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石嘴山法輪功學員石春榮被迫害經歷

Print

【圓明網】寧夏石嘴山法輪功學員石春榮曾遭三年冤獄,2019年3月11日回山東老家看望病危的姐姐,在火車站又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十個月,2020年6月冤獄期滿回家,被檢察院通知社保局扣發退休工資。

下面是石春榮簡述遭受的部份迫害事實︰

一、被非法判刑三年、家破人亡

2012年1月17日,我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銀川女子監獄遭受迫害。在監獄大門口,我被套上黑頭套,被二個女警察架著帶到一個全封閉式的屋子,滿屋子掛著誹謗大法師父、誹謗大法的條幅。為了讓我寫“五書”,以王琴為首的幾個警察開車跑到一百公里以外我家所住當地派出所,把我弟弟、丈夫以及年邁的母親都叫到派出所進行恐嚇。讓家人勸我寫“五書”,他們還錄下來制成光盤讓我看。年邁的母親老淚縱橫,哭成了淚人。

母親不放心我,又和我丈夫去監獄看我,因我不寫“五書”,不讓家人見我。回家後,母親因承受不住這巨大的打擊,突發腦出血進了醫院,經過搶救,母親的命保住了,但是以前身體一直很棒的母親再也沒有站起來,後來母親還是去世了。

因為家人老是受到騷擾,兒子兒媳吵架、離婚,兒媳把不滿兩歲的孫女帶走了。我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二、再次被非法判刑十月

2019年3月11日,我回山東老家看望病危的姐姐,在惠農區火車站被查出手機上有法輪大法的書籍而被綁架,在火車站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天。次日,被送到石嘴山市拘留所非法拘留5天。

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銀川鐵路分局國保大隊打來的電話,問我兒子接我回家沒有?還說石嘴山惠農區公安分局打電話給他了,說他處理得太輕了。

我回家後,便隨佷子自駕汽車回了山東。28日,石嘴山市惠農區河濱街派出所把我丈夫傳喚到派出所問我的下落,強迫丈夫坐老虎凳,讓他交代,對我丈夫進行恐嚇。

3月29日,石嘴山市惠農區國保大隊大隊長馬新紅,警察王新民把我兒子叫到國保大隊問話,並欺騙我兒子說︰“你媽被拘留了,事已經處理完了,沒事了。讓你媽有時間來一趟,問問當時的情況。”

兒子信以為真。4月5日我從山東回來,兒子把我領到國保大隊。結果是讓我交5000塊錢,給我辦理取保候審,否則就送我到看守所。還欺騙我兒子說︰“取保候審一年,在這一年期限把你媽看好,這期間你媽不犯事就沒事了。”

2019年8月8日,王新民以問我幾句話為由,騙我去國保大隊。我去了之後,直接把我帶到刑警隊強行搜身、采集手印、腳印,把我送到石嘴山市看守所。我質問他們︰“你們不是說我沒事了嗎?為什麼又送我到看守所?”他們卻說︰“因為你是‘累犯’。”這期間,我不停的給他們講真相。

在看守所,我被罵、被侮辱;警察讓其她在押人員監視我,不讓我煉功。因為我不背監規,被其她在押人員罵、被警察罵;不讓我購物,我沒有洗漱用品、不能刷牙、沒法洗頭;沒有衛生紙,上廁所直接拿水沖,遭受非人的待遇。

看守所的管理制度更是沒有人性。不背監規,監室全體被罰。干活也是一樣,把大家捆綁在一起,這樣就會遭到群體的攻擊。超負荷的勞動任務促使監號長每天提前半小時讓大家起床干活,一干就是十幾個小時。每天還被警察和生產廠家的師傅威脅︰“快點干,不然讓你們喝菜湯!”

2019年10月23日,我被非法開庭,幾十個人隨後都進了法庭,坐在我的後面。我刑滿回家時兒子告訴我,那些人是公檢法安排的,其中有很多是便衣警察,說是防止周圍有可疑人員搗亂。

11月26日我被非法判刑10個月,並被勒索罰金3000元。

2019年12月24日,我又一次被送進寧夏女子監獄,在醫務室體檢時,有一個賈姓警察問︰“誰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我是。”她問︰“刑期有多長。”我答︰“10個月。”她又問︰“余刑還有多長時間?”我說︰“五個多月。”她用電警棍指著我,冷笑著說︰“五個月夠用了,咱們走著瞧。”

2020年的銀川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更加邪惡,在原來的熬鷹、坐小板凳、睡死人床、被包夾等迫害之外,又增加了穿束身衣、用電警棍打。穿上束身衣後,用束身衣上的帶子把人綁在椅子上,動都沒法動。每天松綁二十分鐘,時間一到,立刻拽起來,不給吃飯,每天只給一口米飯,邪惡的包夾犯人還把飯扔到地上,讓撿著吃。還要騷擾、恐嚇家人。

三、扣發退休工資

2020年6月我冤獄期滿回家,國保大隊長馬新紅給我兒子打電話,讓我去國保一趟,我去後他問我還信法輪功嗎?我回答信,並將真相給他。監獄警察王琴因迫害法輪大法已遭了惡報,得了舌癌,已經把舌頭割掉了。他不听,並告訴我說,你信你在家煉,我們不管你。他讓我檢舉同修給我一萬塊錢,我說你不要再迫害好人了,善惡是有報的,停止迫害好人。

結果是檢察院通知社保局,停發了我的退休工資。我告訴社保工作人員,我家里還欠著外債,你停了我的工資,我今後咋生活啊!他們卻說︰我們也不想扣,可是我們不扣你工資,檢察院收拾我們,檢察院把國家法律文件都拿來了,服刑人員服刑期間是停發工資的。

為了生活,57歲的我還得出去打工湖口。這些年來,無論是從經濟上,身體上,精神上,我和我的家人承受巨大的痛苦和壓力,家人總是被騷擾。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