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陳超被迫害離世 妻子被迫害致瘋

Print

【圓明網】一九九四年十月,廣東省湛江市的陳超、馮少英夫婦有緣參加了法輪大法師父在廣州的傳法班,陳超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患的肝硬化腹水晚期,經煉功四個月後痊愈;馮少英修煉了,也身心巨變,親朋們相繼走入大法修煉。

法輪大法救了全家人的命

陳超、馮少英夫婦和女兒陳丹湖居住在湛江市麻章區。一九九四年,陳超接到醫院下達的通知︰肝硬化腹水晚期,只剩大概三個月左右的壽命。那時,女兒陳丹湖還小,馮少英也是體弱多病,常年吃藥。陳超的父母需要他們贍養照顧。

陳超的病情對這個家庭來說,無疑是晴空霹靂。一家人都很著急,西醫已經沒有辦法醫治了,又看了中醫,但是完全看不到起色。

陳超的一個朋友推薦說,法輪功不錯,有祛病健身的效果,並且當年十月份,在廣州有法輪功傳法班,叫陳超夫婦去試試。陳超和妻子馮少英就買了車票,去廣州參加法輪功傳法班了。

從法輪大法師父的傳法班回來,陳丹湖的父母覺的法輪大法博大精深,原本去的時候,只是想治病的,後來認識到師父教人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做一個好人是多麼的重要。

陳超和妻子馮少英每天學法煉功,修煉了四個月左右,陳超身體不適的癥狀慢慢減輕,直到一切正常後,陳超仍是不放心,去醫院做了檢查,檢查結果一切正常。當時,給陳超檢查的醫生都說︰“這是一個奇跡。”

通過修煉法輪大法,馮少英之前因闌尾炎開刀和尿道結石等造成的頭暈嘔吐也都慢慢消失。看著陳超和馮少英修煉法輪功後身體的巨變,一家老小都非常開心。陳超和馮少英夫婦想讓更多的親朋好友受益,把大法的福音帶給他們,就主動教大家學法煉功。

中共殘酷的迫害使一家人陷入苦難

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與江澤民開始殘酷鎮壓法輪功,麻章區一帶很多人都知道陳超和馮少英夫婦是修煉法輪功的。

1、遭綁架

二零零零年,麻章區瑞雲派出所警察把陳超綁架到麻章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馮少英被非法關押在麻章瑞雲派出所迫害。中共人員無任何證件就隨便抄家,搶走所有法輪大法的書籍及真相資料。當時女兒陳丹湖年紀小,家里無人照看她,沒有飯吃,看到父母親雙雙被警察綁架的可怕情景,嚇的小小年紀的陳丹湖只有關緊門,在家里哭到天亮,都不敢睡覺。

馮少英被非法關押迫害一夜後才被放回家,而陳超一直被非法關押迫害了四十多天。

在看守所,獄警不斷灌輸邪惡的東西,強化洗腦、恐嚇,以扣押工資、開除工作等威脅,被勞役等等,陳超被派出所勒索五千元押金。當時家里沒有錢,警察逼迫到陳丹湖的外婆家借來五千元,才肯放陳超回家。這五千元錢對原本還處于欠債的家庭來說,又是一個重大壓力。自那次起,陳超夫婦被逼得不敢再煉功了。

2、陳超被迫害離世

二零零三年中旬,陳超因為被江氏邪惡集團迫害的不敢學法煉功,病又復發了,開始拉肚子,疼痛一直持續。這種現象持續了三、四個月,仍沒有停止的跡象,陳丹湖的父親再次去檢查,結果是肝硬化腹水復發。

西醫沒轍,陳超又把希望寄托于中醫,熬了一年多,疼痛僅僅是偶爾得到一點減輕,病情卻一天比一天不容樂觀。

陳超是家里的頂梁柱,即使再痛,他也忍著,頂著病痛去上班。陳超整個人瘦的只剩下皮包骨,腹水已經壓迫五髒六腑,疼痛至極,連生活都不能自理。

二零零六年,陳超再次想起了法輪大法,想起大法師父的慈悲,而自己卻因為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的迫害、恐嚇放棄了修煉法輪大法,陳超後悔不已。

二零零六年中旬,陳超夫婦決定從新修煉法輪功。在陳超生命有限的日子里,他盡自己的能力多去告知身邊的親朋好友法輪功是好的。二零零六年末,陳超因身體病況嚴重,沒有恢復,在中共的迫害中離世了,家里的擔子一下落在瘦弱的馮少英身上。

3、馮少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七年中旬,馮少英因在城月講大法真相,被警察綁架,被劫持到湛江市七中洗腦班洗腦迫害,馮少英每天承受各種恐嚇及威脅。

馮少英被邪黨人員非法關押兩個多月,單位領導被中共的謊言蒙騙,把馮少英開除了,馮少英失去干了二十多年的工作,沒有了工資,連日常生活費用都困難。為了供女兒陳丹湖念書,馮少英跟一位遠房親戚去廣州打工。為了避免再次被邪惡抓捕,馮少英不敢和女兒陳丹湖聯系,錢都是寄給家里人,再轉給女兒陳丹湖。

二零零八年新年,馮少英終于回來,陪女兒陳丹湖吃了一次年夜飯,又跟著朋友去了廣西工作。去了廣西後,馮少英還是擔心女兒陳丹湖,忍不住給她打了電話,卻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此後,馮少英在廣西被警察綁架,遭到警察惡人毒打、灌藥及恐嚇等,強行逼她供出她是湛江這邊的人,警察就將劫持馮少英回湛江市七中洗腦班,對她進行精神折磨和洗腦迫害。

當陳丹湖探望母親馮少英的時候,發現母親一次比一次虛弱,整個人都讓惡警折磨得精神恍惚。

馮少英被非法關押迫害了一個多月後,被檢查出惡性子宮肌瘤、胃出血等疾病,加上馮少英絕食抗議反迫害,整個人毫無生氣,奄奄一息。湛江市七中洗腦班怕馮少英死在里面,讓家屬將馮少英帶回家。

當家人接到馮少英時,馮少英已經被洗腦班迫害得精神上出現了很大的問題。這種情況越來越嚴重。最後發展到精神失常。

4、即使精神失常 馮少英又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

二零一三年六月,有惡人舉報說看到馮少英在大公路上坐著,盡管馮少英已經被迫害成了精神失常,惡警仍把馮少英綁架到山新村戒毒所洗腦班迫害。

當時馮少英被邪惡迫害的精神分裂已經很嚴重了,她不信任任何人,所以從進去開始,就什麼都不敢吃,連水都不喝,說怕邪惡下毒藥毒害她。

直到第五天,女兒陳丹湖從工作的地方趕回來,一早帶著家人去洗腦班接馮少英,洗腦班的惡人說要開具精神病證明單來才能放人,並且不讓家人看望馮少英。家人得知馮少英一直絕食,家人一再要求見馮少英一面,邪惡之徒都不肯。

由于當天能開具此類證明的醫生已經下班了,無法取到精神病證明書,家屬無奈而歸。傍晚六點半左右,邪惡人員又打電話說讓家屬先把人接回。

當家人看到馮少英的時候,她已經餓了五天,只剩下皮包骨頭。因為馮少英之前是做護士的,所以洗腦班惡人給她打無明藥物針水時,她都拔掉。因為遭受一次次的迫害,馮少英的精神病更嚴重了,把自己關在家里,不讓家人看望她,也不敢出門。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