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修者論壇

掉隊的我又走回來了

【圓明網】我叫周緣,今年七十六歲了,一九九八年春,開始走大法修煉的。在我的修煉路上,師尊真的是為我操盡了心,替我承受了無數的苦難。使我這個掉隊十幾年不爭氣的弟子,又走回來了。我找不到合適的語言能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只有今後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來報答師恩。下面我把十八年的修煉中對我心靈觸動大的故事寫出來。向慈悲的師父匯報!與全體同修交流!

記得在九八年春天,小妹先得法。後來讓我母親也學大法。當時母親已經七十多歲了,她一天書沒念,一個字不認。可妹妹說不認字,也能學大法。因母親常年住在我家里,妹妹讓母親學,當然我也跟著學起了大法來。記得︰當年有很多同修晚上到我家來學法,我丈夫還買了錄音機,放師父的《濟南講法》和《廣州講法》。我母親開始不能看書,我就陪母親天天听師父的講法錄音。越听越愛听,越听越明白道理,懂得了大法不光是祛病健身的,他還能讓人成為個好人,我一定要一學到底。不長的時間,母親這個一個字不認的老人,能自己通讀大法了。大法太神奇了,記得當年母親說,師父每天教她認字。就這樣母親在師父親自教誨下,神奇的能自己通讀《轉法輪》。此事,當年有很多世人到我家,讓我母親讀《轉法輪》驗證大法的神奇。就因此事,使很多世人走了大法修煉中來。今天,我還能堅定的走在修煉大法的路上,這也與當年親眼看到大法的神奇有很大關系。

因我得法時,身體雖無大病,但小病不斷,頭疼感冒也經常光臨。五十多歲走路腿沉,干活沒有勁,可大法讓我變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快樂之人。開始得法時,我不很精。正在我想安心學法、煉功、精的時候,趕上了九九年七二零這場迫害。就是因當年自己學法很不精,沒有上北京證實大法,為師父討公道,至今還很內疚。但面對迫害,我沒有被嚇倒!我堅持和母親在家里學法煉功。可當時,盡管在家里學煉,但沒有了學法組,在家里表現就不精了。被舊勢力鑽了孔子,母親不小心摔斷了腿,開始母親很相信大法,堅持不到醫院醫治。可因我當時很不精,沒有給母親添正念,完全掉到了常人層次上去了,我將母親當成病人看待,也放松了學法、煉功,自己也由此放松了自己。我只做到了精心伺候母親,但沒有幫母親在法上提高,沒有鼓勵她繼續學法煉功。就因為我們都不精,母親的腿當然也就再沒有好起來。

母親腿斷後,伺候母親的擔子,自然就落在了我的身上,因母親誰家都不去,就願意在我家里住,到其他姊妹家,住幾天就得回我家,因為腿斷了,倒騰不方便。我也就自然成了專職伺候母親的服務員了。可因我修的不好,遇到問題不知道是修煉提高的。我陷于了被周圍人攻擊的圈子里。姊妹們來,不是嫌我做的飯不好,就是嫌我伺候的不周到,我心里真是很苦。但我想︰我是個學大法的,我就得听師父的話。好好的做一個好人。不與她們發生爭吵。有時候母親心情不好,訴說我幾句,我也都能忍了。伺候母親這幾年,盡管我表現的不精,一掉隊就是十幾年,但師父沒落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在伺候母親的日子里,我的身體越來越好,越來越年輕。一直到母親去世,我才算真正解脫出來。

母親去世後,我搬到城市里去住,開始跟兒子兒媳住在一起。我天天做家務,可兒媳經常嫌我打掃衛生不好、還有做的飯不合口味。我都不生氣,盡量做好,不讓兒媳找毛病。當時我都快七十歲了,我打掃衛生,用麻布將地板擦干淨,直到兒媳滿意。後來兒媳見人都說︰我媽身體真好,快七十歲了,還幫我們干家務,真能干。我用真情打動周圍的人,證實學大法的人就是不一樣。但我不管怎麼努力去做,都會出現一些副作用,自己不知道這是讓我提高的,光知道好好表現,不知道用法去要求自己,又走了常人的一套生活的圈子里了。就在我迷茫的時候,記得,那是二零一一年正月,師父慈悲安排,讓我遇到了城里的一個同修。同修和我一起學法,因為從迫害到我遇到同修的十幾年里,我都是自己一人學法、煉功。可想而知我學法、煉功肯定存在很多問題。同修不厭其煩地幫我。我們先從煉功開始,因我的煉功動作,大部分動作不準確。從第一套開始,一個一個動作的學、煉、糾正。當學到第五套功時,我的動作前邊的大手印,一個動作也不對,但這些錯的動作,我已經做習慣了。要改成一個對的,真的太難了。同修鼓勵我,我們求師父加持。用了五個半天的時間,才將五套功法學會了。我按準確的動作煉功。身體變化很快。身體更輕松了。

學會功後,我又和同修一起通讀《轉法輪》。這一讀,光一篇〈論語〉,就有十幾個錯別字,因為迫害後我一直自己看書,讀錯了也不知道。我讀了十幾年的錯法。我真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下決心,一定要將大法一字不錯的學會,同修和我每周一個下午,糾正我的錯別字,不對的錯別字,同修按順序給我記錄下來,空來我就一個字、一個字背、記。用了一年的時間,我終于能一字不錯的讀《轉法輪》了。我太幸福了。謝謝師父的慈悲加持!謝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我能獨立學法、煉功後,同修幫我又找了個大學法小組。但離我家有六里的路程。我不會騎車,坐公交車還得換車,很用時間。我堅持步行去學法,雖然大夏天將我皮膚曬黑了。但我的心性可上了一個大層次。我知道這都是好事。象師父說的,修煉人遇到好事、壞事都是好事(不是原話)。發正念,也是同修教會我的(這以前我就沒發過正念)學會了發正念的方法後,我就堅持多發整點正念。使我提高也很快。通過我用準確的動作煉功;用正確的語言讀《轉法輪》;學會發正念後,我的心性提高了;我的身體也變化很大;在這前我的腿煉第四套功,我根本就蹲不下,有時腿還出現麻木現象。現在都好了。

在心性提高方面,自己明顯感到了,在情的方面提高的很大。我是個很重情的人。親戚、姊妹之間關系都很好。前幾年,我的表現是︰外地的親戚每周一個電話,接不到電話,心里就放不下。兒子、女兒真的想天天听听他們的聲音。七大姑、八大姨、親娘六嬸子。真是操不夠的心。如︰親戚生病住院,我會天天到醫院去看,一天不去,我這一天就什麼也干不了。現在,通過多學法和同修的幫助,我對情放下了很多,對親戚不那麼操心了。該幫就幫,但我不會像過去那樣牽腸掛肚了。對兒子、女兒也不那麼天天盼電話了。有時打來電話,我有意讓自己不接,讓老伴接。這樣我對情放的就快了。盡管我放下了情,但我對他們更慈悲了。我會更關心他們,有什麼好事先給他們。我們之間的關系更密切了。

在講真相救人方面,自己從來就沒有怕心。走到哪里,我都告訴見到的人。我是學大法的。我用我的身體講大法的神奇。我會告訴世人︰你看我都七十多歲了。我走路從來不累。步行十幾里路不累。上樓上五、六層,不會氣喘吁吁。然後,我問他們你們想學,就來找我。如︰通過此法,我的親家、同學、還有幾個親戚都學上了大法。如果遇到不學的,我讓他們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告訴他們會得福報的。遇到上了年紀的,我給他們一個護身符。遇到年輕的,我給他們一本小冊子看看。親戚們都看過真相材料,也給過他們神韻光盤和真相台歷。但我對講其他真相不會講。勸三退也做得不好。我知道這決不是個小問題。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我會繼續努力,向精的同修學習,彌補不足。學好法、多學法、多看明慧周刊,學會講真相的其他內容。做好勸三退救人的事情。要說的真的好多好多,因自己做得不好,就寫這些吧!

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