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三年冤獄 江西戴傳義又遭非法關押

Print

【圓明網】江西崇仁縣戴傳義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江西豫章監獄遭受了非人的迫害;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再次被撫州市國保警察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撫州市看守所迫害。

據了解,他的妻子一直被崇仁縣國保警察監控和跟蹤。親戚和朋友更是非常擔心他的人身安全。

一、喜得大法 身心受益

戴傳義,男,出生于一九六七年,現年五十三歲,原為崇仁縣紅壤開發局的助理農藝師。在修煉法輪功之前,受中共無神論的影響,執著于人世間的名利,不明白人生的真正意義與目的,身體雖沒有什麼大病,但胃口不好,整個人偏瘦,一米七多的個子體重只有一百斤,且經常失眠。

一九九八年初,戴傳義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法輪功已在崇仁縣大力弘揚,全縣有五個煉功點,共計兩百多人煉功。戴傳義煉功約半個月後,體重就增加了二十多斤,胃口變好了,人也長胖了,經常性的失眠也好了。

更重要的是,他懂得了按“真、善、忍”的標準去為人處世,在家中,孝敬、照顧好母親;在單位上,作為當年最年輕的助理農藝師,獲得了相關管理部門和各種植專業戶的普遍好評和稱贊。崇仁縣紅壤開發局的局長在全縣巡視之後說,就戴傳義所在的工作點做的最好。

煉功後,戴傳義還切身體會到了法輪功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親眼見到三輪車撞上女兒的危險時刻,車龍頭瞬間掉轉了方向,女兒轉危為安;妻子被汽車撞了也安然無恙。

二、監獄遭酷刑折磨 罰站致昏倒在地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惡人構陷,戴傳義夫妻倆遭崇仁縣國保大隊警察綁架,還被非法抄家,抄走法輪功真相光盤及小冊子等私人物品。後來他的妻子被釋放回家,他被繼續關押在看守所。

二零零九年三月,崇仁縣法院對戴傳義非法庭審。法庭上,戴傳義見到自己的妻子在巨大壓力下,暴瘦二十多斤、面容淒慘憔悴;七十八歲的老母親則淚流不止,在庭上下跪,哀求他寫“悔過書”。戴傳義親見家人的難受,感覺心頭撕裂般的痛楚,但他在法庭上依然陳述了法輪功是利國利民的高德功法,自己修煉法輪功無罪,拒絕寫“悔過書”。最後法院以《刑法》三百條非法判處戴傳義有期徒刑三年。

二零零九年五月中旬,戴傳義被關入江西省豫章監獄。開始,他被關禁閉室迫害,當時禁閉室地上爬滿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蜈蚣和螞蟻,令他根本無法入睡。戴傳義還每天被逼背監規,一個四十多歲的劉姓獄警隊長指使包夾犯人折磨他,每天由兩個犯人充當打手對他進行強制暴力洗腦。

在豫章監獄戴傳義每天只被供兩頓飯;每天被逼長時間面壁罰站,過程中必須兩腿筆直、上身下彎且兩手指觸地,非人的折磨導致他承受不住而昏倒在地。在七月份四十度的高溫炎熱氣候下,戴傳義被逼連續一個多月暴曬走隊列。右腳鑽心痛的情況下還被逼跑步,整個人幾近虛脫。戴傳義還被逼做奴工勞動,焊接彩燈,沒完成規定的高額生產任務就不準睡覺。戴傳義還被剝奪了家人的探視權。

在豫章監獄,戴傳義還見到其他的法輪功學員同樣遭到酷刑摧殘︰毒打、掛銬、熬鷹……南昌市的涂國藩遭拳打腳踢和用啞鈴砸打致口吐滿盆鮮血。

戴傳義從豫章監獄被釋放回家後,幾年的牢獄折磨使他身心遭受巨大創痛,當時他已被開除公職,家中妻兒老小的生活沒有著落。他被逼自謀生路,經過幾年的流離、辛苦轉輾,才在撫州市開店維持家人的生存。

三、傳真相再次被非法關押 家人遭監控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戴傳義傳播法輪功真相資料,再次遭到撫州市國保警察的綁架和抄家搶劫。撫州市國保警察陳某某等人把戴傳義經營的店鋪翻抄的一片狼藉,搶走了一台私人用的筆記本電腦。

隨後(七月二十三日),撫州市崇仁縣國保警察徐某某、章某某伙同110警察一行四人,對戴傳義在崇仁縣的新舊兩處住宅進行非法抄家,抄走了書籍《洪吟》、《憶師恩》各兩本,還強行劫持戴傳義的妻子進行非法審訊和恐嚇。

目前,戴傳義被非法刑拘,關押在撫州市看守所,看守所不讓家人探視。

如今,戴傳義經營的店鋪無法打理,家人的生活失去保障,妻兒老小痛苦不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