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洛陽市三兄弟被迫害致死

Print

【圓明網】河南省洛陽市洛寧縣東宋鄉陳家坑三兄弟︰大哥陳躍民、老二陳少民、老四陳孝民,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努力提升自己的道德修為、做一個好人,卻因此被中共迫害致死。

大哥陳躍民兩次被非法關押折磨,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鄭州監獄受盡酷刑折磨,並被打了不明藥物的毒針,全身癱軟,四肢無力,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含冤離世。妻子李發英二零一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在新鄉女子監獄。

酷刑演示︰打毒針

陳孝民、陳少民弟兄倆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七日分別在工作的地方被當地派出所同時綁架,被非法判刑,在鄭州監獄遭受了很嚴酷的迫害。陳少民二零一八年保外就醫,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含冤離世,據醫生檢查,肺部已全部爛完。陳孝民被迫害病危,骨瘦如柴,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回家後不能吃東西,于三月十日含冤離世。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陳孝民與二哥陳少民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抓捕。年邁的父親承受不了沉重的打擊,四處奔走,打听兒子的下落,受盡了煎熬,于兩年後含冤離世。

一、大哥陳躍民被非法判刑五年、遭酷刑與藥物迫害離世

陳躍民,三門峽市紡織器材廠職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多次受到當地邪黨政法委、“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居委會不法之徒的非法上門騷擾。九九年七月陳躍民在上班期間被非法拘禁在廠辦公樓一周。

二零零零年六月,陳躍民又被中共邪黨人員綁架,非法關押在三門峽市看守所九個月,遭到警察多次刑訊逼供、酷刑折磨,不僅長期戴幾十斤重的手銬腳鐐。警察還多次強制陳躍民穿著短褲,在炎炎烈日下跪井蓋(生鐵鑄成)暴曬,頭頂還要放磚數塊……折磨了七個月,強行非法勒索家人五千元才將陳躍民取保放回。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二零零一年六月,陳躍民在居民區發大法真相資料,講真相救世人,被人構陷,再次被非法關押三門峽市看守所,在惡黨三門峽市“六一零”的授意下,警察多次刑訊逼供、酷刑折磨,不但不放人,還串通法院將陳躍民非法枉判五年。

陳躍民在鄭州新密監獄受盡酷刑折磨,並被打了不明藥物的毒針,被迫害致命危,最後被迫害得不能再為監獄做奴工才被放回家。回家後毒性發作,全身癱軟,四肢無力,腰部疼痛。

陳躍民年紀輕輕卻失去了健康,工作又被開除。陳躍民不但不能養家,反而成了家庭的拖累。從此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徹底失去了歡樂。

陳躍民的女兒還在上學,一家三口全靠妻子上班每月的600元工資來維持。後來,企業所謂改制,工人下崗(失業),陳躍民妻子也失去了工作,一家三口失去了生活來源。陳躍民于心不忍,只有硬撐著病殘的身體為人打工、掙錢,養家糊口,供女兒上學。

就這樣,喪盡天良的三門峽市中共邪黨政法委、“六一零”不法人員還時常帶上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居委會上門騷擾,中共滅絕人性的摧殘與高壓迫害,逼得陳躍民身體不但不能恢復健康,而且身體狀況更加惡化,完全失去工作能力。二零一零年下半年,陳躍民辭去工作,回家休養。

一個年輕的小伙,一米七十多的個頭,被惡黨迫害得彎腰駝背,還不如七十歲的老頭,骨瘦如柴、少氣無力,大男人年紀輕輕不能養家,陳躍民的心痛苦極了。陳躍民臥床不起、飲食難下、徹夜不眠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歷經十余年迫害的陳躍民突發急病,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八歲。

在陳躍民離世的那一刻,忽然狂風大作,刮得嗚嗚直叫,並下起陣雨,這不是老天在震怒,蒼穹在落淚嗎?陳躍民的遺體在殯儀館放了三天,大風也刮了三天。二十八日遺體要火化,凌晨又是烏雲翻滾,降下陣雨。

二、陳少民兩次被非法勞教、枉判入獄迫害致死

陳少民曾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誣判。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前,陳少民被非法關押在洛寧縣看守所,每天被戴上手銬、腳鐐,被逼在看守所院內來回走。

在洛陽五股路勞教所,每天都有人包夾迫害法輪功學員,四人包一個,不準法輪功學員之間說話。有一次,陳少民與法輪功學員袁相乾說了一句話,包夾人就把陳少民拉進號內毒打。

一天晚上,陳少民在煉功,包夾人發現後,把他扒光衣服,按在床頭,用厚厚的竹板毒打,陳少民的屁股被打得又腫又紫。

二零零四年九月,陳少民被強制送入許昌河南省第三勞教所,當時是中午一點左右,三大隊一中隊的獄警都政濤正在值班,強迫陳少民蹲下談話,陳少民拒絕,站在那兒向都政濤講大法真相。一中隊的獄警閆磊、徐祖盛吃好飯過來了,二話沒說,就把陳少民強拉到一中隊車間隔壁的談話室里(實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先上繩,再用皮棍渾身上下打他。當其他人再見到陳少民時,他走路已經一瘸一拐了。

獄警都政濤再找陳少民談話時,陳少民已經蹲不下去了,惡警都政濤就強迫陳少民雙腿跪地談話,沒有一個警察出面制止,反而在一旁幫腔“轉化”陳少民,就是這樣,陳少民仍然耐心的講真相。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大家都就寢了,一中隊中隊長把陳少民找去“談心”。第二天,只見陳少民的臉上紅一塊紫一塊。听說惡警不僅給他上繩了,還用皮鞋抽打他的臉,逼他“轉化”。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獄警三大隊長師寶龍狠狠地用腳踩著陳少民的脖子,獄警譚軍民、徐祖勝、閏磊三人用警棒暴打陳少民的敏感部份,用電棍擊打全身,用皮帶抽打全身,陳少民血肉模糊,皮膚焦糊。一頓暴打後,獄警師寶龍唆使兩包夾犯人穆俟東、王大磊,對陳少民繼續行惡。穆俊東用手狠狠掰著陳少民的大拇指,讓他跪在惡警都正濤面前,逼他說誣蔑法輪功的語言,陳少民拒絕,而後又是一陣暴打。

為強制他放棄修煉,三大隊一中隊長許水旺、許祖勝、閻磊等長期對他行施酷刑毆打,上背銬三十余次,電擊,用拳頭大的橡膠疙瘩打傷左腳,同時又不斷的指使犯人聶勇經常毒打、謾罵、侮辱。一次,聶勇竟毫無人性地將自己的生殖器硬塞進陳少民的嘴里,並狂叫再不“轉化”,我讓你喝尿,讓你把“鴨娃咬掉”(方言)。

陳少民被非法勞教期間,受盡警察、犯人百般折磨與摧殘,左腳被打傷化膿,左耳由于注射有毒藥物導致流膿,骨瘦如柴,常常頭暈。

迫害主要責任人︰惡警隊長許水旺、指導員許祖勝、隊長閻磊,犯人聶勇。幕後操縱者︰惡警教轉辦李姓主任(小個子,黑瘦賊滑,體重不足百十斤,自稱不夠尺寸)

二零零五年的十一月,邪黨對陳少民的非法勞教期滿,但陳少民並沒有回到家中,邪黨又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加期一年多,繼續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六月七日,陳孝民、陳少民弟兄倆人分別在河南省三門峽工作的地方被當地派出所同時綁架。陳孝民被不法人員搶劫走台式電腦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一台、現金若干,陳少民也被非法抄走筆記本電腦一台。據知情人說,兄弟倆人被五、六人壓倒,強行帶走。

陳氏兄弟倆人被非法關押在三門峽市看守所,在被非法關押的這一年多的時間里,沒有任何消息,看守所不讓家屬會見。後來獲悉二零一七年七月已被非法判刑。

陳少民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監獄迫害。一位從新密監獄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講,陳少民在里面受到的酷刑迫害很重,詳情卻不被人所知。二零一八年,陳少民辦理保外就醫回來後,家屬看到昔日健康的人,變成了一點也沒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人,還疾病纏身。

陳少民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凌晨含冤離世。據醫生檢查,陳少民的肺部已全部爛完。

三、陳孝民遭勞教、冤獄折磨離世

繼兩位哥哥陳躍民、陳少民先後被中共迫害致死,陳孝民遭鄭州市新密監獄迫害,回家一個多月,于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含冤離世,終年51歲。

陳孝民被鄭州市新密監獄、第三監所迫害病危,骨瘦如柴,家人多次要人後,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才被家人接回,回家後不能吃東西,于三月十日離世。

陳孝民曾經在河南省勞教三所遭受折磨,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上午,被惡警賈子剛、劉天勛、徐水旺三人親自“上繩”折磨,用電棒電擊頭部、面部。下午,又由副大隊長譚軍民坐鎮,賈子剛、徐水旺兩惡警上繩,用電棒電擊全身,惡警徐水旺在松繩中猛擊陳孝民的脊背,從上午到下午連捆六繩。“上繩”此刑罰極其殘酷,是拿細尼龍繩將人用特殊的方法捆綁,把兩手反背捆起來,往上拉的能挨住脖子,繩子緊的勒到了肉里,一動也不能動。一次半小時,不斷的緊繩子,半小時後松開,緊接著再綁,綁一次為上一繩。此酷刑可導致繩子深勒進肉,令手失去知覺,難以恢復。

酷刑演示︰上繩

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六月七日,陳孝民、陳少民弟兄倆人分別在工作的地方被當地派出所同時綁架。陳孝民被不法人員搶劫走台式電腦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一台、現金若干,陳少民也被非法抄走筆記本電腦一台。據知情人說,兄弟倆人被五、六人壓倒,強行帶走。

陳孝民、陳少民被綁架後,老家中七十多歲的老母親,悲傷的想念被迫害死去的大兒子,掛念被非法判刑的大兒媳,擔心被關押的老二和老四,悲痛欲絕,整日以淚洗面。

陳氏兄弟倆人被非法關押在三門峽市看守所,在被非法關押的這一年多的時間里,沒有任何消息,看守所不讓家屬會見。後來獲悉二零一七年七月已被非法判刑。

據悉,二零一七年以後,在新密監獄里,陳孝民、陳少民兄弟倆人遭受了很嚴酷的迫害,由于中共消息封鎖,至今不知詳情。

陳孝民被鄭州市新密監獄、第三監所迫害病危,骨瘦如柴,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回家後不能吃東西,于三月十日含冤離世。

四、大嫂李發英被非法判刑四年入獄

陳躍民妻子李發英,是三門峽市廠幼兒園教師,在其丈夫被迫害非法判刑五年後,經常被無理扣工資或故意刁難不讓上班,一個人承擔家庭重擔,供女兒上中學,在艱苦的環境下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以大善大忍,慈悲,智慧和正氣贏得單位同事,領導及周圍親朋好友的廣泛贊譽。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日,李發英與法輪功學員高鳳杰在本市開發區粘貼真相不干膠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薛朝陽報告給警察,被開發區公安分局周國保等人非法抓捕。她們一直被關押在三門峽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湖濱區法院不通知家屬非法開庭。當天正巧高鳳杰家人去詢問情況時踫上在法院大廳的屏幕上打出“今天下午五時開庭庭審李發英、高鳳杰”的信息,家人就等到五點多到庭,看到李發英、高鳳杰被警察帶進來,當時只有公檢法人員,沒有其他家屬,更沒有旁听人員參加。

法院草草讀了一下所謂的“犯罪事實”就結束了,高鳳杰家人給買的吃的東西,法院都不讓接。一直到現在不讓家屬接見,有什麼事情也不通知家屬。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五日湖濱區法院秘密判李發英四年,高鳳杰五年。兩人提出上訴後無果,被劫持到新鄉女子監獄。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