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坐十一年半冤獄 馬智武再遭非法批捕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初,寧夏銀川市法輪功學員馬智武先生回固原市老家探親,六月五日在固原市被當地警察綁架,隨即被非法關押到固原市看守所。近日獲悉,馬智武已遭非法批捕。

馬智武被綁架後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迫害,曾被警察劫持到醫院。家人幾次找當地公安國保、看守所要人無果。據悉,主管該案的是固原市原州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的楊富春。

馬智武先生原來是寧夏銀川鐵路分局安全監察室的司機,今年五十歲。一九九八年五月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馬智武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勞教三年,遭受生不如死的折磨,絕食反迫害,卻被中共荒唐地判刑六年。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馬智武再次被綁架,非法判刑三年半。

馬智武在家的日子里,也一直被警察、居委會人員騷擾。今年四.二五前、五月十三日,轄區居委會人員和西夏區國保大隊的李蘭等人還騷擾了馬智武夫婦。

目前,馬智武的母親、岳父均年事已高,生活不能自理,馬智武九十多歲的老岳父依靠妻子全職伺候。

馬智武曾經遭受過的迫害

一、到北京上訪被監禁八年

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馬智武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拘禁在寧夏銀川市看守所,緊接著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寧夏白土崗子勞教所(寧夏第一勞教所)被毒打、野蠻灌食,遭受生不如死的折磨。馬智武絕食反迫害,卻被中共荒唐地列為罪證,又被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馬智武被劫持到吳忠關馬湖監獄囚禁。期間,遭惡警梁海望、郭戩望指使犯人虐待迫害。隨意毆打、連續十幾個晝夜不讓合眼、架“土飛機”開“批斗會”(把雙臂強行掰到脊背後面,把嘴用東西堵住,再用一根繩子綁上)。

酷刑演示︰抻床

有一次,馬智武被按到“死人床”上“抻”了四十多天︰兩只胳膊左右分開,拉的直直的,又把手銬緊緊的銬在手腕上,腳鐐吊在腳上,然後把腿、腰用繩子綁在床上,腳脖子讓腳鐐拉的緊緊的,那真是筋斷骨折,痛苦不堪。惡徒在把他吊在“死人床”之前,給他灌的鹽糊糊里放了好幾種不明藥物,鹽糊糊是用洗鍋水做的,而且里面還放了不少蒼蠅。被灌食後,他的身體就象著了火,那以後半年里人無法走路,也無法站立,如果需要移動,犯人們就抬著……

此次馬智武被非法抓捕關押囚禁時,他妻子正值懷孕,常常以淚洗面,一人支撐著殘破的家,生了女兒後就更是辛苦。期間,還遭寧夏“六一零”的惡人,不準探望、非法入宅搜查、騷擾等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為逼迫馬智武妻子放棄修煉法輪功,銀川西花園派出所惡警還將他年僅兩歲的女兒綁架,進行要挾。因馬智武被非法囚禁期間,他父親承受不了痛苦的打擊,憂憤交加,二零零一年去世。

二零零八年二月,馬智武坐了八年冤獄回家時,他女兒已經八歲多了。

二、在寧夏鹽池縣再被綁架冤判三年半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馬智武被鹽池縣公安局花馬池派出所的警察綁架,借用的車輛被非法搶劫。之後的半年多時間里,馬智武被非法關押在鹽池縣看守所。馬智武被綁架後,家人曾遭寧夏“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轄區派出所、居委會人員多次騷擾。

馬智武妻子和他八十多歲的老岳父、車主曾多次到鹽池縣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找相關人員要人、要車,但都被拒絕、推諉、欺瞞。二零一零年四月中旬,家人才得知馬智武已被秘密誣判三年六個月,不久即被劫持到銀川監獄。

在銀川監獄嚴管監區關押期間,馬智武遭受了由殺人犯、吸毒犯、販毒犯、強奸犯中最凶殘、最變態的犯人包夾的殘酷的“轉化”迫害︰剝奪了探視權、一年多沒見陽光、用髒話誣蔑法輪功和大法師父、逼迫看造謠污蔑的電視、拳打腳踢、下流話辱罵、長達一年半“坐小凳子”“熬鷹”、用針頭扎(犯人說上面有艾滋病人的血)、煙頭燙(現在還留有疤痕)、拽踢擰生殖器、從頭頂澆水、用蒼蠅拍搗眼楮、往眼楮里抹清涼油、往飯里加鹽、開幾個大瓦數長明燈直射、三九天成夜打開門窗冷凍……

在嚴管監區幾個月後,馬智武的左腎被打壞,小便帶血,肋骨被踢壞了疼痛難忍,兩腿腫的像大象腿,腿上青紫瘀血,無法站立。

到二零一三年二月,馬智武血壓奇高、心律超過一百一,已出現生命危險。在監獄領導、嚴管監區監區長陸偉的授意下,包夾只得讓馬智武早點睡覺、給換了高一點的凳子。馬智武勉強支撐到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出獄的日子,活著回家了。

相關責任人︰
寧夏固原市原州區國保大隊楊富春
寧夏固原市國保姓楊的︰0954-2068159
寧夏固原市看守所︰0954-2068055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