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中共迫害手段

吊銬、束縛衣、藥物迫害 王鳳英冤獄三年

【圓明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王鳳英為了讓百姓了解法輪大法真相,在南昌市紅谷灘新區懸掛法輪功真相條幅時,被國保警察綁架,後被東湖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王鳳英在江西省女子監獄被酷刑、藥物迫害後,今年六月十二日回到家中。她的退休工資至今仍被南昌市社保局扣押。

王鳳英

王鳳英是南昌市果品食雜公司(現已劃歸贛江賓館)的退休職工,現年78歲。中共惡黨與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王鳳英多次被中共警察綁架拘留;被強制關入洗腦班;在永修縣看守所,遭野蠻灌食;在九江市馬家壟勞教所,被長時間奴役;在江甦省興化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遭受四天四夜的刑訊逼供;僅二零一六年一年,她就被綁架四次。

在江西省女子監獄的三年里,王鳳英受盡凌辱、折磨,遭受了多種酷刑,在精神上和肉體上受到極大的創傷,年近九旬的老伴也在她被迫害中去世。

下面是南昌市國保大隊、南昌市紅谷灘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東湖區檢察院、東湖區法院、江西省女子監獄等迫害王鳳英的事實。

一、國保警察非法抄家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上午,王鳳英在南昌市紅谷灘新區懸掛法輪功真相條幅時,被南昌市紅谷灘公安分局國保警察綁架。

在紅谷灘國保大隊,他們非法提審王鳳英,把她銬在老虎凳上三個多小時。徐姓主任親自動手把王鳳英推上老虎凳,別人都溜走了,他累的滿身大汗。

酷刑演示︰老虎凳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三日,南昌市紅谷灘公安國保到王鳳英的大女兒家非法抄家;同日,又在王鳳英自己居住的長運交通廳宿舍非法抄家;六月十六日、十七日,又兩次在王鳳英的小兒子家非法抄家。

公安國保不穿警服,沒有任何手續,強行敲鎖砸鎖,搶走法輪功師父的法像、很多大法書籍、電腦四台(王鳳英兩台、兒子一台、孫子一台)、打印機四台等私人物品,並且從王鳳英老伴身上搜去了五百多元生活費,王鳳英的工資錢也全部被抄走。

參與抄家的人員有南昌市紅谷灘分局國保大隊、南昌市國保大隊的警察,領隊的是南昌國保大隊陳姓惡警。

王鳳英被綁架後,當年86歲高齡的老伴寢食不安,不論烈日炎炎、還是寒風凜冽,跑遍了鳳凰洲派出所、南昌市紅谷灘公安分局、南昌市東湖區檢察院、南昌市東湖區法院,強烈要求無罪釋放王鳳英,但沒有任何音訊。

二、非法判刑三年

公安國保警察把構陷王鳳英的材料報送檢察院,幾天後,東湖區檢察院就對王鳳英非法批捕。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上午十一點多鐘,江西省南昌市東湖區法院對王鳳英非法庭審。法庭上,王鳳英的老伴和兒女等八位家人入庭旁听,主審法官李益慶宣讀了起訴書,以莫須有的“刑法第三百條”枉法定罪。

王鳳英為自己做了無罪辯護,她說︰“修煉法輪功使我身心健康,我做一個善良的好人,沒有違反任何的法律,對法庭的所有指控不認可、不服從。”王鳳英並且當庭要求歸還被非法抄去的師父法像及家中的存折、現金等私人財產。王鳳英的老伴也陳述了家中被抄去的金額總數。

庭審約十二點結束,當庭沒有宣判。後得知王鳳英被非法判刑三年。

三、江西省女子監獄的酷刑迫害

1、隨意指使王鳳英干活,隨意打罵,不準睡覺

中共把王鳳英這個當年(二零一七年)75歲的老人,一個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判刑三年。王鳳英一進監獄,馬上被三個包夾監視控制著。其中一個叫劉想的包夾很凶,她一開始就給王鳳英下馬威,不準她睡覺。她們隨意打王鳳英,動輒打她罵她,罵的很難听,她們拿打罵王鳳英來出自己的氣。

夏天,她們逼王鳳英在四十度的高溫下曬太陽、走隊列;她們逼迫王鳳英看“轉化”的視頻節目;對王鳳英罰站,一站就是幾個小時。包夾陳圓還要王鳳英站在地中間,不準靠牆站著。開始王鳳英站兩個小時,後來他們就要王鳳英站四個小時。王鳳英大叫︰“站不住了,我的腿站壞了!”包夾就威脅王鳳英,恫嚇她。她們拉、拖、推她,王鳳英痛苦的倒在地上,幾百人都圍觀著。王鳳英經常被罰站到深夜十二點。

後來,又來一個包夾叫王秀琴,她更瘋狂。她說,王鳳英這老太婆不听話,就把王鳳英的頭按到廁所里。包夾蔡卓艷也經常刁難王鳳英,她拉幫結伙來欺壓王鳳英,逼王鳳英幫她做事,拿王鳳英當奴工。中秋節那天,王鳳英正在吃東西,包夾蔡卓艷從王鳳英的手里一把搶了過去,說你不做事還想吃東西,另一個包夾拿書扇王鳳英的嘴,包夾王秀琴打王鳳英的頭。

2、強迫寫“四書”,穿束縛衣,長期吊銬

後來又換了兩個包夾,她們自稱是參加過“培訓班”的,就是受過訓練如何迫害人,如何“轉化”法輪功學員。她們逼王鳳英寫“四書”(悔過書,揭批書,保證書等),王鳳英不寫。她們就報告警察,幾個人一擁而上,廝打著王鳳英,把她打倒在地,她們有的抬王鳳英的頭,有的搬她的腳,有的拽著她的手,倒拖她,就象五馬分尸。王鳳英全身無力,說不出話來,她們就說王鳳英裝死。王鳳英使盡全身力氣給她們講真相,叫她們不要這樣做,說善惡有報是天理,她們就打王鳳英的嘴。

然後,她們把王鳳英抬到六樓車間,在那里繼續迫害王鳳英,她們給王鳳英穿上束縛衣,把她吊在鐵架子上。王鳳英胸痛、腿痛。這時,王鳳英所在四大隊一監區的教導員吳志勇和包夾郁琛來了,不但不同情她,還加大力度迫害,要王鳳英寫“四書”。王鳳英大叫︰我不寫!我不寫!她就叫防暴隊來,防暴隊就是專門打人迫害人的。立刻幾個身強力壯的人出現在王鳳英跟前,她們撲過來,她們長的又胖又大,力氣又大,有的體重160多斤。

她們強迫王鳳英穿束縛衣,一把把王鳳英推倒在地,坐在王鳳英身上,壓的王鳳英喘不過氣來,她們不準王鳳英睡覺,甚至不準她坐在床上。

防暴隊的惡人給穿完束縛衣後,又把王鳳英騰空吊起來,王鳳英很痛苦,汗水止不住的流,她穿的束縛衣被汗水全濕透了,她們把王鳳英一只手高一只手低的吊著。

第五天,包夾借來了一件束縛衣,逼王鳳英穿上,很緊,王鳳英要包夾郁琛給她松一下,郁琛卻說束縛衣越穿越舒服。王鳳英說︰煉法輪功有什麼罪? 這樣折磨我?這次,王鳳英被迫穿了九天束縛衣,一直未洗澡。象這樣嚴重的迫害,王鳳英遭受過兩次,第一次六天,第二次九天。

3、監獄的藥物迫害

監獄里,經常給犯人檢查身體,在常人看來,好象是很重視犯人的健康,其實不是。知道中共活摘器官的人就都明白,這是陰謀,是有目的的。一入監獄,王鳳英就被帶去檢查身體。又被抓住強行抽血。檢查出王鳳英有高血壓後,她們就天天要王鳳英吃藥,王鳳英吃了一年多時間後,王鳳英開始抵制吃藥。

因為王鳳英不吃藥,她們還不準王鳳英買東西,不準會見家人。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王鳳英跟趙警察說,我要買肥皂紙巾。她說不行。王鳳英說,我要告你。趙警察火了,叫防暴隊來了五、六個人,把王鳳英吊了起來。四個人又把王鳳英拖到倉庫,吊在鐵架子上,分開王鳳英的手和腿,痛的王鳳英站不住,王鳳英痛苦的大哭。她被綁著束縛帶,吊了三個多小時。

酷刑圖︰吊銬

一次,她們說王鳳英血壓192,要王鳳英吃藥,王鳳英不吃,她們就叫防暴隊的人來灌藥。她們六、七個人圍著、按住王鳳英,有的抬著她的頭、有的搬手、有的搬腳,逼她吃藥。她們又把藥放在熱水瓶里,王鳳英知道後,就不用熱水瓶里的水。後來王鳳英發現飯里有藥,王鳳英就不吃飯,不吃飯,包夾就打她,王鳳英就到別的桌上拿飯吃。有時菜里面也能聞的到藥味,放的是藥水。

一次,王鳳英把包夾的飯拿過來,跟她換著吃,包夾大驚失色,迅速的搶過去,嚇的蹦起來說︰“不能換,不能換!” 兩個包夾看到王鳳英不吃藥,很生氣,十二月二十一日六點左右,王鳳英去食堂吃飯,她們用飯車堵路,不讓王鳳英過去。王鳳英想和前面的人一樣踩著凳子過去,包夾姚細梅凶狠的罵她,開始拖她,孫為美用拳頭打王鳳英,把王鳳英的頭打腫了,很多人都看到了。

四、迫害家人 斷生活來源

中共惡黨對王鳳英的迫害給王鳳英的家人帶來很大的痛苦,尤其是王鳳英老伴唐維驥,他今年八十九歲。中共迫害王鳳英,對他打擊很大。王鳳英被綁架後,他悲痛萬分,寢食難安,尤其是听說王鳳英在里面被惡人灌藥,他非常擔心,每次接見,他都會去看王鳳英。王鳳英曾對他說︰“監獄逼我吃高血壓的藥,如果不吃,就強行灌。我沒有病,為什麼還要我吃藥?”又有一次,王鳳英對來接見的老伴說︰“如果我有什麼事,我絕對不是自殺。”

王鳳英的老伴生前沒有什麼病,身體很好,還多次去公安、法院、檢察院去為王鳳英討公道。但是多年的擔心,他承受不了中共施加的這麼大的壓力、恐懼,于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憂郁去世。

王鳳英出獄後,王鳳英听到老伴去世的噩耗,非常難過,她知道,沒被這場迫害,王鳳英老伴是不會去世的。

現在王鳳英知道了,她在江西省女子監獄被迫吃的藥,和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羅春榮吃的是同一種藥,它根本不是治高血壓的藥,而是一種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是一種特效慢性毒藥。

王鳳英出獄回家後,她原單位與南昌市社保局繼續迫害她。他們要她歸還三年監獄中領取的退休工資,共七萬多元錢。現在,單位每月強行從王鳳英工資中扣除,每月從王鳳英的退休金中扣除一千八百元,只給王鳳英八百元錢生活費。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