。”“德國正因為有這樣一個令人悲傷的歷史,所以我們不能讓眼睜睜地看著這樣殘酷的事情(活摘器官)在世界上發生,德國政府必須得有一個明確的態度。”

“對中共的譴責得更直接一些”

烏利希(Ulrich)是被壓迫族群協會的一個成員,他簽字後表示︰“我反對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我是被迫害全體組織的一個成員,所以我知道這些事情。在電視里我也看過好多次有關中共活摘器官的深度報道和專欄節目,我能想象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中國。”

他接著說,“而且在德國有過那種(設立集中營,做人體實驗的)歷史,所以我能夠想象這樣罪惡的事情在當今人類社會發生。作為這個世界上的一員,我覺得有義務對這個事情表示反對。”“可惜德國政府在兩國對話中總是把經濟放在人權之前,我希望德國政府能夠更直接一些嚴厲一些批評中共對人權的迫害。”

克勞斯(Klaus)和朋友騎車經過,看見正在煉功的法輪功學員,和真相橫幅,二話不說就跳下自行車簽字。他表示在中領館前見到過好多次法輪功學員的抗議,知道他們的煉功動作。講到他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的感受,他慢慢搖頭,表示無法用語言來形容自己的震驚,連連說“太糟糕了,太糟糕了”“法輪功學員只是在追求自己精神境界提高,沒有對任何人造成傷害。”

活動在晚上七點半結束。一位學員感慨道︰“沒想到有那麼多人對學煉大法有興趣,相信以後來煉功的人會越來越多。”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