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初寅夫妻被迫害死 兒女遭冤獄七八年

Print

【圓明網】湖北浠水縣汪崗鎮汪崗張庵廟村醫生南初寅在當地名聲和人緣都極好,一家五口人,于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按照“真、善、忍”做人,以前的病都好了,身心健康,是個遠近聞名的勤勞、善良、幸福的家庭。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南初寅全家人都遭嚴重迫害。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南初寅在浠水廣場煉功,遭公安局毒打,被劫持到浠水第一看守所關押,幾乎天天挨打,折磨不斷,脾髒被打破裂,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四日被送到沙洋勞教所繼續迫害,于二零零一年正月二十四日吐血離世。

兒子南小青本是四川西南石油學院學生,被開除學籍,二零零三年四月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八年;小女兒南溪芬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非法判刑六年。

妻子周冬梅原來一字不識,通過修煉法輪功,年老的她也能順利通讀《轉法輪》。兩次被非法關押,被劫持往武漢洗腦班迫害後,身體出現病狀,多次被浠水六一零、國安大隊綁架,受盡驚嚇與折磨,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含冤去世。

大女兒南田菊曾被多次非法關押,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遭綁架,非法關押七個多月,消息全無。據悉,檢察院曾回復因證據不足可以放人。

一、南初寅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南初寅與兩個女兒在浠水廣場煉功,被警察劫持、非法拘留十天。在浠水第二看守所拘留,當時天氣很熱,沒干過體力活的南初寅被迫在烈日下用鐵鏟手工和混合土(水泥、沙、石頭)倒屋頂,汗水加泥混了一身到附近水溝里流,那里的水是別人加工石板流下來的水,石灰非常重,所以不到幾天他的雙腿就長了瘡。兩個女兒被非法關押在浠水第一看守所。

九九年十月中旬,南初寅與兩個女兒去北京上訪。南初寅回家後被當地公安局劫持到第一看守所,兩個女兒在北京被綁架,也被浠水公安局劫持到第一看守所,小女兒被非法勞教1年半,南初寅和大女兒被非法關押四十多天。

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晚上,南初寅與妻子、兒子、大女兒再次在浠水廣場煉功,當場遭到警察的毒打。警察夏壽松用電筒猛擊他的頭部,並伙同警察楊儉、李勛華、甘世濤等人將南初寅打倒在地,用皮鞋踩住頸部,在頭上、身上亂踢,血流滿面。

在浠水第一看守所關押期間,為了整他,警察把他換到他們稱為“狠號子”中並暗示犯人折磨他。在18號監室時,他被犯人猛擊腹部後,臉色突變,倒地半天不省人事,從此後大便開始帶血,有時吐血,腹部以下越腫越大。而看守所的人卻裝沒看見。

南初寅告訴同修︰他在號子里幾乎天天挨打,折磨不斷。大女兒南田菊說︰“父親在里面埃打、挨餓、折磨不斷,還被犯人打致內髒暗傷,經常大便帶血,有時吐血,腹部以下到兩腿浮腫。”

被非法關押了六個月左右,南初寅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零年五月被送到黃石勞教所。黃石勞教所看到他的身體狀況惡劣,年齡又大,不敢收他,就退回了看守所。但過了一個月,縣公安局不顧他身體狀況,又強行將他解入黃石勞教所五大隊。大隊干部看到他浮腫的身體沒有安排他干重活。

過了兩個月左右,于九月二十四日,南初寅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送到沙洋勞教所,遭受強制轉化。這個過程中他一直便血,腹部以下到腳是腫的,一直拖到勞教期滿釋放回家。在家中一直吐血、便血不止。

南初寅是醫生,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他告訴家人他的肝髒被打破了,已無法醫治。就在這種情況下,公安局及清泉鎮有關部門一次次逼迫他寫保證書,不準他煉功,不準他修煉,不斷施壓,搞得他家過不得安寧日子。加上層層的精神壓力及生活的重擔,終于拖垮了他。南初寅于二零零一年正月二十四日夜里大量吐血後離開人世。

南初寅的死完全是不法警察的迫害造成的,可中共公安局及有些人抓住此事大肆造謠,說他是因煉功不吃藥而死,從而掩蓋警察暴力致死人命的犯罪事實。《湖北法制報》不經采訪,不經死者家屬同意,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刊文顛倒黑白,造謠誣蔑說南初寅醫生是因“痴迷”有病不治而致死。南初寅的親屬對此感到震驚和義憤,可又投訴無門。

二、兒子南小青被開除學籍、非法判刑八年

南小青,四川西南石油學院學生。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七日去北京上訪,向政府申訴法輪功的冤屈,在北京隻果園的出租房被綁架,十九日被西南石油學院劫持回學校,被西南石油學院以曠課二十三天為借口開除學籍。

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南小青在浠水廣場煉功被綁架,被非法拘留。拘留單上的日期是十五天,但是到期沒放人,被超期關押兩個多月。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中共新華社報導宣傳南小青被洗腦放棄修煉,西南石油學院又接受他返校,二零零零年六月《四川日報》偽造南小青所謂被轉化的文章,進一步欺騙不明真相的民眾。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南小青在開往蘄春到武穴的車上被浠水一科公安局綁架並非法關押,當天晚上在蘄春公安局里,警察對他進行刑訊逼供,多次對他的身體進行殘酷迫害,他們用手銬把南小青的雙手銬上吊在門框上,令腳尖著地,整夜連續數次地折磨。殘酷的折磨,令南小青窒息無比痛苦。此外,惡警們還用手銬把南小青的雙手反銬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第二天,南小青被非法關押在浠水市府賓館101房間秘密迫害,進行長達十天的刑訊逼供,期間連續七天不讓南小青睡覺,並經常用手銬把南小青的雙手反銬在背後,並在手與背部之間插飲料瓶,痛得他全身大汗淋灕。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折磨十天後,南小青被送往浠水第一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南小青每天吃的是他們從賓館里收的餿水剩菜,菜里面經常還有牙簽和紙巾之類的東西,這些很不衛生的伙食是看守所里面各種傳染病的來源,南小青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

在浠水看守所極端惡劣的環境下,南小青被迫害的身體骨瘦如柴,雙腳失控,走路完全站不起來虛弱無力。南小青的眼楮被迫害的看東西很模糊,視力嚴重下降。南小青被迫害得身體極其虛弱,出現“嚴重疾病狀態”,看守所害怕負責任,九月六日送去黃岡市第一醫院檢查,患高血壓、高血壓性心髒病、腎功能衰竭、腦動脈硬化,難以進食,南小青體重只有六、七十斤。

南小青被非法判刑八年。浠水縣法院在未開庭前一個多月就已經非法定刑期八年,而後再秘密開庭走過場,連家人也未通知。

南小青被劫持至湖北省沙洋範家台監獄,在監獄里經常遭獄警強制洗腦,長期遭兩個刑事犯包夾監控,不讓他跟別人說話,經常遭到包夾的辱罵和毒打,被強制勞動。

南小青在沙洋範家台監獄被迫害六年多後,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妹妹妹夫到範家台監獄接他出獄。八點多鐘,打電話到監區詢問,警回答︰九~十點出來,你們等著。等到九點半左右,浠水縣“六一零”車子來了,其中一人還跟南小青的妹妹套近乎,說我和你哥哥是同學;另一個說︰我和你叔叔很熟,來前你叔叔與我談了兩個多小時,你放心,我們把你哥哥接回去,這車還可坐一個人,到時你和我們一塊走。但是,當他們的車子到監區內把南小青接出後,卻加大油門跑了。南小青的妹妹想透過車窗看哥哥一眼,到車頭攔車都沒攔住。

南小青在歷經八年冤獄後,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非法刑期到期之日,又被浠水“六一零”邪惡之徒夏平、郭勇等三人劫持到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的洗腦班迫害。南小青被湖北省洗腦班非法關押、強化洗腦四十天左右才放回家。

三、妻子周冬梅被迫害離世

南初寅的妻子周冬梅,原來一字不識,通過修煉法輪功,也能順利通讀《轉法輪》。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晚上,周冬梅與丈夫南初寅、兒子、大女兒在浠水廣場煉功,當晚周冬梅和兒子南小青被劫持到往浠水第二看守所,周冬梅被關押到當年臘月最後一天回家,大女兒南田菊在第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四個多月。南小青被公安局當示範強制洗腦轉化,逼迫放棄修煉。

兒子南小青二零零三年四月再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浠水第一看守所19個月,不讓接見,直到被迫害的身體極度虛弱,家人才見了面,周冬梅見兒子變成如此模樣,心如刀割,淚流不止。為了救回被非法關押、生命垂危的兒子,周冬梅和大女兒南田菊不知找了多少公、檢、法的領導和警察要求放人,卻遭到他們的欺騙、譏笑和咒罵。

二零零四年十月,善良本份的周冬梅找到了浠水縣公安局副局長(專職負責迫害法輪功)惡警頭目黃海軍,向他求情,講道理要求放人,黃海軍凶狠的瞪著一只眼(因其另一只眼是假眼)用手使勁的卡住她的喉管,吼叫著將她推出了門外。

在上訴、講道理、求情無門的情況下,周冬梅掛上寫著冤情的牌子,為求法律給予公道,為求得正直善良的人們的關注,救出生命垂危的兒子,于十月十一日在縣政府門前喊冤。當世人得知其丈夫只因煉法輪功被公安毒打致內髒重傷而死、兒子又折磨得生命垂危後,感到非常震驚和難以相信。

當喊冤到公安局門前時,幾個惡警上前將牌子強行拉下砸爛,糾纏中周冬梅三歲的外甥女見狀驚恐的大聲哭叫,其狀悲慘。一些圍觀的群眾紛紛指責公安局的暴行,有一些人流出了同情的淚。

次日上午,周冬梅隨同大女兒南田菊又掛著“修法輪功、真善忍 的丈夫被迫害致死,小女兒因煉功被冤判六年,兒子南小青被關押十八個月出現多種重病仍不放人,要求政府釋放兒子”的牌子,滿街喊冤。當行至浠水縣政府大門 時,一輛“110”警車和另一輛“公安”警車同時開到她們面前,“110”車上跳下兩人,“公安”車上下來五人,將周冬梅掛著的牌子搶下來,用臭襪子塞住她的嘴(怕她喊),並將其母女倆強行抬到“110”警車上迅速離去。

周冬梅本人兩次被非法關押,被劫持往武漢洗腦班關押迫害。自從洗腦班回家後,身體就出現病狀,回家後出現劇烈咳嗽,懷疑是在洗腦班感染了病毒,送醫院檢查是“亞極性播散型月班核”屬傳染性的。武漢洗腦班,對外謊稱“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實質是專門對在湖北省各地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施用各種邪惡手段進行洗腦迫害的黑窩,用威脅、恐怖、欺騙、邪悟毒害、咒罵、毆打、圍攻、不讓人睡覺、藥物等手段殘酷折磨,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大法真善忍的信仰與修煉,逼其所謂的“轉化”。

丈夫被迫害致死,兒子、小女兒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大女兒出嫁、遠在武漢市黃陂區,周冬梅孤身一人在家,還經常受到當地中共不法人員的騷擾,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含冤去世。

四、小女兒遭七年半冤獄、大女兒又被非法關押

小女兒南溪芬在四川工作,因依法上訪,並不願放棄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一年十月九日,南溪芬向世人訴說法輪大法及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事實,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被非法抓捕,並被非法判刑六年,在四川監獄受著嚴重迫害。

大女兒南田菊依法上訪和煉功三次被抓,共被非法關押六個月。父親南初寅二零零一年正月二十四日離世,離她結婚的日子只有十三天。

南田菊出嫁在武漢市黃陂區橫店。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十點左右,橫店派出所警察闖到南田菊家,將南田菊及其未修煉的丈夫帶到派出所,大約一個多小時後放回。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講真相,被人惡告,被橫店派出所綁架,被非法行政拘留,後改非法刑事拘留,綁架至武漢市二支溝看守所,至二零二零年三月被已經非法關押七個多月,消息全無。據悉,檢察院曾回復因證據不足可以放人,但橫店派出所當時沒有回應。現在情況不清。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