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再棒喝》經文的一點感想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這二十多年來一直修的不精,三件事也在做,心性提高的很慢。這幾年自己家又開了朵小花,做些資料供應著身邊部份同修,想到做這件事自己一定要保持良好的修煉狀態才行,所以修煉比以前用心些了。

這些年雖沒有同修那樣大的關難,可病業關還是時好時壞,沒過好,不知問題出在哪里。最近看了師父發表的新經文《再棒喝》,真是給了我當頭一重棒,敲醒了我,我好象找到了我修煉中的一個忽視的大問題,現寫出來和同修交流,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師父說︰“因為大法弟子成就的是更大果位,同時各自肩負著救度天體一方無以量計的眾生,而且是高層生命,這麼大的責任,因此要求在提高的標準上是極其嚴格的。因為成就的果位大,所以各方面的難度就大,對于迷中修的難度也高;多數是在艱難的修煉中不斷精,對自己不放松,卻又不知自己的真實修煉狀況;修的高、責任大,身體被封印的越嚴格。除師父外,不會叫任何生命知道大法弟子的真實情況,因為這直接牽扯到新宇宙的純度。”[1]

前幾天我又出現氣喘的病業假相,(其實比以往輕微多了)整個人憋氣,只有出氣沒氣,吃一點粥就累喘的不行,手腳冰涼,整宿坐著,連走幾步上廁所都難,什麼也做不了。因兩夜沒睡,又沒怎麼吃,人一點勁沒有,開始還有些正念,知道不承認它,就一遍一遍的在心中背法,發正念,等過了兩天我就挨不住了,苦惱著對女兒說︰“我這到底修的咋樣,這麼多年怎麼老這狀態,該找的心都找了,該修的也應該都修去了,該欠的也該還完了,我已經承受到極限了。”就叫女兒同修幫我發正念,因女兒有時天目能看到,發完正念她就告訴我她看到的情況︰我不知哪一世在修築萬里長城時,用鐵鏈鎖住修築長城的人的脖子,並用皮鞭狠狠的抽打他們,我听了很震驚,心想那咋辦,該還的就還吧。于是就默默的又承受了好幾天才恢復正確狀態。隨後女兒出現無緣無故的牙痛,當時不知為啥,等看了師父新經文《再棒喝》,我和女兒好象都明白了,她說以後再也不說教我,叫我也別老問她。

當我看到師父《再棒喝》經文中說︰“看學員修的怎樣,看學員有什麼病業,不負責任的亂說,這就是干擾。看學員有什麼執著,那是你修還是他修?”[1]我悟到我不應該每次出現病業假相就問同修,想找捷徑,不想吃苦,以為她們很少有病業,認為她們修的好,崇拜她們,能指點迷津,學人不學法。而是我自己要去悟,自己要抓住每次師父給我提高的機會,不是苦惱哀怨。

因為師父說︰“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2]

這一二十年我不斷的出現同樣的病業,都是親戚同修和女兒同修在我身邊陪著我一路走過來,由于時間拖得太長,她們從開始的心平氣和在法上交流到後來的親自指導了,我也言听計從,甚至習慣了,有時狀態出來了她們不指導我還要去問問我該咋辦;有時悟到了我自己該怎麼做時但心里還是不穩,非得她們點個頭,肯定下才心里踏實。女兒每次出于親情怕我難受就連珠炮的來一通,指導後她還會無名的牙痛,我依然間歇性的出現病業,沒有絲毫變化。

同時我也認識到我自己和自己身邊也出現過這種不好的現象,有的還很嚴重。我有時狀態好時,踫到別的同修過病業關時,也是自以為是給同修當判官,能一針見血的指出他們的修煉不足,然後加以指教,法理說的一套一套的,說話口氣帶著指責,瞧不起,埋怨,高高在上,有時說得同修一頭霧水,不知咋修了。

記的有一次一個我認識的老年同修出現腦血栓的病業假相,我听說後在家里就想著同修是哪里出問題了,開始給同修“開處方”,晚上擠掉我煉功的時間,從明慧網下載了一至十幾期的明慧《解體黨文化的交流匯編》。第二天就拿著開好的“處方”送給同修,叫她多听听,因她當時行動不便。可同修接也沒接就說不用了,她有听的。我嘴上沒說啥,當時心里就開始抱怨著︰我花了一晚上時間,耽擱了煉功,你還不領情,那麼自我,黨文化這麼重,夠你修的,你愛咋的隨你了,反正我盡心了。走在回家途中我那8G的小卡居然還不見了,可我當時不悟,只想到是對同修情太重,沒悟到是我那個好為人師,自以為是為同修開“處方”的心導致的。這些年當中也遇到過認為我修的好,對我開“處方”很受用的同修,心存感激,時不時要見我切磋一下,一段時間沒見面就捎信說要我去參加她們的學法小組,說能幫助提高。我樂此不疲的趕去,去了之後由開始的相互切磋到後來變成了主講。這過程中,助長著我的各種人心——名利、顯示、自大、自傲、妒嫉、好勝,越來越膨脹。這哪是修煉人的狀態,不是修煉人的樣,舊勢力就找著了機會修理我,長期反反復復的,讓我失去了多少救人的時間,這樣的身體怎能證實法呢?

女兒常常說我不穩,狀態好就有點瑟,狀態不好出現病業就蔫了,怕別人說你修的好咋還這樣,所以我不想這個假相來,來了想早點好。我覺得她說的在理,除了我自己的不精,人心執著,那這里面是不是也有同修只看表面,盲目崇拜我的吹捧的因素呢?

我也看到身邊有位同修在年前出現了腦血栓的狀態,很多同修去幫她,甚至一批一批的去,陪吃陪住的帶她學法煉功,陪她學法發正念,結果直到現在還不怎麼見起色,是不是我們有些同修也犯有我們這樣的錯誤呢?有的同修說,我看周刊比看法還入心,提高的還快。可是周刊上同修的文章都是同修在不同層次的所悟所得,悟的再好也不能把他當法呀。

甚至有的同修看到師父說的“一朝得法向上沖”[3],就到處找同修說他已沖出“真善忍”,叫同修也要沖,不要講真相,說在另外空間救人,說誰誰協調人是舊勢力派來的,等等,好象他比誰都高,都要听他的,鼓動著一幫同修,越演越烈,我們曾制止過,他還是我行我素,不得已我們把這種現象發往明慧網,希望明慧編輯部發個通知警醒他們,明慧同修回復我們不給他市場,不搭理他,他本人知道後還一再追責發往明慧網的同修,我們就沒理會,到現在那個同修還領著他們那個小圈子的同修胡言亂語,真希望這次師父新經文能敲醒他們。

我寫出這些現象是希望和我一樣有過這些不足地方的同修有所警醒,正法已近尾聲,給自己改好的機會真的不多了,而且不及時剎車會不會造成亂法的大罪呀。何況我們還是大法弟子,是一個法粒子,維護大法就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也是維護自己呀。

師父說︰“那麼一些僧人一旦用常人的話,用他自己的見解去講佛經,或者寫出書來,那一下子就把人帶入到他的那個框框中來。他把佛經的涵義下了定義了。釋迦牟尼佛講那麼高的話,那麼多的涵義,他都沒悟到。修的很低嘛!那麼他講的話,修佛的人信了,他就把人都帶入和局限到他的思想框框中去了。這種現象,雖然是他好象要大家學佛,表面是好事,那麼他是不是在破壞佛法呢?破壞佛法可以有不同的形式來破壞。”[4]

師父說︰“亂解釋佛法的人都把人帶入自己所認識的這個框框之中。那你說他是干擾了佛法了呢還是維護了佛法?”[4]

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棒喝》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三》〈越最後越精〉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觀感〉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