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市李凌、高淑琴夫妻在迫害中致死

Print

【圓明網】大慶市讓胡路區法輪功學員李凌、高淑琴夫妻修煉法輪大法後受益無窮,實踐真善忍理念做好人,善待他人,在親朋好友中有口皆碑。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受迫害後,妻子高淑琴在多次迫害中,遭受了多種酷刑折磨,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七日中午十二時三十分左右被中共警察逼死,時年五十一歲。李凌被迫買斷工齡失業並屢遭迫害,拘留、被被兩次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還經常受到騷擾恐嚇,身心遭受折磨與摧殘,于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凌晨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四歲。夫妻被中共人員直接勒索近十萬元。

李凌,原是大慶石油管理局總機械廠職工,原住讓胡路區科技園二十七號樓;妻子高淑琴是大慶市第十二中學優秀教師。膝下一雙兒女,聰慧好學,學業優秀,女兒在西安讀碩士研究生,兒子在湖南長沙上大學,是一個幸福、美滿的四口之家。

然而,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發動了邪惡的鎮壓,李凌的家在歷經殘酷的迫害中,不但沒有安穩的正常生活,而且被迫害得家破人亡。以下是李凌、高淑琴夫妻被迫害致死的事實經歷︰

一、高淑琴被迫害事實

高淑琴是大慶市第十二中學教師、業務骨干。高淑琴樂于助人,不計得失,是既有責任心、又能擔當的好老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多次被授予大慶石油管理局優秀教師、優秀班主任稱號,連年被大慶石油管理局教培中心評為優秀教師、先進工作者等稱號。

修煉前,高淑琴身患多種疾病,尤其是肺結核、胸膜炎特別嚴重,她不但遭受無盡的病痛折磨,同時給家庭帶來了嚴重的經濟負擔;講課時經常累得直喘、渾身是汗、身體虛脫,病重時連課都講不了。一九九八年十月,高淑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去做好人。她心性得到提高後,僅兩個月的時間,所有的頑疾不藥而愈,身心倍感舒暢,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麼是“超常的科學”。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及中共喪心病狂的打壓法輪功後,高淑琴堅定修煉,不屈服中共淫威,多次被綁架、非法抄家、關押、送洗腦班及非法勞教迫害;學校還迫于壓力無理的給高淑琴記大過、待崗等處罰,以截斷她的生活來源,逼迫放棄個人信仰權利;高淑琴被關押期間遭遇了體罰、野蠻灌食、“甦秦背劍”、上繩、坐鐵椅子、銬鐵環、不讓睡覺等酷刑折磨與摧殘。

二零零零年六月四日,高淑琴依法進京上訪說公道話被綁架,單位三人坐飛機去北京把她劫回大慶,關押在看守所七十五天,然後送進大慶石油管理局辦的邪惡洗腦班迫害了兩個星期。因高淑琴絕食抗議,五天後回家。被“洗腦班”勒索食宿費二千四百五十元;單位勒索罰款及去北京接她的來回費用共計一萬一千多元錢,全部算在高淑琴頭上;而後,高淑琴被剝奪講課、工作的權利,工資被全部停發。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高淑琴再次去北京上訪,在火車上被乘警查身份證時遭遇綁架,被警察拉到河北省的一個地方。因她不報姓名,遭到毒打,然後將她兩手一上一下拉到背後用手銬緊緊銬在一起,手銬嵌入肉里非常疼痛,她絕食抗議四天被釋放。然後高淑琴堅忍地一路步行、走了數天、又走上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條幅,被綁架到前門分局,因她不報姓名,又遭遇警察輪番毒打,抓頭往牆上撞,身上澆涼水,折騰到後半夜把她放了,她回家後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一年五月五日,高淑琴在紅崗區被綁架,因不報姓名地址,被紅崗派出所警察輪番施暴打嘴巴子、罰站、侮辱等,然後送入大慶市看守所關押,絕食抗議十九天後被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半夜,讓胡路分局三個警察闖入高淑琴家將她綁架,送進薩爾圖拘留所,她絕食抗議三十六天,每天被強行插管灌食都遭惡獄警打罵。八月二十五日左右被非法勞教,送到哈爾濱女子戒毒所勞教所,因體檢不合格拒收,拉回來被拘留了兩天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晚,高淑琴被破門而入的警察用黑袋子套頭綁架到市看守所,她一直絕食抗議,又被劫持到哈爾濱女子戒毒所勞教所,被迫害得五髒衰竭,遍體鱗傷,手銬卡入手腕很長時間還有傷痕。十月初,高淑琴已經昏迷不醒、奄奄一息,多次出現生命危險,被戒毒所保外抬回家。因頭被打傷,半年後說話語言還不清、四肢不靈。而此時,她家中只有八旬的婆母,丈夫李凌被非法關押在大慶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讓胡路分局局長孫紹民、劉玉鵬等多個警察又闖入高淑琴家把她綁架到市看守所。在此前片警陳耀松兩次給高淑琴打電話讓去派出所,被高淑琴拒絕。陳耀松惱怒說︰“你不來,我就是綁也得給你綁來。”高淑琴在看守所絕食抗議,每天都被銬在鐵椅子上並強迫灌食等酷刑折磨,吃喝拉撒都在鐵椅子上煎熬,又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九日被無條件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晚,高淑琴與丈夫李凌出去發真相資料,被讓胡路分局鐵路派出所警察跟蹤,高淑琴走脫回家,丈夫李凌等被綁架。深夜十一點多鐘,讓胡路分局伙同鐵路派出所一幫警察到高淑琴家非法抄家,高淑琴拒絕開門,警察按遍同一單元住戶的門鈴,攪得四鄰不安。

第二天(三月二十七日)大清早,鐵路派出所惡警又到高淑琴家砸門,將房門反鎖並在樓下監視,企圖綁架。高淑琴被困在屋里出不來,把鑰匙給鄰居幫忙開門也打不開,打電話找“開鎖大王”不敢來開。高淑琴為了避免綁架迫害,被逼無奈,把床單拴在窗戶上順下,因床單墜斷,她不幸重摔在地,大口喘著氣,圍觀的群眾對警察說︰快送醫院搶救呀!中共警察視人命如草芥,不是打電話搶救人,而是打電話給上級等待命令,直到眼看著高淑琴咽氣,才給120打電話。一個鮮活的生命就這樣被殘害虐殺。

高淑琴被迫害慘死,警察卻隱瞞事實真相,抹黑法輪功,欺騙高淑琴的一雙兒女說︰高淑琴自己在家把門反鎖了,煉功走火入魔,跳樓自殺。(法輪功是禁止殺生和自殺;要了解、明白法輪功真相,請看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和其他法輪大法著作!翻牆海外網站︰可在法輪大法網站明慧網免費下載全部書籍。)

由于高淑琴四次進京上訪說真話,學校被中共搞株連多次罰款,都算在高淑琴的頭上。學校書記馬永維對高淑琴說︰“因為你煉法輪功,學校被罰款和你個人的罰款,你已經欠學校四萬多塊錢了。”從二零零零年六月,直到高淑琴不幸離世,單位一直不讓她上班,也不給發一分錢,剝奪了生活最基本的權利,而克扣高淑琴的工資、獎金收入至少六萬多元,反而還變本加厲說高淑琴欠學校的錢。

二、李凌被迫害事實

二零零零年一月,李凌的單位大慶總機械廠610辦公室(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人員怕李凌去北京上訪,勒索他一萬元錢當押金。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李凌參加大慶石油管理局門前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證實法輪大法好,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七月份被單位610非法機構勒索二千元錢。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末,李凌進京上訪被綁架劫回大慶、關押在讓胡路看守所,並被非法勞教一年,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送進大慶勞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五日從勞教所回家。期間,被大慶石油管理局駐京辦事處610非法機構勒索二千元錢;被單位勒索到北京劫持他的往返各項費用二千元。

二零零一年十月上旬,李凌再次到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法輪大法好,並順利回家。

二零零二年三月,李凌在家中被讓胡路分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四個半月,他被迫兩次絕食(四天和九天)抗議非法關押,又被非法勞教三年送進大慶勞教所迫害,後來一只腳被迫害得走路有點跛。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晚七點多鐘,李凌和妻子高淑琴等幾人到鐵路家屬樓區發真相資料被跟蹤,李凌等被讓胡路分局鐵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妻子高淑琴走脫回家。深夜十一點多鐘,鐵路派出所警察到科技園李凌家非法抄家,妻子高淑琴拒絕開門。歹毒的警察在外面把門反鎖上、還在門鎖上使了壞招,用鑰匙都開不開鎖,李凌的妻子被惡警困在屋里。

第二天(三月二十七日)中午十二點半左右,李凌的妻子高淑琴為了免遭迫害,被逼無奈,用床單從六層樓窗戶順下,因床單墜斷,高淑琴不幸擲地身亡。當時,他們一雙兒女在外面上學,家里還有李凌八十二歲的老母親。

在這種慘境下,讓胡路分局警察柳某某、孫某某仍然將李凌送進看守所非法關押,李凌多次詢問妻子的情況,卻欺騙李凌說︰高淑琴心髒不好,在第四醫院住院,你放心,我們會照顧好的。李凌對妻子遭遇不幸和葬禮都無從所知,連最後一面都沒見上。

一個月後,李凌才得知妻子的噩耗,當他質問柳某某、孫某某時,柳某某卻肆意妄為邪惡地說︰“象高淑琴這樣的再過個十年八年的都得被整死,那時煉法輪功的就差點勁了。”

讓胡路公安警察不但將高淑琴迫害致死,又以莫須有的罪名構陷李凌,幾個月後,李凌被非法判刑一年,一直在大慶市看守所關押到冤獄期滿回家,與老母親艱難度日。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日下午三點鐘,讓胡路分局科技園片警和一穿便衣的男子到李凌家,偽善地聲稱片警調換了,了解一下情況。然後翻臉打電話叫來兩個警察非法抄家,所有的大法書籍和《明慧周刊》被搶走,還要綁架李凌,遭到李凌九十一歲的老母親堅決抵制,李凌才免遭綁架。

二零一五年,李凌向最高檢、最高法院起訴中共前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犯罪事實,遭到警察經常騷擾。李凌母子只好到另一小區租房住,但仍騷擾不斷,攪得家無寧日。

由于妻子活活生生地被淒慘離世的打擊,加之迫害與各種壓力,李凌的身體每況愈下,從渾身腫脹到瘦成皮包骨,終因身心承受到極限,于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帶著遺憾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四歲,撇下九十四歲的老母親。

三、李凌母親的遭遇

李凌的老母親也是一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曾遭遇讓胡路分局警察迫害。邪惡的中共破壞天理、敗壞人倫及道德,連八十多歲的老人都不放過。

老人得法前是個藥罐子,渾身是病,過了今天沒明天,吃藥象吃飯一天吃三遍。上、下樓都得用人背著。自從老人修煉法輪功後,身輕體健,容光煥發,精神飽滿,不但扔掉了藥罐子,上、下六樓自己都能走了,覺得活著有奔頭。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老人依法到北京上訪,被綁架到懷柔縣看守所,絕食抗議被釋放。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八十歲的老人被讓胡路分局警察劫持迫害,被迫絕食抗議,被釋放回家。

讓胡路派出所片警陳耀松還多次騷擾、並惡語威脅老人說︰別以為你歲數大我們就不抓你。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七日,老人八十二歲時失去好兒媳高淑琴;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老人九十四時又失去了好兒子李凌。人老有所依,可憐的老人無依無靠只好被迫回了老家。

一個好端端的家,被中共迫害得支離破碎、家破人亡。二十一年的迫害,象李凌一家的悲慘遭遇,在中國大陸也只是被中共邪黨血腥迫害的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之中的冰山一角,中共無盡的滔天罪行,罄竹難書。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