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法輪功學員何濤多年來遭受的殘酷迫害

Print

【圓明網】何濤,現年六十六歲,是錦州市女兒河造紙廠退休工人。她于一九九七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不久,身體所有大小病癥都不翼而飛。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首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從此,何濤多次被綁架、關押,被折磨的九死一生。

二零零一年二月,錦州太和公安分局610人員把何濤騙到公安局,說要了解法輪功的一些情況。到公安局後,他們什麼也沒問,直接把何濤綁架到錦州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三個多月,何濤被迫害、被逼迫做奴工。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一日,何濤向當地派出所警察勸善、講真相。女兒河派出所、太和公安分局、610人員又把何濤綁架到錦州看守所。何濤絕食抗議迫害,他們就灌食。二零零三年三月份,何濤被太和區法院梁賀祥非法判刑四年。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零三年四月一日,何濤被強行送往遼寧大北女子監獄。在監獄,一天十六小時被勞役。何濤在三監區五小隊做服裝,做各種衣服,還有出口的。不讓說話。何濤在監獄的五、六、七三個月,正是大伏天,她們不讓喝水,吃干窩頭;天天不讓上廁所;連續四十二天晚上不讓睡覺。白天干活,收工回來在水房蹲著,讓那些殺人犯、販毒犯看管著,進行轉化迫害。犯人們掐乳頭、拿拖布桿打小便等處;抓頭發往牆上撞;幾個人拽著胳膊,在監區道上跑,想盡辦法折磨法輪功學員。

在獄警的指示下,兩個人犯人包夾一名法輪功學員,用車輪戰術、用卑鄙的手段、毫無人性的搞轉化。如果能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給警察加獎金,給殺人犯減刑。有一次凌晨一點多,在水房,她們把何濤的衣服扒掉,飛機式的吊起來,用各種卑鄙的手段進行迫害、搞轉化。罰站、罰蹲、面壁是經常的。何濤的雙腿、雙腳腫的象大象腿一樣粗。血壓上升,高壓280、低壓160,還被強迫干活。她們用螺絲刀撬開何濤的嘴,灌損傷神經的藥物。後來何濤絕食八天。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何濤刑滿回家時,她的丈夫已離家出走了。何濤被關監獄、遭受迫害,給何濤的丈夫造成巨大的精神壓力。何濤的家庭破裂了。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何濤回赤峰探親,回家僅一個多小時,就被赤峰地區警察與錦州女兒河派出所警察聯合綁架。之後,她被非法關押在內蒙古某看守所近半年。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何濤在湯河子集市發放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在錦州市女子看守所,獄警慫恿犯人折磨何濤。牢頭孔素華指使殺人犯多次毆打她,有一次殺人犯抱著何濤的頭打,致使何濤血壓高達二百多、頭疼、渾身疼。何濤身體稍有好轉,牢頭就又罰她站班,一站就是近三個小時。牢頭還指使殺人犯監控她,專挑她的毛病、訓斥她,使何濤從精神到肉體都受到很大的傷害。

何濤向檢察機關寫的講真相材料,也被看守所攔截,未能發出。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何濤被錦州市太和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何濤提出上訴。錦州市中級法院于十一月二十九日非法維持原判。十二月末,何濤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在監獄里,何濤拒不轉化,已被迫害致嚴重的心髒病、高血壓、糖尿病、白內障等。家屬去會見時,何濤是坐輪椅被推出來的。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