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深層的“自我”

Print

【圓明網】很多矛盾出現後,其實不是技術問題,而是自我問題,是自己的心性問題。以下是我最近遇到的一連串事情。

昨天,我與同修去農村給那里的同修維修打印機。我們先去了一個地方,更換打印機的打印頭。我們按照操作步驟更換完打印頭後,出現了一些不正常的現象,我感到這不是技術問題,是邪惡在搗亂,我就在心里求師父幫助,立刻打印頭出奇的變好了,一切順利完成了。我在心里謝謝師父,可是當時我沒向內找。

我們又來到另一個村子的一個同修家,她的打印機出現問題是“打印頁面短缺”。我原以為這是“小毛病”,調換一下“搓紙輪”的面就可以解決問題。

可是調換之後,還是沒有解決問題,又出現“卡紙”現象。

我心里非常著急,因為時間已經很晚了。我每次出來回去晚了,家人都因為擔心而說我一頓,但是我卻一直認為這是邪惡操控家人阻擋我證實法的路。我心里很急,盡管我已經告訴家里可能晚點回去,可是時間實在是太晚了。不管我怎麼催促跟我同去的那個同修說︰我們先回去吧,今天太晚了,我們回去研究研究,哪天再來。可是那個同修就像沒听見我的話一樣,還是慢條斯理的去修理,哪怕一個小問題都要慢慢琢磨來琢磨去的。

我心里已經很著急了,但是我表面上又不能表現出來。最後問題還是沒有徹底解決,我們只好回來了,因為時間實在是太晚了。

我一到家,家里人都因為擔心我沒有入睡,這時都開始對我一通狂轟濫炸。我一言都不發,就靜靜的听,也不去解釋。不一會,也就消停了。

第二天醒來,我開始反思︰為什麼我每次出去回來晚家人總說我。我開始認為我有“怕家人說的心”。我還認為家人(都是同修)都不找自己,說話都不在法上。我也不是想晚回來,可是實際情況我根本就不能早回來,我要坐同修的車才能回來。同修不走,我怎麼走?可是,這不是人的理嗎?用人的理衡量對錯嗎?

我又繼續找,找來找去,我發現一個隱藏很深的東西。我的所有想法都是站在“我”的角度,我根本就沒有站在對方的角度想問題!

我一直以為自己“私心”很少,同修有問題我都盡力去幫助解決。我現在明白了,我的所有幫助同修也好,想要達到“無私”也好,都是站在“我”的基點上。我再一步深挖,我為什麼不能站在對方的角度想問題?是什麼因素阻擋“我應該站在對方的角度想問題”?我的真我是一個無私的生命,是能夠站在對方角度想問題的。那個站在“我”的角度想問題的究竟是誰?我立刻明白了,它是一個埋藏很深的“自我”因素。當時我以為終于找到了這個“自我”。

這個“自我”非常狡猾,它有時利用你的干事心、求名的心、顯示心等人心打著證實法的旗號去招搖撞騙的證實自我。當它感到威脅時,有時它會利用其它的執著心“舍卒保帥”的保護它自己。

一段時間同修沒有找我修機器了,我有時感到有些失落與無所適從。那天當同修來找我去修機器時,我發現從心里產生一絲高興,當時以為是干事心好長時間沒“干事”了,它要死了,突然來了機會,真是久旱逢甘露,給“干事心”帶來了“生”的機會。這個“干事心”能不高興嗎?!當時沒有往更深處查找,我還以為向內找了。並沒有認識到是那個“自我”為了保護自己“出賣”了“干事心”來自保。

當我回來後被指責的第二天醒來時,我再次向內找時,“自我”再次感到威脅,就又拋出了“我怕被人說的”心欺騙我,保護它自己。當我再次向內找時,它感到越來越不安全了,又采取了利用“掩蓋來掩蓋掩蓋”的手法迷惑我自保。所以當我找到了“我總是站在‘我’的角度考慮問題”時,它就欺騙我讓我認為我已經找到了那個隱藏很深的“自我”。其實我只是找到了一層“自我”形成的“我總是站在我的角度考慮問題”的後天觀念,並不是那個“自我”的本身。我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就把那個“自我”形成的後天那個觀念當成那個“自我”了。我被欺騙了。但是我也感到有點不對勁,就是說不清楚。

第二天中午,與我同去的那個同修來到我家向我的家人表示道歉︰因為太晚了,我們沒有考慮到家人的感受,只想自己快把機器修好。同修走後,我感到自己的修煉差距,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向家人道歉呢?師父讓我看到同修的道歉一定是我還存在問題,什麼問題呢?這時我立刻警醒了。我雖然找到了“我總是站在我的角度考慮問題”那個所謂的“自我”,我也想今後“我一定要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問題”,我也好像找到了真正的自己,但是我感到非常飄。

這時,我看到了一個問題,就是真正站在對方角度考慮問題的生命那才是真我,而真正站在對方角度考慮問題的生命,當自己給對方帶來傷害時,不管表象上願不願你,你都會發自內心認識到是自己的錯,都會覺得對不起對方,都會發自內心去向對方道歉。

可我當時只是認識到,並沒有道歉的想法。我明白了,那個“我一定要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問題”是“自我”利用“我總是站在我的角度考慮問題”這個觀念放出的煙幕彈。當我認識到這一點時,我再一次思考我的整個修機器與回來後的這個過程時,我立刻感到自己真的錯了,是自己傷害了家里人,心里很難受。我又看到了我這麼多年的所謂修煉與證實法表面看上去好像為他,其實都是站在“我”的基點上。換句話講,我一直被後天的“自我”欺騙著,沒有實修,浪費了太多的寶貴時間。當我認識到這里時,我感到自己思維體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種全新的為他的思維體系溶在了我的思想中。

修煉真的很嚴肅,很艱辛,每一思一念舊勢力都給安排了陷阱,只有用大法才能辨別。大法就像指路燈一樣照亮了我回歸路上舊勢力費盡心機想毀掉我安排的一切。多學法,學好法,用大法做指導才能走穩走好修煉的路。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