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菊生被勞教致死 三子女被迫害精神失常

Print

【圓明網】湖南省婁底市雙峰縣六旬婦女楊菊生堅持修煉法輪功,二次被非法勞教,遭種種折磨︰連續十三晝夜不允許睡覺,有一次閉了一下眼,被惡警指使吸毒犯照她的眼楮打了一百多下;還被連續罰站十二天十二夜,再用電棒電擊腰部,致使昏死幾次,造成嚴重傷殘,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七歲。

楊菊生的兒子孫輝做過律師二零零零年一月被綁架勞教,遭殘忍折磨、藥物迫害致精神失常;楊菊生的兩個雙胞胎女兒孫莉虹和孫莉萍也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楊菊生的丈夫孫忠煙是法官,全家及祖輩沒有精神病史。

楊菊生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婁底市及雙峰縣“六一零”(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凌駕于法律之上)人員闖到楊菊生小女兒孫莉華家,逼迫孫莉華接受他們帶來的記者采訪,要求她照著他們提供材料念,材料誣蔑她家因為煉法輪功而造成一死三瘋,並要保證以後再也不煉了等等,想在電視等媒體上來欺騙、毒害世人,並想以此作為向上級“六一零”邀功請賞。孫莉華對此斷然拒絕。

孫莉華說︰“你們把我們家迫害成這樣,還要我去說一些違心的話,我決不會那樣做的。”過了幾天,那伙人又來說,只要你上鏡頭接受采訪,你說什麼都可以,他們陰謀想利用邪惡人員來誣蔑配音來做誣陷材料。孫莉華仍然斷然拒絕了他們的邪惡要求。最後那伙人灰溜溜地走了。

中共邪教將一家好好的三個人迫害致精神失常,造成一死三瘋的悲慘結局,還圖謀將自己造下的罪惡,通過威逼利誘再次嫁禍、栽贓法輪功,繼續欺騙、毒害世人,無恥、邪惡至極。由此也看出所有誣陷法輪功的謊言是如何經過造假造出來的。

一、曾經的美滿之家

楊菊生,雙峰縣飲食公司職工,家住雙峰縣工農南路41號,即雙峰縣法院永豐法庭的老家屬樓一樓。丈夫孫忠煙,原雙峰縣法院永豐法庭審判員,為官清廉,忠厚樸實,一九九五年去世,也沒有讓其子女到法院抵職工作。

左起依次為楊菊生、孫莉虹、孫莉萍

孫莉華

楊菊生是幾十的藥罐子,曾患有支氣管炎、腎炎、類風濕、骨質增生、頭痛等八九種疾病,曾練過多種氣功,也不見效,每天要花一百多元的醫藥費,而她僅有四百多元的退休金,負債累累。一九九六年楊菊生修煉法輪功後,這些久治不愈的疾病一掃而光,精神煥發,多年來再沒花一分錢的醫藥費。

四個兒女也都相繼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兒子孫輝,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肝炎痊愈;孫莉虹和孫莉萍是雙胞胎,與妹妹孫莉華,三姐妹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全家五口親身體驗到了大法的美好與超常,修真善忍,做好人,無怨無恨,心態平和,與人為善,全家關系融洽和睦,過得幸福快樂。

二、母子被勞教、兒子被酷刑、藥物迫害精神失常

兒子孫輝,一九七零年九月一日出生,原是雙峰縣食品加工廠職工,後在雙峰縣司法局辦的法律電大畢業,做過幾年律師。他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多年沒治愈的肝炎病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楊菊生和兒子孫輝依法前往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想把自己修煉法輪功的好處告訴政府人員,在火車上就遭到了公安的非法盤查,被公安人員攔住,強行帶回雙峰縣,非法拘留三個多月,並非法以伙食費的名義罰款三千多元,孫輝是學法律的,知道憲法規定公民有上訪的權利,上訪沒有錯,是公安人員在執法犯法。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九日,雙峰縣“六一零”王健康,公安局國保惡警陳春華等惡人采用陰謀詭計,哄騙楊菊生和孫輝說到公安局去問一些情況,然後將他們秘密綁架到早已準備好的車子上直接劫持到勞教所,沒有任何法律程序,也沒有任何理由。

楊菊生被非法勞教一年,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株洲白馬壟勞教所,邪惡的警察為了讓楊菊生老人所謂轉化,對她進行電棍打、連續蹲或站多少天、不準大小便等流氓式的殘酷迫害。楊菊生不肯“轉化”,被非法加期迫害七個多月。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的兩年期間,遭惡警丁彩蘭、尹彬唆使的吸毒犯多次毒打辱罵。

孫輝被劫持到長沙新開鋪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孫輝在新開鋪勞教所期間,受到非人的殘酷折磨,惡警不讓他睡覺,關禁閉,一天只讓他睡兩小時,有時整日整夜的做奴工,派二三個“夾控”人員(惡警從犯人員挑選出的邪惡歹毒之徒),灌輸誹謗大法之詞,如果不依,就大打出手,抓住他的頭往地上、牆上使勁撞,孫輝高喊“法輪大法好”,惡徒們還想出各種各樣的折磨花樣,把他吊銬在樹上,寒冬用冰凍,用針刺,用電棒電,不讓睡覺,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等等邪惡手段。

勞教所惡警酷刑摧殘改變不了孫輝的信仰,就強行給他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系統的藥物,並在他的飯里下藥,致使孫輝的身心遭到嚴重摧殘,導致其神志不清,精神失常,經常遺尿,流口水等。

迫害前的孫輝

迫害後現在的孫輝

好好的年輕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勞教所達到迫害的罪惡目的後,就以“精神分裂癥”為由將孫輝送回家。

孫輝回家後通過學法、煉功,身體逐漸恢復。後來他在長沙打工期間,在向世人講真相過程中,被惡人告密、包圍、綁架;長沙雨花公安分局警察搶走他的四百六十元現金,將他非法拘留三天,期間對他進行毒打、吊銬。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孫輝在雙峰縣沙塘鄉講真相中再次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拘留、電棍毒打,被迫害成“精神分裂”,後惡警還非法判孫輝勞教一年零七個月,所謂“監外執行”,但“六一零”人員後將他綁架到精神病醫院迫害。

孫輝共八次被雙峰縣“六一零”人員送往雙峰縣梓門橋精神病醫院和邵陽市精神病醫院,當作精神病人治療,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系統的藥物,精神失常,沉默寡言,到處亂走,將家里的電視機和電燈整日開著。一次由于長時間在用電,電線發熱,引發火災,當時孫輝不在家,法院家屬區里的鄰居發現了,打火警電話,才將火及時撲滅,才沒有燒到鄰居家,但孫輝家里的箱櫃門窗等全被燒掉了。

三、楊菊生再次被綁架 雙胞胎女兒被迫害精神失常

孫莉虹和孫莉萍是雙胞胎,一九六三年一月二日出生,孫莉虹原雙峰壓板廠職工,孫莉萍原雙峰縣飲食公司職工,她們在一九九九年上半年修煉法輪功後精神面貌、身體狀況都得到了全面改善。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母親楊菊生在向當地民眾講法輪功真相時被壞人誣告,被綁架到雙峰縣看守所,雙峰縣“六一零”王健康、陽紫騰(現雙峰縣司法局局長),公安局國保惡警陳春華為首的一群警匪非法闖入楊菊生家中洗劫,翻箱倒櫃,櫃子全部被撬爛或砸爛。

孫莉虹當時在家,就和這伙人理論,指出這是違法行為,惡警竟把孫莉虹也綁架到雙峰縣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其間她受到凌辱折磨,被迫害成精神分裂癥,又被勒索三百多元的伙食費。

全家這幾年遭到幾十次的非法抄家、威逼、恐嚇、非法監控、跟蹤,弟弟被迫害精神失常,孫莉萍在焦急和恐懼中也精神失常。

迫害後的孫莉虹

孫莉虹、孫莉萍精神失常後,孫莉萍靠其丈夫照顧;孫莉虹早已離婚了,靠妹妹孫莉華照顧。

妹妹孫莉華一九六七年四月十二日出生,原雙峰縣供銷社職工,她久治不愈的皮膚病在一九九九年二月修煉法輪功後徹底好了。孫莉華被迫害失業,雙峰縣相關人員看她堅持修煉法輪功,不給她辦低保。孫莉華靠在縣城擦皮鞋維生,最後借錢才將被弟弟燒壞的房子修整好。

“610”及供銷社人員還要挾孫莉華寫保證書及誹謗大法的材料,否則不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孫輝、孫莉虹、孫莉萍的辦困難補助。

四、楊菊生被勞教迫害致死

楊菊生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被綁架到雙峰縣看守所,絕食反迫害七天。惡警們用管道強行播入灌食,把楊菊生的牙齒都撬壞了,惡警還要劫持到白馬壟勞教所迫害。楊菊生對公安局政保科陳春華說︰“陳春華,你把我們家迫害成這樣,你不要做得太絕了,你就不怕遭報應嗎?”陳春華狂妄的叫囂說︰“我不怕報應,我就是要把你關進勞教所,我就要把你家迫害成這樣。”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楊菊生被雙峰縣公安局國保惡警張定青等劫持到株洲白馬壟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楊菊生被綁架到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一直堅決不寫“三書”。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至二十七日,勞教所調動了七十個警察以及吸毒犯近二百人組成所謂“攻堅隊”,分五個“攻堅點”,對二十九名拒絕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人的迫害。由副所長張燕平、管理科科長朱志剛親自上陣;特警隊隊長及有關警察天天到場,負責“攻堅隊”的主要惡警有勞教所紀檢書記趙晉岳、教育科科長龔超連、管理科副科長王煥生、辦公室主任符軍,七大隊(集中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大隊)大隊長袁利華、副大隊長鄭霞等。

楊菊生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被關進強行“轉化”的嚴管隊,由二十多歲的女惡警袁佳負責對六十多歲的楊菊生“攻堅”迫害,在這里惡警袁佳對楊菊生實施了滅絕人性的迫害。從十四日下午七時開始,楊菊生被強制立正站好,一直站到第二天上午八時,十三個小時不準動一下,稍微動一下,值班員就是一頓拳打腳踢。不準睡覺,眼楮不準向上、向下看,不準合眼,只準注視前方,連續十三晝夜不允許睡覺,眼楮不許眨一下。有一次困極了,閉了一下眼,被惡警袁佳指使吸毒犯照她的眼楮打了一百多下。遭到殘酷的罰蹲迫害,整天整夜的蹲著,連續蹲了一百九十多個小時,雙腿腫到膝蓋上,腳筋痛得無法忍受,稍動一下就招來一頓毒打。惡警袁佳還說她蹲的不好,用腳重重的踢她,還說死了連狗都不如。

長時間的蹲、毒打致使楊菊生兩腳受到嚴重的傷害,腳板都成了紫紅色,腳板硬皮開始脫落,兩腿筋骨痛得很厲害,兩腳麻木得沒有知覺。同時不準大小便,強迫憋著,最後造成小便解不出,並導致肛門脫肛,大腸從肛門拖垂下來好幾寸(當時由副所長趙桂保的老婆盧詠泉診斷過),鮮血直流,把褲子弄得髒兮兮的。即使這樣,惡警袁佳也不允許她換褲子、洗澡。警察袁佳強制楊菊生蹲下,兩手放在腿上,兩腳並攏,蹲了六天六夜,吃飯也不許站起來;腳筋痛得無法忍受,稍動一下就招來一頓毒打。

楊菊生女士生前說︰“蹲了六天六夜,吃飯也不許站起來。腳筋痛得無法忍受,稍微動一下就招來一頓毒打。只要叫一聲痛,值班員王芳就把腳上的襪子脫下來強行塞在我嘴里。他們把全身的力氣都施在我身上,打得我脖子都伸不直,頭昏眼花蹲不穩,不是向後倒,就是向前倒,不知摔了多少跤。他們還不許我上廁所,我只好憋著,憋的時間太長,小便都憋沒了,兩只小腿及兩只腳腫得好大,站也站不穩。”

“他們還連續十三晝夜不允許我睡覺,眼楮不許眨一下。長時間的體罰﹝站、蹲、打﹞致使兩腳受到嚴重的傷害,腳板都成了紫紅色,腳板硬皮開始脫落。兩腿筋骨痛得很厲害,兩腳麻木得沒有知覺。特別是右腳腕彎不得,就拖著走路,不知摔了多少跤。頭上也摔了好多包。到現在已有40多天了還沒有恢復,走路一瘸一瘸的。我的腳被他們迫害致殘。”

楊菊生老人第二次被非法送入攻堅隊,被連續罰站十二天十二夜,惡警及壞人日夜輪番對她進行迫害,又威迫她寫轉化書,楊菊生不寫,又把她兩個胳膊拉直,分別銬在兩張床上,再用電棒電擊腰部,致使昏死幾次,造成嚴重傷殘。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楊菊生本應該釋放,說什麼沒有人來接,拖至三月十日才放。

楊菊生從勞教所出來後,因身體遭受到嚴重摧殘,不能吃東西。通過修煉法輪功,身體得到了一定的康復。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八日,雙峰縣“六一零”主任陽紫騰,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張建良等一群惡人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又非法闖入,搶走大法書籍,幾年來每天二十四小時非法監控,跟蹤,隨時闖入,非法翻箱倒櫃,如果有親戚朋友來玩,就會立即遭到盤問。縣“六一零”和供銷社人員及孫忠煙原工作的法院里的法官也經常來家里來做“轉化”,並指使周圍的鄰居監視。

由于中共邪黨的非法監控,跟蹤,在這種恐怖環境下,楊菊生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含冤離世。

據明慧網曝光的迫害事實統計,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三年,湖南省司法廳管轄的三個勞教所,九所監獄酷刑虐殺了五十一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株洲白馬壟勞教所虐殺十九人,長沙新開鋪勞教所虐殺十人,津市監獄六人,常德武陵監獄四人,湖南女子監獄三人。

五、610圖謀嫁禍法輪功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上午,雙峰縣供銷社副主任楊志強將孫莉華叫到供銷社,說婁底市“610”要來雙峰縣做誹謗法輪功的三個典型材料,孫莉華是其中一個,要她接受婁底市來的記者采訪,並要照著“六一零”提供的誣陷文字材料念,誣蔑孫莉華家因為煉法輪功而造成一死三瘋,還逼孫莉華保證以後不煉法輪功,中共“610”人員竟企圖將他們造下的罪惡,反過來誣蔑法輪功,企圖用媒體造假,繼續欺騙、毒害民眾,向中共邀功請賞。

孫莉華對此斷然拒絕,她斬釘截鐵的說︰“你們把我們家迫害成這樣,還要我去說一些違心的話,我決不會那樣做的。我以前一身皮膚病,到處治也沒治好,修煉法輪功以來,十多年也沒復發過,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沒有錯。”

楊志強見孫莉華不配合他們,無計可施,便說︰“那你走算了。”隨後楊志強打電話給婁底市“610”,“610”員說︰“隨她怎麼說都行,只要她接受記者采訪。”楊志強又找到孫莉華擦皮鞋的地方,對她說︰“今天下午兩點鐘,你到你弟弟孫輝住的家里等著,在那里,婁底市的記者對你來采訪,隨你怎麼說都沒關系。”

孫莉華沒搭理他。孫莉華沒有被他們的這些伎倆所欺騙,知道這是一個陰謀,有了她的鏡頭,再配音、造假誣蔑法輪功。下午她既沒到她弟弟家去,也沒在擦皮鞋的地方,楊志強不斷打電話給她的丈夫,問孫莉華是否在家,她丈夫說不知道去哪里了。

傍晚六七點多鐘,孫莉華剛回家,楊志強又打她丈夫的手機,她丈夫讓她接,楊志強在電話中說︰“孫莉華你哄騙我,下午兩點沒到你弟弟那去。婁底來的那兩個人現在住在賓館里,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到賓館里去接受采訪,你去了,我們不會害你的,會解決你弟弟的病退工資。”孫莉華說︰“中共沒一句真話,都是欺騙老百姓的,要解決早就解決好了。我不會相信你們的。”楊志強見她不同意,便又翻臉道︰“你們家以後有什麼困難,我們不會幫你的。”掛了電話後,過了一會兒,婁底市那兩個男的,一高一矮,都是三十多歲,突然闖到孫莉華在國土局(她丈夫在國土局工作)家屬區的家中,孫的丈夫說︰“采訪你的人來了。”孫莉華見他們來了,二話沒說,甩門而去,那兩個人最後無趣地走了。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雙峰縣供銷社的賀有德又將孫莉華叫去,說婁底市及雙峰縣“六一零”迫使他們,要孫莉華寫不煉功的保證書,並要她代弟弟孫輝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及放棄修煉等的誣陷法輪功的材料,孫莉華斷然拒絕,說︰“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權利,你們剝奪人的信仰自由權利是違法的。”賀有德說︰“這是上面的指示,你不寫,以後你家的困難我們就不管了。”孫莉華說︰“你們要不把我們家迫害成這樣,我不會找你們要一分錢,現在我們家的人被迫害成精神失常,喪失勞動能力,連本應得的低保你們還要扣押嗎?你們該解決的困難還是要解決,你們無權扣押。”孫有德理屈詞窮,啞口無言。

婁底市及雙峰縣參與迫害的中共人員不但不懺悔自己對楊菊生一家迫害的惡行,反而想誣陷法輪功,利用造假宣傳想繼續毒害民眾,作為自己在邪黨里升官發財的“政績”,完全喪失人的良知底線。俗話說“寧攪三江水,不擾道人心”。迫害修佛修道人,必遭天譴。根據明慧網資料的不完全統計,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多年來,湖南省參與迫害的人員中遭到惡報總人數為841人;禍及他人總數為119人;惡報死亡總人數為237人;公安、司法系統惡報總人數439人,其中死亡82人。

雙峰縣當地人也說在所有機關單位中,只有公安局那幾年來出的怪病多、災難多、離奇死亡多︰雙峰縣公安局一個四十幾歲的公安人員在車禍中被撞死;一個四十幾歲的公安人員有游泳時淹死;一個四十歲的警察在外面和女人鬼混,夫妻之間鬧架,妻子將丈夫幾刀砍死了,然後自殺了;公安局一伙警察(三個以上)開車在往返歌舞廳的途中撞到一棵大樹上,全車人全部喪生,都是三十歲左右。雙峰縣公安局指導員李志強的兒子在高考中考了六百四十分,考上了重本,最近卻溺水身亡;雙峰縣看守所所長突然暴斃,時年四十多歲。

中共自篡權以來,血雨腥風,運動不斷,殺地主、殺資本家、殺中共自己隊伍中還有良知的人、殺知識分子、殺學生,殺的都是精英,中國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遭受迫害,傳統的儒釋道文化、珍貴的歷史文物都被毀掉,空氣、水等自然環境被毀壞,現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把人們心中的道德、是非徹底破壞、顛倒,假、惡、斗橫行中華大地。中國之所以出現今天無官不貪、各種社會亂象、天災人禍不斷,完全是由于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所引發。

所有中國人都是這場無理迫害的受害者。希望有關部門、有關人員選擇善良,維護善良,給子孫後代開創一個公平、正義的生活環境。試想一想︰做好人遭迫害、講真話遭迫害的社會,可不可怕?你願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樣的社會嗎?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