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為他的基點上救度眾生

Print

【圓明網】大法弟子們每天頂著壓力走出來,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可是每天都會看到全國有很多同修被迫害的消息,這是邪惡的迫害,毀的卻是眾生。很多精的大法弟子,由于時間不夠用,忙于講真相的工作,卻很少有時間靜下心來,把救度眾生中如何修煉自己,如何提高心性,達到法的標準,把這些轉變的過程總結一下,最大限度的減少損失。

我和妻子同修這些年經歷的迫害太多了,每次出來都是頂著很大的壓力。最近兩年就覺的不一樣了,因為身邊同修經常的溝通切磋,使自己越來越明白,原來舊勢力的迫害也都是“經過自己同意的”,只是這種同意是自己不知道的。

曾經被迫害的經歷在心里留下的記憶,形成的陰影揮之不去。不論做什麼事,首先自己就把所做的事和迫害聯系起來。比如正在和世人講真相呢,這時突然出現一個穿制服的人,或突然有警笛聲響起,自己馬上就會緊張,而另外空間的壓力馬上就變大。就像邪黨一直推崇的條件反射理論,也是舊勢力一直在運用的手段。

師父明示︰“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

大法弟子都明白,講真相,救眾生,這是師父叫做的,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可是當我們自己想到會被迫害,或怕被迫害,那不是自己允許邪惡迫害,求邪惡迫害嗎?甚至長期帶著做賊一樣的心理,打一槍換個地方,心理上一直是把邪惡看得很大,不是正面清除,而是抱著僥幸心理,躲避邪惡的迫害。

一位做生意的同修,每天都和來到店面的顧客講真相,他的妻子同修說︰我給他發正念,只清除阻礙眾生得救的因素。因為他們內心根本就沒有被迫害的概念,多年的經歷使他們在這一點上非常清晰,講真相和迫害是沒有關系的,所以警察來了,他們就像對待顧客一樣和他們講真相,一切都那麼自然,講真相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和吃飯做生意一樣,從來都不會把這件事和迫害關聯起來。

如果自己的心態不對勁,那麼連帶的自己的環境也是不對勁兒的。一次同修們帶著一車真相資料到鄰近的縣城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結果同修們都被帶到公安局。家里同修得知消息後,大家坐在一起,有同修提議,咱們應該去趕緊救那些參與迫害的警察,同修都有師父管,世人參與迫害就危險了,得去救他們。就這樣,大家擺正了基點,那就是︰救度眾生,包括那些警察。結果就這一念的歸正,眾生也都變了,那里的警察態度都非常好。同修不但講清了真相,被抓的同修們很快都回來了,車也取回來了,什麼都沒損失。

有位漸悟狀態的同修說,當有同修被迫害時,很多參與營救的同修都急迫的想要讓同修回來,可是對參與迫害的那些世人卻沒有慈悲,那些舊勢力就說大法弟子,你看他們多自私呀,只想他們自己。大法弟子不承認迫害,更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新宇宙的標準是為他的,所以當大法弟子真的能為眾生負責,為眾生著想,那就要慈悲眾生,不允許眾生參與迫害。如果我們平時能注意到自己的一思一念,都能夠保持著慈悲的心境,那麼環境中就不會有邪惡的存在,眾生也不會被操縱著去迫害大法弟子從而毀了自己。

我知道自己平時心態都是舊宇宙生命的特點,很少想到為別的生命負責,于是我開始清理自己一切負面的思維。一次,店里來了兩個人,我剛要和他們講真相,但這兩人一看就不是來買東西的,再看那眼神我立刻意識到這兩個人是便衣特務。這兩個人非常邪惡的盯著我,加上另外空間邪惡生命的壓力,心態不穩的話就會慌張起來,被邪惡抓到把柄迫害。當時雖然自己面不改色,但內心卻被觸及到了,感到壓力很大,穩不下來。後來我到附近同修那里坐了一會,他說你心不穩的時候你就想師父的形像,我想了一會兒,平靜了很多。其實還是信師信法的問題。

過後,我時常反思自己︰一個新宇宙生命,一個完全為他的生命,會是自己這樣思考問題嗎?如果當時自己首先想的是︰可不能讓眾生犯罪呀!能夠為這兩個生命著想,慈悲的告訴他們不要參與迫害,善待大法與大法弟子才能有未來。事情就不是這樣了。

找到自己為私的根本,就知道怎麼做了,于是我就在平時大大小小的事情中都去想怎麼才是為他的,為別的生命著想負責,對自己想的越少,壓力就越小,就越不存在迫害的因素。

前不久,一位經常和我聯系的同修被綁架走了,她當時就想起了我們經常切磋的法理,應該為這些警察負責,不讓他們真的迫害了大法弟子,于是她不斷的調整自己的心態,完全為他們著想,一邊講著真相,一邊讓自己真的慈悲起來,很快所有在場的警察都變的和善起來,最後同修出現了病業假相從醫院回到家里。她由初始的為私,轉變成為為他的心境,而警方由最少要判她七年,到無條件的讓她回家,這個轉變就發生在一天的時間內。

師父明示︰“真正的善,是修煉者在修煉過程中、在善修的過程中,已經修成的真善。面對眾生時,因為你有還未修好的人的一面,所以你不可能使修好的神的部份完全表現出來。必須時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象個修煉人,讓自己的責任、讓自己的正念來主導,然後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現出來,這就是修煉人和神的不同。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現,不是人的善惡喜好的表現。不是你對我好了我就對你表現善。他是沒有代價的,不計報酬,是完全為了眾生的。所以這個慈善一出來啊,他的力量無比,什麼不好的因素都能解體。慈悲越大,那個力量就越大。因為過去人類社會沒有正理,所以人是不會用善來解決問題的,人從來都是用征伐的手段來解決人的問題,所以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狀態,那就得放下這種心,得用慈悲來解決問題。”[2]

大法弟子能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否是對的,但在復雜環境中卻不容易覺察到,或很難做到,使自己的內心也達到法的標準和要求,這就需要平時也要在大體上讓自己保持著慈悲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什麼,很快就能調整到大法要求的標準上。

師父開示︰

“那時候有人真的欺負你,你那大慈悲心起作用,你不會還手,它是一種力量,它也促使你不會和常人一樣。
  當你遇到劫難的時候,那慈悲心會幫助你度過難關,同時我的法身看護著你,保護你的生命,但難必須讓你過。”[3]

大法弟子的路很窄,我覺的達到無私無我的標準,這是新舊生命的根本區別,如果意識不到私的存在,即使腦子里想著師父的話,可是心還是舊的生命的因素,那是證實不了大法的。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