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學珍、白虹在天津市板橋勞教所遭受折磨

Print

【圓明網】二零零一年我剛到天津市板橋勞教所五大隊,一進屋里就看見一個人雙手被吊在房梁上,兩腳離地,不知道已經吊了多長時間了。我問犯人,“她為什麼吊在那里?她犯了什麼罪?”犯人說︰她叫周學珍,煉法輪功,絕食。我說,“我也是煉法輪功的,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麼罪?今天你要不把她放下來這飯我也不吃了。”犯人馬上去找警察把周學珍放了下來。

後來警察利用犯人給周學珍戴上手銬腳鐐綁在床上,身體呈大字形。周學珍堅持信仰,不轉化,長期絕食抗議迫害,每次遭灌食時插進去的管子都是血,真是太痛苦了。迫害周學珍的警察寇娜、高華超。

周學珍被迫害的體重不足六七十斤,骨瘦如柴,牙都被迫害的沒有了,戴著沉重的腳鐐。就是那樣她也不向邪惡低頭。不管怎樣迫害她,她都和人們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上半年,我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市板橋勞教所五大隊,認識了大法弟子白虹和周學珍。當我第一次看到白虹時她的臉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別的同修告訴我,“由于白虹堅信大法好,不轉化被電棍電的。”

我和白虹在一個班時每天扛豆包(100-120斤)擇豆子,晚上還要學習坐馬扎,到晚十二點以後才睡覺。有一天晚上,警察把白虹帶走一夜都沒回到班上,臉上又多了青一塊、紫一塊的血印。我們都是被犯人監視的,不許說話,我偷偷地問白虹干什麼去了,白虹兩眼直直的不敢說話,不知道她又受到什麼樣的迫害。

有一次白虹腸胃不好,要求上廁所,犯人頭、警察就是不讓她去。這是經常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迫害白虹的警察有寇娜、高華超。

周學珍,女,時年50多歲,天津市北辰區法輪功學員,于2000年底在家中被惡警綁架、非法勞教,在板橋勞教所被惡警寇娜、高華超毒打,她們經常指使賣淫吸毒犯毒打周學珍。周學珍遍體鱗傷,有一次被用捅鍋爐的長鉤在後背抽上後帶下一塊肉,還被捆在豬圈讓蚊蟲咬,關禁閉一關就是1~2個月,幾次都是奄奄一息後被抬出禁閉室。周學珍1米7的身高被迫害得體重不足30公斤,惡警怕死在勞教所讓家人接回家後,又遭到了北辰區北倉鄉610頭子王寶榮的迫害。周學珍于2002年7月含冤去世。

白虹,女,時年53歲,原在天津市和平區勸業場衛生院工作,2002年的冬季因為煉法輪功而被非法勞教,在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里她堅信真、善、忍。11月中旬惡警寇娜、高華超分別幾次帶著吸毒犯人對她大打出手,夜里扒光白虹的衣服把她扔到豬圈里,而後拉出來用衣服把她頭裹上,用電棍電她,電一陣,惡警寇娜把白虹頭上的衣服取下來,讓她看一個方盒子,並告訴她這是一種新型的電刑器,然後把白虹的頭蓋上又接著電。白虹絕食抗議,她們就把她四肢捆在床上。夜里把她拉出去,放在兩排房子中間的一個兩米多寬的狹道里,那有幾塊水泥板,她們扒光白虹的衣服,將她推躺在水泥板上,還用衣服給她扇風。又把她推到養狗的大籠子前,揚言要把她跟狗關在一起。白虹被迫害得很厲害,一說煉功,就被“大”字形銬在“獨居”的床上。白虹的個子很小,被四個銬子拉的疼痛難忍,第二天被放下來都不會走路,有時她還被打成烏眼青,捂著胸口上不了床,有時在“獨居”被折磨好幾天,刑事犯用鞋幫打白虹的臉,直到臉變成黑色。惡警滅絕人性的摧殘使得白虹奄奄一息,惡人怕擔責任才將白虹送回家,白虹回到家後就含冤辭世。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