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信中共被加重迫害的教訓

Print

【圓明網】中共的邪惡本質與流氓本性已經被越來越多世人所認清,回首過去二十多年所走過的正法修煉之路,發現自己過去由于缺乏對中共的了解,被中共屢屢欺騙,給自己本人、同修及當地的正法形勢都造成了很大損失,真是後悔莫及。

一、相信中共公安局長本人與同修受損的教訓

我與我所在地公安分局局長家里有非常緊密的聯系。這種聯系可謂是子一輩、父一輩。局長的兒子與我是形影不離的朋友,又是多年的同班同學,兩家之間吃飯坐客那是家常便飯,家長親友無不知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後來朋友結婚時,我和公安局的一位領導擔任總支賓,負責代表家人招待親朋好友,可見我在他們家中的地位與關系。而且我岳父也是當地的領導。我本人也身居要職,這就把我們二家之間的關系拉得很近。令人高興的是,公安局長夫人、兒子、兒媳婦也都在學法輪功,這樣我們就走得更近了。

在1999年6月份的一天下午,當時中共沒有公開迫害法輪功,而且中共在剛剛過去一個多月的4.25中明確表態從未反對過各種氣功,再加之我本身就在體制內工作,當時並沒有感覺到中共如何的邪惡,對中共還是相信的。公安局長給我打電話讓我到他辦公室去一趟,我過去後才知道,原來局長是想向我問一下我們當地法輪功情況,並說已經清楚的知道我們一共有多少個煉功點,我一听他說的數字還真對。我想︰我們大法是堂堂正正的正法修煉,是做好人,不怕你們來調查,相反調查調查反而讓他們多知道知道我們法輪功有多好,反而是弘揚了法輪功,于是我就把當地各煉功點的名稱和輔導員告訴了他。他表態只是了解一下情況,沒有別的意思。從公安局出來後,我就來到了我們義務輔導站站長家,將剛才的事情跟站長反饋了一下,站長告訴我不應該跟他說這些,問我能不能挽回,于是我滿懷信心的來到公安局長家里,找到局長直接對他說,不要將我說的報上去,就等于我們之間什麼都沒說,否則我們之間就斷交。他雖然當時表面滿口答應了。可是後來的事實證明這位局長欺騙了我,他還是按照我說的名單進行了上報。

在邪惡公開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之後,我公開反對中共鎮壓,引起了市委書記及公安很大的不滿,這位局長親自帶著一車公安人員在晚間奔我所在的學法點過來搜查抓人,而且我們當地的一位女同修也因我的泄露信息而受到公安的重點監控,這位女同修的丈夫是我們當地的領導,就找到這位公安局長,這位公安局長就說是我泄露了他夫人的修煉信息的,因此,受中共官員的欺騙使我本人及同修都受到了損失,我後悔不已,教訓是深刻的。

二、相信單位中共領導被邪惡綁架的教訓

有一次,因為休期的原因我正在家里休息,突然單位的黨組副書記給我打電話,說單位有點事讓我過來一趟,我沒有多想,以為是領導臨時有什麼工作需要加班,就馬上第一時間來到工作單位。可是等待我的卻是公安局的二位主要領導來抓我,他們是通過單位領導打電話將我騙到單位,讓我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被邪惡抓捕。當時給我打電話的領導,我們曾一起多次下過鄉搞調研,多次在一起吃飯,他的很多工作是我幫助他做的,可是在關鍵時刻還是配合邪惡來迫害我,沒有給我一點暗示或幫助,有的只是冷酷與興災樂禍。就是由于這次抓捕不僅給我送進了牢房,又將我開除了工作,我經歷了無數的痛苦與無盡的心酸,甚至差一點失去性命才闖過了那次魔難,輕信中共的官員的話又給我上了一課。

三、相信邪黨公安辦案人員使我的迫害加重的教訓

有一次,經過惡人的構陷,我被邪惡抓捕進了看守所。從表面上看,由于我的身份、加上我們家人的領導身份,再加上公安內部的親屬保護等表面原因,邪惡對我並沒有采取酷刑的方法,但是他們取證的方法是,在我取證筆錄上先空著,然後對其他同修施以酷刑,當被抓同修說出來的內容後,邪惡辦案人員再按已經有幾個人說出來的事實再給我寫筆錄。那次,邪惡公安人員想從我過去的筆錄中給我構陷定罪,從其他同修那里也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材料,所以他們挺著急,但是還是把我抓起來了,不想放過我。

幾天後,有一位從來沒有參與提審的一位大領導模樣的老公安親自來提審我,欺騙我說市委書記說了,如果我沒什麼事情就給你放了,但要求我一定要保證把事情說清楚就行。我信以為真,而且從我內心深處來說,我所說的真實情況根本就算不了什麼,說清楚不就完了嗎,我與同修說說話還不行嗎,說清楚不就出去了嗎?于是我就一五一十的將我與一位外地的同修接觸過,並談論了我個人對法輪功的認識與感受說出來了,我自認為我又沒有什麼其他行為,我與同修個人之間說說話還犯法嗎?沒想到,就在我說了這些事情之後,公安竟然將我說的這些話當成迫害我的主要證據,非要置我于死地。後來在牢籠里我通過求師父,在師父的加持下才闖出了魔窟,又融入了正法的洪流中。

我的三次親身實際經歷完全印證了《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所說的,什麼人相信了共產黨什麼人都會上當,甚至會丟了自已的性命。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