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胡峰昌、趙志榮夫婦被中共迫害經歷

Print

【圓明網】胡峰昌、趙志榮夫婦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開始對法輪大法的殘酷迫害,打破了他們一家人平靜、溫馨的生活。他們夫婦多次被當地警察綁架、非法勞教、非法拘留關押、勒索錢財、蹲坑、跟蹤、騷擾等。

胡峰昌、趙志榮夫婦,一九九八年十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夫妻二人身體都患有不同的疾病。修煉不久,所有病癥在不知不覺中全部消失。胡峰昌七十多歲的老母親看到兒子、兒媳病全好了,也不用再為看兒媳給兒子在院里支磚頭熬藥而揪心難受了。一家人對大法師父和大法充滿感激,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恩中其樂融融。

下面是法輪功學員胡峰昌和趙志榮講述的他們被迫害的經過。

一、胡峰昌自訴遭受的迫害

我叫胡峰昌,五十二歲,黑龍江省樺川縣法輪功學員,一九九八年十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雖然那時我年紀不大,但多種疾病纏身︰頸椎、腸炎、鼻子無名出血、高血壓、肩周炎等。修煉後,這些癥狀不知不覺的消失了。

1、被非法拘留二十三天、被勒索二千五百元錢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我只身來到北京,為法輪功討公道、還我師父清白。當我來到國家信訪辦門口時,看見那里有十多個便衣警察。其中一個便衣警察在攔截中得知我是法輪功學員來上訪時,周圍所有的便衣警察都圍上來,七嘴八舌的盤問我。

他們給佳木斯市駐京辦事處打電話,我被佳木斯市駐京警察劫持到駐京辦事處。在他們的宿舍,我被非法扣押三宿四天,一直被手銬銬在餐桌腿上,手腕處被手銬磨的破皮出血。

三天後,樺川縣公安局政保科警察賈友和城南派出所的警察把我綁架回樺川縣城南派出所,時任所長李世忠踢了我一腳,還罵我一句。之後,把我非法關押在樺川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九天。

我被關進監室大約半小時,政保科科長魏佔文和書記員劉殿紅進來對我非法審問,魏佔文進屋操起板凳,使勁砸我屁股,非法審問了很多問題。

第二天,城南派出所所長李世忠和教導員甦英強把我從看守所提出來,開警車拉著我到我家,向我妻子勒索兩千五百元錢。他們逼著我妻子出去借錢給他們,勒索的錢不給任何憑據。所長李世忠還多次蒙騙我︰拿錢吧,拿了錢,到局里就放了你。

但是之後,又把我非法關押到樺川縣看守所,期間多次被非法提審、恐嚇、逼迫我放棄修煉,給我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經濟上給我的家庭帶來了很大的困難。被勒索的二千五百元錢是借來的,兩年多以後,才還上。從此,我家門口一直有蹲坑監視的警察,他們還收買附近的鄰居,監視我家所有的人。

2、第二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二年五月四日晚上八點多,我下班剛到家才五分鐘,樺川縣城南派出所警察李富國、沈延民和另外三個警察闖進我家,把我綁架到樺川縣看守所。看守所里已非法關押了七名法輪功學員。我被不明警察非法提審,他們不斷威脅、恐嚇我放棄修煉法輪功。此次綁架被非法關押了十七天,破壞了我的正常工作,損失經濟收入近千元,致使雇用我的業主不能正常完成裝修。

3、第三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的一天晚上十一點半,國保大隊警察賈友、張智峰(此人已遭惡報,突發心梗死亡)、還有不知名的警察讓我去公安局。我質問他們憑什麼讓我去公安局?他們不由分說,掐著我的脖子,不讓我穿鞋襪,我光著腳被兩個警察從雪地上拖拽到警車上,被綁架到樺川縣看守所。在非法關押期間,賈友對我非法審問,問我和誰聯系等。我被非法關押了十九天。

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我高齡的老母親、妻子和孩子在恐慌和痛苦中度日。每當到邪黨認為的所謂敏感日前後,我家就是警察騷擾的對象。

二、趙志榮自訴被迫害經過

我叫趙志榮,今年四十九歲,一九九九年正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前,我腰疼的直不起來,要先走十多步,才能直起腰來。修煉後,沒幾天就好了。

1、第一次被綁架,遭警察暴力毆打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下午三點左右,我正在百貨大樓賣貨,城南派出所片警劉雪峰來到百貨大樓,把我騙到樺川縣公安局。到了公安局,他把我直接劫持到樺川縣拘留所。政保科的魏佔文在屋里看見我,用下流語言辱罵我,問我煉不煉法輪功了,我不回答他,他惱羞成怒,扇了我好幾個大嘴巴子,我當時就覺得臉都腫起來了。他接著拿著長竹板抽打我後背,邊抽打,邊用下流語言辱罵我。王大寶子(綽號)在旁邊一起和魏佔文辱罵我。魏佔文打了我半個多小時,打累了稍微休息後,再接著打,最後累的氣喘吁吁打不動了,又逼著我在走廊里面壁站著。

當時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們听到魏佔文用竹板抽打我的聲音,全都大聲制止魏佔文打我。我女兒在學前班,放學沒人接,我要求他們放我回去接孩子。回家後,我照鏡子看到我整個後背被打的成了黑紫色,腫的很高,疼的我好多天不能仰臥睡覺。

2、第一次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我在家听見外面來人了,一看是幾個警察來了,他們撬開我家的門鎖破門而入。其中有城南派出所片警張智峰(已遭惡報死亡)、公安局的劉殿紅、魏佔文等。他們把我家翻的亂七八糟,搶走我家的法輪大法書籍,又以我擁有法輪大法書籍為借口把我綁架到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所長趙杰多次辱罵我。我被非法關押期間,警察利用邪悟的人轉化我,試圖讓我放棄修煉法輪功。我被非法關押了將近一個月。

他們又騷擾我丈夫胡峰昌,致使我丈夫和孩子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我婆婆被嚇的不敢一個人在家,只好跑到二大姑家待著。警察撬開我家門鎖進屋抄家,致使我家的暖氣片全凍壞了,造成了很大的經濟損失。

3、第二次被非法關押與勒索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晚上,我與法輪功學員去甦家店鎮八家子村發真相資料,遭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甦家店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在派出所,我被警察張國彪帶到一個單獨的房間非法審問。張國彪穿著棉皮鞋狠踢我的腿,腿被踢腫,好幾天不敢走路;薅我的頭發;打我大嘴巴子,臉和頭皮都腫了。後來樺川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董洪升、賈友到甦家店鎮派出所。董洪升上來打了我一巴掌,罵我一句,賈友給我們幾人強行拍照,把大法資料也拍照。

之後把我們劫持到樺川縣拘留所,期間我被多次非法提審,後非法勞教一年半。家人被迫給佳木斯國保大隊陳萬友七千元錢,以求放我回家。過年的前一天,董洪升等非法送我去勞教所,因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我得以回家。這次我被非法關押了14天。

4、第四次被綁架與關押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建三江前進鎮法庭非法對四位法輪功學員李桂芳、王燕欣、石孟文、孟繁麗庭審,我去建三江請求釋放他們,被在建三江執勤的警察綁架。

那天天氣非常惡劣,風雪刮的人睜不開眼楮,打在臉上生疼,我們頂著風雪來到法庭附近。每個路口都能看到便衣和警車,還有無牌照的車分布在各個路口。我們在路邊正走著,從身後開過來一輛警車,警察下來強行要檢查我們的身份證,我們不配合,他們就強制把我們塞到警車里,綁架到前進農場公安局的一個屋里,非法搜身。

屋里非法關押大約三十多名各地的法輪功學員。看守的警察屋里屋外有近二十多名。午飯時間也不讓我們出去買東西吃,一直到晚上五點多,才把我們劫持上火車,非法扣押了五個多小時。火車上還有警察跟蹤,我和一位法輪功學員只好半路下了火車,多花費了二百多元錢打出租車回家,到家時已晚上十點多了。

5、家人受到的傷害

八十多歲的婆婆經歷太多次警察的無故上門恐嚇、勒索,心里承受不了,擔心與害怕,怕我們再被迫害,婆婆回到山東老家。老人家與我們生活已經二十多年了,本該在我家安享晚年的,被逼無奈,回老家與我大伯哥、大伯嫂生活。現在已神志不清,躺在床上,瘦的不成樣子了。

我的女兒在我被非法關押時,年齡才八歲。丈夫為救我四處奔波,孩子與奶奶倆人在家著急上火,造成脾胃失調,得了大便干燥、便秘的毛病,直到現在久坐、上火都會便秘。

這場迫害喪失良知,迫害的是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給法輪功學員個人、家庭和社會造成深重的災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