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媳婦被迫害致死 山東陳景華含冤離世

Print

【圓明網】山東省德州市武城縣武城鎮退休教師陳景華、老伴朱桂香、大兒子陳桂彬與大兒媳周海濤,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澤民團伙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因堅持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陳桂彬被殘忍迫害致死,兒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後含冤離世;陳景華本人也曾五次被非法拘禁、罰款,于二零一八年含冤離世。

陳桂彬、周海濤曾經幸福的一家

一、大兒子陳桂彬被迫害致死

陳桂彬,在武城縣棉紡廠機修車間工作。由于小時候吃錯了藥,落下了氣管炎。一九九五年三月喜得法輪大法,煉功後,身上的病好了,身體健壯。陳桂彬是全廠職工、領導公認的好職工,是機修車間的主力。學大法後,從不佔廠里的便宜,就是給自己或親屬干的活也是秉公辦事,該拿多少錢就拿多少錢。

陳桂彬

然而,法輪功這樣一個健康人民身體、提升人民道德的好功法卻遭到江澤民集團的瘋狂迫害打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武城縣公安分局人員突然闖入陳桂彬棉紡廠的家屬院,在沒有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非法搜查、抄家,搶走錄像機、錄音機等許多私人物品,總共折合人民幣三千多元,勒索敲詐現金二千五百多元。陳桂彬、周海濤夫婦和年少的孩子每時每刻都生活在恐懼中。

陳桂彬為了向國家領導人說明真相、討回公道、還師父與大法清白,他與功友們進京上訪,被不明真相的便衣、武警綁架,後經山東省駐京辦遣回武城,被非法關押迫害一個多月。回家後,讓每天定時到武城縣公安局簽到。之後,每到敏感日,陳桂彬與妻子周海濤二人都會被拘禁關押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在武城縣公安分局的指使下,武城縣棉紡廠再次把陳桂彬與周海濤綁架到棉紡廠拘留室關押迫害。元旦過後,棉紡廠去北京上訪的五個法輪功學員被武城縣公安局從北京接回,每人罰款一萬元。由于懷疑是陳桂彬讓去的,保衛科長侯金才將陳桂彬和妻子周海濤、法輪功學員陳文田三人,非法關押在保衛科隔壁的小黑屋里十幾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晚飯後,保安把陳桂彬叫到保衛科,當陳桂彬剛走進保衛科,保衛科長侯金才、吳小剛、楊建功和姚金山四個人醉醺醺的圍上來給陳桂彬戴上手銬。四個人各站一邊,把陳桂彬圍在中間毒打。陳桂彬被打倒,因為戴著手銬,不能用手著地,頭撞在保險櫃上,立即癱瘓,不能動了,但思維還很清醒。

陳桂彬回憶說︰他們打我時,我的頭撞在了保險櫃上,“嗡”的一下,身體就沒有知覺了,他們又打了很長時間,隨後把我抬到保衛科門外的雪地里,凍了一個多小時。最後,把我抬回保衛科,扔在光板床上,他們把窗戶都打開,鎖上門走了。

大約晚上八點左右,陳桂彬听見被關押在隔壁的妻子說要去廁所,就喊︰海濤,他們把我打癱了。周海濤在窗外看見陳桂彬躺在光板床上,不能動彈。

次日凌晨,周海濤上廁所時,見到公司副總王金柱問道︰“桂彬被打癱了怎麼辦?”王金柱態度惡劣,置之不理。周海濤看見總經理王玉民在二樓,開著窗子和別人說話,就問︰“王總,陳桂彬被打癱了,人不行了,怎麼辦?”王玉民氣得關上窗戶,拉上窗簾。保衛人員強行把周海濤拉回小黑屋,用手銬把她銬在床頭上。

上午,陳桂彬母親朱桂香來到廠里,得知陳桂彬被打癱的消息,陳母叫來了親戚,找公司保安開門,叫醫生給陳桂彬檢查。醫生用針扎陳桂彬的腳心,陳桂彬腿不會動。周海濤戴著手銬問陳桂彬︰“哪兒疼?”陳桂彬戴著手銬說︰“脖子疼。”

九日晚上,陳桂彬才被送到醫院,這時,他已經被打癱躺在光板床上一天一夜了。據醫院檢查,陳桂彬兩節頸椎骨粉碎性骨折,做CT發現,骨髓都流出來了。醫生說︰“再晚來幾小時,小便排不出來,膀胱會爆裂,就會死在棉紡廠。”

陳桂彬被打癱後半個月,銀河公司經理向周海濤勒索3000元保證金,才放了她。當時,陳桂彬已在濟南省立醫院做了三次手術,手術過程中,陳桂彬幾次昏死過去。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正月初二),陳桂彬戴著吸氧設備,回到家中;二月七日早九點含冤去世。

據知情人士透露︰公司保安之所以敢打死陳桂彬,是由公安、610坐鎮。陳桂彬被打時,武城縣公安局和610辦公室的警車就停在公司內,公安局政保科張瑞軍、徐丙新在場。縣委書記也下令讓銀河公司拿10萬元罰款,說是處理銀河公司上訪法輪功學員的費用。

之後不久,惡徒侯金才的兒子就被車撞死在棉紡廠前的公路上。棉紡廠的職工都說這是惡有惡報!

二、大兒媳周海濤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含冤離世

陳桂彬的妻子周海濤,二零零一年被武城縣公安局綁架到德州洗腦班迫害三個多月,後又轉到濟南女子勞教所迫害六個多月。

陳桂彬在二零零一年二月被迫害致死之後,周海濤和十歲的孩子失去了主心骨,生活沒有了著落,只能依靠親屬和朋友的幫助,勉強維持生活。周海濤整天以淚洗面,晚上經常把孩子都給哭醒了,娘倆每天生活在悲苦之中。

二零零一年初春,周海濤踏上了去北京上訪之路,想為丈夫陳桂彬的死討回公道,到了最高檢察院,是個女檢察官接待的,那位女檢察官很和善,對周海濤很同情的說︰“你所告的很在理,是個冤案,不過,現在我無能為力,實在沒有辦法解決,將來你會把官司打贏的。”後來,由山東駐京辦通知武城公安局將周海濤接回,公安局也沒敢關押迫害周海濤,直接把她送到娘家去了。

周海濤從北京被遣回不久,因控告無門,無處申冤,她悲痛欲絕。突然間又禍從天降,武城縣公安局把周海濤綁架到山東德州洗腦班迫害。在洗腦班,不讓睡覺,不讓吃飽,不讓上廁所,挨打,強迫看污蔑師父和大法的錄像等。

在德州洗腦班遭受了九十多天的迫害,中共惡人沒有達到目的,又把周海濤轉到濟南女子勞教所迫害六個多月。濟南女子勞教所之邪惡,堪比人間地獄,在里面不讓上廁所,蹲小號,不讓睡覺,吊打,電棍電,坐小板凳,不讓吃飽飯等,勞教所用盡了各種酷刑逼迫周海濤“轉化”,不寫“三書”就不放過她,周海濤在里面度日如年,天天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

歷經將近一年半的迫害,周海濤才回到家中,但是身體每況愈下,實在不能上班了,後來在廠里辦了病退,每月廠里給她們娘倆一百五十元,當時物價這麼高,一百五十元根本不夠過基本的生活!為了省給孩子吃,周海濤每天只吃兩頓飯,艱難的勉強度日。

每每想起丈夫陳桂彬被惡人迫害致死的情形,就淚流滿面,再加上長期的精神壓力和殘酷迫害,大腦受到嚴重刺激,周海濤精神恍惚,晚上常常被噩夢驚醒,時常自言自語,生活又沒有保障。一個人常常孤獨的呆在家中,吃霉食,睡在爛被套里,骨瘦如柴。

後來經過多次醫治,周海濤的精神狀況仍然沒有好轉,連生活都不能自理,周海濤一度住在年邁的陳景華夫婦家,由公婆照顧。

經歷了十幾年痛苦的生活,周海濤未能等到為丈夫申冤之日,于二零一七年含冤離世。

三、陳景華、朱桂香夫婦遭受的迫害

陳景華、朱桂香夫婦都曾患有多種疾病。陳景華患有胃潰瘍、心髒病,朱桂香患有嚴重的冠心病、腿痛、腳痛、子宮瘤等多種疾病,老倆口每天都離不開藥。學煉法輪功後,二人不僅祛病健身了,還懂得了人生的意義︰人應該善良的活著,時時處處應多為別人著想,而不是自私自利。他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個好人,家庭和睦了,鄰里之間的關系融洽了,日子過的輕松愉悅。

但這一切都被中共惡首江澤民給毀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公然違背憲法,發動了對法輪功史無前例的、鋪天蓋地的瘋狂迫害,陳景華、朱桂香被非法抄家多次,被搶走電視機一台、大錄音機兩個還有其它一些私人物品,折合人民幣兩千多元,被敲詐勒索現金兩千多元。大屯鄉派出所發給陳景華、朱桂香夫婦每人一本污蔑大法的小冊子,共索要八十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陳景華在大屯鄉被非法拘禁,關押兩天一夜,在那里得不到人身自由,不讓吃喝,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挨罵,人格侮辱,逼著寫檢查,必須跪著念,達不到他們的要求就再重寫,直到他們滿意為止。

沒過幾天,學校校長又派人將陳景華送到武城縣在祝莊辦的“轉化”洗腦班,每人先交四十五元生活費,如果不“轉化”,再繼續交,直到“轉化”為止,每人每天十五元的生活費,但是實際伙食很差,連五元都不值,白天黑夜不讓睡覺,限制上廁所,逼看污蔑師父和大法的錄像,逼寫“三書”。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三日,逼著陳景華參加大屯派出所辦的“轉化”班強制洗腦,在那里沒有人身自由,人格受到侮辱,逼著寫“三書”,最後每人交一千元保證金,所長徐慎貞說到新年只要不上訪就歸還,實際上一直都沒給。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大屯管理區騙陳景華到大屯鄉院內開個會,到了那里,就被關起來了,不讓回家,關了幾天,又讓交一千元。之前已經交了一千元了,家里已經沒錢了,後來讓自己村的支書來做擔保人,才讓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初,陳景華被騙到武城鎮公安分局,說開個會就讓回家,結果又被關起來了,指導員一說話就罵人,人格受到侮辱,失去了人身自由,最後,又被敲詐了一千元才讓回家,連個收據都沒有,後來找熟人要出五百元,剩下的五百元說以後給,直到現在也沒給。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警察來綁架陳景華,因得到消息,陳景華走脫了,他們沒能得逞,但陳景華流離失所,數天後,在別人的幫助下才了事,在這期間,警察經常上門騷擾抄家。

陳景華、朱桂香夫婦再也沒有了安生的日子,陳景華于二零一八年含冤離世。

四、張恆玉一家遭受的種種迫害

張恆玉一九九二年畢于山東工藝美術學院染織系地毯班,在武城縣地毯廠(山東神龍地毯集團)任圖案設計室主任,負責新產品研制開發等工作。張恆玉曾患有心絞痛、嚴重神經衰弱及肝、胃、皮膚等多種疾病,幾乎無法正常工作,精神和身體都很痛苦。一九九七年張恆玉、譚鳳玲夫婦修煉了法輪功,身體得到很大改善,全身疾病一掃而空,精力充沛,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個好人。

張恆玉在單位里兢兢業業,首次將計算機技術應用于圖案的設計繪制,工效提高百分之六十以上,客戶雲集,訂貨源源不斷,工廠一度成為世界知名企業。廠長免費送給張恆玉一套三萬元錢的家屬樓,張恆玉知道還有很多職工沒房住,便婉言謝絕了。

譚鳳玲精心伺候癱瘓臥床八十歲的公爹,五年如一日,給老人喂飯喂藥、端屎端尿、理發刮胡子、洗尿布。老人便秘解手困難,憋得難受,開塞露不起作用,就用鑷子從肛門一點點輕輕的掏,同時給老人順時針揉肚子,促進腸蠕動,直到老人解下大便為止;有時滿手糞便、滿頭大汗,卻沒有叫過一聲冤。譚鳳玲成為遠近聞名的孝順媳婦,也使鄉親們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張恆玉去北京上訪,二十日在北京西四大街被抓,集中關押在北京豐台體育場,後輾轉押送到山東東營、慶雲,又回到武城,被非法關押七天。七月二十日,譚鳳玲在去北京上訪途中被劫持,押回武城縣老城鎮政府,非法關押七天。同時,被非法抄家。張恆玉在武城縣地毯廠被監視居住二個月。

二零零零年黃歷十一月二十三日,譚鳳玲去縣城法輪功學員家串門。當晚九點,老城公安分局警察強行把譚鳳玲從家里綁架到老城公安分局,次日上午,送到武城縣公安局,下午以“擾亂公共秩序罪”送入武城縣看守所,非法監禁一個月,罰款六百元,飯費二百九十元。

二零零零年黃歷十二月十三日,十六歲的大兒子張士杰,因難以承受公安局對母親的無理迫害,去北京上訪。在武城駐北京辦事處,警察給他狠狠戴上手銬,他手腕被磕破。而後被押回武城縣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罰款五百元,飯費二百二十五元。二零零零年黃歷十二月十五日,張恆玉在單位被監視居住,不許回家。家中只剩下十二歲的小兒子龍龍放年假在家,孤苦伶仃,多虧有鄰居照顧。

二零零一年四月的一天夜里十二點,張恆玉、譚鳳玲夫婦和大兒子張士杰被老城公安分局非法關押。非法關押了二十天,逼迫每人交五百元錢,不然就不放人,也不讓家人送飯,吃鎮政府的飯,一個饅頭五毛,一壺水一塊錢,每頓飯只給一個饅頭。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譚鳳玲被老城公安分局警察綁架到老城鎮政府,非法關押三天。二零零一年黃歷七月下旬,譚鳳玲在地毯廠被看管居住七天,不準回家,由專人監視。大兒子張士杰在縣城電業廣告公司打工,做電腦廣告設計。武城縣公安局政保科徐丙新知道後,恐嚇公司老板,致使張士杰失去了工作。

二零零一年黃歷八月二十九日晚上,張恆玉、譚鳳玲夫婦被迫離家出走,從此,一家人開始了顛沛流離的生活。武城縣公安610惡人脅迫廠方四處追找,親友學生家人都被惡人騷擾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中共十六大前夕武城縣公安局政保科四處搜捕法輪功學員,張貼的第一批邪惡‘協查通報’中有張恆玉一家四口。張恆玉的表哥宋澤利、宋澤行,表外甥朱玉海、連襟劉振友和朋友劉鏡波都曾被非法關押和折磨。

二零零二年底下了大雪,一家人幾乎沒有地方去了,親友家不敢留住,譚鳳玲還有小兒子龍龍和張恆玉分開了,半年多時間相互沒有音信。張恆玉和大兒子只能騎著摩托車到處走,只有身上穿的一身衣服。實在找不到住處,只能在冰天雪地的野外過夜。沒有了經濟來源,穿的衣服很髒很單薄,襪子也是自己找氈布縫制的。頭發有半尺長,吃飯也很不方便,有時買上一大袋餅干帶著吃。

二零零三年年底,小兒子龍龍在河北省故城縣青罕鎮打工,河北衡水市防暴大隊和當地惡警砸鎖進門,搶走影碟機、小電視等物品,龍龍被綁架審訊,龍龍的老板因幫他們找房子,也被惡警毆打。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武城公安局惡人氣急敗壞的綁架拘留了大兒子張士杰,聲稱如果張恆玉不回來,就將張士杰按‘包庇罪’判刑。張士杰被非法關在武城拘留所內,家里沒有了主要生活來源,張士杰的妻子帶著才幾個月大的兒子,每月還有數千元的貸款利息要還,生活難以為繼。

二零一四年六月一日凌晨,張恆玉、譚鳳玲夫婦在河北省衡水市故城縣鄭口鎮的居所被幾十個警察綁架,兒媳及三個小孫子也一同被綁架。張恆玉的三個小孫子,最大的五、六歲,最小的還是哺乳期嬰兒,才七、八個月大。

張恆玉在故城縣鄭口鎮被綁架時,被戴上了黑頭套、背銬,在洗腦班,遭到了毒打、坐老虎凳、戴手銬等酷刑迫害。譚鳳玲被打耳光,拽頭發,侮辱誹謗,三天三夜不讓睡覺,警察將譚鳳玲綁在老虎凳數天,戴的手銬深深嵌入肉里,許多天後傷痕依然清晰可見。送到醫院查出冠心病、心髒病、高血壓,強行讓譚鳳玲住了三天院,後又被送到衡水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七天,最後還勒索了住三天院的“醫療費”五千元。

張恆玉,被劫持到衡水溫泉賓館迫害,幾天後,轉至故城縣看守所非法關押,非法關押,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故城縣看在故城縣看守所經歷了一年多的迫害後,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被劫持到唐山冀中監獄迫害,據悉,在獄中感染了肝病。

張恆玉的大姨龐鳳英,86歲,戶籍山東省夏津縣西李鄉李官屯,無兒無女,老伴去世後,嫁給武城縣老城鎮三義村孫廣山作老伴,離張恆玉家不到300米,目的是有個照應。龐鳳英身體很差,整天靠吃藥維持生命,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身體無病一身輕,像年輕人一樣健康,來了例假(修煉人身體返還年輕狀態的正常體現),一天能用壓水井壓20多桶水澆菜,原來很爆的脾氣也變得祥和了。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後,老城公安分局警察王樹海等人幾次到家騷擾、恐嚇︰“不許再煉”。龐鳳英老人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嚇得不敢煉功了。尤其在張恆玉一家被迫流離失所後,對老人打擊更大,整天盼著張恆玉回來。二零零五年大年初一,龐鳳英老人含冤去世。

五、武城縣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情況

武城縣在京杭大運河畔,位于齊魯與燕趙的交界處,是山東的西北角,與河北只一河之隔,自古就是兩省往來和通往京津的交通要道,隸屬德州市。據明慧網資料不完全統計,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100多人次,近60名學員被非法勞教,至少有十名被迫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被惡警懸賞“通緝”,至少九名學員在迫害中含冤離世,二名女學員被迫害致精神恍惚,一名學員被迫害癱瘓。

1、王少清遭精神病院折磨離世

法輪功學員王少清,男,42歲,武城縣二棉廠某科科長。二零零一年,王少清遭綁架,被張瑞軍等人劫持到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法輪功學員被迫一刻不停的做奴工。吃的饅頭象豆腐渣,每天兩頓菜湯,缺油少鹽,玉米粥湯湯水水,早飯一片白蘿卜咸菜,甚至把蘿卜葉子灑上一把鹽當咸菜吃,十個人一小碗,生活差的讓人無法想象。王少清提抗議,要求減少奴役勞動工時,提高生活質量,改善環境時,遭到嚴管,被警察用手銬平拉式的吊起來毒打,逼其認錯。王少清還被隔離蹲小號迫害。二零零三年從勞教所釋放回家後,王少清向民眾說明法輪功真相,寫真相標語,再次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精神病院折磨迫害達一年之久,造成精神失常、呆滯,于二零零五年七月離世。

2、姚桂敏遭勞教迫害離世

姚桂敏,女,43歲,武城縣魯權屯鎮北甘泉村人。一九九九年姚桂敏去北京上訪,曾被非法關押在武城縣看守所,後來縣、鎮不法人員經常到她的家里騷擾。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夕,姚桂敏再次遭綁架,被張瑞軍非法勞教三年,在濟南第一女子勞教所,遭受強制洗腦、吊銬、毒打、夏天在太陽下曝曬、強制坐小板凳、不讓上廁所、用飯盒當便盒、煙頭燙等酷刑,身心受到嚴重摧殘。二零零四年元旦前放回家後,武城縣、魯權屯鎮不法人員仍然繼續騷擾,武城縣法院還以姚桂敏修煉法輪功為名,硬判她和丈夫離了婚,並注銷了她的戶口。在各種壓力下,姚桂敏在勞教所受摧殘時的舊病復發,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九號含冤離世。

3、李秀雲被迫害致癱瘓

李秀雲,女,50多歲,是武城縣電業局職工家屬。在修煉法輪功以前,李秀雲曾患乳腺癌,在醫院切除了一側乳房,痛苦的化療,使李秀雲頭發脫落,家務活一點都干不了。在絕望中,她想通過練氣功尋找生路。煉法輪功後,李秀雲的身體發生了奇跡般的變化,絕癥頑疾不翼而飛。迫害法輪功以後,李秀雲也屢受迫害。 二零零一年,張瑞軍等人,把李秀雲送洗腦班迫害。此後,李秀雲被多次非法關押、勒索錢財。

二零零二年,李秀雲再一次被張瑞軍等人綁架。在看守所,惡警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李秀雲義正詞嚴的說︰是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你要不叫我煉,就是不叫我活,你就給我準備棺材吧!因此,李秀雲被非法勞教兩年,在濟南第一女子勞教所受迫害,家里只剩丈夫和兒子爺倆度日。

二零零八年春天的一個下午,李秀雲被惡警綁架到看守所關押。張瑞軍厚顏無恥,向李秀雲丈夫張口索要10萬元錢,問李秀雲的丈夫︰是拿錢還是送勞教?李秀雲丈夫沒那麼多錢,無奈,眼巴巴的看著李秀雲受迫害。三月二十八日下午,被張瑞軍等人構陷,送濟南第一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勞教期間食物中被注入不明藥物致全身癱瘓。

4、孫秀菊被迫害致死 百個警察搶遺體強行火化

武城縣滕莊村四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孫秀菊曾多次被綁架、非法抄家、勞教迫害。二零一一年八月初,孫秀菊家被盜,丟了六百元現金和隨身听播放器。八月十三日,滕莊鎮派出所警察數人突然闖入孫秀菊家,說︰小偷舉報了你(因偷的現金寫有法輪功真相,隨身听中是法輪功內容)。隨即,警察又把孫秀菊家的法輪功師父照片、真相資料等搶走,並把孫秀菊綁架到滕莊鎮派出所。孫秀菊家人去派出所要人,警察卻說︰我們說了不算,你去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找周天路吧,這個事很嚴重!你拿錢吧,人已經轉到縣拘留所了。因為孫秀菊家境貧寒拿不出錢,武城縣公安局就把孫秀菊送入了濟南勞教所。

孫秀菊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早上六點多,武城縣公安局出動大批警察統一行動,大肆私闖民宅,綁架對江澤民控告的法輪功學員,幾個警察闖入滕莊村孫秀菊家中,將孫秀菊綁架走,連同同時被綁架的其他多名女法輪功學員被送往德州市看守所。孫秀菊被非法拘留十二天。

十一月三日,孫秀菊臨釋放的前一天,中午被叫去逼迫簽字,期間不知遭遇了什麼。晚上七、八點左右,孫秀菊就突然出現腦血栓的癥狀,不省人事。據目擊者說,當時她身體往後仰,牙關緊咬,且把舌頭咬出了血,生命危急。十一月四日上午八點孫秀菊搶救無效離世,年僅四十五歲。

拘留所和公安局方面極力推脫責任,逼迫目擊者做和拘留所無關的證明,一月初,逼迫家屬在正常死亡的裁決書上簽字。

一月十三日上午九點,武城縣警察電話通知孫秀菊的兒子說,調查結果已明,下午兩點半要將孫秀菊遺體強行火化。中午家屬匆匆趕到德州市人民醫院太平間才發現遺體早在上午就被武城縣看守所所長李東生、治安管理大隊教導員王翠梅、警察姜志福等人搶走。孫秀菊兒子隨即給警察姜志福聯系,對方說,遺體已在火葬場,你不來的話就強行火化了。

孫秀菊兒子和兩名親友一到火葬場,就被幾十個警察包圍,大量武警全副武裝,拿著槍、警械身著防彈背心,還有兩輛巴士警車、兩輛轎車警車、一輛私家車中也坐滿了警察,甚至听到了槍響。

警察層層圍住孫秀菊兒子,錄像並威脅說,火化通知書上已經有家屬簽字了,我們就可以強行火化了,現在你簽個字吧。孫秀菊兒子不簽,警察就不散去,被逼無奈只得簽字。隨即幾十個警察帶著家屬做了遺體告別,強行火化。親友見狀拍下照片卻被大量武警圍住強行逼迫刪掉了照片。孫秀菊的骨灰被火化後並沒有給家屬,被警察強行領走。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