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讀師尊新經文《再棒喝》的體悟

Print

【圓明網】師尊新經文《再棒喝》發表後,我拜讀多遍,我悟道︰這是師尊的又一次佛恩浩蕩,對所有大法弟子的洪大慈悲。特別是那些走偏的、邪悟的、轉修其它法門的及那些崇拜者、追隨者、吹捧者。趕快回到大法中來。師尊講︰“走不回來就是永遠的遺憾”[1]。

歷史的教訓。二零一四年,我們地區來了一個錦州的魯姓老太太,自稱是大法弟子,和當地一個有功能的演講者,及追捧她的幾個人,到各個學法小組演講,傳播她們自編的發正念條子,在當地造成很大波動。相繼有幾個按照她們要求做的同修去世。在這種艱難的情況下,有同修通過北京同修去美國參加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之際,給師尊遞條子︰

“弟子︰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受邪黨文化毒害太深,對目前做好三件事干擾很大。我們地區部份同修想重點清除黨文化,四個整點發正念不動,用其它時間專門清邪靈。有人向內找執著心,用《天又清》中的“神雷炸”詩句不停的念“炸”,但有的同修認為這是亂法,爭議很大。

師父︰大法弟子,發正念哪,整點發正念,能做到;平時自己遇到干擾了,能發正念去清理自己的干擾,就可以了。真的你踫到明顯的干擾,你可以發正念去清理它,不要經常或大面積的去做這件事。因為大法弟子都在救人、講真相,去做其它的事情那這不是干擾嗎?標新立異也不行,把這些事情搞成了另外的一種形式,那當然大法弟子要反對。其實就理智的對待這些事情,一定要清醒。”[2]

這個條子能夠遞上去,師尊能夠給予解答,我們認為不是偶然的,是師尊的洪大慈悲,不讓我們地區受到更大的損失。師尊講法發表後,大多數同修明白過來了,不按照她們說的做了,並寫了嚴正聲明。可是演講者不但不悟,還怨起師尊來了,說什麼︰“是你讓我這樣做的,怎麼又這樣說呢?”其實是假法身告訴她的,已經自心生魔了,同修和她們多次交流無濟于事,還用師尊的法來掩蓋她們改變發正念的要領。六年過去了,現在還有二、三十人認同她們的做法,被她們的能說會道、斷用師尊的法迷住了心竅。

歷史還在重演,二零一九年,東北來了四個同修,在我們地區做了兩場演講,規模都在三十人左右,演講者一說就是兩個多小時,說的都是她自己如何做的好,而且在北京周邊做過多場演講,並揚言,在北京周邊做一圈,要用兩個多月的時間,她們說︰為講真相、多救人,整體提高,整體升華,比學比修。其目地是號召大家向她學習,學人不學法。在當地幾個同修根據二零一三年明慧編輯部發表的《演講亂法》文章,極力的阻止下,不得不說過幾天回東北,在北京站檢票時三人同時被抓,一人走脫。造成很大損失。

前段時間,從北京來了幾個同修,以向內找、破除間隔為主題來我們地區交流。開車來到城外時,演講者說︰你們城市上空空間場黑乎乎的,一城後馬上說︰現在城里空間場亮堂了,我都給清理了。演講者大談特談功能,講了半小時之後,話題一轉,講起如何給師尊磕頭的問題了,一邊講一邊做示範。三十人在場,听他說的津津樂道。有的同修很感興趣,問這問那,他做解答,一個多小時過去了。這時A同修說︰你先別說了,我來說幾句,我們今天來的目地,是來交流向內找,破除間隔,做好三件事的,你說了一個多小時了,只字未提交流內容,是不是有點跑題了,你大談特談功能,是不是顯示心呀!

演講者說︰我說的是真實的,這是北京同修去美國,在山上廟里學來的。A同修說︰那就更不對勁了,你這不是在傳播小道消息嗎?師尊講法講過怎麼樣磕頭的問題了嗎?這時協調同修規正了交流內容,大家又互相談、互相講了一個多小時。

事隔兩天,他們又在本市某鎮做了一場二十多人的演講,內容基本一樣。據說在北京周邊也做過此類的演講。A同修又找邀請者交流此事,邀請者說︰你就那麼恨人家,你知道人家給你多少好東西?A同修說︰請你轉告他,給我多好的東西我也不要,我就要我師父給我的。

這幾個同修極力推行用功能做事,並以幫助同修之名,為幾個病業同修治病。當他們出現同樣癥狀時,卻說是在為病業同修承受,有的同修卻住了醫院。孫茜同修被非法庭審過程中,他們叫大家發正念,用搬運功把孫茜搬出來。他們還以給神韻集資的名義收學員錢。有一個同修問︰我這有錢,你用嗎?她說︰要,給神韻。這個同修當時就給了一萬元,經過切磋,認為這種行為不符合法,師尊沒有要我們這樣做,把錢要了回來。

通過這幾年血和淚的教訓,整體向內找,究其原因有三,一、是因為我們沒有做到以法為師,信師信法。而是學人不學法,崇拜追捧、抱著有求之心,求功能、求治病、求高層次、求這求那求來的。二、是演講亂法之人,組織者在學員之中表現很“積極”,有一定的“知名度”,做過不少證實大法的事情,甚至受過邪惡迫害,就更具有迷惑性,他們形成小圈子,形成一個他們所需要的場,給另外空間邪惡可乘之機,得心應手的操控他們,達到邪惡所要達到的目地。三、是有些同修沒有站在維護大法的基點上,認為我不參與就行了,就修自己,對亂法現象不是正念制止,而是不聞不問、無動于衷,等同默認,用“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人心對待,甚至于怕招惹一些麻煩,給其市場造成的。

真心希望同修們不要錯過這萬古機緣,跪拜、感恩、虔誠的接受師尊用重棒棒喝我們︰“清醒吧!最難的路都走過來了,最後別在臭水溝里翻了船。”[1]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棒喝》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