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法輪功學員劉家玉曾遭精神病院迫害

Print

【圓明網】江甦省徐州市豐縣劉家玉在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大法後,原來的冠心病、十二指腸潰瘍、關節炎都不治而愈。吸煙、喝酒、賭博的壞毛病也徹底改掉了。他還扔掉了老花鏡,火暴的脾氣也變的祥和親切。鄉親們說劉家玉煉了法輪功,脫胎換骨都變成另一個人了,以前緊張的家庭關系也變的融洽了。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和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之後,劉家玉的環境也變了。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到同年五月三十日,劉家玉先後被豐縣順河鎮政法委姓王的書記和順河鎮當時的武裝部長、豐縣公安局姓陳的一個股長騙進豐縣封閉式洗腦班10天。後從洗腦班又被騙進徐州市民政局辦的精神病院迫害90天。

在精神病院期間,劉家玉被過大電(電休克)一次,過電時一人按頭、四人分別按腿、胳膊,過電時口中墊布沒墊好,強大的電流造成全部牙齒松動,牙床出血,結果導致吃飯只能吃軟食(面條、米飯)。由于牙齒全部松動,被迫拔掉真牙,換上了一口假牙。

而且,劉家玉還被強制吃不明藥物,吃過後,行走坐臥都非常難受,除非睡著了不知道難受,只要清醒,就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平時受到精神病人的監視,不讓劉家玉和別人說話。負責迫害劉家玉的是一名姓陳的女主任、一名姓羅的副院長。他們讓劉家玉罵一聲大法師父才能出院,劉家玉不罵,堅決的拒絕他們的無理要求。當時陳主任叫劉家玉看了精神病院關于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邪黨上級發的紅頭文件,大概有三、四頁紙。

從精神病院被迫害放回來後,有一年的時間,劉家玉都是處在精神痴呆、恍恍惚惚的痛苦狀態之中。

以豐縣公安局劉元東為首的警察兩次非法抄劉家玉的家,搶走了大法書籍多本及其它一些資料。豐縣公安局楊姓隊長和610辦公室史姓人員,帶人對劉家玉抄家一次。豐縣610和縣公安局人員多次到劉家玉家騷擾恐嚇,監視居住,嚴重干擾了他的正常生活。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十一點五十分,從上海開往徐州的高鐵上,乘警非法搜查劉家玉的個人物品,翻出六本大法書籍,以此限制他人身自由四個小時。後徐州火車站派出所以劉姓為首的三個警察,又將劉家玉非法扣留,從下午三點持續到晚上七點,共四個小時。劉家玉是從上海回家照顧年邁的老父親的,當時他的老父親在豐縣人民醫院急診室急診,當時的分分秒秒對劉家玉來說都是非常寶貴。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九日,劉家玉和老伴購買了從徐州到漢口的20點45分的火車票,去武漢孩子家。當檢票時,檢票員喊來警察,把劉家玉帶到車站派出所,他們非法搜查劉家玉的個人物品,將他隨身攜帶的16本大法書(劉家玉打算在孩子家住一段時間,就帶上了他平時經常看的這些大法書)和及一台原道牌平板電腦強行搶走。

後徐州車站派出所程所長伙同劉姓、滿姓警察,串通豐縣公安局劉元東及順河派出所人員,開了兩輛車去抄劉家玉的家,由于劉家玉不配合,並當場揭露以前他們對他的迫害,送他進精神病院迫害的事實,他們自知理虧,就回去了。

從五月二十九日晚八點遭到非法扣押,直到半夜十二點左右將劉家玉送回候車室,造成當次車票作廢。劉家玉又重新購買了五月三十日的同班車票,結果到了五月三十日十點左右,他們又將他非法扣押,並送回豐縣順河派出所,導致劉家玉的兩趟車票全部作廢,損失車票款420余元。他們不單威脅恐嚇劉家玉,而且還威脅他的老伴,說要將她也關起來。

劉家玉被非法扣留期間,老伴一個人在徐州火車站候車室一直待到五月三十日半夜十一點,後來被劉家玉的三女婿開車接回。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