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牡丹江市海林市王淑坤被毒打致死

Print

【圓明網】黑龍江牡丹江市海林市今年六十六歲的女醫生、法輪功學員王淑坤二零二零年六月末被騙去單位,遭警察毒打,並脅迫她承認已經上訪29年的丈夫于小鵬也煉法輪功(從而便于關押),于七月二日早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王淑坤含冤離世

王淑坤女士家住海林市方興小區,在海林市海林鎮醫院退休後,返聘在鎮醫院任內科大夫。由于武漢肺炎疫情,暫時沒有上班。二零二零年六月末,海林鎮醫院黨委書記韓艷給王淑坤打電話讓她到醫院去一趟,說是院長陳廣群找她。

王淑坤認為是讓她回去上班,到醫院之後才知道等她的是海林市第一派出所警察,讓她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三書”,還讓王淑坤承認她的丈夫于小鵬也修煉法輪功,被王淑坤拒絕。

警察居然在醫院里對王淑坤大打出手,強迫王淑坤在“三書”上簽字,威脅王淑坤如不寫就讓別人寫證明,證明于小鵬修煉法輪功。王淑坤當時腿疼痛難忍,求那些人放她回家。警察還威脅她說過兩天還找她。

王淑坤在醫院被打時醫院沒有任何人出面阻攔。大約幾個小時後警察才讓其回家。

王淑坤回家時是手腳並用爬到樓上家中的。因丈夫于小鵬脾氣不好,怕丈夫找那些人拼命,王淑坤不敢告訴丈夫她身上有傷。于小鵬看到回家後的王淑坤身上多處淤青,膝蓋骨骨折,全身被汗水濕透。

由于精神壓力過大,王淑坤身心受到巨大的打擊,大約七月一日傍晚出現腦出血癥狀,頭暈,惡心,腦血管病癥狀,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早四點二十五分突然去世,表現為腦干出血癥狀。

七月四日,王淑坤遺體在海林市殯儀館被火化,于小鵬趴在棺材上號啕大哭,“媳婦是冤死的,我媳婦死得冤啊,我不會放過他們的。”撕心裂肺的哭聲令所有在場的人動容。

王淑坤去世後,警察曾找于小鵬要求不要把王淑坤的事上網。

王淑坤曾在二零一零年被海林市公安局國保科丁華等人在上班的路上綁架,後被非法抄家。王淑坤被非法勞教後,因身體不合格,勞教所不收,被海林市國保科伙同法制科惡警每人勒索一萬元後放回。

這次對王淑坤的迫害,還得從她的丈夫于小鵬說起。

于小鵬原是外科大夫,在海林市醫院工作,因涉及一個二十九年前斗毆致死案,死者是個警察,在“卡拉OK”歌廳與人發生爭執,掏槍威嚇對方,被對方刺中大腿,受傷後到海林市醫院救治,傷的是大腿,不會致死。需要麻醉處置傷口,因麻醉失誤導致患者死亡。當時是于小鵬值班,女院長欒玉琳給于小鵬施壓,讓于小鵬做假病歷,說患者因傷及大動脈,流血過多而死,並把患者腿上傷口加深。于小鵬不配合,不肯作假,被院長欒玉琳口頭停止于小鵬的醫生工作,從那以後于小鵬再也沒上班,曾自己開過一段時間診所。

于小鵬開始了長達二十九年的上訪歷程。由于于小鵬長年上訪,多年沒有收入。妻子王淑坤為了維持家庭生活,不得不在退休後接受返聘回醫院工作,于小鵬在北京上訪時曾被海林截訪人員毆打昏迷,截訪人員誤認為他死了,到郊外偷偷掩埋,掩埋過程中于小鵬突然甦醒,截訪人員把他扔下走了,倔強的于小鵬撿回了一條命並沒有停止上訪。但二十九年來一直沒有結果。

于小鵬的存在是海林市公安部門的一塊心病。他們抓住王淑坤修煉法輪大法的借口,對王淑坤多次迫害,想讓王淑坤承認于小鵬也修煉法輪功。因為中共江澤民團伙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政策,可以把于小鵬以法輪功的名義隨意迫害。

王淑坤生前沒有留下更多的證據和被迫害的詳細過程與具體人員等。但善惡必報,迫害者逃不出天理的懲罰。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