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訴述朝鮮族青年權忠浩被迫害致死經過

Print

【圓明網】黑龍江牡丹江市西安區海南朝鮮族鄉法輪功學員權忠浩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被鄉政府人員毒打致死、制造“上吊”假相,隨後強制火化。當時家人看到權忠浩全身是血和傷痕。

下面是權忠浩的父親權相睦老人訴述兒子被迫害致死經過︰

我叫權相睦,83歲,老伴金相淑,78歲,我們都是朝鮮族,家住黑龍江省牡丹江市西安區,農民。在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滿身是病,通過學法煉功,我身體健康,家庭和睦。

我們家四口人都煉法輪功。我女兒是老伴前夫的,結婚在本地,叫李淑金,51歲;兒子權忠浩,死時28歲。

今天我就把我兒子權忠浩被迫害致死的經過寫出來,希望沉冤得以昭雪,正義得以伸張。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修煉人的迫害開始了。我們當地的警察、村干部,帶不明真相的村民,到我家騷擾,叫我姑娘寫不修煉保證書,把我兒子抓去洗腦班非法關押15天,受盡了非人的折磨,當地干部想盡辦法強行對我兒進行轉化,不寫“不修煉保證書”就不放過。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我家三口人在地里干活回來,割了一天的水稻都很累,吃晚飯時我兒子接了一個電話,我問誰打來的,我兒說是鄉里叫他明天早晨去一趟。我沒在意,很累就睡了。

第二天早晨四點多,我醒來,發現我兒子不見了,快天亮時大隊書記崔浩林打電話來說︰“你兒子吊死了。”我趕緊出去找,也沒找到。還是大隊書記崔浩林指的方向,我在山里找到我兒子,在離家500多米遠,吊在樹上。

放下來之後,我發現繩子不是我家的,上吊人死後都伸舌頭,可我兒沒有,而且他全身是血和傷痕。我說︰是你們把人打死吊上去的。我問大隊書記崔浩林︰你怎麼知道我兒子在這?他回答說︰采藥人跟他說的。

當時在場的人有大隊會計李學哲,鄉治保主任張日南、金哲,大隊長李勝烈,還有鄉派出所的十幾個人,沒有村民。

我連連說是你們給打死給吊上去的,治保主任張日南等人拽著我把我送回家。

我兒子死的不明不白,比竇娥還冤。海林市公安局玉向多(音)還勒索我500元火化費。我和老伴悲痛萬分。海林市公安局強行把尸體拉走火化,沒有經過我們家人的同意和任何簽字。

一個年輕力壯的人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沒有了。

當地公安還不甘心,天天派人到我家來,看著我們和誰接觸,不許我們和誰商量事。女兒來看我們,一看滿屋子是外人,啥也不敢說就走了。就這樣持續了大半年,一看我家沒人,也敢怒不敢言,他們也就放心不來了。

二十多年過去了,在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下, 我們有冤無處訴,有理無處說,所有草菅人命的人逍遙法外。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