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年冤獄 河南楊秀玲走親戚又遭綁架

Print

【圓明網】河南周口市法輪功學員楊秀玲回安徽娘家走親戚,于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被安徽阜陽界首市磚集鄉公安綁架,現仍在被非法關押中。

楊秀玲女士,年近古稀,原為沈丘師範職工家屬,後隨學校遷至周口開發區(周口職業技術學院)居住。楊秀玲在沈丘與法輪大法結緣,煉功後,告別了疾病、煩惱和怨恨,為人特別淳樸善良。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無端打壓大法以來,楊秀玲因堅持信仰,維護大法,傳遞真相,屢遭綁架關押,兩次被非法判刑,刑期合計長達十年,其間曾慘遭酷刑折磨、長時間的高強度勞役等殘酷迫害。

在迫害之初,楊秀玲曾舍家撇業,毅然兩次依法赴京上訪,為大法鳴冤,為師父正名。沈丘國保大隊惡警助紂為虐,兩次將她劫持回沈丘,投進看守所關押。這兩次,楊秀玲都是在高牆內度過的大年。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一天,深夜十二點,沈丘國保大隊長盧峰對楊秀玲非法審訊。楊秀玲不妥協,不配合,盧峰氣急敗壞,用重拳照她頭部連續猛擊。然後,又將她按倒在地,一氣猛抽十幾皮帶。為逼她屈服,獄警彭宇給她砸上腳鐐達20余天,並強迫她戴著手銬,在監區一圈圈的“趟鐐”,折磨她,羞辱她。

楊秀靈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出獄後,正值她的婆母患肺癌晚期,臥床不起。在自己身體非常虛弱的情況下,她待婆母如親娘,不攀別人,不嫌苦、髒、累,一天天、一勺勺喂飯喂藥,為婆婆擦洗屎尿,精心伺候兩個多月,直到送老人入土為安。婆家小叔子和妯娌們,都感謝她,敬佩她,一個小叔子對其子女說︰“你大娘(指楊秀玲)是這個社會上最好的人”!

因沈丘師範搬遷,楊秀玲也隨著到了周口。二零零二年十月,她在學院內講真相,遭壞人舉報,原周口(現川匯區)政保大隊副隊長黃金啟夜里帶人將她綁架,關進看守所迫害。

楊秀玲在看守所飽受煎熬。出獄後,才過了幾天全家團聚的平安日子,禍起蕭牆,丈夫又做了一件離譜的糗事︰兒子談了個女朋友,談了一段沒談成,兒子的爸爸——喜好尋花問柳劉國普,卻與那女孩的媽媽(寡居)勾搭成奸,公開姘居,最後,然竟以“楊秀靈修煉大法、夫妻感情破裂”為由,向法院起訴,與結發妻子楊秀玲離了婚。

離婚後,楊秀靈失去了經濟來源,兒、女尚未成家,還要贍養八十多歲的老娘,生活十分窮苦。于是,她就到餐館刷盤子洗碗,頂著烈日到街上賣水果,維持一家人的生計。這期間,為讓善良民眾了解真相,避開劫難,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楊秀玲在家里建了個資料點。此事被前夫劉國普發現,大為惱火,惡狠狠的揚言要“舉報”她。不久,劉國普的好友加頂頭上司--學院保衛處長趙志強,悄悄向公安誣告。

二零零六年五月四日,沙北分局國保大隊韓勇、李輝、閻然生等四個警察突然闖入楊秀靈家中,非法抄家,抄走了電腦、打印機和大法資料,將她劫持到看守所羈押。

周口市六一零主任于義雲瘋狂叫囂︰“對楊秀玲、顧學敏(當時也被拘禁)必須重判,否則起不到打擊作用”。川匯區法院在壓力下踐踏法律,構陷罪名,一審將楊秀靈判刑十年。家人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改判七年,送往新鄉女子監獄迫害。

河南省新鄉女子監獄,是迫害法輪大法學員的黑窩,表面花園亭閣,背地里卻做著喪盡天良的壞事。惡警們采用強行洗腦、高強度勞役、利用犯人包夾、剝奪睡眠、關小號等等殘酷手段,迫害不寫“五書”、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在長達數年的時間里,楊秀玲被惡警逼迫不讓睡覺、不讓洗漱,干最髒最累的活。

熬過了度日如年的七年鐵窗生活,楊秀玲回到家中。三年後,又陷魔掌。二零一六年三月,楊秀玲去安徽走娘家,出去向鄉親們講真相,于三月十四日被安徽阜陽界首市磚集鎮派出所綁架,後被送到阜陽看守所,最後將她非法判刑三年。

此次出獄後的楊秀玲,已是年近古稀,經歷三年黑牢的她面色憔悴,白發蒼蒼。她沒有收入,也不依賴子女,靠自己辛勤打工維持著生活。

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楊秀玲在回安徽娘家探親期間,又被界首市磚集鄉惡警綁架,將她投進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