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中救度有緣人

Print

【圓明網】我今年七十歲,一九九七年五月開始修煉大法。二零零五年二月中下旬,看到師父發表的《向世間轉輪》後,我毫不猶豫的即刻做了“三退”。同時,因剛好到了退休年齡,又辦理了退休手續。月底,當黨小組組長向我收繳黨費時,我指著辦公室的電腦,告訴他︰“在這里退黨了,不用再交黨費了。”同一辦公室的多名同事听到了我說的話,直到現在他們一直以為我在開玩笑。

一、利用婚喪嫁娶的大小聚餐救度有緣人

退休多年,與老同事聯系的比較少。但是,這些老同事的下一代,都面臨結婚、娶妻生子等大事,還有生病的,同一輩過世的等等,只要知道的,我就用這樣的機會,帶上事先準備好的資料去參加,以方便講真相。與我在同一張桌就餐的每人送一個“小音箱”,外加一份資料,如《假自焚 真騙局》、《中共為何迫害法輪功》、《走出思維誤區 選擇美好未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無聲證人”背後的驚天黑幕》等等,看到後,老同事都感到震驚,為我的舉動震驚,為得知這件駭人听聞的事件而震驚。

這些有緣人看到資料,為日後選擇善緣,打下了一定的思想基礎。

二、救度我的小學、中學、大學同學

1、我的小學同學,有的半個多世紀沒有往來、聯系了。經大家的努力,聯系上了三十幾位同學。在一次聚會上,她們詢問我︰為什麼這麼年輕?我毫不隱諱的亮出了我是法輪功修煉者。由于中共的邪惡抹黑宣傳,我似乎在有的同學眼里是另類,有的個別同學用一種奇異的眼光看著我,似乎在問怎麼會這樣?!

在那個特殊年代里,我是我們班里唯一一個上了大學的,大家認為我是比較有出息的同學,也就是老百姓所說的“既有出息,又循規蹈矩”的人。他們不理解我今天的“不循規蹈矩”行為。

在一次會餐桌前,我把準備好的“小音箱”按照座位的順序發到每個同學手里,大家知道是半導體收音機,都挺高興。有一個同學回到家里就急不可待的收听了“小音箱”里面播放的內容,然後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在微信群里指責我不該發放這個東西。我守住心性,沒有和她在微信群(那時的我還有微信)中爭辯,我想你慢慢听下去,就會有不同的認識。大多數同學都在微信群里是發自內心的表示感謝,明白過來的大多數都很接受。有的同學跟我說,他們家倆口子爭先恐後的爭著收听“小音箱”內容。我真為他們成為有緣人而高興。

2、我的中學同學畢業後聯系的特勤,尤其是入古稀之年的近一兩年,經常聚會、聚餐,幾乎是每月一次(中共病毒疫情期間除外)。

我利用每一次的機會,給他們講個人在大法中的受益,如,一個親戚非得讓我體檢,給我辦了年卡。錢也花了,無奈中我去體檢了。在體檢中,一個檢驗我血液的醫生看到我的血象後,叫來其他醫生,並詢問了年齡後說︰“簡直不可相信,不象這個年齡的血液……各項指標均超常的好!”怕別的科醫生听見,這位醫生指著“檢驗單”悄悄告訴我︰這個項目可以不檢……等等。原來自己身體的經常感冒、關節炎、扁桃體炎等均在修煉中不翼而飛。

和同學出去玩,無論上公園、去外地旅游,習慣了不落一人,不留死角的發給他們真相資料。如,《法輪大法弘傳世界》年歷、《金種子》年歷、明慧期刊《欺世謊言》等等,大多數同學都能接受。有個別同學不接受,一個女同學指著她的丈夫(我的中學同桌)不讓他拿“小音箱”。我在法中學會了不動心、不生氣,不被其帶動,待到心平氣和時,又給他們補上。

3、我的大學同學畢業後見面機會不多,反倒是退休後接觸的比較多,比如,到母校長春聚會;在北京相約;到海南島聚會等等,我盡量穿著得體參加同學的聚會,能接受的,我將資料給他們,不能接受的,從長計議,不著急,不上火。一個原則︰維護大法,不給大法抹黑。

我的大學同學中有十名同學(有三名已過世,有兩個人是監獄的副監獄長)在公安系統工作,他們受邪黨教育,骨子里擁護邪黨,很難听見不同聲音,想轉變觀念,接受“有神論”思想教育非常難。其中一個男同學公然在我的發言中途打斷我的講話,我知道他是受了邪黨灌輸洗腦造成的,听不去正面的東西,不識善惡,我不恨他。因他妻子(不是同學)也參加了我們的海南島之旅,都是女性,很容易溝通。私下里我把我這麼多年在大法中身心受益情況講給她听,她表示理解,讓我原諒她丈夫的不文明之舉。如果不是一個修煉人我是不會原諒的。

在大學同學中有一位男士是我原來的鄰居,也是我的同事,在十七、八年前就患有心髒病、腦血栓、高血壓、糖尿病、消瘦等多種病患,自己不能行走,每天靠他的老伴兒照顧他。這麼多年,每天睜開眼楮的第一件事兒,就是我告訴他們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和他的老伴兒一直在堅持。因他們早已做過“三退”,身體恢復的還行。我的好多同學和醫治過他的病的醫生都以為他不在世了,沒有想到奇跡(他老伴兒身體也不太好)出現在他們的身上。醫生讓我同學的老伴兒總結一下如何照顧他的,在當下還不能公開真正的秘密。他們老倆口非常感謝我,我告訴他們是大法師父救了你們,救了你們的家,要謝就謝謝大法師父吧!

三、疫情期間救度有緣人

突如其來的中共病毒讓我們不知所措,小區被封閉,外人很難到小區,小區外的同修不能正常的出入小區,怎麼辦?

今年一月二十六日,我和小區內的同修相互配合,在明慧網上下載了“再一次的隱瞞和欺騙(比較2003年非典)”、“疫情中請牢記法輪大法好”、“不怕瘟疫的人”等故事匯編成小冊子,發給小區的有緣人。後來到了二月份,有了明慧正式的《疫情周刊》(病毒凶險 如何自救、瘟疫的眼楮、祈天敬神遠離災禍)、疫情特刊《欺騙與救度》、明慧特刊《大瘟疫降臨 逃生有秘訣》、《疫情周報》、《明慧周報》、三折精美的《疫情肆虐 如何自救》以及漂亮且精美的不干膠等資料,為有緣人了解這場中共病毒,了解真相起到了正面積極的作用,知道了什麼是瘟疫中的治病良方。

個別不明真相的人在查找粘貼資料的人,有的還將貼在門上的資料拍照下來,發到小區微信群。有師父的法身保護,他們永遠也不會找到的,特別是非常時期,又有口罩的掩護,是不會查到的。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動動手、跑跑腿而已。

小區的大門不能隨便出,正月十五元宵節,我們利用手機給知道電話號碼的有緣人發送短信《疫情當前話自救》(選自《縱觀天下》),告訴人們“正氣存內,邪不可干”,誠念九字吉言,“三退”加強人體體內的正氣。大難面前人命關天。如果誠心敬念九字吉言而躲過劫難,將是萬幸中的大幸與福份!得到資料的人都是大福之人,是有緣人,也是該救度之人。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