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漢康菊珍和家人遭受中共迫害

Print

【圓明網】康菊珍,69歲,退休職工,修煉法輪大法之前,身患多種疾病,如嚴重的貧血、心髒病、風濕病、子宮息肉、胸膜炎等。一九九三年十月,康菊珍有幸修煉法輪功,不到一個月,就無病一身輕,再也沒吃一粒藥,身心得到了健康,道德也提升了。

康菊珍的哥哥康佑元一九九七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八種疾病全部消失。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康菊珍和兒子鄧德志、哥哥康佑元均遭中共殘酷迫害。

康菊珍遭迫害的事實

康菊珍到湖北省信訪局上訪,被居住地六角街派出所非法關押三天。每天只讓康菊珍回家睡三個小時,押著回家,押著出門。在派出所的三天里,白天派幾個警察看守,到晚上六點多鐘後,十幾個人對著康菊珍開始謾罵、侮辱、誹謗,強迫康菊珍放棄修煉法輪功。

派出所警察讓電視台對康菊珍攝像,強迫康菊珍造假,污蔑法輪功創始人,在康菊珍的極力不配合下,沒有得逞。從那時起,康菊珍家就被嚴密監控,戶籍警察每天上門兩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門外還有幾個人日夜監控。康菊珍每天買菜出門都被跟蹤,並將康菊珍擁有的法輪功書籍搶走,至今沒有歸還。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康菊珍和兒子、哥哥到北京上訪,遭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北京椿樹派出所兩天。後被武漢市口區六角街派出所警察劫回武漢,強制送到口區額頭灣洗腦班,被非法關押四個月。

期間,還要康菊珍家人交伙食費一千一百多元,每天被高強度洗腦,邪惡讀污蔑法輪功的文章給康菊珍听,強迫康菊珍放棄修煉法輪功。康菊珍被迫害得心動過速,回家後,康菊珍還被長期監控。

兒子鄧德志被迫害的事實

康菊珍的兒子鄧德志也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他和母親康菊珍一起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後送到武漢市青山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拘留期滿後,也不放人,又被非法關押在所在單位武漢鋼鐵集團公司內的一座樓房里,被數十個保安輪班看押。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單位人員強迫他放棄修煉法輪功,每天白天強迫看錄像片洗腦,晚上睡覺還要用手銬銬著。威脅鄧德志不“轉化”就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在那里,康菊珍的兒子鄧德志被非法關押四個月。

哥哥康佑元被迫害的事實

康菊珍的哥哥康佑元,在修煉法輪功之前,身體很不好,罹患胃癌等八種疾病,開過三次刀。自一九九七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個多月,八種疾病全部消失,身體變的很健康。但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康佑元多次被綁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康佑元到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天安門分局。兩天後,被武漢公安局銬回武漢,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因坐在家門口看《轉法輪》書,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發現,康佑元被綁架到派出所。強迫在派出所做衛生九天。之後警察又多次上門騷擾,揚言要將其抓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康佑元到北京上訪,被綁架,被劫持到口區額頭灣洗腦班非法關押十個月。期間多次被毆打、體罰,強迫放棄修煉法輪功。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康佑元因在路邊張貼“法輪大法好”不干膠,被武漢市口區利濟派出所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康佑元剛剛勞教期滿回家十幾天,又被武漢市口區利濟派出所綁架,送到口區額頭灣洗腦班,被非法關押兩個月。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康佑元在路邊張貼法輪功真相不干膠,被武漢市口區民意派出所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康佑元被迫害的心血管堵塞,被放回。回家後,經過學法、煉功,身體才恢復正常。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因在武漢市吳家山一副食品店跟老板兌換印有“法輪大法好”的紙幣二百二十元,被吳家山派出所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關押在沙洋縣範家台監獄,並且不讓家人探視。非法開庭前,康菊珍幫哥哥請了律師。從那時開始,就有人更加密切的監視康菊珍。每天買回來的東西,都有人檢查,哪怕是門口的垃圾都有人檢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