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修者論壇

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在省直機關工作,是國家公務員。修煉後,我精的心一直沒退,在風風雨雨的二十多年的修煉中,無論我走到哪里,和什麼人接觸,我都是堂堂正正的挺起胸脯,沒有任何隱諱的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把大法弟子美好的風範展現出來,我在內心牢牢的記住︰我是神的使者,我是大法的生命,是大法和師父給了這全新的一切!因此我要無論走到哪里都要證實法,向我遇到的每一個人,講述我通過煉功親身經歷的身心美好的變化,播撒快樂、幸福、健康的福音。

二零零二年的九月十九日,我被綁架、抄家,關押、審訊迫害致半夜後,又把我從市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市六一零押送到了市看守所,送我們的警察還沒去,我先抬頭挺胸走了去,面帶微笑的看著那個值班的男獄警。後來押送我們的警察,把我們的檔案遞給獄警時,他看了看後說︰看吧,我一看就知道是法輪功!那時候我就意識到了大法弟子的形像是代表大法的,自己做不好是會影響大法和師父的,因此暗下決心,自己一要做好,不給師父抹黑。

在第二次的預審時,我一直都在發正念,那個警察渾身顫抖,寫不下去字了,她就給她母親打電話,打完電話告訴我,說︰我母親有病了,打了許多天的點滴,一點都不見好轉,急死我了。為了你的案子能盡快的結案,我都沒請假休息在家照顧母親。我說︰你們沒收了那麼多的法輪功的書,你怎麼就不拿一本給你母親看看,一看法輪功的書,就沒病了,多好。你看我,從煉功後,什麼病都好了。當時我是被她們戴上手銬行預審的。我舉起雙臂,將雙手抬到了胸前讓她看,你好好看看,我被你們用手銬銬住了雙手,被你們非法關押非打即罵,天天碼坐面壁,迫害成這種程度,我都不放棄法輪功,為什麼?你們知道嗎?就是因為他好!他要是不好,你白送我都不要,是不是這個道理?我讓你母親看看書病就好了,我們是不撒謊不騙人的。她說︰我不信那些東西。我說︰你不相信的東西不一定不存在!她說︰你真的不可思議,你的家庭在社會上地位那麼高,你的工作單位又那麼好,家庭那麼的幸福,你說現在因為煉法輪功被抓、被判刑,你值得嗎?你現在寫個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就回家多好?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堅定,就是不放棄法輪功,你到底是為了啥哪?我說︰為了救你,你參與迫害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你都不知道犯的罪有多大,你是償還不了的。你這麼迫害我,我也不恨你,還希望你有美好的未來,誰能象我們這樣去為別人著想呢?她說︰你很了不起,真的了不起。真的很佩服你!

有時我睡不著覺的,就在想啊想︰大法弟子是多麼的善良,自己在遭受著殘酷的非法打壓和承受心身的痛苦中,還在為他人著想!這是我從未經歷過的。仔細的想想其實是大法好,是師父的慈悲!是師父給了我這一切。我在看守所被迫害近三個月後,就又被送到了勞教所繼續迫害。

在勞教所期間,獄警每天都給大法弟子洗腦,天天都播放“天安門自焚”、誹謗師父、誣陷法輪功的光盤和書籍,還有邪惡的試卷答題等等。每次筆答試題時我都是正面回答,答完卷後,發正念,因此,我從來沒有因為正面的答題被上刑迫害過。我時刻都保持著強大的正念。

在被非法勞教期間,有好幾次要給我上大掛迫害我,都在師父的保護下,沒掛成。

其中有一次最嚴重的,是因為我不配合並拒絕了惡警(是個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打手)的要求我做大法弟子不能做的事情,也沒有回答他們所要的答案,就要拿我做典型,想拿我開刀,就給我扣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說我搞“煽動”,想給我上“手段”。然後就給我的大兒子打電話,通知他及家屬都務必去勞教所,對我行“幫教”。其實就是讓孩子們去勞教所,當著孩子們的面前給我上酷刑,從而讓我做他們想要達到的結果為目地。

我的三個兒子突然一起都來到了勞教所,嚇了我一跳,我以為他們的爸爸出什麼事兒了呢。結果把我叫到獄警辦公室,大隊長在我的面前,把我大兒子也叫來了,然後就開始訓斥我,最後我听明白了。他不是平常的說話,而是嚎叫︰你別以為治不了你了,我們有的是刑罰、刑具,制不服你?給她上手段!我大兒子馬上走到大隊長跟前說︰隊長,我和我母親談談,你先消消氣,我好好做做我母親的思想工作。大隊長說︰去吧,談不了,我們有的是辦法(那時候我們送他的綽號“骷髏”)!

我大兒子拽著我的胳膊了會見室。大兒子就開始說︰接到他們的電話我嚇了一大跳,我以為你出什麼事兒了,讓我馬上來勞教所,我正在班上哪,請假打車就來了,這單程就一百五十元,還打不著車,再回去多少錢不說,距離太遠了沒有車。媽媽你可好好的吧,安安全全的呆到回家的日子,就好了。如果你真的被扣上搞“煽動”的帽子,那就會給你再加刑期,要是延了刑期,到日子就回不了家了,你知道我爸爸得多著急嗎?現在幾乎天天都給我打電話,問你什麼時候能回家。我說︰他們說我搞“煽動”你就信?這是什麼地方?是破爛市場嗎?這是用國家的強制力,保證實施國家意志的監獄!我說搞煽動就煽動了?國家政權我說顛覆就顛覆了?這個政權是紙做的嗎?

我接著說︰我告訴你們,今天你們哥仨都在場,我說的話你們一定要記牢︰你們的媽媽是活蹦亂跳的來到了勞教所的,你們都見證了,媽媽現在還活著!如果有一天,你們的媽媽不在了,你們就管勞教所要人,向他們要人,因為就是他們把我迫害死的。你們以後誰也不用再來這兒看我了,就當沒有你們這個媽媽了,有工作的好好工作,上學的好好學習。回家轉告你們的爸爸,說媽媽想要一身新衣服,舊的就別再往這拿了,再買雙新鞋,不要皮的。告訴他不用惦記我,什麼時候回家,誰說的都不算,只有大法師父說了算!你們回去吧,別再來了。

我大兒子說︰媽媽你要干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想?我說︰為什麼你不知道嗎?我做了什麼損害國家利益的事情了?就是因為煉了法輪功,不放棄做一個好人,就這樣要對我酷刑迫害,對法輪功如此的非法取締打壓;對大法師父如此的誣蔑誹謗……大兒子呼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說︰媽媽你千萬不能激動,我去找他們的領導去,你等著我,他開門走了出去。

大兒子再回到會見室時告訴我說︰媽媽我找政委了,我告訴了他,你現在的情緒非常激動,容易出問題,我拜托他千萬要保護好我母親,一定不要出任何問題!政委答應了。他說︰告訴你母親,不想做的就不做,誰要是強迫或逼著做,就找我,告訴我,我會處理解決的。我說︰怎麼找他?在這個地方?

第三天的上午,我所在的大隊正在操場上操練,忽然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出列!他說︰我是政委,你得快點回家,因為你的家庭在社會上的影響太大了,對孩子的影響也很嚴重,你就靜靜的等著,我會盡快的把你辦出去。知道了?我說︰怎麼能靜靜的等著?他們老是強迫我做那些我不能做的,和不想做的事情!他說︰他們不會了,我會盡快辦理完你一切的相關審批手續,爭取盡快讓你回家!

我一年勞教刑期在政委的幫助下,提前了三個多月被釋放回家了。在回家的前幾日,大隊的獄警找我大兒子談話說︰你媽媽減刑了,提前釋放回家了。你得給我們寫個“感謝信”,這屬于我們的業績。大兒子和我商量問我怎麼寫?我說︰不能寫!他們迫害你媽媽,你還感謝他們,你不是成了他們的幫凶了嗎?決不能寫!他又說︰要不然他們要面錦旗,給他們做一面錦旗吧,反正咱們過幾天就回家了。我說︰不是回不回家的問題,是能不能回去的問題!你要是真做了錦旗給他們掛在牆上,說不定我把旗撕了加期,到時候回不了家,你說問題嚴重不嚴重?我這個人你是知道的,我是說到就能做到的。最後大兒子向我表態說︰媽媽听你的,旗也不做了。我說︰大兒子你做的非常好!非常棒!

有一天,一個勞教所惡警頭目(科級),在大廳里高聲喊我的名字,我從監舍中跑到大廳,他將我帶到一個有桌子、椅子,但是沒有人的房間他坐下後說︰你也坐吧!我和你談談話。我說︰不用坐了,有什麼話你就說吧,我听著哪。他接著說︰你再在這兒安心的住一個晚上,明天你單位的領導和你的家人來兩輛車接你回家,你看看你在這兒的這段時間里,有什麼對我們不滿意的地方,你盡管的說!我說︰噢!是嗎?我要回家了!太好了。我接著又說︰科長,不滿意的事情和地方太多了,多了去了,我也不想說那些了,因為你們這個地方,不是我自己願意來的,這也不是我要呆和應該呆的地方。我說︰既然我明天我就要離開這兒了,我們再見面的機會,也是很難的了,我想說︰科長,你與我還是緣份不淺的。所以,我勸你別再迫害大法弟子了,你要為你自己負責任,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那罪太大了,還不起的。只是因為要做個好人,就非得迫害“轉化”!往哪兒轉?做好人不行!非得做壞人不成?他說︰你們都說法輪功是祛病健身的!其實我知道,你們都是在修佛、道、神的!我說︰是的,完全正確!法輪功是修煉不同層次、不同境界的佛、道、神的。你千萬別錯過個萬古機緣!別失去得救的機會!他說︰其實,我每天也看《轉法輪》書,不然,我怎麼能知道你們誰做在法上,誰沒做在法上?沒做好的,我們就收拾他!將來,你們都修成了佛、道、神後,我們就都下地獄了……沒等他說完我就說︰你不要一條道跑到黑!他說︰沒辦法了,走上這條路,上指下派,回不了頭了。我說︰那不見得!“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有不少“大走資派”,有的人就是給保護下來了,等一平反,結果保護那些“大走資派的人”都被提拔當領導了。你這個年齡的人是應該知道的,是了解這個事情的。這樣吧,你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你找我吧,檔案里有我的家庭住址,座機電話……他沒等我說完就說︰我要是去找你的話,就是要和你交流法輪功的事情去了。我說︰那好啊!我歡迎!

在勞教所我只呆了不到六個月,在看守所三個月,我被非法判了一年勞教,提前了三個多月釋放回家。我親身經歷並見證了惡黨是多麼殘酷的破壞大法、多麼惡毒的誹謗師父、是多麼殘忍的迫害大法弟子的,至今歷歷在目!我在訴江的投訴中,已經詳細的闡述了。

通過我在勞所的被迫害的親身經歷,我悟到︰作為一個修煉大法的弟子,能在法上正念正行是至關重要的!自己無論遇到什麼事情,無論遇到什麼問題,都要向內找,用大法的真、善、忍標準作為衡量自己修去自己後天的名利情,事事對照,做到是修。向內找是修煉升華的法寶!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