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矛盾中修去執著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名農家婦女,今年五十六歲,一九九八年我幸運的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十二年一路走來很幸福,因為我得到了天上的神都羨慕的法輪大法,成為了主佛的弟子,大法造就的生命。

當初我一入大法的門,就覺的這個法特別的好,尤其看完師父的《濟南講法》錄像後,我知道了法輪大法從淺層次看是讓人做好人,從高層次看是教人修佛修道的。我有一念︰我一定要修成,和師父回家。

從此我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光之中,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嚴重的眩暈癥很快徹底好了,還有乳腺炎、婦科病、都不治自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後,師父蒙冤,大法被抹黑,我和同修們反迫害、證實法,遭中共迫害。二零零六年秋我結束了四十個月的非法勞教,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黑窩。

二零零六年五月,在我的三年勞教即將結束時,丈夫在同修們的鼓勵中有了生活信心,不但種自家的田,還包了公婆和大伯哥兩家的田。因為我在獄中給同修傳經文,喊“法輪大法好”,不穿勞教服、不參加勞動,被加期四個月,九月份才獲釋放。

回來正值秋收,因為公婆家院里鋪了磚,我們家的糧食(玉米)全放到了公婆家里。秋收後,丈夫、兒子外出打工,我一個人在家。

一天鄰居來告訴我說︰“你快去看看吧,你家的苞米被你公婆和大伯哥賣了。”我不相信。

我到公婆家,果然已脫谷的玉米裝滿了一大車,公公、大伯哥正在點錢。我問他們︰“你們的地不是包給我們了嗎?你們咋把苞米賣了呢?”婆婆回答說︰“我們不包給你們了。”“那我們家的那份呢?”“給你們留了。”我一看那堆玉米也就是三、四千斤,我們十幾畝田也得一萬多斤哪。因為自己是修煉人,不能動氣。這時公公對我說︰“你幫你媽收拾收拾糧食底子。”我拿起簸箕幫助婆婆簸土玉米,簸了一下午。

丈夫知道這件事後,立即從外地趕了回來,去找他父母評理,公公婆婆一口咬定不包給我們了,丈夫說︰“不包給我們可以,那我們投里的種子和化肥的本錢你們得給我。”公公婆婆都說不給,公公拍著衣兜里鼓鼓囊囊的錢說︰“錢就在這兒,你就拿不去。”婆婆說︰“要錢沒有,要命有兩條。”丈夫一氣之下來到廚房,屋里堆著許多柴禾,抄起火柴就要點火,要燒掉公婆家的房子。我劈手奪下丈夫手里的火柴盒,丟了水缸里,我勸丈夫說︰“我都不計較這些,你當兒子的計較這些干啥?你年輕還能掙錢,老人掙不來錢,手里有點錢心里有底。”他簡直被氣瘋了,破口大罵我傻,不爭也不斗。的確,我若不修煉法輪功是絕對不會這樣做的。

二零零九年秋天,我和丈夫用驢車一塊給公婆家從田里往回拉玉米秸桿。在田里裝車時,僅差一捆秸桿就封頂了,我抱著秸桿正準備放在車上,這時毛驢往前一走,車一顛,我從高高的秸桿車上腦袋朝下摔了下來,我頓時感覺五髒六腑都在翻騰離了位,疼得我幾乎窒息,半個身子不能動。可丈夫卻埋怨我、罵我廢物,沒有理我,自己趕著車拉秸桿回家了。

我求師父幫忙,終于自己站起來,丈夫駕馭毛驢車回來了,我踉踉蹌蹌走到田頭,準備幫助丈夫裝車,可是力不從心,腰彎不下來,胳膊、腿鑽心的痛,丈夫又罵我,我解釋說︰“我想我能干了,幫你裝車。沒想到我真干不了。”丈夫听我這樣一說,見我真干不了,他不吱聲了。

我舉步維艱的往家走,到鄰居家大門口,踫上鄰居,她風風火火的對我說︰“我媽不行了(病危),你屋先幫我看一會兒,我去找人。”說完一路小跑的走了。

我就幫助鄰居看護病人,不多時,鄰居的親戚們紛紛到齊,我丈夫也被找來了,公公拄著拐杖也來了。公公看見了我後,當著一屋子人的面便對我開口大罵︰“你還在這呆著呢!你媽一個人抱柴禾,你還學法輪功呢!我上派出所去告你,給你整去,還關你幾年……”公公大喊大叫,我卻沒生氣,我想起了師父的法︰“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丑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1]。我沒有說什麼,我想這就是幫我去面子心的呢。

在場的丈夫這一下子受不了了,對父親說︰“她(指我)從車上摔下來了,你知道她摔成啥樣嗎?!她要能干,能不干嗎?!” 公公以為丈夫給我爭理,就改口罵他,丈夫被激怒了︰“不用吵吵了,柴禾不用我媽抱了,我去一把火點著算了。”鄰居說︰“我還真不知道她摔了,我還求她來幫我忙。” 鄰居給公公推走了。

在場的一個街坊對我豎起大拇指說︰“你學法輪功沒白學!”其實我覺的自己忍辱負重不算啥。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感謝師父重塑了我。

其實修煉前,我心胸狹隘,和公婆的關系很不好。我嫁到他們家後,因為我老實厚道,公婆給了我和丈夫許多外債,我們整整十年才還清。公婆經常欺負我,一次來了一個債主,找婆婆要債,她不還,讓我們還,我不還。公公在婆婆的鼓動下,舉鍬來劈我,我被嚇昏死過去。我對公婆是即怕又恨,我惹不起他們,就躲著他們。我心里非常壓抑,得了眩暈癥,衣兜里經常揣著藥,必要時就得吞一片。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懂得了業力輪報的因果關系,知道修自己,善待公婆。後來公公去世後,我一直負責婆婆的衣食住行,因為大伯哥一家在外地,小姑妹患病,後來又去世。婆婆有病大便干燥時,我經常用手給她摳出來。現在婆婆已經八十六歲高齡,經常把大便便得滿床滿身,我每次都給清洗干淨。街坊鄰居都說我學法輪功的真好。

正法修煉這些年中,我和同修們形成整體,配合整體,無論多忙、多苦、多累,一直走在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助師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是自己責無旁貸的使命。我修的並不好,對照師父法中的要求還差的很遠,還有人心、有執著,還有許多應該繼續修好的地方。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